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42章 【搞事的堂本秀男】

    第一百四十二章【搞事的堂本秀男】

    越狱后的西城薰,开始化身为行走在黑暗中的屠夫。

    她猎杀的第一个目标,是一名大名鼎鼎的律师。

    这名律师多次在电视上接受采访的时候,鼓吹政府无权将真理会宣布为非法并取缔,多次为真理会张目,以鼓吹人权的名义,表示地铁毒气案只是真理会个别教徒行为,和组织无关,政府无权剥夺民众信仰的权利等等……

    那个大名鼎鼎的律师联合会的决议声明,反对将真理会列为非法组织……

    他也是骨干之一。

    西城薰越狱的两周后,这名大律师死在了自己家中,死因是触电。

    ·

    之后,西城薰陆续猎杀了数名真理会的骨干头目,然而,一个连RB政府都能影响的庞大组织,岂是她一个少女能对抗的?

    上辈子,陈诺在一次RB之行中,遇到西城薰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个从内到外都已经散发着黑暗气息的女人,从骨子里深处笃信着反政府主义,以及对这个世界和这个世道的彻底的失望。

    当时西城薰已经接触了地下世界,因为生计,偶尔也会接受一些委托来赚钱。

    遇到了阎罗后,西城薰很快就加入了阎罗的团队。

    她的要求有两个:第一,接受陈诺的训练,学习一切能学习的战斗技能。

    第二,她可以为阎罗团队服务,但是拒绝一切海外任务,只留在RB为阎罗团队接受委托工作。除了委托之外,她依然持续的进行着对真理会骨干的追杀。

    直到2018年,真理会的教主被宣布执行死刑。

    ·

    上辈子,地下世界对于大名鼎鼎的阎罗团队的成员,都是耳熟能详的。

    其中,代号“蓝莓“的西城薰,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

    她的战斗实力并不是阎罗团队里最强的。

    但是,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女人,从气质上和性格上,是和阎罗本人最相像的一个。

    她毒舌,性格玩世不恭,看似平和,其实冷漠,对任何和人都在内心之中保持着距离。

    她蔑视生命……包括自己的。

    她多次对陈诺表示过自己的厌世想法:她对这个世界失望透顶。这个世界在她看来,是愚蠢的,混乱的,甚至是烂到家的。

    而且……她只听从阎罗一个人的命令。

    甚至连阎罗组织里负责统筹大局的“狐狸”都无法指挥她。

    可以说,从2001年7月的那个晚上后……

    那个曾经站在困境中也要努力生活,抱着积极的目标,立志考上名校,努力奋斗换取美好人生的腹黑少女,就已经被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

    留下来的,只是一个对这个世界失望透顶的厌世的残魂。

    ·

    还有一个更讽刺的事情,是关于西城薰的母亲西川铃。

    上辈子,这个女人活到了陈阎罗去世前都没死。

    她因为被警察寻找,而惊吓之下,逃跑去了大阪躲藏了起来。

    其实警察追查真理会,不过是照例查到了这个女人,她也并不是什么核心的目标。

    加上高层在对待真理会的问题上一直在博弈,很快警方对于西川铃的追查就不了了之了。

    然而这个女人在大阪却一直没有回来,她在大阪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风俗街上做了陪舞。

    上辈子,她后来知道了女儿出事,也没有回东京来看女儿一眼——不管是西城薰出事,还是被救,住院抢救,一直到后面被判入狱。从头到尾,这个女人都继续选择藏匿躲藏,没有露面过一次!

    陈诺认识西城薰后,西城薰其实也偷偷去大阪看过西川铃——那个时候西川铃已经年纪大了,姿色不在的她,已经无法在风俗街上立足,活的很潦倒。

    西城薰每隔一段时间会去大阪看一下这个女人……每次都是暗中偷窥一下,每次临走的时候,也会在她的住处留下一点钱。

    这个女人有严重的酗酒的问题,生活的很贫困……但却依然活着,就如同地洞里的老鼠,肮脏,可怜,但却不会让人同情。

    ·

    从洗手间里出来的西城薰,明显鼻子上红肿了一块。

    这样就使得少女看上去有点滑稽可笑的样子。

    面对陈诺的审视,西城薰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上楼回房去了。

    看了看时间,陈诺躺在沙发上吐了口气。

    这样的话,事情应该被改变了吧。

    上辈子,前天晚上那个早川小头目没死,暴露了西城薰的身份。

    这辈子……那个早川被自己亲手弄死了,自己出手不会有疏漏。

    为了防止意外,陈诺还是留下来陪了女孩三天。直到今晚,真理会也没有找来……那么,应该就没有暴露,也不会找来了。

    至于西城薰这边,她行动是为了寻找自己的母亲,只要自己告诉她西川铃的下落,她以后就不会再对真理会出手。

    那么……应该就不会再出意外了。

    至于出手灭绝真理会……这种事情,陈阎罗没考虑过。

    开什么玩笑,一个庞大的组织,一个连RB政府都没能取缔的庞然大物。

    铲除它?

