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30章 【鹿女皇暴打陈阎罗】

    第一百三十章【鹿女皇暴打陈阎罗】

    陈诺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向窗外,看见张林生等人不见了,先是心中一送。

    随后下一秒,看见鹿细细推开了哈根达斯店的大门,张林生跟夏夏跟着走进来的时候……

    陈诺的心跳差点就停滞了!

    哈根达斯没有后门!

    陈诺情急之下,拿起桌上的餐牌菜单竖了起来,身子趴在桌上,把脸挡在后面。

    心中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李颖婉瞪眼看着陈诺的样子,皱了皱眉,长腿妹子也凑过来:“欧巴?”

    “嘘!”陈诺把手指竖在自己嘴边,压低声音道:“别说话……”

    李颖婉眼睛一亮,却是会错意了:“是偷看八卦嘛?”

    “……”陈诺点头。

    长腿妹子来精神了,也竖起餐牌趴了下来。

    ·

    店里,因为坐满了,所以鹿细细张林生夏夏三人,就只能坐在最外面靠近店门口的一桌。

    让陈诺稍微放心的是,鹿细细坐下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自己,而且女皇大人还是背对着自己坐下的。

    张林生侧着坐,而唯一面对店里面的则是那个不认识的漂亮妹子。

    暴露的危险稍稍降低。

    “其实,我就是有两个问题想问问你,你不用那么紧张的……”

    陈诺隐约听见了女皇说话的声音。

    然后……正要继续听……

    “……%)*……*)(…………”

    卧槽!

    听不到了!

    这个星空女皇,居然用精神力弄了一个屏障!

    有必要这样嘛?掌控者大佬的精神力就不要钱啊?大庭广众怕被人听见,你找个没人的地方聊去啊!

    陈诺无奈。

    但还是躲在菜单后面。

    李颖婉倒是偷偷的把半张小脸探出去,偷窥那边的场景。

    “欧巴……她们在聊天……”

    “欧巴……那个漂亮的女人在笑呢……”

    “她笑得好开心啊。”

    “欧巴,她们是在说什么好好玩得事情嘛?”

    “欧巴……那个年轻的小妞不开心呢,我看见她偷偷的踢浩南的脚。”

    “欧巴……”

    “嘘!别说话啊。”陈诺脑袋藏在菜单后面,轻轻拍了拍李颖婉的腿,压低声音道:“别看了,小心被她们看见,也别说话啊……

    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嗯,被发现了怎么就不好了?”

    “废话,那就完了……嗯!?”声音不对!

    不是长腿妹子说话的声音!

    而且李颖婉在自己右边,可这句话的声音是从左边传来!

    陈诺扭头,就看见鹿细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自己身边,也学着自己趴下身子,也拿起一张菜单,趴在菜单后面,歪着脑袋,仿佛很可爱的样子,看着自己。

    “……”

    阎罗大人沉默了三秒钟,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好。”

    “嗯,你好。”

    “好巧啊……”

    “嗯,是挺巧的。”

    陈诺深吸了口气,放下了菜单。

    门口,张林生已经和夏夏离开走了出去,然后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上。

    压着狂跳的心脏,陈诺努力平稳了一下心情,嘴角扯出一丝微笑:“那个……你也来吃冰激凌啊。”

    “所以你刚才说的,看到就完了,是什么意思?”

    陈诺吞了口吐沫:“呃……”

    “欧巴,这是谁啊?你认识的么?”李颖婉瞪大眼睛看鹿细细。

    鹿细细暂时放过了陈诺,笑眯眯的样子看李颖婉,也用南高丽语打招呼:“你就是李颖婉么?”

    “啊?你认识我?”长腿妹子愣了一下,点头:“我就是李颖婉,请问你是?”

    “我么?”鹿细细略一沉吟:“我是陈诺的亲戚。”

    “啊……是亲戚啊……”长腿妹子没多想,只是有些好奇的样子。

    陈诺心里咯噔一下!

    亲戚……

    好吧……老婆也算是亲戚……吗?

    鹿细细看了看李颖婉,又看了看陈诺,然后眼神忽然一凝,就定格在了某一个位置。

    陈诺的一只手,还按在李颖婉的大腿上!!

