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39章 【西城薰的往事】

    第一百三十九章【西城薰的往事】

    “着急?谁会为那个女人着急啊!她没死就好了!我才不会为她着急呢!”

    西城薰用力咬着嘴唇。

    而陈诺,摇头叹了口气。

    ·

    在陈诺看来,西城薰的母亲西川铃简直就是一个奇葩了。

    我们总是说,父母都是伟大的,父母为了子女都是会无私付出自己的爱的……

    但不得不承认,总有一些父母是奇葩的存在。也有一些人,根本就不配为人父母的。

    比如顾康那种人渣的存在。

    同样的,西川铃在陈诺看来,也是一个不亚于的顾康的人渣。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混蛋的程度会一次次的打破人的认知。

    ·

    上辈子,曾经在某逼乎的网站上,陈诺看到过一个有趣的问题。

    那个问题大体的意思是,一对年轻小情侣,因为家长反对,而决定未婚先孕生下个孩子来,作为对抗家长的武器,逼迫家长来接受两人的结合。

    这个问题下面有一个回答很有意思,也很具备代表性:

    如今哪怕是开车都要先学习驾驶技术通过考试,才能上路!但是生下一个孩子,,担任父母这么重要的职责,为一个年幼的小生命负责——这种事情,却随便任何人都可以一拍脑袋就去做,不得不说,这个真的是叫人细思极恐的。

    决定生下一个孩子之前,难道不应该先仔细考虑好,自己能否有这个能力和责任心,为一个新生的小生命负责,为一个孩子的教育,生活,健康,成长环境等等问题先进行考考虑么——问问自己,你是否有准备好,担负起这些责任?

    孩子不是小猫小狗,不是宠物,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为人父母,难道不该要对一个孩子的人生做好了负责的准备,再生下他(她)么?

    像这个问题里,一对年轻而思维幼稚的情侣,为了对抗家长的反对就决定贸然生孩子,完全只把孩子当成对抗长辈的武器……完全没考虑过自己是否有能力对孩子的养育问题负责!孩子不是武器,而是一个需要你对他(她)生养问题担负责任的生命啊。

    哪个孩子投胎到这对情侣家里,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这并不是贫穷或者富裕的问题。

    而是在生孩子之前,你确定你考虑好,你做好了当父亲或者母亲的准备了么?

    ·

    西川铃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若是要让陈诺评价的话,这个女人全身上下,真的毫无任何人性的光彩。

    她一辈子,唯一的长处,就是老天和父母赋予她的一副漂亮的皮囊。

    除此之外,大概也就是个畜生了。

    很多年前,年轻的西川铃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不良少女。学业自然是不用提了。

    靠着一副漂亮的皮囊,以及一些心机,套上了西城薰的父亲。

    当年,西城薰的父亲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年轻,踏实,努力,上进。性格有点内向古板,典型的理工科的男生,情商低,智商高,有良好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

    两人的结合大体来说,是西川铃看上了这个男人后,施展出浑身的本事和心机,靠着美貌的外表,然后让这个男人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然后,接下来就是父母的反对了。

    西川铃的为人,怎么说呢。不学无术,外加好吃懒做。除了从小到大因为美貌的条件,周旋在男性身边而养成了一肚子对付男人的心机之外……别的,任何技能都没有的。

    俘获西城薰的父亲西城正男的手段,也无非就是一个心机婊对付一个理工男的那一套,不细说了。

    然后,就在西城正男父母反对的时候,西川铃咬牙破釜沉舟:她让自己怀孕了。

    西城正男是一个负责的男人,当然,也或许是因为爱情的缘故,对西川铃的迷恋,让他义无反顾的主动承担了这个责任,哪怕跟家里闹翻的情况,他也坚决的娶了西川铃为妻。

    根据西城薰的回忆和描述,陈诺对少女过世的父亲是感官很好的。

    西城正男婚后也很努力的打拼,很有上进心的,加上确实有些才华,在东京这个竞争激烈的地方,渐渐拥有了自己的事业:一家规模不大,但是却健康运营的小公司。渐渐的也赚了一些家底,为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撑起了一片天空。

