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22章 【有点意思啊】

    (八千字大章,比不上爆发,但也比正常更新要多了。)

    ·

    第一百二十二章【有点意思啊】

    何蓉晚上倒是心情挺好。

    下午去看了一圈大庆和莹莹,两家人都还在倒霉。

    反正看见别人好,何蓉就不好!

    看见别人不好,她心里就舒坦!

    你也没法说这种人渣在世界上是怎么形成的,但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就是有不少这种人存在。

    何蓉,只是其中比较极端的那一小群。

    但偏偏,她又有了为非作歹的本事。

    ·

    何蓉躺在床上,手里拿着遥控器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其实心中想的是,明天要不要偷偷去看看那个姓孙的小丫头?

    哼,倒是可惜了自己的一粒种子。

    这个能让人倒霉的神奇果实,自己一共也没多少,而且还要自己养在身体里慢慢给它养熟了才行。

    这几年来,也就最近一共成熟了三枚。

    一枚给了大庆他爹——那个老家伙之前开了个饭店,敲锣打鼓放鞭炮的,得意个什么!而且自己以前还喜欢过大庆,听说他还不同意?

    呸!

    第二枚给了开小卖部的莹莹,哼,从小到大就讨厌她!比自己长的好看身材也比自己好,更比自己讨喜。看见她那张脸,就恨不能抓花了她的!开个小卖部,人缘好,附近的街坊邻居都去照顾生意……我能让你好起来么?

    呸!!

    至于第三枚种子,原本何蓉的目标有俩,一个是同一个小区的那个上重点高中的女孩。

    学习好了不起?上重点高中,以后出人头地么?我就让你惨起来!我才开心!

    另一个备选目标,是上班的地方车间的一个班头,那个老女人仗着自己是班头,没事就挑自己的毛病,迟到早退被她打考勤扣了好几次工资。还假惺惺的教育自己要好好用心工作,装逼什么!

    原本何蓉是想把成熟的第三枚种子,用在这俩人其中之一的。

    但前几天去了林晓娜家玩,遇到了孙可可,何蓉一个冲动,就给用在孙可可身上了!

    那个姓孙的女孩,凭什么长的那么好看!身材还那么好!!!

    听林晓娜说,她爹还是她们学校的教导主任,而且马上要提副校长了?

    呸!

    这种东西,她怎么不去死啊!长的好看身材好,学校里受人欢迎,爸爸还是校领导?

    全天下的便宜都让这种人占了!

    这人死了就好了!

    于是当天何蓉一冲动,就把第三枚种子,用在了孙可可的身上。

    反正看见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人,何蓉就是那么打心底里不舒服,不开心,不舒爽!

    瞧见这样的人倒霉,她才觉得心里想起来就高兴。

    这种神奇的力量的觉醒,其实何蓉从小就有了。

    但是一开始力量还很微弱,她只是隐隐的感觉到自己捕捉到一些自己不清楚,但是玄之又玄的感应。

    但直到前两三年,她在一次睡梦之中,无意之中就进入了意识空间。

    接着,几次三番后,她明白,自己恐怕是掌握了一种了不得的本事。

    在她的意识空间里,平日里各种负面的邪念,最终慢慢的就孕育出了一枚枚的种子,每天里,慢慢的,每次做梦,都能感觉到自己意识空间里的种子,一枚一枚的滋养,壮大,一点一点的,就像孕育着什么东西。

    直到几个月前,第一枚果实【成熟】,何蓉忽然发现,自己在进入那个神奇的梦境里,居然可以用自己的想法去操控这枚果实了。

    醒来后,她甚至可以召唤出这枚东西,在自己的手里把玩——只是不能让它离开自己的身体,离开自己的身体这枚果实就会立刻萎缩下去。

    何蓉第一次发现这枚果实可以使用,是用在了大庆的父亲身上。

    她偷偷的用身体接触,拍了拍大庆父亲的肩膀,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这种无形的果实注入到对方的身体上……

    就这么一碰,就消失在了对方的身上!

    然后,何蓉就开始暗中观察。

    没几天,大庆父亲,就在饭店里炒菜的时候,被热油烫伤了胳膊。

    那次休息了好多天。

    之后,大庆的父亲又有一次,收钱的时候算错了账,导致当天饭馆里的生意等于全部白干了。

    何蓉渐渐的掌握了自己这个神奇力量的运用之处!

    唯一让她不满意的是……

    这个果实的孕育速度太慢了!

    太慢太慢了!

    只能一粒一粒的孕育成熟。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活的好,活的开心的人!自己真想那些人全部统统都倒霉!

