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29章 【啥玩意?】

第一百二十九章【啥玩意?】

柜台里坐着的那个正在抽烟的中年汉子,自然就是原来陈诺住处小区外路边的那家【拉面郭】的郭老板了。

嗯,也就是郭·坦克手·老板。

自从那晚被鹿细细杀上门后,郭老板和四小姐就舍了原来那家拉面馆,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原来陈诺以为,这两位多半是离开了金陵城,远走高飞了。

却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还留在金陵城。只不过换了个地方,重新开了个拉面小店。

嗯,大概打的主意,无非就是“灯下黑”吧。

倒也有几分道理的。

那个雪域之门委托鹿细细杀上门,未果。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肯定以为两人是离开了。连陈诺之前也是这般想的。

若不是今天碰到了,怕是陈诺也不会想到,这两位居然还在金陵城里隐居着。

郭老板看见陈诺,也是有些意外,先是一挑眉:“你咋来了?”

陈诺笑眯眯的走进店里,找了张距离柜台最近的桌子旁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摆设。

醋壶,辣椒碗,蒜碗,筷桶。

倒是和之前一样。

“我在附近逛街,无意中看到这个店,进来居然遇到你了。”陈诺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之前我家楼下的那个店你咋不开了?走也没说一声啊。”

郭老板笑了笑,不动声色,暗中对眼神有些戒备的四小姐打了个手势,然后从柜台后站起来,走到陈诺面前坐下,不慌不忙递了根兰州给陈诺。

“之前店里的老客,遇上了。”郭老板回头根四小姐笑眯眯的说了一声,四小姐的脸色松弛了下来。

“还是老样子?红烧拉面?毛细,加肉,加个荷包蛋?”郭老板看着陈诺。

“嗯,老样子。”

“哎,你就喜欢毛细,毛细有啥好的嘛,都是女人吃的,娘们唧唧的。”

陈诺翻了个白眼:“我就喜欢细的口感,咋了?最烦你们这种人,是对自己的男人气多不自信啊?非要从吃面这种事情上还要攀比一下?吃细面就不是男人了?吃个面还吃出鄙视链来了,闲的!”

郭老板笑了,对四小姐打了个招呼,两口子钻到后堂厨房里去了。

不多片刻,郭老板端了碗面出来。

陈诺扫了一眼:“哟,老郭,你大方了啊!”

这碗面里,牛肉的分量明显比从前要多了一些。

“难得遇到了,给你多加了两勺肉。”老郭笑眯眯的坐了下来,重新点了根烟。

陈诺一边咬着蒜,一边挑了一筷子面吃了两口,然后打量老郭,又看坐在柜台后看电视的四小姐。

“老郭,这是你媳妇?”

“对啊。”老郭笑眯眯的点头。

四小姐抬起头看了陈诺一眼,面色有些尴尬。

“挺好,挺般配的。”陈诺笑道。

老郭笑容很愉快,就连坐在柜台后的四小姐,看陈诺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其实不是很饿,毕竟晚上陪孙可可吃过晚饭了。

但那顿饭不是没吃完,就让老孙的电话给叫回去了么。所以这会儿再吃碗面,也能吃得下。

何况,老郭的拉面手艺,确实是很好的。

“说真的,你原来那个店关门后,我还真挺想这一口的。”陈诺一口气吃掉了小半碗,肚子里有了底,放缓了速度,和老郭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可惜了啊,以后想吃你的面就难了。”

“你可以过来吃啊。”

“距离我家太远了,我又不能天天来你这儿逛街。”

“原来的房东涨房租了,我也没办法。”老郭随口扯了个理由。

陈诺也不点破,碗的牛肉很快被陈诺挑完了。

那位四小姐居然转身进了厨房里,然后又端了个小碟子出来,里面是捞出来的几块红烧牛肉。

“嗨!不过了啊!对这小子不用这么大方啊。”老郭瞪眼。

四小姐横了郭老板一眼:“咋了,难得遇到个老客,不容易嘛。”

说着,把这碟子肉放在陈诺面前:“吃!”