    真理会的组织遍布RB全国!不算普通教徒,骨干头目就成千上万……这不是偷偷干掉几个人就能解决的。

    陈诺没打算做这种犯傻的事情。

    他的目的就是改变西城薰的人生——让这个少女的人生恢复到原本该有的正常轨迹上去。

    努力生活,努力考大学,努力拥有幸福而正常的人生。

    自己守她三天……然后临走之前,留下一笔钱。

    最后再派人去大阪,把那个像老鼠一样躲藏起来的西川铃或者找回来,或者干脆就让她待在大阪生活,总之让西城薰没有了寻母的动机……她就会安安分分的生活不会再冒险做傻事了。

    至于真理会……还是留给RB政府去头疼吧。

    ·

    晚上接近九点的时候。

    叮咚……

    门口的门铃响了起来。

    坐在客厅看电视的陈诺一挑眉。

    他起身朝着门外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用看,靠着精神力的感应,他就确定了门外并不是堂本秀男派来在附近守着的人。

    一个穿着夹克,相貌有点凶狠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神色有点阴沉。

    楼上的西城薰很快就下来了,站在楼梯上,她和陈诺互相看了一眼。

    “不是我的人。”陈诺先开口了,他摇头道:“没有我的吩咐,我的人不会上门打扰的。”

    “……”西城薰咬了咬嘴唇。

    “去开门吧。”陈诺耸耸肩膀:“外面能看见里面是亮着灯的,不可能装家里没人的。”

    “……你不怕我喊叫?或者趁机告诉别人,我在自己家里被你绑架了?”

    “
你又不是傻子。”陈诺笑了。

    西城薰深吸了口气,走出门去了院子打开了院子的门。

    门外,隆本警官看见了西城薰,稍微松了口气。

    “隆本大叔?”西城薰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了那种少女的天真的笑容:“怎么会是您?您是有什么事情吗?”

    隆本警官仔细看着少女的脸色,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有没有什么异常。

    “我去你工作的便利店,店长说你今天请假了没有去。”隆本警官皱眉:“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么?还是……你母亲回来了?”

    “没有啊。”西城薰摇头:“我只是,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

    “……哦。”隆本警官又皱眉看了看西城薰:“你真的没什么别的事情么?如果有的话,你可以和我说的。”

    一边说着,隆本警官还把手垂在了身前,悄悄的做了一个手势。

    西城薰察觉到了这个手势,她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丝毫的迟疑,依然保持着微笑,欠身鞠躬:“您辛苦了!还专程上门来照看我!不过我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的,我只是有点身体不舒服,可能是最近太辛苦了,有一点点感冒。真的让您费心了!”

    隆本警官这才松了口气,只是眼神却越过了西城薰看向她身后的家门。

    门开着,能看到客厅里的的摆设。

    西城薰没有阻拦,甚至大大方方的侧过身子,让隆本警官看的更顺畅。

    这个举动,彻底打消了隆本警官的疑虑。

    “好吧,薰酱,既然生病了就在家好好休息吧。不过……如果你遇到了任何麻烦或者问题,都可以给我打电话的。”

    “是!让您费心了。”

    少女鞠躬致谢,然后从容的送走了隆本警官,还走出院门两步,对着隆本警官挥手告别,才笑眯眯的退了回去,关上了院门。

    隆本警官走了十多步后,却忽然站住,皱眉看了看路口停着的一辆轿车。

    车内有人,坐在那儿正在抽烟。

    这辆车很陌生,隆本确定自己之前在附近没有看到过这辆车。

    隆本刻意绕过那辆车,确定了那个司机也是个陌生人。

    ·

    回到屋内,陈诺笑看着西城薰:“我还以为你会趁机呼救,毕竟上门来的可是警察。”

    “我不是傻瓜,我自己也有不可以让警察知道的秘密。何况……隆本大叔一个人,他也肯定不是你的对手。”西城薰摇了摇头:“把他牵扯进来,等于是害了他。”

    ·

    隆本警官在附近绕了一圈,过了一个多小时后,又假装不经意的样子绕回了这个路口,发现了那辆轿车依然停在路口。

    他把身子藏在路灯后,仔细的看了两眼。

    忽然之间,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从那辆轿车停车的地方,司机所在的位置,恰好是对着西城薰家的大门。

    也是观察西城薰家最好的位置了。

    隆本警官的眼睛眯了起来。

    “有点……不对劲啊。”

    ·

    陈诺准备洗澡的时候,手机响了。

    他皱了皱眉——这个电话是他到了东京后买的,知道号码的就只有堂本秀男的人了。

    拿起来接听:“摩西摩西?”

    “先生,这么晚打扰您的休息,实在是很抱歉。”

    电话那头,传来的居然是堂本秀男本人的声音。

    陈诺皱了皱眉:“有事么?”

    “确实是有一点事情。”堂本秀男的声音听起来很郑重:“是公司里遇到了一些麻烦事情,本来想今天向您汇报的……不过您今天并没有跟我联系,所以……我只能冒昧的晚上打电话给您了。”

    公司的事情?

    陈诺对于堂本秀男公司的那些账目也好,收入也好,并没有任何的关心。

    这种事情,回头让船长再派一个人过来处理或者查账就好了。

    “很棘手么?”

    “是的……否则我也不敢这么晚打扰您,是有些事情,最好让我亲自当面向您汇报一下。”

    本想拒绝的,但是转念一想……

    以后这也都是自己的产业了啊。

    “好吧,那么明天我去一趟公司吧。”

    “呃……不知道您今晚有没有时间?明天这件事情就要做出决定去执行了,所以最好的话,是今晚我能向您汇报一下,然后听取一下您的意见。”

    陈诺忽然笑了:“这么急么?”

    “……是的!还请您见谅。”

    有点意思啊。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陈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堂本秀男这个老小子,是又在搞什么花样么?

    自己没来RB,这里就没有任何事情。

    自己一来,就有急事要处理?

    这么巧的么?

    而且,什么事情能急到必须当晚汇报?过一个晚上都等不及?

    ·

    【邦邦邦】

    ·

    喜欢稳住别浪请大家收藏:()稳住别浪读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高速文字手打 稳住别浪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