    以RB人的观念看来,西川铃绝不是一个出色的主妇——连合格都远远算不上的。

    RB人的传统,女性婚后很多都会选择不工作而当家庭主妇。

    西城正男对此的态度是:都可以。

    西川铃自己选择了不想工作……事实上她根本就从来没有过正经工作的。

    傍上西城正男,也就是为了自己弄了张长期饭票。既然到手了,自然不肯出去辛苦工作的。

    于是,西川铃在婚后过的是那种好吃懒做的生活,家里的家务是交给佣人的——其实以西城正男的事业水准,还没有阔气到可以请女佣的程度。

    但是这个男人是愿意宠妻子的,咬牙也就做了。

    西城薰的回忆里,她小的时候,母亲西川铃的生活大概就是:美容院,逛街,或者是跟一些朋友出去喝酒玩乐。

    从西城薰记事起,父母两人有过无数次的争吵。西城正男渐渐的对妻子的这种生活方式也提出过无数次的不满和抱怨。

    后来想来,那个男人,很多次都是因为女儿的缘故而选择了忍耐下来吧。

    西城正男对女儿西城薰是非常好的。

    这个男人无论工作多么忙碌辛苦,每个月都一定会挤出时间来,带女儿去一次游乐场。

    而事实上,西川铃自己都没有做到这点……如果有时间,她更愿意丢下孩子自己跑出去跟狐朋狗友去玩乐。

    很多时候,晚上西城正男因为工作回家很晚的话,也一定会先去女儿的房间,亲吻一下熟睡的女儿的脸庞。

    跟很多RB男人下班后都会喜欢去居酒屋喝几杯酒的习惯不同——西城正男并不喜欢喝酒,除了工作之外的时间,都愿意回家去陪伴家人,主要是陪伴女儿。

    如果不是出现了意外的话,按照正常的轨迹,这个小家庭,大概也就是这样过下去了。

    要么,终有一天,西城正男终于无法忍耐妻子的胡作非为而提出离婚,然后西川铃可以拿到一大笔赡养费,继续过她的荒唐生活,西城正男带着女儿生活,然后继续全力的给女儿父爱,好好的养育西城薰长大。

    要么,就是这个很能忍耐的男人,继续忍下去,维持着这个家庭,忍受着妻子的不顾家和好吃懒做以及贪图享乐,然后慢慢的老去。

    但无论如何,西城薰都会得到一个相对要更幸福一些的人生。

    然而,这一切,在西城薰十一岁的时候,还是被打破了。

    大概是创业和打拼事业长期的高压,加上家庭里西川铃的不负责任的态度,夫妻两人无数次的争吵和对抗的生活状态,让长期处于高压和焦虑中的西城正男很早就有了健康隐患。

    有一天下午,西城薰在家里接到了电话,他的父亲因为突发心脏病而被送去了医院。

    当时西城薰一个人在家,母亲西川铃则已经跟朋友出去做美容或者是逛街了。

    十一岁的西城薰一个人赶到了医院的时候,西城正男早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甚至没有来得及见到女儿最后一面。

    因为家庭的缘故,其实西城薰是很早熟的。

    但再早熟,当时的她也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在医院里,面对父亲的死亡,西城薰整个人是崩溃并且无措的。

    崩溃的小女孩在嚎啕大哭到几乎休克的情况下,最后一个人在医院的走廊上抱着膝盖坐到了晚上。

    那天下午,医院的很多手续,是西城正男公司的同事帮忙处理的。十一岁的西城薰手足无措,只能麻木的等待,然后焦急的一次次的拨打母亲的手机——西川铃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直到晚上,回家后从别的地方得到消息的西川铃才赶来——而且还带着一身酒气。

    那是1995年的冬天,距离西城薰的十一岁生日,还有不到一个星期。

    就在几天前,西城正男还答应女儿,在她生日的时候,会带她去东京迪士尼乐园。

    而且,这个男人还悄悄的提前几天,买好了一套白雪公主的玩偶来当女儿的生日礼物。

    可就在西城薰生日前不到一个星期,这天下午,这个世界上唯一爱她疼她的那个人,走掉了。

    ·

    处理父亲后事的过程里,西城薰是悲痛和崩溃的——然而她感觉到,母亲西川铃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背伤。

    这个女人唯一表现出来的情绪是:慌张和担忧。

    她大概唯一担忧的问题就是,失去了西城正男后,自己未来的人生,失去了一个供养者的自己,一个废物,该如何活下去。

    然而,当律师拿来了西城正男的遗嘱以及公司的资产情况后……这一点慌张和担忧,也就很快消失了。

    西城正男的家庭和婚姻虽然失败,但是事业上还算是比较成功的。

    他创办的那家公司,规模不大,惨淡经营,但一直公司的情况一直还算健康,甚至因为他确实颇具有些头脑和才华,早年创业的时候,带着团队很早就弄出了两项专利技术,使得公司哪怕是在九十年代RB的经济衰退大潮里,依然运营的颇为良好。

