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27章 【很耳熟啊!】

    【更新可能会晚,但绝不会断!】

    ·

    第一百二十七章【很耳熟啊!】

    很难用准确的言语来描述,陈诺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看完了这部电影。

    事实上在那一吻后,陈诺的心思已经完全没在电影上了,就任凭身边的这个少女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两人偎依着,就这么静静的,渡过了剩下的一个小时的电影时间。

    那些精彩的刺激的特效场面,甚至于最后电影里的英雄人物隔断登山绳,和坏蛋一起坠入深渊同归于尽……这样的场面,陈诺也没有再有任何反应。

    身边的这个女孩,呼吸是那么轻柔。

    陈诺的心,又是那么柔软。

    ·

    陈阎罗可以对任何人心狠手辣,可以杀人无形,可以眼皮都不眨一下。

    但对妮薇儿不行。同样的道理,也可以放在萤火虫,可以放在小奶糖以及其他那几个人身上。

    一世的纠缠命运,性命与共,生死相依的那种宿命一样的纠缠。

    这些人,是陈诺心中唯一可以柔软对待的对象。

    阎罗,是对别人而言的。

    但对这些人,陈诺,毕竟只是陈诺。

    ·

    看完了电影,陈诺的心情已经和看电影之前完全不同了。

    少女的那句近乎于放下了所有矜持的“好不好”,实在是问进了陈诺的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大体,就是这样的心境。

    妮薇儿甚至也觉得,陈诺对自己的态度,仿佛比之前要稍微温柔了一点点。

    直到下午送妮薇儿回酒店。

    站在酒店大堂,等电梯的时候,陈诺忽然看着妮薇儿,深吸了口气。

    “你要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了,也有女朋友了。”

    “我知道,一个叫孙可可的女孩。对你的事情,我调查的很清楚了。”妮薇儿的回答,让陈诺微微有些意外。

    陈诺皱眉:“你……”

    “你放心,我不会做那些恶心的手段。”妮薇儿仿佛笑了一下,然后,她凝视着陈诺的眼睛:“我可以……”

    少女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说完了这句话。

    “我可以等!

    这个世界,很多事情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现在喜欢的人,未必会一直喜欢下去。

    现在相爱的人,未必会一直相爱下去。

    我可以等的!

    我相信,我会等来我的机会。

    再说了……

    有了女朋友又如何?

    我的那位远方堂兄,世纪婚礼弄得全世界都知道,如同童话故事一样。

    结果呢?还不是有了别的女人,然后黯然收场。

    陈诺,我会等!但是,说好了,你不能推开我的。”

    这时候,电梯来了,妮薇儿凑近了陈诺,踮起脚来,在陈诺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甜蜜一笑,转身进了电梯。

    陈诺静静的看着电梯门合拢,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刚要离开……

    就看见……

    十多米外,在酒店大堂前台的位置。

    班长同学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那儿了,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

    “……”

    “……”

    ·

    “你你你你你你……陈诺,刚才那个是是是是……”

    陈诺才走了过去,班长已经一把抓住了陈诺的肩膀,满脸都是震惊。

    “嗯。”陈诺点了点头。

    “你你和那个助理小姐……”

    “嗯。”

    “卧槽!!!”班长差点跳了起来:“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班长眼睛里放着光,八卦之火熊熊燃烧:“怎么回事啊!卧槽卧槽!你和她怎么回事啊?她她……我看见她亲了你一下啊!!”

    “呃……外国人的吻面礼啊。”陈诺若无其事的说道。

    “……你他妈当我是傻子啊!!”班长不干了:“你当我不知道什么是吻面礼啊!!”

    好吧,这么编确实有点太硬了,确实有点把人当傻子的意思。

    陈诺歪头想了想,看着班长:“你怎么在这里?”

    “我和陈莎莎送校董女士回酒店,陈莎莎送她上楼,我在这里等啊。我刚才去大厅上了个厕所,出来就看见你和那个助理走到电梯去了。卧槽!陈诺!你别拿我当傻子!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才两天啊!你就把那个助理小姐泡到手了?”

    看着班长脸上的表情,这个家伙此刻脸上仿佛写满了十万个为什么的样子。

    “想知道?”

    “想啊!”

    陈诺笑了,拍了拍班长的肩膀:“给你一个选择。”

    “哈?”

    “选项a,明天开始,你被炒了。这份两千块一个月的接待工作换人了。”

    “…………我选b!”

    “嗯,选项b,你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

    班长沉默了几秒钟,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纠结了一下,终于叹了口气:“卧槽,你够狠!”