    全部都去死了才好啊!

    无师自通,力量觉醒。

    从这个角度来说,何蓉也算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中的天才了。
    但从她这种性格和心性来讲,对这个世界而言,若是让这种人真的成长起来,绝对是一个灾难。

    何蓉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这一次睡梦之中,她再次进入了那个神奇的意识空间——对她而言还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她只能懵懂的称之为:神秘梦境。

    梦境之中,何蓉的意识空间里,赫然有一团奇特的浑沌存在。

    那就仿佛是一个树形的东西,上面千丝万缕的意识力量,结出了一粒粒孕育中的“果实”。

    何蓉开心的“看”着这场的场面,看着其中一粒果实距离孕育成熟已经越来越近……

    梦中……忽然,何蓉就感觉到有一股力量陡然就从外引入,横冲直撞的就冲入了自己的梦境里!

    那股仿佛从天而将的力量,如同一团潮水,席卷像了自己的“果树”,然后一层层的纠缠上去之后……

    何蓉在梦境之中试图呼喊,但是这里是意识空间,哪里能喊出声音。

    她心中焦急,却不知道如何去阻止,自己的意识里,一团团的意识被那股力量轻易的荡开冲开,然后何蓉就觉得自己的感应越来越微弱……

    “啊!!!!”

    终于,一声尖叫,何蓉从梦中醒来,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睁开眼睛,何蓉忽然再次尖叫了出来:“啊!!”

    四周,哪里还是自己家里的卧室?

    头顶是黑漆漆的夜空,夏日里晚上凉风阵阵,身子下是坚硬的水泥板……

    旁边不远处,还有热水器的外置设备……

    何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楼顶的天台了!

    这个女人疯狂的爬起来,四周看了一圈,满脸惊恐。然后陡然想起了自己梦境之中的经历。

    她立刻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意识空间,睁开眼睛后,面色顿时边的苍白。

    “哪儿去了!!哪儿去了啊!!怎么没有了!!!”

    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过来:“找这个么?”

    何蓉豁然转过身,就看见身后,一个少年静静的站在几步之外。

    少年的手里,手掌摊开,掌心上,一团烟雾缭绕的雾气里,赫然是一个犹如树形的浑沌存在!上面挂着一粒粒的孕育之中的果实……

    何蓉陡然瞪大了眼睛,然后尖叫一声:“还给我!!”

    她张开双臂扑了过去,但是少年只是轻轻一步,就躲开了她,然后飘到了何蓉的身后。

    何蓉大声鬼叫,连续几次试图扑过去都落空——除了这种近乎于【诅咒】的能力之外,何蓉的其他方面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陈诺故意引她发怒,然后让何蓉扑了几次后,心中确定了这一点。

    离开了这种暗中害人的本事,她就是个普通人。

    手指轻轻一晃,何蓉的身体顿时就被一团念力裹住了,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陈诺站在她面前:“你的能力觉醒了多久了?害过多少人?”

    何蓉脸上表情扭曲:“你,你是什么人!什么人啊!!把我的宝贝还给我!!!你是来抢我宝贝的对不对!你还给我!!”

    “还给你,让你这个歹毒心肠的人,再去害无辜的人么?”陈诺摇头,冷笑道:“我倒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力量,很新奇么。”

    何蓉冷静了下来,她瞪大眼睛躺在水泥板上看着陈诺。

    陈诺手掌里捧着那颗自己从何蓉的意识空间里连根拔起的“树”,想了一下,就再次分出厚实的念力,将它一层层裹住。

    陈诺感觉到,这个东西接触到自己的精神念力后,仿佛一下就接触到了某种养分一样,顿时就迸发出了生机。

    同时也在细微而缓慢的,溶解和侵蚀着自己的念力。

    依照之前的经验,陈诺用念力结出厚厚的茧,将这个东西一层层的包裹了起来,然后收入了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去。

    何蓉眼看陈诺掌心里的东西没有了,脸色更是难看:“你,你还给我,那是我的!我的!!”

    陈诺一挥手,何蓉闭上眼睛,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陈诺哼了一声,伸手在她的眉心上轻轻一点!

    一股磅礴的精神力注入,在何蓉的意识空间力横冲直撞,将一个普通人的精神力冲击的四分五裂乱七八糟,几乎所到之处,都一路碾压!

    随手又操控着念力,把何蓉从楼顶天台丢回了她的家里房间,陈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第二天早上,XX小区附近的居民就目睹了一场闹剧。

    住在小区里的那个胖胖矮矮的叫何蓉的女人,疯了!