    刚才为了阻止李颖婉说话,拍人家腿的时候,手就顺势按在了上面。

    不知道为啥,陈诺感觉到星空女皇那看似平静的笑容和目光下,有一丝风暴在闪过。

    下意识的缩回了手,陈诺咳嗽了一声:“那个……”

    搜肠刮肚的拼命想着词儿的时候,鹿细细却已经和李颖婉直接聊了起来。

    “其实一直很想见你的,李颖婉小姐。”鹿细细笑道。

    “呃?为什么?”李颖婉有些茫然,仔细的盯着鹿细细又看了几眼,忽然脸色一变:“啊!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的照片!!上次那个绑架我的白头发小孩!拿过你的照片给我看!”

    鹿细细笑了,深吸了口气:“实在是很对不起,那个孩子是我的学生,她一贯都是喜欢胡闹的……上次的事情算是一个误会,我对你道歉,给你添麻烦了。”

    “呃……其实,其实也没什么……”

    面对鹿细细毫不犹豫的道歉,李颖婉倒是没了火气,支支吾吾的几下后,原本还有的抱怨的话,倒是说不出什么来了。

    “刚好我也没有吃完饭……既然遇到了,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请你们吃晚饭吧。请千万不要拒绝啊~~不然我会很过意不去的呢~”

    鹿细细对李颖婉的态度倒是很亲热。

    “这个就不用……”陈诺才开口,没等他说完,鹿细细笑吟吟的看过来,陈阎罗下意识就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

    长腿妹子呆了呆:“吃饭么?可是我们已经吃过了啊。”

    “没关系,那就当是宵夜,也不用弄太多,主要是让我表达一下歉意。”

    长腿妹子毕竟还是很善良的少女,想了一下:“好吧……”

    陈诺觉得自己已经快心跳停止了!

    “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呢?”

    “啊,这个我倒是知道一家!附近有家拉面馆很不错!我和陈诺去吃过!老板人也很好呢!”

    卧槽!

    你这不但是给我找死!

    你这也是给郭老板找死啊!!

    陈阎罗觉得自己心脏病都快爆发了!

    “别!”陈诺赶紧开口!

    不开口不行了!

    不然的话今晚就要上演【星空女皇追杀雪域门叛徒2.0】了!

    老郭人挺好的,万一自己带着鹿细细上门去吃拉面。

    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这不是害的人家两口子又得亡命天涯了?

    人家还给自己加肉了呢。

    “面,面就不吃了吧。”陈诺觉得自己后背都湿了:“我们刚吃过晚饭,吃面实在吃不下。”

    “嗯?”鹿细细笑看陈诺。

    “……其实真的不必专门请我们吃东西了。”陈诺深吸了口气,陪笑道:“李颖婉也并不会真的记仇的,对吧?”

    “啊!对!”李颖婉倒是很客气:“事情已经过去了吗!是一场误会,对吧?你又是陈诺欧巴的亲戚,所以没关系的!”

    说着,李颖婉看着鹿细细,其实女孩心中很有好感——最重要的是,有点好奇。

    绑架自己的小孩子的老师?又是陈诺欧巴的亲戚?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故事呢?

    当然,这些可以事后问陈诺,而此刻,李颖婉倒是第一个反应是:讨好!

    欧巴的亲戚,自己肯定是要好好表现的!

    “吃什么真的不用了,您不用这么客气的。”李颖婉已经说话的时候用上了敬语:“不知道……”

    少女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问道:“不知道,您是陈诺欧巴的什么亲戚呢?”

    “我……”星空女皇想了想,看了一眼陈诺,陈诺吞了口吐沫,正要抢先开口。

    “……我算是他的姑姑吧。”

    扑!

    陈阎罗差点没吐血!

    “姑姑?”长腿妹子疑惑的看陈诺,又看了看鹿细细。

    鹿细细不动声色:“对啊,我是他姑姑,是不是啊……”

    星空女皇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是不是啊……诺儿!”

    陈诺这一刻,仿佛心中确定了什么,脸色发白,强行笑了笑:“是,是的,姑姑。”

    鹿细细静静的看着陈诺,盯着他看了一眼后,收回了目光。

    星空女皇站了起来,然后对李颖婉笑道:“既然不吃饭的话,那我就走了啊……希望下次有机会见到你。”

    李颖婉有点无措,也赶紧站了起来,乖乖的欠身鞠躬:“那,那个……姑姑您慢走。”

    “……”鹿细细看了看陈诺:“你的小女朋友,还真!是!可!爱!呢!

    诺儿~~”

    “……”

    陈诺敢说话么?

    他不敢!

    ·

    鹿细细说走就走,走的不带一点犹豫的!

    看着星空女皇离开,陈诺整个人就如同虚脱了一般,坐在座位上安静了几秒钟……

    “欧巴?”