    ·

    没有选择用催眠术,因为催眠术的有缺陷……哪怕是用催眠的心理暗示,让班长忘掉刚才看到的一幕……

    但只要班长继续能看到自己和妮薇儿,那么就会被刺激,然后重新想起来。

    还不如威胁一下。

    而对于班长而言……

    妈的,陈诺这个小子,太混蛋了吧!

    学校里,大家都已经默认了他是“泡教导主任女儿的好汉”了!

    嗯,下学期开始,还要升级成“泡副校长女儿的好汉”。

    此外,学校里的那个长腿南高丽妹子,也是顶尖的小美女一枚啊!李颖婉在学校的时候成天粘着陈诺,班上有眼睛的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的好吗!

    那个李颖婉,根本就是毫无顾忌的跟孙可可在别苗头——简直就是倒贴啊!

    一个孙可可,一个李颖婉,这个小子还不够?

    居然……

    这才两天啊!

    那么一个金发碧眼,身材爆炸,让男人看了眼睛都发直的助理小姐,就被他泡到手了?

    下贱!!

    渣男!!

    班长心中忍不住暗暗痛骂。

    ·

    回去的路上。

    “说说嘛,你到底怎么搞定的?”

    “炒鱿鱼。”

    “好好,那你和她到哪一步了啊?”

    “炒鱿鱼。”

    “行行行,那我问别的……那我叫什么名字?”

    “炒鱿鱼!”

    “……不是吧你!过分了啊!!”

    ·

    翌日,陈诺没有再去见妮薇儿了。

    他和妮薇儿说了,总不能一个暑假全耗费在陪妮薇儿这件事上。

    于是,校董吉玛女士的助理小姐,通过陈莎莎颁布了新的工作安排。

    陈诺和班长两位接待同学进行分工。

    班长同学因为工作表现非常出色,担任校董的接待工作。而另外一位陈诺同学,则负责协助助理小姐做一些日常工作。

    所谓的日常工作,其实就是打杂。

    陈莎莎的理解是……班长同学这两天积极努力的表现得到了校董吉玛女士的认可。

    这在职场上来说,是可以这么理解的。

    而陈诺……应该是掉队了。

    哎,年纪轻轻的小孩子,就是不懂职场的残酷啊!

    接近领导这么好的机会,没有好好把握住啊!在校董女士身边工作多好!

    天子近臣嘛!以后做好的,机会多多,没准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机会呢。

    若是得到了赏识,被校董吉玛女士看中了的话,没准一毕业,就可以以教育公司的名义进行委培,然后去上大学。

    签下一份委培生的合同,上完大学就有一份优厚的工作等着他。

    多好!

    八中这种烂学校,这个班长就算将来考大学,也肯定不是什么好学校。

    一个二三流的大学毕业出来,就能有这么一份好工作等着,这是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啊。

    陈莎莎在接下来几天,和班长的相处过程里,态度就格外的亲热和客气了许多——几乎是以对待未来同事的态度来对待班长了。

    而陈诺么……

    陈诺则在家休息了。

    名义上,妮薇儿助理小姐被校董派出去做别的工作了……那么陈诺自然也就光明正大的不用出现在接待小组里。

    ·

    日子这么过下去,陈诺虽然有点忙,但大体来说还不错。

    偶尔陪陪孙可可,偶尔再悄悄的分出点时间,陪陪妮薇儿。

    同时再隔三岔五的安抚一下李颖婉。

    陈诺抽空和姜英子李颖婉母女吃了顿饭。

    陈诺很明白的告诉姜英子:刺杀的事件暂时已经搞定了,不会再有什么危险。

    ——对方连星空女皇这种顶级大佬都请来出手,结果又失败了。

    若是脑子稍微有点理智,还不赶紧隐藏起来?

    这个时候若是还找人来刺杀,那简直就是自杀的行为了。

    所以,委托方暂时肯定不敢有任何动作,甚至可能会直接藏匿起来,再也不敢和姜英子方面产生接触。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以后还是要想办法把这个委托方找出来。

    但暂时看来,危险是解除了。

    然后陈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姜英子把李颖婉带回南高丽去。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李颖婉当时脸色就白了。

    姜英子不动声色看着陈诺。

    陈诺明白这个女人的心思,他笑了笑,起身直接拉过了李颖婉,轻轻搂着李颖婉的肩膀:“我听说,你原本打算把李颖婉介绍给某个财阀?”

    姜英子脸色一变,赶紧换了一个态度,小心翼翼道:“我并没有……”

    “不管有还是没有。”陈诺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姜英子的话,冷冷道:“以后这种想法,应该都不会有了吧!”