    这个女人一大早就冲出了小区,在大街上又喊又叫又是咆哮。

    跑去饭馆门口对大庆父子破口大骂“开饭馆了不起啊!迟早被油锅烫死啊!出门就摔死你啊!”

    然后又跑去小卖部,对正栽收拾残局的莹莹又笑又叫“烧死你,烧光烧光!让你美什么美!最好脸都破相才好啊!”

    最后这个女人就在马路上开始疯疯癫癫的哭喊大叫,甚至开始要脱自己的衣服。

    终于被围观过来的附近的街坊邻居给按在了地上,很快就有人打了电话报警也打了120。

    最后听说这个女孩,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

    早晨的时候,陈诺在自己的家中静坐。

    意识空间里多了一棵“厄运之树”。

    陈诺明显的感觉到,当这棵厄运之树被自己植入自己的意识空间后……

    他对这个世界的【感应】,仿佛就多了一层变化!

    隐隐的,在原来自己的感应之中,再看这个世界,看这个天底,似乎多了一种原来没有的存在。

    很稀薄,很难以捕捉,但是却能隐隐的感觉到了。

    那种若有若无的感应,虽然不是很清晰,但陈诺可以确定,确实自己从前绝不曾有的能力!

    “这算是……夺了那个女人的异能么?”陈诺皱眉。

    其实具体情况还要复杂一点……

    何蓉的天赋是这个能力,所以她自己天然的可以免疫她制造出来的“厄运”。

    但是陈诺却不能免疫。

    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的念力将这个“厄运之树”层层裹住,里面的东西每时每刻都在腐蚀,而陈诺的念力每时每刻都在加强这个牢笼。

    只不过因为陈诺的念力太过强大,腐蚀的速度远远要低于陈诺加强的速度。

    具体如何运用这个能力……

    还要看以后。

    ·

    上午的时候,孙可可在家里。腿已经好了许多……走路已经不怎么感觉到疼了。

    原本伤的也不算太重,又加上陈诺暗中相助。

    老孙和杨晓艺都出门上班后,陈诺很鸡贼的掐着点就来敲门了。

    孙可可开门,看见陈诺一脸笑容的站在门外。

    女孩眼睛里也满是甜甜的笑意,嘴上却说:“你怎么又来了啊?”

    陈诺不回答,直接拉着孙可可进门,坐在了沙发上,才拿出手里的一个纸袋子:“我路上买的早点。”

    “我早上吃过了,我爸上班前给我做了早饭的。”

    陈诺眼珠转了转:“可以再多吃点啊,胖点好,胖点好。”

    孙可可跟陈诺在一起这么久,早就知道了这个坏小子嘴巴里说的“胖点”到底是意指何处了,闻言半嗔半羞的推了这个家伙一把。

    却不留神就被陈诺顺势就拉进了怀里,在姑娘的嘴上亲了一下。

    孙可可吓了一跳,拍了陈诺一下,羞红了脸:“你,你干什么啊!”

    “怕啥,老孙上班去了,我在楼下猫着,看着他走了,我才上来的。”

    陈诺笑眯眯的松开了孙可可。

    亲亲抱抱,已经是极限了——两人如今的关系,尺度也就是这么大了。再想做点别的,陈诺不想那么快,而孙可可也因为被父母严厉警告过,不敢越雷池的。

    拿起一袋豆浆递给了孙可可。

    虽然已经吃过早饭,孙可可还是接过,插了吸管,小口小口的喝着。

    趁着孙可可喝豆浆的功夫,陈诺仔细的暗中观察孙可可。

    拥有了“厄运树”后,陈诺的感应方面多了一层新的技能。隐约的能感觉到了,孙可可的身上,确实有一点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力量存在。

    虽然之前的“厄运种子”已经被自己拔除。

    但是残留的一点厄运还是有那么一丝半点……

    按照吴叨叨的说法,就是随着时间推移,自己挥发掉。

    孙可可喝完了豆浆,扭头就看着陈诺这么静静的瞧着自己,女孩儿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就一红。

    坐了会儿,孙可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摸出一个东西来,脸上有些惋惜:“陈诺,之前你师兄给的那个护身符,坏了呀。”

    “嗯?”陈诺心中一动。

    那个拇指大小的石雕的貔貅,是那天吴叨叨五百块钱卖给陈诺的。

    此刻这个东西静静的躺在孙可可的掌心,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裂成了两半。

    陈诺接过来在手里细细看了看,裂开的地方很不规则,仿佛是什么外力导致。

    想了一下,陈诺问道:“什么时候坏的?”

