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23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三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十字村,南山坡子下。

一条石子路弯弯延延在山坡上一路延到半山腰上。

一座庭院,看的出来有年头了,墙垣屋顶有新有旧,有的地方破破烂烂,有的地方倒是修缮得颇为精致了。

一扇双开的木制大门,墙壁上挂了个仿佛乡镇企业一样的铜色的铭牌,上书几个大字:

青云院国学研究所。

而在大门的门脸之上,还有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青云门!

·

吴叨叨穿着自己那件灰布长跑子慢慢悠悠晃到门口,先抖了抖袖袍,然后迈步过门槛走进大门,进门就亮嗓子喊了一声。

“为师回来啦!”

随着一声喊,里面一件偏屋里就窜出一条小土狗来,一身灰黄交杂的毛色,吐着舌头就一路狂奔而来,在吴叨叨的裤子上蹭来蹭去,吴叨叨伸脚轻轻一踢,然后瞪眼喝道:“人呢?家里人都死哪儿去了??”

偏屋里随后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婆子,一身这个年代的乡下女人常见的灰布褂子,手里还拿了根笤帚,相貌普通,只是一双眼睛颇为奇特:眼珠子白多黑少。

远远看去,若不看仔细,还以为这人在翻白眼一样。

“回来了?”

“嗯,回来了。”吴叨叨点头,把随手的一个单肩包递过去。

婆子看了一眼,却没接,冷冷道:“午饭吃了没?”

“没。”

“哦。没吃就饿着,晚饭我还没弄。”

“……”吴叨叨吞了口吐沫,然后看了看院子:“那几个小崽子呢?”

“老大去河边玩了。老三老四去后山摘果子,说要学着酿酒。

老二还算听话,村长的儿子下个月要娶亲,昨天上门来请你给算个好时辰。你没在家,今天老二就拿着你的家伙事儿先上门去给他算了。”

“啥?”吴叨叨眨巴了眨巴眼皮,语气有点含糊:“我记得老二……学的是阴宅点穴吧……婚庆吉日?他能算出个屁啊?”

婆子翻了个白眼:“那村长一家父子也不是啥好东西,亏空公账,半夜踹寡妇门的缺德事儿没少做!

老二说给他胡乱算个时辰,蒙他个三百五百块的。”

吴叨叨笑了,点头赞叹:“好孩子!比其他几个有出息!”

吴叨叨说着,自己走进了正对大门的大殿里。

说是大殿,其实就是起了间瓦房大屋子。

门槛之内,香台之上,三清道尊端坐于右,佛祖菩萨端坐在左……

吴叨叨拿起几柱香先烧了,拜了几拜,转过身来,婆子已经端了杯茶走了过来。

吴叨叨伸手要接茶杯,婆子却自己端着悠悠喝了两口,没搭理吴叨叨伸过来的手。

吴叨叨讪讪一笑,缩回爪子藏在袖子里,然后半天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叠钞票来。

“这里是两千块。”吴叨叨咳嗽一声,正色道:“这次下山去看我师父,遇到了点生意,顺手赚的。

明天你拿着这钱去买些米面。

嗯,孩子们这些日子馋肉,你去村头的肉铺子割几斤带肥膘的五花肉回来,再剁几根尾巴骨。”

婆子接过,在指尖啐了口吐沫,飞快的数了一遍,先收进了口袋,然后冷眼看吴叨叨:“就这些?藏私房钱没?”

“怎么可能!”吴叨叨一脸正气凛然:“一家老小同甘共苦!我怎么能做出藏私房钱那种下贱事!”

婆子上下打量了两眼吴叨叨,嘿嘿冷笑两声。

沉默了会儿,婆子开口道:“这次下山前,你算的说会遇到一个机缘,事儿应验了么?”

吴叨叨眯眼想了想:“人么,是遇着了。事儿也应了。不过……”

“不过什么?”

“那人,我有些看不准啊。”吴叨叨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想了想,摇头道:“面相有些奇怪,我悄悄算了一下,这命数也不对……

那人古怪的很,我觉得一靠近他,我全身都发凉,不敢深交,这不就匆匆回来了么。”

婆子听了着话,脸色也严肃了几分:“命数不对?”

“嗯,算不真切。”

“那……还是稳点好,远着点。”婆子想了想,道:“咱这一门底子薄,眼下就这你们大小这几个,经不起风浪的折腾。”

“我也是这么想的,稳着点,最好。那人啊,我躲开点就是了……欸欸欸欸?你乱摸什么啊乱摸!”