    西川铃接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公司连同专利技术一起卖掉。

    这个决定不能说错:毕竟她也压根没有经营一家公司的能力。

    卖掉公司后的钱,加上家里的存款,如果按照正常开销的话,也是足够母女两人生活十年以上的。

    坚持到西城薰成年甚至大学毕业,都是没问题的。

    然而,西川铃不到三年就把钱败光了。

    而且西城正男去世后,西川铃很快就找了新的男人……或许是之前就偷偷有了的。

    西城薰记得,父亲去世后,母亲带回来的第一个男人,就是一个看上去很吓人的家伙。

    一个分明就是混黑色会的混子。

    年纪已经不轻了,大概是一个小头目之类的,很小很小的不入流的那种,身上还有让当时还是小孩子的西城薰很害怕的纹身。

    那个男人的态度很凶——对西川铃甚至偶尔会喝骂,甚至还打过西川铃两次。

    西川铃还在他身上花了不少钱——被迫的,那个家伙知道西川铃是个有钱的寡妇,偶尔会跟她要钱,不给的话,就是一顿拳头。

    西川铃也很快后悔沾上这种人了,但是无力反抗。

    幸好,这个男人几个月后,就因为犯案,而被抓了进去。

    西川铃安分了不到两个月后,又找到了第二个男人。

    这次是一个小白脸——吃软饭的。

    西川铃遇到了一个比她更高明的情场高手,被吃的死死的,也迷的团团转。

    她在这个小白脸的身上也花了很多钱。

    在西城薰的记忆里,那个小白脸其实伪装的很好……甚至对自己的态度也很和善。

    但终于有一天,西川铃发现了这个小白脸还跟别的女人在纠缠不清,西川铃终于才放弃了。

    之后,西川铃就开始身边的男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换了。

    上天赋予了她一副美丽的皮囊……这确实是她唯一的一件,但却非常有用的一件武器。

    陈诺没见过西川铃,但是从西城薰的相貌大概能就能判断出来,她母亲西川铃的颜值应该是非常高的。

    按照西城薰的记忆,那些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本来么,芬芳的鲜花才能吸引来蝴蝶,恶臭的东西唯一吸引的只会是苍蝇——这是西城薰说过的原话。

    但其中偶尔也会发生奇迹。

    西川铃后来的那么多男人里,唯一的一次很难得的遇到了一个好人。

    可能这也是上天给这个女人最后一次机会了。

    那个男人是一个居酒屋的小老板——大概是西川铃经常去光顾的缘故,两人认识了。

    那个居酒屋的老板是一个鳏夫。太太去世了三年多,带着一个比西城薰大一岁的女儿。

    很努力的经营着一家小居酒屋。

    是一个很踏实,而且厨艺很好的男人——平时也喜欢爽朗的大笑。

    偶尔周末的时候,还会开着车,带着西城薰和他自己的女儿出去逛街。对待西城薰的态度很很好,很有耐心,很温和的一个男人。

    平日里,这个男人和西川铃相处的也不错……西川铃很聪明的,在跟这个男人最初交往的时候,伪装的很好,并没有暴露过多自己的恶习。

    这个男人甚至还很认真的几次劝诫过西川铃改掉饮酒的习惯,并且很认真的试图和西川铃规划未来……等等。

    然而,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天生就不值得被拯救的。

    西川铃在最初的忍耐后,很快就固态重现。

    两人发生了几次争吵后,终于有一次,那个男人因为家里有事,要回关西老家一趟,把自己的女儿拜托给西川铃照顾两三天。

    结果男人一走,西川铃就扔给了西城薰和那个女孩一点零花钱,自己也出去玩了。

    可能是因为出去喝酒了,结果半夜都没有回家。

    那天晚上,那个男人的女儿忽然生病发烧,西城薰找不到母亲,只能自己陪着女孩去了医院,然后在半路上,两个女孩遇到了车祸,虽然问题不大,但两人都有一些擦伤。

    那个女孩在医院里打通了父亲的电话,接到电话的男人,连夜赶了回来,早晨的时候赶到了医院……

    而那个时候,西川铃还因为宿醉而在朋友家里,完全无知。

    那天,那个居酒屋的老板很果断的跟西川铃分手了,带着自己的女儿离开后,再也没有跟西川铃联系过。

    只是,临走之前,摸了摸西城薰的脑袋,留下了一句话。

    “
你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以后如果遇到了什么事情,你可以来找我帮忙。”