    “嗯。”

    “那个,你的姑姑,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

    “你姑姑会不会反对我跟你在一起啊?”

    “……”

    “我刚才的表现好不好啊?”

    “……”

    “欧巴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在想问题。”

    “想什么?”

    “你说,是跳楼快一点呢,还是跳河快一点。”

    ·

    拉着李颖婉离开了哈根达斯,出来后,陈诺不由分说就拉着长腿妹子进了一辆出租车,然后也不送她,直接让出租车送妹子回去。

    李颖婉一肚子疑问……主要是关于那个绑架自己的白发小女孩的事儿,还没仔细问清楚呢。

    但是看着陈诺的脸色实在不太好看,终究是不敢多问什么。

    反正……陈诺欧巴不是寻常人,所以他认识的人或者是亲戚……应该也都不是寻常人吧!

    ·

    回家的路上,陈诺其实一直都很犹豫的。

    犹豫的是:自己要不要直接卷了细软跑路。

    不过忐忑之中,终究还是回到了家里。

    用钥匙打开门,推门进去,
客厅里灯亮着!

    鹿细细就坐在客厅的餐桌前,面前摆放着陈诺的笔记本电脑!

    电脑屏幕上,赫然是章鱼怪网站的界面!

    而笔记本的USB接口上,赫然插着一枚黑色的章鱼怪网站的U盘!

    鹿细细看着陈诺进门。

    女皇抬起头,温柔的微笑看陈诺。

    “回来了?”

    “……呃,回来了。”

    “刚才在外面,我给你留了很大的面子哦。”

    “……谢谢。”陈诺咬了咬牙。

    “那么……”鹿细细叹了口气:“现在,我们算算我们之间的账吧。”

    女皇轻轻松松,把笔记本电脑转了过来,屏幕正对着陈诺。

    “我到底该怎么称呼你呢?

    是叫你……芳心纵火犯先生?”

    屏幕上,登录名赫然是:芳心纵火犯!

    “还是身为姑姑,叫你一声……诺儿?”

    鹿细细笑眯眯的看着陈诺,然后继续用柔媚的嗓音,温柔的低声说:

    “又或者……喊你……

    老公啊~”

    无声无息之中,家里的窗户,桌上的玻璃台面,镜子……

    全部静静的碎裂掉,化成了一片片尖锐的碎片,漂浮在了鹿细细的身边周围……

    尖锐的一头,对准着陈阎罗。

    陈诺满头大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

    “那个……我该说什么呢?

    呃……欢迎回家,老婆?”

    ·

    夏日的夜晚,半空中传来一声闷响!

    坐在路边乘凉的居民,摇着蒲扇抬起头来往天空的方向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看见。

    “咦?是打雷了?又要下雨了么?”

    ·

    陈诺整个人飞在半空中,身子像一枚炮弹直接砸了出去!

    他的衣服上,还留着一个清晰的脚印!

    身上的衣服,袖子,全部都已经被碎玻璃割裂的支离破碎的样子。

    整个人凌空飞出了二十多米,去势未尽,鹿细细已经闪身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抬起又是一脚!

    砰!

    陈诺冲天飞了上去。

    “说!你为什么骗我当你老婆!!”

    “讲道理!最开始是你先喊我老公的啊!”

    砰!一拳!

    “为什么你连我身上有颗红痣都知道!!”

    “我那是给你疗伤的时候不小心看……啊!!”

    砰!又一拳!

    “所以那个躺在你家的男人不是你的父亲!是谁!”

    “那是你刺杀姜英子时候被你打伤的保镖……”

    “所以你就骗我喊他爸爸?!”

    “你把人家打成那样,喊几声爸爸当道歉,也不算过分啊……”

    砰!一拳!

    “所以你在网站上对我叫嚣要买我的裸照是想干什么!想用我的裸照做什么恶心的事情?!”

    “大姐!那是我口嗨的,我错了!你就当是个误会……卧槽!”

    砰!还是一拳!

    “刚才在冰激凌店里,你摸那个女孩大腿,摸的很舒服是不是?!!”

    “我那是因为……卧槽!这跟你没关系吧!你有什么理由生气?”

    “谁说我生气了!!!”

    “那你问这个?”

    “随便说说的不行吗!”

    砰!

    再一拳!