“我看看你到底藏私房钱了没!”婆子伸手就抓住吴叨叨,然后把吴叨叨上下几个衣服口袋都摸了一遍。

吴叨叨拼命挣扎:“我说,我好歹也是掌门人!你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欸!别摸别摸了!”

“屁的掌门!要不是当初你掷色子赢了我,轮得到你来当掌门!

啊哈!这钱是哪来的!还说你没藏私房钱!

别跑!!!”

·

陈诺昨天送走了大师兄,孙可可的事情也得到了解决。

这人一旦没了事儿,就忍不住再次犯懒了。

本来么,陈阎罗这一世的梦想就是当咸鱼嘛。

昨天下午送走了大师兄,陈诺在磊哥店里歇了会儿,就自己跑出去溜达了。

晚上去老蒋家混了顿晚饭……顺便陪陪小叶子。然后出了老蒋家的门,又在学校附近找了小电脑房,打了一宿的星际。

早上的时候,一身烟气的陈诺走出电脑房,准备回家睡觉。

这才刚到家,意外的接到了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居然是有日子没路面的刘打工人。

“陈诺啊?”

“咦?刘打……嗯,刘老师,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刘打工人其实一听见陈诺说话的声音,就牙疼,打心眼里的腻歪这个小子,语气也不太客气:“别废话!我代表学校通知你,今天下午两点半,你到学校来一趟。”

“什么事儿啊?考试完都要放假了啊。”

“让你来你就来!这是方校长让我通知你们的。”

陈诺听出了一丝细节:你们。

“到底什么事儿啊?”

“好事儿!行了,我还要通知别人呢,记着啊,下午两点半,学校小礼堂集合!别迟到啊!对了!穿校服啊!”

陈诺挂了电话,先洗了个澡,然后在床上躺了会儿。

下午两点的时候准时起床,穿上了八中蓝白相间的运动校服,然后出门。

一路骑车到了学校,进校门直奔学校的小礼堂。

两点半,陈诺几乎就是踩着点进门的。

学校的小礼堂里已经不少人在等着了。

刘打工人和两个学校教务处的老师,此外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中年女人,穿着西装,一看就是刘打工人的同事,估计也是教育集团派来的。

不过刘打工人对她的态度很是客气,显然级别比刘打工人要高不少。

“嘿!陈诺!不是告诉你别迟到嘛!”

眼看陈诺到来,刘打工人瞪眼喝了一句。

陈诺看了看他:“我迟到了嘛?两点半啊。”

小礼堂的座位上已经坐了十几二十个学生。加上陈诺在内,刚好一共二十人。

其中陈诺认识的就俩:一个杜晓燕,一个没名字的工具人班长。

其他的就不认识的,都是别的班的。看的出来,高一高二的都有。

没高三的,高三要高考。

不过倒是也看出一丝苗头来。

被叫来的学生,都是看上去相貌清秀端正的——都穿着校服,看着就是那种乖乖好学生的样子。

拉出去,都是可以帮学校拍宣传照的那种。

……嗯,难道这是按照颜值来挑的人?

陈诺心想。

可是……咋我家小可可不在?

若是论颜值的话,八中上下横挑竖挑,谁能高过我家孙CC啊?

也就是长腿妹子能一较长短。

这就叫:八中颜值,可可巅峰。蚂蚱不出,谁与争锋。

陈诺走过去,和班长还有杜晓燕坐在了一起。毕竟三人比较熟,除了学校同学之外,还多了一层晚上一起在老蒋家补课的关系。

眼看学生到期了,刘打工人开始讲话。

陈诺这一听,就有些无聊了。

原来呢,说的还是学校下学期就正式从公办学校转为民办私立学校这个事儿。

改制后呢,学校将成立一个“国际部”。

这么说吧,教材用英国的,老师以外聘为主,还有一些直接请的外教。

这个教育公司看来是真的投了血本想搞个大动静的。

所谓的“国际部”,其实就是专门招收有钱人家的孩子,

三年的高中制,直接玩的是“素质教育”那一套,毕业了不参加国内的高考,直接走国外留学的路子。

所以国际部的高中教语,为了跟国外接轨,玩的都不是国内的应试教育那一套体系了。

为此呢,原本八中改制之前就开始在学校旁边的一块地皮上建造的新的教学楼。

这块地皮是原本属于八中的校办工厂的。

八中早年间曾经是职业高中,有一个自己的校办工厂的,规模不大,但也占了一小块地皮。

改成普高之后,校办工厂停了,但是地皮还在。

一两年前决定改制后,教育公司拿下了地皮,就开始拆了厂房在原地建造新的教学楼,原来的校办工厂的办公楼,也会被改成宿舍楼和教职工宿舍。

当真是花了不少钱的——其实倒也不亏,那块地皮就很值钱了。

陈诺对这个事情其实也有点了解。

嗯……学校建教学楼的工程,其中不少水泥土方的生意,是罗青他爹罗大铲罗老板吃下来的。

陈诺之前曾经听罗青说过几句。

那么,今天下午召集来八个学生,是干什么事儿的呢?