    就这样,西川铃人生之中,最后一次得到救赎的机会,被她自己胡乱的葬送掉了。

    之后,西川铃遇到的男人,都一个比一个垃圾——西城薰的原话。

    西川铃遇到的最后一个男人,是一个叫平野一郎的家伙。

    一个真理会的小头目。

    ·

    一直以来,西城薰对这个母亲的态度都是冷漠的——反正从小到大,她就没得到几分母爱。

    父亲死后,她对母亲的态度就更冷漠了。

    随便她去作死好了。

    西城薰原本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是努力的生存下去,反正父亲死后的几年,她已经养成了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的生存技能。

    她很善于伪装自己的情绪。

    对外的时候,不了解她的人,都会认为她是一个纯善,待人和气,不争不抢,甚至性格有点懦弱的温和女孩。

    学习很好,不撒谎,努力打工,积极向上。

    加上很好的颜值,学校里还经常会送到男生写的情书,偶尔也会遇到表白。

    这一切,西城薰都不屑一顾的。

    她只想努力的学习,努力的打工,攒下一点钱,然后等到考上大学后,就离开这个家!

    永远的离开。

    但……其实还是舍不得的。

    到并不是对西川铃真的有很深的感情。

    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

    父亲西城正男生前,偶尔有几次和女儿单独相处的时候,比如带女儿出去玩,或者父女两人单独在家吃饭的时候……

    西城正男偶尔情绪很低落,会对女儿流露出一些话语。

    “爸爸的身体不太好,将来可能会早走……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你出嫁的那一天了。

    如果爸爸走的早了,你母亲是一个没用的人,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你的母亲。

    如果有一天爸爸不在了,薰酱要照顾好你的母亲啊……”

    ·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生前的话……谁愿意管那个女人的死活啊!”

    在上辈子,某一天的下午,西城薰和陈诺说起自己往事的时候,这是她最后的一句话。

    ·

    父亲的遗产,在西川铃的败家下,很快就花掉了大半。

    而剩下的小半,在西川铃认识的那个真理会的小头目,也很快保不住了。

    被蛊惑后,西川铃这个本来就没多少智商的蠢货,很快就被真理会的那一套洗脑。

    然后那部分仅剩的也在她被蛊惑之下,乖乖的交给了那个小头目,奉献给了真理会。

    至于真理会的那一套……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无非就是世界末日很快会到来,真理会在教主的带领下会重建一个新的世界等等……

    等新世界重建后,如果想得到救赎,就要贡献,捐赠财产……现在捐赠的越多,将来在新世界重建后,就能得到更高的地位,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脑残才会信!

    ·

    然而西川铃信的……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脑子坏掉了信了,还是因为被那个小头目迷住了才信的……

