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31章 【在人间】

    第一百三十一章【在人间】

    2001年7月7日。

    农历五月十七。

    小暑。

    宜开工开市动土立券。

    忌婚嫁。

    ·

    早晨的时候就开始下雨,到了快中午的时候,雨势略小了些,但却没有停。

    金陵市JN区万家湖中学门口,半条街都已经进入了交通管制,两边路口都交警在站岗巡逻。校门口还停了救护车,消防车。两辆警车也停在马路对面。

    校门外两侧,黑压压的人群里,是一张张满怀期望和紧张焦虑的脸庞。

    有的人还撑着伞,有的穿着雨衣,有的干脆因为心中焦躁,眼看雨渐小,索性就把雨衣脱下来拎在手里。

    难得的是,聚集了这么多人在校门口两侧,却居然奇迹般的,没有人大声喧哗。

    偶尔人群里有人低声交谈,声音稍微大了一点,旁边也会有人立刻提醒。

    而被提醒的人也自认错误,小心翼翼的点头,压低了声音嗓门。

    校门口一个巨大的招牌就挂在墙壁上。

    “高考重地,严禁喧哗!”

    校门上楼宇间,都挂着一些类似鼓励性口号的标语。

    ·

    铃声响起的时候,门外等待的人群里,很快就掀起了一阵哗然,从低声细语飞快的演变成了激烈的喧闹。

    很快,隔离带被取下,校门也打开,满满的,里面开始出现了零零散散的考生走出来……之后是越来越多。

    家长们已经拥挤在了校门口,密密麻麻,翘首期盼。人群中仔细而焦急的寻找着自家的孩子。

    千言万语,最后都化作了一个问题:“考的怎么样?”

    有的孩子踌躇满志,志得意满。有的孩子懊恼忐忑,焦心惶恐。

    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

    张林生从考场里挤出来的时候,走在最后,磨磨蹭蹭的。很快他就被张父找到并且一把拉到了边上。

    一个套在塑料袋里的保温杯被拧开塞到了他手里。张父的脸上带着期盼,还带着几分讨好的样子,这个五大三粗,穿着工作服,袖口还残留着永远都清洗不掉的机油痕迹的汉子,其实言拙的很,用力吞了几口吐沫,却只憋出一句“快喝水”来。

    张林生的父亲,张铁军,今年四十三岁。名字是很有他那个年代人的特征的名字。

    张林生端过杯子,其实有点心中纠结,但还是大口喝了下去。

    保温杯其实有点漏气,水已经不热,只留下一丝余温而已。

    “考的……还行,还行。”张林生对父亲低声道。

    张铁军仿佛长吁了一口气,似乎心中千钧重担就放下,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好好!那就好!”

    其实……考的确实不错。

    有两道题是突击复习的时候押对了的。

    虽然成绩并不好,但是上午这一门考的,应该是超水平发挥了一点。

    张林生默默的把水杯还给父亲。

    张铁军嘟嘟囔囔的还在盘算着,能不能考上目标学校——张家对浩南哥的要求并不高,目标是一所机电工程专科学院——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学校。

    但对于浩南哥而言,能考上就已经是阿弥陀佛。

    可……

    张林生看着父亲满是期待的脸庞,心中纠结了许久,终于还是把心中的那句话压了下去,没说出来。

    他其实想说的是……

    “爸,我不想念了。”

    ·

    南太平洋,英属洛尼希尔岛。

    当地时间,晚上大约快七点的样子。

    夜幕之下,一艘渔船缓缓的靠在码头上。皮肤黝黑的船工健步如飞的跳上岸,然后拉着沉重的缆绳开始工作。

    一箱箱鱼被端了上去。

    船舱后,甲板的脚落里,一个穿着帽衫的少年缓缓站了起来,正了正身后的双肩包,紧了紧衣服,用力伸了一下懒腰。

    船长是一个相貌憨厚的家伙,但其实精明狡猾的很。

    少年下船的时候,递过去一根用橡皮绳扎起来的一小卷钞票。

    绿油油的,M钞。

    船长收了起来,然后还递给了少年一张纸条。

    “去老皮埃尔的酒馆吧,报我的名字,他会照顾你的。”