很简单,搞接待工作。

因为国际部请了不少外教,和外聘的新老师。

新的教师团明天就要就抵达了。

学校和教育公司成立了一个临时的接待办事处。学校里人手不够,教育公司虽然也派了几个员工过来,但还是不够。

所以,按照传统,自然是让学生来干跑腿的事情了。

包括陈诺在内的二十个被叫来的学生,其实就是干的“志愿者”的活儿。

负责接待前来学校报到的新老师,然后带领人家参观学校,带领人家安置宿舍,过程里干些体力活儿,帮着搬搬行李,跑跑腿之类的。

而且,为了展现八中的风貌,特意挑了都是模样端正的孩子。

其实这个事情,除了陈诺之外,在场别的学生都早就知道了,也早就被通知过了。

但陈诺总是逃课啊,所以他今天第一次才知道。

上面刘打工人正在打鸡血的说话。

陈诺低声问班长:“这事儿你们早就知道了?”

“对啊,之前开过一次会了。”

“那叫我干嘛?我总逃课,一看就是刺头啊,这种接待外宾的事情临时通知我来,不怕我闯祸么?”

班长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啊。名单都是上面定的。”

刘打工人讲话完毕,教育公司的那个穿西装的女士领导也开始讲话。

这人先自我介绍了一下,才知道是姓张,是教育公司派来负责接待工作的一个高管,刘打工人客客气气的叫她张总。

这位张总的讲话就比较和气了,告诉学生们不必紧张,放松心态,以良好的精神面貌来接待新的老师和外教。

然后又开始讲一些外事纪律之类的。

陈诺听的不耐烦,就拿出手机,坐在下面偷偷的玩起了贪吃蛇。

不过也明白了,按照颜值挑人,却没叫孙可可了。

开什么玩笑。

孙可可那可是未来的副校长的女儿……让副校长的女儿给老师端茶送水提箱子?

哪位老师承受得起?

不别扭么?

你上班的时候,让公司副董事长家的孩子给你当马仔……

你敢用嘛?你好意思指派人家做杂事么?你好意思让人家累着苦着么?

所以没叫孙可可来做这个伺候人的活儿。

其实陈诺也有点想走了。

不过这位张总又补充了一句:

这次在接待工作里表现良好的同学,可以加平时分。

罢了,那就留着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这个会,算是个动员大会了——按照华夏的传统,工作之前都是要开个这种动员大会的。

随后教务处的老师又宣布了一些这次工作需要遵守的纪律和外事工作的规定。

那位张总又宣布今晚请所有的参与接待工作的师生和工作人员,在学校国际部新开的餐厅食堂里吃一顿大餐。

于是全场欢呼。

陈诺眼看大会结束,UU看书 www.uukanshu.com关掉了已经玩腻的贪吃蛇,收起手机,正要跟着大部队去蹭饭。

那个张总忽然扭头对刘打工人低声说了两句什么。

大部队去吃饭了。

陈诺,杜晓燕,班长大人,还有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女生。

四个人,被留了下来。

“咋啦?吃大餐不带我们啊?”陈诺懒洋洋的笑道。

那位张总眼看陈诺这样,就先挑了挑眉,但依然用很和气的语气道:“四位同学,我们有一项更重要的工作交给你们。”

“啊?”杜晓燕和另外那个女孩有些疑惑。

“是这样的,国际部引入了外资,我们的学校有一位新来的校董。

这位校董是外国人,对国内的情况,还有学校的情况都不太了解。

所以你们四个人,是我们专门挑选出来的,专门为这位校董服务的接待人员。”

“喂!你们不会干什么龌龊事情吧?”陈诺皱眉:“我和班长也就算了。让两个年轻妹子去给一个校董服务?好说不好听吧!”

张总皱眉,但还是沉着气:“这位同学……你是陈诺是吧?你说的事情完全不必担心!这次接待工作,我们是完全严格按照外事纪律来执行的!不会出现任何你所想象的不好的事情。

而且……那位外籍校董,是一位年纪五十岁左右的女士!”

陈诺点了点头。

哦……原来是……

富婆啊。

陈诺扭头就看班长:“咋样啊兄弟,想不想不努力了啊?”

班长:“???”

·

【需要月票!!】

【一更送到。

下午还有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