    反正这个世界从来不缺蠢人的。

    传销那种东西不也一样大把的人带着发财梦而信么。

    将仅剩的最后那部分遗产捐赠后,家里的经济状况就越来越差了。

    幸好,西城薰已经开始可以打工了,还有一些定期发放的政府补贴。

    最坏的时候,那个女人甚至头脑彻底坏掉,想过要把房子卖掉,然后卖掉的钱继续捐赠给真理会。

    然而因为经济萧条,房子不太好卖,这个事情居然幸运的躲过了。

    然后西川铃越来越很少回家——以前是偶尔外面彻夜不归。或者最多也就是两三天不回家。

    认识了那个真理会的头目后,西川铃开始几天几天的不着家了。甚至最长的一次,西城薰有半个月都没见到过母亲。

    她反正也已经习惯了。

    直到最近这次。

    西川铃最开始十几天没回家的时候,西城薰并没有想太多。

    然后,警察开始登门了。

    隆本警官是老街坊,也居住在附近不远。可以说是从小看着西城薰长大的。

    对西城薰的态度也算是和善……大概也多少带着一些怜悯。

    西城薰的家庭实在有些点可怜,平日里,她也努力对人做出和善和积极的表象来。

    就给人一种额外的怜悯的感觉了:多好多可爱的一个女孩,温柔善良,却偏偏遇到了那样的母亲……

    其实都是表象而已。

    这些都是西城薰无奈之下做出的伪装。

    因为她在父亲去世后,一个人努力的维持着生存的状态……很快她发现了一个现象。

    只要自己表现的很乖,很善良很坚强很阳光的样子……加上自己的颜值加分。

    那么,周围的人,就会对自己格外的善待。

    哪怕是打工,店长也会自己额外照顾一点。

    哪怕是母亲犯事失踪,隆本警官也会对自己态度很耐心和温和。

    在学校里,哪怕是遇到的霸凌,只要自己表现出坚强和忍耐,温柔善良美好的样子……那么加上自己出色的颜值。

    也会有老师或者男生,愿意给自己出头,来保护自己。

    不得不说,虽然对西川铃无感,但是西川铃还是给了西城薰一件最大的馈赠:颜值。

    一个美丽,善良,温柔,同时又家世悲惨的小女孩——很多人都是愿意善待并且给与一些保护的。

    当然了,转过身去,西城薰也会偷偷的进行一些报复的。

    比如,偷偷的往霸凌自己的女生的书包里塞一些可怕的虫子。

    或者是偷偷的把对方的脚踏车的轮胎戳破。

    她其实很腹黑的。

    但幸好,小时候,西城正男对她的教育,还是留下了很多正面的东西。

    西城薰虽然腹黑,但却有一点:她很懂得感恩。

    比如那个很照顾自己的隆本警官。

    他的儿子在学校里遭受霸凌,因为父亲是警察,会偶尔被校外的不良少年报复和骚扰……

    西城薰就曾经偷偷的几次出手,教训过外面的不良少年。

    再比如,直到如今,她都和那个居酒屋的老板的女儿,保持着朋友的关系。

    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还是经常回去找那个女孩玩,偶尔自己做了一些好吃的,也会给对方送一点过去。

    年纪还不大的西城薰,其实人生之中笃信的一句话是:

    谁真心对我好,我就要加倍的对对方好!

    ·

    表面上的美好和善良。一切伪装,都只是为了生存!

    直到……

    今天遇到了这个陌生的年轻人!

    这个家伙,分明不认得自己的,却偏偏就仿佛非常了解自己的真实性子。

    这个家伙仿佛很了解自己伪装的那些东西,也很清楚自己性子里“黑”的那一面。

    自己的伪装,在这个家伙面前,简直毫无用处的。

    交手的时候,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每一步都预判到了自己的行动。

    无论是偷袭,还是逃跑,都完全逃不过对方的计算。

    ·

    关于自己的特殊能力,西城薰是在最近不到一年的时间才觉醒的。

    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开始发现,自己的肌肉记忆能力越来越强。

    在学校里的体育课,一些体操动作,或者是一些排球动作,她学习的速度越来越快。

    自己仿佛对一些动作在脑子里,就能自然而然的分解开来。

    平日里锻炼身体的时候,身体的柔韧性也很快就能练出来。

    有时候在家里看电视,看到电视上的一些舞蹈动作……只要不是太过于复杂的,西城薰看一遍,就能立刻照着样子把全套舞蹈记下并且做出来。

    哪怕是复杂一点的,看上两遍,也就能学会了。

    身体体能和身体素质方面,也是增长的很快。

    有一阵子,她其实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变成一个全身肌肉的怪物。

    但是后来这个顾虑慢慢被打消了。

    表面上,她看上去依然是苗条而纤弱的样子。符合一个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的外表。

    她的身体只是变的更加结实了一些,并没有变成一个肌肉怪。

    实际上,西城薰悄悄的做过几次测试。

    她的力量,体能,都大体可以相当于一个成年男子的两倍左右。

    而速度和敏捷以及柔韧性,则要更强很多。

    力量似乎并不是单纯来源于肌肉。

    到底是来源于哪里,其实西城薰自己也没有弄清楚。

    ·

    晚上,冰激淋送来的时候,陈诺故意当着西城薰的面前吃了一份,然后把另外拿分巧克力的放在了西城薰的面前。

    西城薰没说话。

    女孩摆出了一副对抗的态度。

    陈诺笑了笑,然后起身离开客厅去洗澡。

    “反正买都买来了,你不吃掉,也是浪费——随便你啦。”

    半个小时后,陈诺走出了洗手间回到客厅,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见客厅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西城薰已经上楼回房间去了,房门也已经紧闭。

    餐桌上,冰激淋的盒子已经空掉了。

    “还是小孩子啊……”陈诺笑了笑。

    ·

    房间里,躺在床上的西城薰,心里却一直在盘算着一些事情。

    这个奇怪的家伙,说出了母亲的下落……那个女人活着,安全。

    那就好了。

    再多的,其实西城薰也不是很在意很关心了。

    这个男孩的说法,母亲西川铃,是跑路去了大阪,去投奔她的什么朋友,躲藏了起来。

    目前很安全。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孩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但不知道为什么,UU看书 www.uukanshu.com西城薰感觉到,这个家伙似乎并不会恶意欺骗自己。

    他这么说,仿佛就有一股无法解释的可信度。

    那就好了。

    那么……三天后,这个奇怪的事情,应该也就可以结束了吧。

    一肚子的问题,三天后,他答应走之前,会告诉自己的。

    可是……为什么是三天呢?

    三天时间,看管着自己。

    难道,这三天时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么?

    ·

    【往后翻,还有。】

    
高速文字手打 稳住别浪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