    “……是,以后我绝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姜英子吐了口气,但眼神里却流露出一丝激动。

    “你们家的事情,以后遇到了什么为难的,我不会袖手旁观。但如果你想过分纠缠我为你家的那点事情卖命,却也不必想的太过美好。

    卖女儿求前程,这个念头你不必想了。

    但如果想趁机缠上我的话……遇到这次类似刺杀的事情,我固然可以帮你,但其他的,若是你想的太多太好了……恐怕也都是白想的。

    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的。”

    陈诺对待姜英子的态度,并不太好。


    因为他很清楚,对待这个心思太多的女人,而且能做出拿女儿去换前途的女人……

    对这种人,你态度太好太和气了,反而会被对方蹬鼻子上脸。

    所以,陈诺并没有因为对方是李颖婉的母亲,而把姿态放低。

    这个世界上总有这种人存在的:欺软怕硬。

    姜英子沉默了会儿,脸色来回变幻了数次之后,这个女人才酝酿好了言辞开口。

    “陈诺先生的意思,我大概领会明白了。

    颖婉是我的女儿,我自然会好好对她,之前的那些想法,也是迫不得已。以后可以仰仗陈诺先生,我自然不会再做之前的那些不该有的想法,这一点,请您放心。

    不过李家以后……”

    “该帮的我会帮,不该的,你也别多指望。”陈诺回答的很绝。

    姜英子略有些失望,但看着陈诺冷漠的脸,也实在不敢多说什么。

    罢了……这种事情,总要女儿跟着他在一起,时间长了,吹枕头风才行。

    自己现在,在这个场合多说什么,多提什么要求——不是合适的机会。

    陈诺的意思和态度其实很明确了。

    就算我跟你女儿在一起……你也别指望我把你当什么丈母娘来客客气气对待。

    你不是要把女儿送财阀么?

    你把女儿送财阀去,财阀会对你恭敬客气?把你当丈母娘?然后对你,予取予求?

    想什么美事呢!

    你就把我当成财阀好了!

    你女儿我要了,但是要求,你别想过分贪心。

    你想卑躬屈膝的把女儿送财阀……那你就拿出对财阀的态度来对我好了。

    我也不会对你过分客气。

    对于姜英子这种女人……你用这种态度对待她,绝对比拿出女婿的那种态度来客客气气对她,要更合适。

    ·

    这顿饭吃到后来,气氛自然就不是太好了。虽然姜英子竭力的掩饰和维持这酒桌上的气氛,但这个女人心中的失望,也不免还是流露了出来。

    她原本是很贪心的。

    陈诺这个本事极大的人,若是被自己女儿纠缠上了,以后成了自己女儿的男人……他年纪还这么小。

    女婿什么的,不是没想过!

    那自然比把女儿送给财阀当个情人之类的角色,要舒服的多了。

    当财阀的情人,自己还是要看人脸色,然后看别人心情好了,从指头缝里流出一点东西给自己。

    可如果陈诺是自己的女婿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可以……

    陈诺给出的这些条件,只能说让姜英子心中达到了一部分的满意——很小的一部分。其他的就远远没有达到姜英子的预期。

    但陈诺的态度很强硬,对自己的的态度并没有太多的恭敬的意思,姜英子就不敢了。

    一顿饭吃完,姜英子带着失魂落魄的李颖婉离开。

    陈诺回家。

    刚到家里才进门坐下没多久,陈诺的家门就响了。

    门外,不出意外的,是李颖婉。

    长腿小妞大概是回过神来了,饭局结束后原本失魂落魄浑浑噩噩的被姜英子带走,当时大概是心里震惊之下,来不及反应。

    此刻是反应过来了。

    萤火虫的一双眼睛已经哭红了,陈诺才一开门,女孩就一把抱了上去。

    放声大哭。

    “陈诺!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就这么想让我离开你身边吗!”

    “……”

    “你骗我妈妈,表现得好像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一样!但是我妈妈根本不知道,你连一根手指都没碰过我!”

    “……”

    “你就是想哄骗我妈妈,把我带回南高丽去!然后你就自由自在的可以跟那个孙胖子在一起了!以后没有我在你身边碍眼了,是不是!!”

    “……”

    “你……你不要我,你不想要了我,是不是……陈诺……你不要我了……是不是……”

    说到最后,李颖婉身子已经站不住了,软在陈诺怀里,双手死死的抓着陈诺的衣角,泣不成声。

    陈诺叹了口气,把房门关上,然后拉着李颖婉到客厅坐下。

    李颖婉哭了好久,才渐渐哭累了,然后抬起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陈诺。

    “我以后,在学校里不跟孙可可别苗头,好不好?”