    少年撇撇嘴角,做了个鬼脸,然后身形敏捷的跳下了船。

    码头上处处都充满了鱼腥味,海风吹来,带着淡淡的咸气。

    天幕已经如一片缀满璀璨宝石的镜子,笼罩在了头顶。

    天气极好,下船之前,听船长说,最近几天都会是好天气。

    ·

    脚踩在了硬实的地面上,那种触感,让陈诺在片刻之间,居然心中生出了一丝恍惚来。

    沿着码头一路往前面的山坡上走,来到一处半山坡上。

    一块岩石就在路边裸露着。

    陈诺走了过去,用脚轻轻踩了踩,然后举目看了看周围。

    在这个位置,能看见山坡下海边的码头。

    身边不远处,是一个不大的店铺,旁边还有几个棚子……

    少年凝视片刻后,嘴角缓缓的,一丝一丝的绽放出了笑意来。

    “我……回来了啊。”

    嗯。

    这里,就是“上辈子”,阎罗大人最终陨落之地了。

    就是在脚下的这块岩石上,自己抽完了最后一根烟,和M国总统在电话里互喷互骂,然后达成了最后的交易。

    也就是在这个位置,自己和那个CIA的家伙一起举杯喝了香槟。

    也就是在这个位置,自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陈诺在岩石旁站了足足有十分钟。

    然后,少年再次笑了起来。

    笑得开心之极!

    这辈子,这一切,都绝不会再发生了!

    绝不!

    ·

    沿着山坡的路走了几分钟,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路边有两辆停着的皮卡。

    陈诺走过去,和一个司机交谈了会儿。

    他的英语带着浓重的本地口音,让司机很是奇怪……分明是个生面孔。

    几分钟后,两人谈好了价格,陈诺递过去一卷美钞,然后提着背包跳上了皮卡的后面的货舱,用力拍了拍车顶。

    皮卡沿着道路一路行驶离去。

    沿着山路,上坡,下坡,拐弯,又穿过了一片开阔的所在。

    岛很大,很快在一片小型的盆地上,进入了一个规模不算很大的镇子。

    镇子是不列颠殖民时代创建的。

    中心地带是一个尖顶的教堂,远远的就能看见教堂顶上的那个十字架。

    岛屿上的居民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土著了……原本就不多,殖民时代的时候先后几批殖民者也杀的太狠。

    如今岛上的居民,大多数是白人,很多是殖民时代的后裔,还有很多则是从南美跑来的。

    镇子里也就不过一两千人口。

    陈诺在镇子口下了车,然后凭借着上辈子的记忆走进了镇子里。

    一切,都没变。

    教堂的左侧是一个五金工具店,然后是一家做船机配件的小店——这两家店的老板是兄弟两人。

    镇子的西口是镇子上唯一的一家酒馆,老板是个叫皮埃尔的高卢国后裔,记忆中有个大鹰钩鼻子。

    酒馆的后面是个皮货店。

    旅馆是没有的,酒馆上有几间客房,谈好价钱可以借住。

    不过陈诺走进酒馆的时候,并没有住宿的意图,只是走到了柜台前,先是打量了一下站在柜台后的皮埃尔。

    2001年,这个家伙的脑袋上还没有秃的太厉害,头顶还有一层稀薄的头发。

    脸上的褶子也没有那么深。


    嗯,鹰钩鼻子还是那么大的。

    “一杯龙舌兰。”陈诺把双肩包扔在了脚下,随意的坐在了高脚凳上。

    皮埃尔看了一眼这个陌生的少年,拿起酒杯推了过去,然后拿出酒瓶倒满。随手拿起桌上的盐罐,在酒杯边缘上抹了一层细细的盐粒,又麻利的切了一片柠檬,卡在了酒杯上。

    陈诺端起来,舔着酒杯边缘的盐粒,一口喝光,然后长吐了口气,在轻轻抿了抿柠檬。

    “呼!舒服!再来一杯!”陈诺笑了。

    皮埃尔笑了笑。

    ·

    三杯下肚后。

    “外地来的?”皮埃尔随意的攀谈。

    “嗯。旅游。”

    “旅游?来这里做什么?这个岛上可没什么好玩的地方。”

    “是么?”