好么,大概是那句“挺般配”,说到这位四小姐心缝里去了。

老郭看着陈诺吃肉,脸上露出几分肉疼的表情来。

“这么多肉,卖他这碗面,我不赚钱不算,还得亏至少八块钱。”

其实这位郭老板人还是很不错的。

别的什么为了爱情和自由敢于反抗压迫——这种大道理不提。

单就说那天晚上鹿细细杀上门的时候,郭老板还明里暗里的想让陈诺先离开,怕伤及无辜——这就是有几分善心的了。

一碗面吃了一半,李颖婉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早到了,就在你下车的地方,那个巷子,往里走,有个拉面馆,你过来好吧。”

陈诺放下电话,不到一分钟,李颖婉就走进了店门。

“欧巴!”长腿小妞直接跑过来坐在了陈诺对面,眼睛里放着光:“你是没吃晚饭么?”

“你也来一碗?尝尝华夏美食……和RB的那个拉面不是一种味道。”

说着,陈诺对老郭道:“给她来一碗,红烧的,面少点,肉多点。”

“我给你放头牛进去好了!”老郭愤愤不平的进厨房去了。

四小姐在柜台后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好奇的看陈诺和李颖婉。

老郭嘴巴上小气,但面端出来的时候,肉的分量也真不少。

陈诺教长腿小妞吃拉面:“这个面呢要这么吃……你学我,蒜瓣捏在手里,拿着筷子……哎对了!一口蒜,一口面……对了,就这样。”

李颖婉其实不喜欢吃蒜。

大部分女孩其实都不喜欢吃蒜。

但萤火虫从来就是个很飒的帅妞,性子从来不矫情,虽然不是很喜欢吃,但也不嫌弃,学着陈诺的样子,倒也吃的很香甜。

“这你的小女朋友?”老郭在一旁嘿嘿乐:“还是个外国人?”

李颖婉方才和陈诺说话,说的都是南高丽语——她习惯了,只要跟陈诺说话,都是说南高丽语。

“嗯。咋了?”陈诺看老郭。

“可以的,小子。”老郭笑得贼兮兮的样子:“为国争光啊!欸……对了,我记得以前你带过另外一个妹子来我店里吃过面啊,不是这个。”

老郭说的是孙可可。之前在陈诺家楼下开面馆的时候,陈诺带孙可可去吃过两次。

“……你这是……换人了?”老郭有些八卦。

“没换。”陈诺含含糊糊的回答。

郭老板眼珠一转,顿时会意,对陈诺竖了竖大拇指:“年轻人牛逼。”

“咋了?你是羡慕还是怎么滴?”四小姐不乐意了。

刚才那句“挺般配”,让四小姐原本看这个小子挺顺眼的——本来就长的眉清目秀的。

结果……现在一看,是个小渣男啊。

郭老板赶紧一缩脑袋。

陈诺起了坏心,故意问道:“欸,老郭?之前你在我们家楼下开店的时候,不是总有个很漂亮的大姐去你店里吃面吗?每次你还给人打折呢……”

郭老板脸色顿时一白:“卧槽!你小子说什么呢!哪里有那种事情!”

四小姐已经眼睛都瞪圆了:“什么大姐?你还给人打折?”

“你可别听这个小子的啊!他这人嘴巴特别坏,说话不能信的!”郭老板撞天屈,瞪眼对陈诺喝道:“别瞎说啊!”

“是是是,嫂子我瞎说的啊!你别听我的,我是乱开玩笑的!”陈诺故意用一本正经的表情冲着四小姐撇清。

“你别瞎起哄啊,我媳妇回头真信了!”郭老板哭丧着脸。

“不能够!”陈诺笑眯眯的看四小姐:“嫂子不会那么小心眼的,我一看嫂子这模样,就是个贤惠的。”

这句“嫂子”,又让四小姐转嗔为喜了,只觉得这个小子又顺眼了起来。

买单的时候,还直接给陈诺把零头免了。

“再来啊!想吃面了就过来吃,嫂子给你多放肉。”四小姐笑眯眯的送陈诺和李颖婉出了门。

陈诺拉着李颖婉的小手快走了两步,走过了店门,却立刻放缓了脚步,竖着耳朵顺风偷听。

“真没有什么漂亮的大姐……

没打折……

哎呀……真没有……

轻点轻点……嘶!!!”

