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43章 【原来是你啊!】

    第一百四十三章【原来是你啊!】

    陈诺沉默了两秒钟没说话。

    堂本秀男又追加了两句:“您看,是我过去当面向您汇报么?”

    “不用了。”陈诺拒绝掉了:“我这个地方你不方便过来的。”

    “那么,我派车去接您来公司?”

    “不去公司了,你找一个合适安静的地方吧。”想了想,陈诺忽然笑道:“刚好,也可以吃个宵夜的,你找一个可以吃东西的地方吧,派车来接我过去。”

    “是!我一定安排好!马上就派车去接您!”

    ·

    挂掉电话后,陈诺静心思索了一下,然后迈步就往楼上走。

    来到西城薰的门前,啪啪啪拍了三下门。

    里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门被拉开一条缝,西城薰露出半个脑袋,警惕的看着陈诺……

    女孩还把身上的衣服都裹紧了。

    陈诺透过门缝能看到,少女身上已经换上了睡衣,雪白的睡衣,上面还印了些卡通图案,配上女孩娇小的身材,颇有点卡哇伊的感觉。

    “什么事情?我已经要睡了!”

    陈诺眯着眼睛:“那就起来穿衣服吧,我有点事情要出门,你陪我一起走一趟。”

    “哈?!”

    “你不会以为我会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吧?说好了三天,你必须待在我的身边的。”

    “……可是我已经要休息了!”

    “别浪费口舌了,你不会这么早睡的。而且……晚上出去还有宵夜大餐哦。”陈诺说完,又加了一句:“给你十分钟时间换衣服,快点。”

    说完,头也不回的下楼。

    ·

    十分钟后,西城薰换上了一身便服下楼了。T恤加短裙,少女看上去元气满满的样子。

    只是表情很是不情愿。

    没化妆,素面朝天的。

    “别这么看着我,今天是我们一起相处的最后一个晚上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下午我就走了。

    最后一个夜晚,带你出去吃点好的,难道不该开心么?”

    ·

    隆本警官坐在巷子里,他的目光刚好可以看见路口的那辆汽车,还有西城薰家的院门。

    夜晚的街道上人已经很少了,只有路灯亮着,偶尔会有人骑着脚踏车路过。

    路口的那个司机仿佛是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很快的,他发动了汽车,往前开了会儿,停在了西城薰家的门口,然后下车后,恭恭敬敬的等在路边。

    片刻,隆本警官看见一个少年从西城薰家的院门里走了出来。

    那个司机恭敬的鞠躬,然后还拉开了车门。

    随后是西城薰也跟了出来,和那个陌生的少年先后上了汽车,然后司机才一溜小跑,钻进驾驶室,发动汽车。

    汽车飞快的驶离了这天街道。

    路过隆本警官所在的巷子口的时候,隆本警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和铅笔,飞快的写下了车牌号。

    ·

    一路上西城薰没有和陈诺说什么话——似乎是车里有外人存在,少女没有说话的兴趣,只是看着窗外发呆。

    半个小时后,汽车停在了一条略显偏僻的道路。

    这里远离了商业街区和住宅街区。

    路边能看到一些绿植经过了精心的修剪。

    汽车停下的地方,似乎是一处院落,古色古香的感觉。

    院墙内,有一片竹林高耸,看上去面积不算很大,但却很密。

    院门是颇有点年代感的两扇合推木门。

    地面上青苔绿草中,一块块青石板铺设在当中,形成了一条路径。

    陈诺和西城薰下车后,在门口两个黑西装的迎接下走进了院落里。

    进去后,院落面积不小,里面是一道走廊,一个穿着和服的女子跪坐在走廊上,对着陈诺行礼,然后起身,弓身迈着小碎步走在前面,引着陈诺和西城薰,沿着走廊往里,越过了一道廊门,来到了里面的又一进小院。

    推开了正面的一个房间的拉门,女人躬身退开。

    房间里,堂本秀男一身黑色的装束,也跪坐在门口,眼看门推开,立刻躬身弯腰对陈诺行礼。

    “先生,请原谅我没有在门口迎接您!这里毕竟有很多外人存在,我担心在门口被外人看见的话,会……”

    “好了,低调一点也是好的。”陈诺摆摆手,当先走了进去,然后坐在了矮矮的桌前,然后回头对西城薰招了招手:“愣着干什么,进来吧。”

    西城薰明显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

    这个地方,在少女眼里看来,一看就是感觉很贵的所在。

    门口的远门,外面的院子,院内的布置和景致,那条长廊,还有这些仿佛……

    之前西城薰只在电视上看到过。

    寸土寸金的东京,弄出这么一片闹中取静的小院子……恐怕只有财阀才能干的出来吧!