    ·

    整整两分多钟的时间,陈诺的身子就没有落地过。

    整个人在半空中一次次被鹿细细打飞。

    鹿女皇毫无保留,全力施展之下,陈阎罗根本无法抵挡,就像个球一样一次次被击飞……

    你们知道空中接力吧?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诺终于被一脚踹落下,身子落在地面,直接砸进了地面上的草地里。

    身前身后静悄悄一片,草丛里原本还有夏日虫鸣的声音,也为之一停。

    陈诺挣扎着爬着坐起来,就看见鹿细细缓缓的飘落下来,站在自己的面前。

    陈诺就觉得自己的脸肯定肿了,全身上下无一个地方不在隐隐做痛。

    就连头发上也隐隐的传来一丝烧焦的气味。

    星空女皇的拳头下,可是隐藏着雷暴闪电的力量的。

    鹿细细走到了陈诺的面前。

    “大姐……”陈诺奄奄一息,吐了口气,眼睛半睁半闭:“讲道理……我好歹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啊,不是我的话,那天晚上你可能就死在那两口子手里了。”

    “……那你偷偷跟着看戏,直到我快死了才出来救人?你不是为救我,是为了看热闹才去的吧。”

    “那,那反正最后也是救了你一命啊。”陈诺叹气。

    “……所以你后来就可以脱光我的衣服,然后还骗我给你做老婆?”

    “假的啊!我没碰你啊!!”

    鹿细细脸上一红,却瞪圆了眼睛,一把抓起陈诺的头发。

    陈诺就看见眼前一个拳头越来越大……

    砰!

    陈阎罗脖子一歪,半点都不带犹豫的,直接晕了过去。

    “呼!!!!!”

    鹿细细松开了陈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又站在那儿居高临下看着陈诺,看了好一会儿。

    女人才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

    “横!这么喜欢摸大腿么!摸得很爽是不是!”

    ·

    陈诺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躺在青青草地上。

    也不知道鹿细细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昨晚最后殴打陈诺的场所,把陈诺打晕的地方,赫然正是:牛首山,吟龙湖畔!

    鹿细细大战郭老板夫妻的地方。

    陈诺和鹿细细大战巫师的地方。

    陈诺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

    还好,虽然全身上下都在疼,但是骨头没有断。

    这个女人出手虽然狠,但没有真的想要自己的命。

    陈诺坐在地上,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摸出一盒已经被打扁了的烟盒,抽出一根歪歪扭扭的香烟,捋直了,塞进嘴巴里叼着,点了火,长长的吸了一口。

    胸口有点疼,一口烟下去,顿时咳嗽了几声。

    “好凶残的女人……”陈诺吐了口烟:“等我实力恢复了,把你捆起来打屁股!”

    一根烟吸完,陈诺站了起来,脚步虚浮的往回走。

    看着这偏僻的山野湖畔。

    妈的,这个女人好狠的心,把老子打晕了,就仍在野外一夜不管啊……

    ·

    与此同时。

    沪市。

    PD国际机场。

    广播里一个小姐姐的声温柔的提示:“女士们先生们,从SH飞往伦敦的XXX次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

    ·

    跑道上,一架大型民航客机内。

    头等舱的座位上,白发萝莉鱼鼐棠已经调整好了座位的角度,舒服的靠在了里面,然后很熟练的跟一旁的空姐甜甜的笑道:“请给我一杯果汁,还有一条毛毯。”

    空姐礼貌的点头答应然后离开。

    鱼鼐棠扭头看鹿细细。

    鹿细细的位置在靠近窗户边上。

    星空女皇歪着脑袋,凝神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老师,你昨晚到底去了哪里啊?从回来后一句话都不说?”

    鹿细细不讲话。

    鱼鼐棠叹了口气,赌气一般的拿出了随身听来,戴上了耳机。

    随着飞机的机身轻轻晃动,飞机缓缓滑行上跑道,然后开始加速……

    片刻后,迎空而去……

    鹿细细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

    昨晚,出气是真的出气了。

    没真的伤害那个家伙,只是痛打了一顿。

    一来呢,鹿细细原本就不是残忍嗜杀的性格。

    二来呢,那个家伙说的至少有一点没错,他确实是救了自己的一命。

    而此外呢……

    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是……

    回忆起那“UU看书 www.uukanshu.com特殊”的几天时间。

    鹿细细总觉得,记忆中,那个少年偶尔之间,瞥向自己的眼神里,总是会不经意的流露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

    (而且,大战巫师的那天晚上……他说的,上辈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

    (第二卷完)

    ·

    【今天早点更了,我怕白天忙完了晚上时间又不够码字的,所以这章是我凌晨早起床写的。

    向大家求一下月票!

    明天见~】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