陈诺笑嘻嘻的拉着李颖婉离开。

陪着李颖婉在商业街附近转了会儿——这里距离金陵城南的夫子庙不远,溜达着就走到了夫子庙的大牌坊下。

看见了路边的一家哈根达斯冰激凌,李颖婉拉着陈诺走了进去,挑了个边上落地窗旁的位置坐下,李颖婉点了情侣双球。

陈诺其实已经不太吃得下东西了,但反正是陪妹子,无可无不可的。

李颖婉心情倒是很好,晚上跟陈诺这么出来玩,就仿佛小情侣约会一样的,自然是心里甜丝丝的,吃着冰激凌,还拿起勺子去喂陈诺,甜甜蜜蜜的。

陈诺有一搭没一搭的陪李颖婉说着闲话,无非就是听女孩子抱怨母亲,抱怨陈诺平时没时间陪自己,然后又撒撒娇什么的。

就在这个时候,陈诺忽然眼睛一亮,看见落地窗外街边上的一个方向。

“咦?”

“怎么了?”李颖婉问道。

“哦,遇到熟人了,你看。”说着,陈诺指了过去。

顺着陈诺手指的方向,李颖婉也看过去。

外面商业街的路边,站着一个少年,身材很挺拔,短发,模样也算是端正。看上去很干净清爽的感觉。

李颖婉略看了两眼就认出来了。

八中的那个叫什么浩南哥的啊。

而更让李颖婉意外的是,这个浩南哥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妞!

·

夏夏手里捧着一个纸盒子,盒自里是刚买的炸酸奶球,场面插着几根牙签。

红牌妖精正拿牙签戳了一根,然后喂到了生的嘴边:“啊,张嘴啊。”

生面红耳赤,躲闪的两下,但终于扭不过女孩,看了看左右,飞快的张嘴咬了进去。

夏夏笑眯眯的看着眼睛看生,只觉得他尴尬和为难的样子,有点好笑。

自从那晚……

好吧。

就是那个“今晚我要睡你”的那个晚上。

其实……少年酒后情绪上头,刚打完了一通近乎于“告别决裂”的电话后,情绪上头,就对夏夏说出了那句话。

但其实……

最后还是没睡的。

那天晚上,生的那句话,其实也是惊着夏夏的。

红牌妖精本来还想拿捏一下的,但是当时少年的脸色太过冷酷了,说话也底气太足了。

这种几乎把夏夏逼到了墙角的态度,反而让红牌妖精无计可施。后来想了想……睡就睡吧!

反正之前扔八千块钱那次,也就答应要睡的。

这个少年看着冷酷,其实感觉是个情场新手,很多细接夏夏都看出来了。

睡……也不是不行,而且夏夏对自己很自信,睡过了得话,也有把握能把这个小子迷的死死的。

然后就陪着生离开了会所。

出来后,直接就跟会所的经理要了一张酒店楼上的房卡。

然后就是两人勾着胳膊,进电梯,上楼,进房间……

这个过程的时候,生还能绷着,酷着一张脸,不动声色的样子。

但真的进了酒店房间里,夏夏笑眯眯的推着他坐在沙发上,然后还在生的脸上亲了一口:“你等我会儿啊,小哥哥,我去洗澡哦。”

留下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浩南哥才真的慌了。

此刻情绪下头了,之前的那种“发泄情绪”的言行举止,在一个人坐在酒店房间沙发上的时候,忽然就怂了下去。

这种情绪,说复杂也复杂,可说简单,也其实简单。

就一个词:怂了。

少年还是个雏儿,放十几年后有个词儿:母胎SOLO。

在这个晚上之前,他对男女那档子事儿,唯一有过具体的幻想的对象,是曲晓玲。

可失恋的情绪,加上心中的气愤,一时心中来火,拉着夏夏说要睡人家。

可真的进了房间,女孩去洗澡的时候,少年到底还是忐忑了。

夏夏的模样和身材,自然是没得挑的。

但问题是……少年还毕竟只是少年,没有进化成LSP。

少年人的心中,大体来说,还是有几分专情的。

要说那个时候生心中的念头,其实就一个很幼稚很单纯,甚至在很多LSP眼里会觉得很可笑的东西,就是:这个模样身材都很好的女孩,偏偏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个。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 】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于是……