    房间里的这个头发半百的老头子,一脸严肃,感觉很有气派,也很威严的样子。

    一看就应该是个大人物吧。

    而这个家伙,对着陈诺行礼,恭恭敬敬的样子,让西城薰就有点被震住了。

    走进来,在陈诺的示意下,西城薰靠在陈诺的身边坐下。

    只是少女紧张局促的,似乎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陈诺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堂本秀男有些疑惑的看了西城薰一眼。

    他是没想到,陈诺居然把这个女孩带来了。

    之前虽然知道陈诺带了一个女孩回酒店过夜,然后又跑去女孩家去住了一天……

    但没想到,晚上自己找他汇报工作,他居然又把这个女孩带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女孩看上去虽然很漂亮……但对于堂本秀男这种上位者来说,所谓的美女,从来就不是稀缺资源。

    漂亮虽然漂亮,但女人么,也就那么回事。

    没想到,这位深渊组织的特派专员,居然对一个女人这么痴迷?

    半夜谈工作的急事,居然还带来了?

    还真的睡上瘾了?这个女人到底是把他迷成什么样了?

    压下心中的疑惑,堂本秀男脸上却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轻轻咳嗽了一下,堂本秀男道:“先生,关于我电话里向您说的事情,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嗯。”陈诺点头:“你想和我说什么事情?”

    堂本秀男不说话,却用眼神看了一眼西城薰。

    陈诺会意,略一沉吟,看向房间里的另外一扇门:“这里还有别的房间吧?我们找个地方谈吧,让我的朋友在这里先休息等候一下。”

    “好!”

    堂本秀男松了口气,举手拍了三下巴掌。

    几秒钟后,门被拉开,外面那个穿着和服的女人跪坐在走廊上低头:“您有什么吩咐?”

    堂本秀男:“给这位女士准备一些茶点。”

    “是!”女人低头应下,然后才再次抬头看西城薰:“不知道您需要什么茶点或者饮品?”

    “……呃……”西城薰明显有些怯意——她从来就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没事,想喝什么直接说就好了。”陈诺漫不经心的又拍了拍女孩的手背。

    西城薰脸上有点泛红,赶紧道:“啊,不用那么麻烦的……我,我不用什么的。那个……那个,随便来一杯,来一杯……可,可乐就好了。”

    可乐?

    门外的女子呆住了。

    可乐?!

    开什么玩笑!

    在这个地方,就算是给天皇御用的贡茶都有准备!

    居然……点可乐?!

    愣住了几秒钟后,西城薰似乎感觉到有点不对,小心翼翼道:“
那个……如果太麻烦的话,就算了,给,给我一杯水就好。”

    堂本秀男最先反应过来了,对着门外的女人斥责道:“发什么呆!太没有规矩了!贵客说了需要可乐,还不快去准备!”

    “啊!是!是!很抱歉!我立刻就去准备!”女人头上见了汗,赶紧行礼。

    “等一下。”陈诺仿佛若无其事的开口说了一句。

    “是,是!您有什么吩咐么?”

    “可乐,给我也来一杯,加冰块。”陈诺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女人。

    “是!我立刻去办!”女人战战兢兢的鞠躬行礼,然后关上门跑掉了。

    陈诺笑眯眯的收回了目光,然后对西城薰笑了笑,语气很温和:“你在这里等我会儿,我跟他去里面房间谈点事情。”

    西城薰咬了一下嘴唇,轻轻拉住了陈诺的衣袖,小脑袋稍微凑近了一点低声道:“我……刚才是不是很失礼?”

    “没事,可乐怎么就不能喝了。喜欢喝什么就喝什么才对啊。我告诉你,那些装模做样弄什么茶道的人,一百个人里有一半多其实根本不懂,也并不喜欢喝茶,只是为了装腔作势罢了。

    你还年轻,不要学那些老头子的装模作样的做派。”

    “……哦。”西城薰抿了抿嘴,眼神柔和了很多,看了陈诺一眼,松开了他的衣袖,但终究没忍住说了一句:“那……你快点回来。”

    ·

    来到了走廊尽头的另外一个房间,堂本秀男把门关上后,和陈诺走到了一张桌前,先板板正正的对陈诺鞠躬,然后才入座。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这么着急。”陈诺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

    “是有一点小小的问题。”堂本秀男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才开始稳稳的诉说:

    “之前公司的业务,拓展到了航运的领域,我们对东亚的海航运输线路进行了梳理,为了填补业务的空白,也是为了资本市场的备书,公司必须拓展航运业务,尤其是东亚地区的覆盖。

    所以,我们在去年的时候,就物色到了一个目标,那是一家南高丽的公司。”

    “嗯?”