    “当然!这里可不是夏威夷,没有草裙舞,也没有热辣的姑娘。”皮埃尔耸耸肩膀。

    店里生意一般——其实一直没有太好过,总是不温不火。

    墙角是一个老式的点唱机,但是在这个岛上算是新玩意儿。

    陈诺和老皮埃尔换了硬币,走到点唱机前,投币,然后随意的点了一首猫王的老歌。

    铿锵有力的节奏中,少年看了看头顶的吊扇,然后看了看酒馆里厚重的木桌椅。

    看了看柜台后熟悉的皮埃尔。

    真的有一种昔日重来的感觉。

    其实少年来到酒馆里,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在这里做。

    只是……

    大概……

    就是为了心里隐藏着的那么一点子,无法对外人描述的,那一点点【怀旧】吧。

    第五杯龙舌兰酒下肚。

    皮埃尔开始张罗生意了:“需要房间住宿么?楼上有,你可以自己挑一间。床单很干净,有热洗澡水。还免费提供一顿早餐。”

    陈诺笑了。

    少年笑的很开心。

    这个奸商啊……还是和上辈子一样。

    房间都是狭窄而潮湿的,床单看着干净,其实一个月都未必洗一次。

    至于热洗澡水,热是热的,但经常洗了一半就不够用。

    至于免费的早餐……

    不过是煮土豆和一些鱼酱罢了。

    “不必了。”陈诺笑了笑,然后指着柜台酒柜上的一个位置:“把那个拿给我。”

    那是一瓶威士忌。

    准确的说,是皮埃尔这个酒馆里,最好的一瓶了。

    其实也未必多好多贵……但这里毕竟只是一个岛屿上的小镇,所以就显得难得了。

    陈诺扔下了一小卷美钞,连瓶子一起拿走,揣进了自己的背包,然后和皮埃尔挥了挥手,迈步离开。

    “晚上镇子上可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居住了,小子!要想离开镇子去码头住宿,天亮才有车的。”

    陈诺就当没听见,笑着走出了酒馆。

    深深的吸了口空气,少年眼睛里的一丝醉意很快消失。

    摸了摸口袋……

    嗯,钱,已经花光了。

    现在,陈诺的口袋里,一块钱M钞都掏不出来了。

    刚才买酒的钱,是他最后的家当。

    ·

    这么说吧。

    大半个月前,星空女皇鹿细细临离开金陵城之前,找上门将陈诺暴打的那一次。

    女皇除了暴走阎罗大人之外,还干了一件事情。

    她把章鱼怪网站里,【芳心纵火犯】账户里,所有的账户余额,都转走了!

    陈诺第二天回到家里,检查账户的时候,发现女皇只给他留下了一百美元!

    那可是陈阎罗的全部家当啊!!

    抢了那么多人,保护姜英子,干掉那么多杀手,抢了几次的钱……

    几百万美刀……

    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

    陈诺也没忍住,在章鱼怪的网站上给星空女皇发私信留言,声讨这种打人还抢劫的恶劣行为。

    可是星空女皇就回了一句话。

    “老公,不得给家用吗?”

    呃……家用?

    好吧,这话没毛病。

    ·

    要不是卧室里藏着的几根金条还在,没有被女皇搜走,恐怕陈诺早就穷的连这次出国的机票和路费钱都付不起了。

    不过……

    没关系。

    ·

    陈诺从镇子的西头走出。

    离开镇子走进荒野后,少年的脚步开始加快……

    片刻之后,他的身形已经全部展开,如风一般在半空中掠过!

    ·

    岛屿的西海岸,距离镇子大约两英里的地方。

    一片山坡之上,唯一的通道修建了墙壁和铁栅栏。

    上面挂着“私人领地”的牌子。

    旁边还有一个招牌。

    【灰岩山庄园】。

    陈诺站在铁栅栏门外,盯着这个私人领地的牌子看了许久。

    然后看了看旁边墙壁上的摄像头。

    走到了一个按铃的地方,UU看书 www.uukanshu.com陈诺轻轻的按了几下。

    很快墙壁上的摄像头的角度动了几下,然后准确的对准了陈诺。

    陈诺吐了口气,对着摄像头挥了挥手微笑。

    “哈罗~~告诉船长先生,讨债鬼上门了哦!”

    ·

    【灰岩山庄园】,其实不为人知的,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真实的身份。

    深渊组织的……总部!

    ·

    一分钟后,山坡上的一栋建筑里,有几个全副武装的人飞快的冲了出来!

    陈诺静静的看着,然后带着微笑,走到大门前,伸手拍了拍。

    轰的一声,铁门轰然崩裂倒塌!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