夏夏洗完了澡,红牌妖精裹着五星级酒店里的浴袍,还故意把头发弄的半湿半干,发梢留了一缕在额前,显得很撩人的样子,然后才气势满满的从浴室里走出来……

房间里已经空了!

没人了!

那个小子,居然……

就这么溜了?!走了!!

那一瞬间,对于红牌妖精夏夏小姐来说,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打击!

奇耻大辱啊!!

老娘身材不好吗?!!

老娘的脸蛋不好看吗?

老娘虽然不是那种肉弹,但站在镜子前看自己,胸是胸,屁股是屁股!小腿又直又长!

卧槽!

这是哪儿被人嫌弃了?!

都进房间了!老娘都他妈洗白白了!

你居然跑了?!

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之后,是巨大的恼火。

巨大的恼火之后,就一下就化为了前所未有的不甘心!

以及,战意!

我……

我特么就不信我搞不定你!!!

好小子!你说要睡我,跑了是吧!

现在不一样了小子!

现在是,老娘一定要睡到你!!

金陵城还有我搞不定的男人?!

不信了还!!

·

之后的几天,夏夏开始电话各种撩拨生。

本能的,夏夏准确的判断出一个细节,虽然不知道那晚这位小哥哥为啥临阵脱逃,但是夏夏很确定一点,这个小哥哥对自己并不是完全没有反应的。

撇除生理上的问题,那就是心理上了。

那晚生的表现,夏夏大概判断出肯定是遇到感情问题了。

失恋了嘛,受伤害了嘛,出来找发泄找刺激嘛。

懂!!

于是隔三岔五的电话撩拨,短信。

也不真的生气埋怨生为啥跑掉,也不追问原因。

连着好几天下来,今晚,终于把生约出来了!

用的理由是:那天你放了我那么大一个鸽子,我一个女孩不要面子的啊!说什么你今晚都要出来,哪怕请我吃顿饭,对我赔礼道歉。

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见面之前,夏夏精心的打扮了自己。

她很清楚,像生这个年纪的大男孩,喜欢的不是那种性感风骚类型。

这个年纪的小男生,还是喜欢那种看上去纯纯的女孩。

于是,夏夏穿了件白色的小T恤,牛仔小短裤,露出一双光洁的长腿,踩着一双很潮的跑鞋。

外加一头拉直的中长发,活像个高中生。

但!

T恤是露肩的,短裤是几乎齐着屁股蛋的。

走的这叫又骚又纯的路线。

这么一打扮,见到生的时候,夏夏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男孩看见自己的时候,明显眼神里露出一丝惊艳的目光,呆了有一秒钟。

然后夏夏更聪明的是,虽然是打着要生道歉的名义把人家约出来的。

但真的见面后,红牌妖精反而对那晚的事情,只字不提!

一个字都不带提的!

就这么拉着生逛街,亲亲热热的走在路上。

并没有勾肩搭背,就偶尔假装不经意的时候,挽一下对方的胳膊。

但不会挽很久,不会一直挽着。

过马路的时候,挽上去。过去了,就松开。

走在路边上看到某个店里的东西很好看的时候,挽上去,拉着他一起看。

看完了离开的时候,就仿佛自然而然的再松开。

有张有弛!!

尤其是偶尔挽着的时候,两人会并肩走几步的过程里,生分明的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肘,无意之中会碰到女孩柔软的地方……

虽然只是那么惊魂一触,随后随着女孩不露痕迹的松开……

把个纯情少男的心思,弄得就如同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

甚至到了最后,生都有点期盼过马路了!