    南高丽的公司?不会……这么巧吧!

    陈诺愣了一下,一双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那家公司规模中等,但是却拥有两条很成熟的运输线的运载能力,而且经营方面,也很有潜力的。”

    “……然后呢?”

    “我们做了两个计划,一个计划是,成立一家新公司,制定经营的策略,然后慢慢的通过竞争来抢夺市场。

    但是您知道的,这个可能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所以我们并不倾向于这个计划。

    第二个计划,则是直接收购我前面说的那家南高丽公司。

    只要收购这家公司,我们就可以打通南高丽到RB的航线运输业务,同时也可以覆盖下到华夏的海运运输业务。

    不过……却遇到了困难。”

    陈诺听到这里,忽然心中生出了一丝古怪的感觉来,随口问道:“什么困难?”

    “对方拒绝了我们的收购。”

    “所以呢?”

    “对方公司的经营者,是一个性格很强硬的人。我们原本和公司的前任经营者已经接触过有过一些进展,甚至提出过入股那家公司,也都谈到了一定的程度。

    但前任经营者去年死掉了,继任的经营者否掉了我们之前收购股权的一切进展。

    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没有什么效果。”

    “……”

    陈诺面色看似平静,看着堂本秀男:“你说你已经做了很多努力?”

    “是的!”堂本秀男毫不避讳:“我们通过了一些渠道给对方施加了压力,但是对方依然不肯屈服。

    您知道的,我们在南高丽并没有太深的关系,很难强行压制下对手。

    这个目标非常难得,放弃的话实在太可惜了。它的规模,运营情况,都很适合收购。而且收购下之后,对于公司的业务的拓展,也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发挥效果。”

    陈诺忽然笑了。

    “所以你和我说这些,是希望我怎么做呢?”

    堂本秀男深吸了口气,双手按在桌上,微微欠身:“很简单!就像之前组织对我的支持那样!遇到了短期内很难解决的对手……那就,像铲除野草一样,铲除它!”

    “……”陈诺不说话,故意冷冷的看着堂本秀男。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家公司的运营者,虽然强硬,但是它的内部并不是那么团结,而且,一旦这个经营者如果不存在的话……这家公司会很快的乱掉!

    那个时候,或许收购它,就不会遇到任何阻碍了!”

    陈诺忽然笑了:“铲除?你的意思是,肉体上的消灭么?”

    “……是的。”堂本秀男毫不避讳,然后看了陈诺一眼,斟酌了一下,缓缓道:“反正,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了,不是么?特派专员先生!”

    “嗯。”陈诺点了点头,忽然看向堂本秀男的眼睛:“在向我汇报之前,你已经做过类似的‘行动’了么?”

    “……没有。”堂本秀男立刻否认了:“类似这种非正常的特殊行动,我从来都是汇报组织,取得组织的支持然后才会动手的,绝不会自己私自贸然行动——何况,如果没有组织的支持,我也只是一个正常的商人,我并没有做这种事情的能力!”

    嗯?

    这个老小子在撒谎!

    陈诺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对方心跳频率和呼吸频率的微弱变化,以及堂本秀男此刻瞳孔细微的收缩和扩张……

    “好吧,你把目标的资料给我看一下。你应该带来了吧。”

    “当然!”

    堂本秀男立刻拿出了一份文件,轻轻推到了陈诺面前。

    打开文件,看着第一页上,左上角的那张照片……照片里熟悉的脸孔。

    以及目标公司的名字……还有,目标公司的实际掌控者的名字:

    姜英子。

    陈诺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

    抬起头来看向堂本秀男的时候,UU看书 www.uukanshu.com陈阎罗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格外的和善了。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什么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己闯?

    原来……是你啊!

    老东西!

    “这个人,必须铲除掉!”堂本秀男用严肃的语气缓缓道:“而且最好是尽快。”

    “完全没问题啊!”陈诺笑眯眯的回答。

    ·

    【今天家父术后复查,我有点忙,只能一更。】

    【求月票!】

    ·

    
高速文字手打 稳住别浪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