    “我以后,不跟孙可可吵架,行不行?”

    “我以后,好好的背你说的绕口令,可以不可以?”

    陈诺不说话。

    李颖婉忽然眼睛里闪过一丝绝决。

    女孩忽然腾的站了起来,低头看着陈诺。她深吸了口气,然后……

    她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不是那种细细的解,而是用扯的!

    陈诺愣了一下神,还没反应过来,李颖婉的小半个雪白的胸脯已经露出来了。

    卧槽!

    陈诺一呆,然后一把上去按住李颖婉的手。

    李颖婉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你就是嫌弃我,嫌弃我没有孙胖子那么大!我,我胸小,你不喜欢是不是!!”

    “我特么的……”陈诺哭笑不得:“真的不是因为这个……”

    李颖婉脸色涨红,却低声道:“在汉城的那个晚上,你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你还记得你对我说了什么吗?”

    “……”

    “你说,你是从天上来的,来见我,是为了给我驱散一个噩梦。”李颖婉说到这里,深呼吸了一下,凝视着陈诺,女孩低声呢喃:“陈诺……你是为我驱散了一个噩梦。可如果你就此抛弃我不要我了……那么,以后此生,往后余生……你就是我的一个新的噩梦了。

    驱散一个噩梦。

    带来一个新的悲惨的噩梦。

    这就是你想给我的人生吗?”

    陈诺不说话。

    “陈诺啊~”李颖婉就趴在陈诺的身上,低声说着:“你若是真的离开我的话……我可能会死掉的。”

    陈诺心中一沉!

    李颖婉的话,并不是那种普通小姑娘失恋后的哀言哀语。

    以萤火虫的那种偏执的性子——她怕是真做的出来!

    ——而此时的陈阎罗也并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死后,知道了消息的萤火虫,是第一个毫不犹豫的结束自己生命的人。

    虽然不知道这些,但此刻,听着面前的李颖婉说出了这句话——陈诺听出来了,女孩绝不是在虚张声势。

    ·

    驱散一个噩梦,带来一个新的噩梦?

    陈诺内心深深的叹息。

    “好了,你别哭了。”

    “嗯?”

    “别哭了。”

    “嗯……”李颖婉继续抽泣。

    “好了好了好了!服了你了!不走不走!不走好了吧!不让你走了!行不行!”陈诺无奈的叹气:“不让你走了,可以了吧?”

    “真的?”

    “真的!!”

    李颖婉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来,只是方才还在抽泣,这一下哭腔没转过过来,表情就有些古怪……古怪的可爱。

    陈诺在叹气,可怀里的李颖婉,脸上的泪水收起来后,神色却变得古怪了起来,脸上开始浮现出一片潮红。

    “嗯……”女孩忽然用鼻音哼了一声。

    “怎么了?”

    李颖婉涨红了脸,低头看下去……

    “你,你的手……”

    “呃?”陈诺低头……

    方才为了阻止李颖婉解扣子,陈阎罗上去阻止。

    此刻,自己的一只手,还按在人家女孩的半个胸脯上……

    “我……我不是故意的哈。”陈诺赶紧缩回手,但才一缩,就被李颖婉死死按住了!

    李颖婉眼神躲闪,看着别处,女孩羞不可抑,但语气虽然心虚,却毫不迟疑:“你……你就算是故意的,也,也没关系。”

    “……”

    天人交战!

    ·

    手毕竟还是缩回来了,陈诺帮李颖婉把衣服穿好,然后拿了件自己的t恤衫给女孩套在了外面。

    “陈诺,我今晚不回去了。”女孩坐在沙发上,低声呢喃。

    “哈?”陈诺瞪眼:“这个……”

    “我心里害怕,今晚必须和你在一起……我一个人回去,晚上我会做噩梦的。”李颖婉摇头:“我怕你是骗我哄我,天一亮就又让我母亲把我带走。”

    “……不会的。”

    “我不敢相信。”李颖婉摇头:“我今晚就在你这里不走了……不走了!”

    “……”

    “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怕什么!”李颖婉咬牙。

    然后,她轻轻的靠了过去,靠在陈诺的肩膀上。

    “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你若是不想的话……你今晚可以不碰我。

    我,我就抱着你睡,什么都不做,就抱着你睡,好不好?”

    “……”

    就抱着睡,什么都不做……

    这词儿,听着特么的很耳熟啊!!

    ·

    【这几天家里可能会有点事,我父亲要住院动个手术。

    所以我只能保证每天的正常更新的分量:每天六千字。

    加量的部分,要等我忙完家里的这点事情了。

    多的部分,看我忙完家里的事情有没有余力吧。】

    ·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