夏夏的姿态摆得非常微妙。

看着和你非常亲密,偶尔还主动有点肢体接触。但只是偶尔,很快就拉开距离。

言行举止,却又偏偏弄得自己又可爱又无辜——同时仿佛对身边这个男人毫无戒备和距离。

吃个东西,要给你尝一口。

看到个好玩的东西,要大呼小叫的拉着你一起看。

笑得开心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把个软软香香的身子挨着你。

讲话的时候,用那双大眼睛眨巴着,甜甜腻腻的看着你。

但,就到此为止!

再多的就不给了。

简单一句话,这个女人,太会了!

此时此刻,刚在路边的一个小店里买的一盒子炸酸奶。

夏夏拿起牙签戳了第一口喂了张琳生吃下去,然后自己也丝毫不避讳的,也不换牙签,就这么也给自己戳了一个……

但只是轻轻咬了一小口,然后就皱眉道:“哎呀,太甜了……”

说着,就甜甜的笑着,把自己咬了一半的酸奶球,又送到了生的嘴巴里,不容分说就塞了进去。

生:“…………”

浩南哥尴尬是尴尬到了极点。

但心中也不免自然而然生出了一丝丝暗爽的感觉。

跌宕起伏。

一时间,生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态到底会怎么就变得这么不停起伏了。

或许若是他更年长一些就会明白,此刻夏夏今晚刻意营造出来的这种气氛,就是所谓的“暧昧”。

但少年虽然尴尬,虽然有些羞赧。

可其实,骨子里,还是挺享受这种气氛的——并不厌恶或者排斥。

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婀娜的身影,就这么缓缓的在大街上一步步走近走了过来。

站在生的面前,一束目光仿佛好奇又仔细的打量着生。

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面带着一种新奇的味道。

面前这个女人,头发略有些柔顺和弯曲,如海藻一样,简单的扎了个马尾。一件雪白的帽衫卫衣,牛仔裤,运动鞋。

但是身材却是出奇的好,站在面前的时候,身边那个精心打扮出来的红牌妖精,顿时就气势上低落了许多。

“你好啊。”女人用一种仿佛很天然的柔媚的嗓音打了个招呼,语气是很随意的样子。

“呃?”生呆了一下,满脸惊讶和意外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女人。

认出来了!

“你,你是……”生张了张嘴。

“你是生对吧?也就是,浩南哥?”

鹿细细笑眯眯的样子,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年。

“……我是。”生有些茫然,下意识的看了看鹿细细的身后还有身边——陈诺不在啊。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这不是陈诺的那个“老婆”嘛。

鹿细细看着生,又看了看生身边的夏夏。

红牌妖精仿佛是感觉到了天敌一样,顿时脸上轻松的表情消失了,下意识的跟紧了一步,站在生的身边,还伸手去挽住了生的胳膊:“林生啊,她是?”

“呃,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有夏夏在,生说的很含糊。

短暂的意外后,生恢复了理智,看着鹿细细点了点头:“这么巧,你也逛街呢?”

“不,不是巧。”鹿细细笑得很愉快的样子:“今晚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哈?找我?”生有点迷:“呃……是陈诺有什么事情嘛?”

鹿细细脸上表情微微出现一丝变化:“不,我有一些事情,想问问你。”

“问我?什么事情啊?”

“你是叫浩南哥,对吧?”

“嗯,算是吧。”

“所以我就很好奇……为啥前几天,有人喊我浩南嫂呢?”鹿细细皱眉看着面前的少年。

“啥玩意?”

·

哈根达斯的店里,李颖婉一脸看八卦的表情看着窗外。

“啊,他身边的那个女孩挺漂亮的……

咦!欧巴,你看!又来了一个女人!

哇,欧巴你快看啊!!!!那个女人更漂亮!!!

天啊,真的好漂亮啊!”

一扭头,长腿妹子一脸疑惑:

“咦?欧巴?你怎么钻到桌子下面去了?”

·

鹿细细看了看左右,随手一指:“有时间么?我们去那里,坐下聊吧。”

星空女皇手指的方向,赫然是……

哈根达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