    “就昨天我出门,被车撞了,我回到家里,一摸口袋,这个东西就坏掉了啊……可能是我被撞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吧。”

    陈诺听了,却暗中皱眉。

    自行车撞的,
应该撞的不重,若是能撞的连个石头都裂开的话……那孙可可此刻还能这么坐在自己面前么?

    怕是都进ICU了吧。

    而且,孙可可伤的是腿。

    这个石雕,是她放在上衣口袋里的。

    若是按照老话来说的话……

    这个护身符,怕不是帮孙可可挡了一灾啊!

    (那个吴叨叨,看来真的有点门道啊!)

    ·

    陪着孙可可又坐了会儿,一男一女小情侣在沙发上腻歪了会儿,看着上午了,陈诺就借口要去磊哥店里上班,告辞离开。

    叮嘱了两句让孙可可在家注意休息,陈诺离开了孙家。

    倒是临走之前,又抱着孙可可亲了一口,在女孩红着脸关上门后,陈诺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来。

    下楼出门,然后一路来到了堂子街磊哥的车行。

    ·

    吴叨叨还在被软禁之中。

    磊哥倒是没为难他,有烟有茶,昨晚吃饭也是有荤有素。

    但唯独不许他出门,就在后面的车行后面的屋子里住着。

    吴叨叨开始也有些不爽,但时间长了,倒也安静了下来。

    就在里屋的沙发里坐着,翘着二郎腿,面前茶几上茶水香烟,还有一盘瓜子花生。

    前面的电视柜下,一台DVD机,电视屏幕上正放着一部盗版来的好莱坞大片。

    剧情也就那么回事,不过乒乒乓乓打来打去,倒是也热闹。

    正看到男主击败了反派,跑着一个金发美女正要啃下去——反正那个年代,好莱坞动作大片都这个流程……房门被推开了。

    陈诺从外面走了进来。

    吴叨叨抬头看去,就看见自己的这位便宜师弟满脸客客气气的笑容,进门就笑眯眯的打招呼。

    “哟,大师兄,看什么好电影呢?”

    说着,陈诺走到了茶几前,把手里提着的两个大塑料袋放在了桌上。

    然后一样一样东西往外拿。

    盐水鸭,鸭四件,猪头肉,酱牛肉,拌凉菜。

    还有一瓶洋河酒。

    吴叨叨点了点头。

    嗯,菜倒是真不错,那瓶洋河酒也不便宜的。

    “咋啦师弟?看样子,这是有事要求我?”

    陈诺不回答,直接道:“我让磊哥派人去对面的饭馆,叫了一个羊肉汤,一会儿连锅端来,咱们就着羊肉汤,吃着菜,再喝两口。”

    陈诺把桌上的菜摆齐了,把桌上的玉溪直接扔到一边去,从兜里摸出一盒软中华来,敲出一支递给吴叨叨,再给他点了。

    吴叨叨抽了一口,美滋滋的往沙发上一靠,眯着眼睛看陈诺。

    他这个相貌,左侧眉梢上的那颗黑痣,加上那一撮毛。这个姿态,这个架势,这个表情,就像足了传说之中的地主老财身边的狗腿子。

    “看来是有事求我了。”吴叨叨手指夹着烟,笑道:“师弟啊,你这人不能这样啊。前冷后热。强势的时候就跟我说要见血。有事求我了,就好酒好肉还陪着好笑脸。

    你这转弯太快,师兄我有点跟不上你的节奏啊。”

    陈诺也笑眯眯道:“哪里的话,真的没事求师兄。就是之前老师寿宴上没喝够!这不是今天有空,就再跟师兄喝两杯,都是同门,好好亲近亲近也是应该的。”

    说着,就开了酒,先给吴叨叨倒了一杯。

    吴叨叨拿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砸吧砸吧的嘴巴:“不错,这就可以啊。”

    “你再尝尝这猪头肉,金陵六合猪头肉,有名的!还有这盐水加,徐家鸭子店的老字号总店里买的!”

    陈诺拿起筷子给吴叨叨碗里夹了几筷子菜,然后也端起酒杯:“师兄,我敬你!”

    吴叨叨跟他碰杯,喝了一口。

    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过分的师弟,叹了口气:“陈诺师弟啊,你这人……说翻脸酒翻脸,说压低姿态就压低姿态……可以啊!心狠,做事果断,又能放下架子!

    要我说,我蒋老师收了个厉害徒弟。

    你这人,迟早就要发达啊。

    啊不对,你现在已经发达了啊!我昨天就看出来了,这个车行老大,都像是给你打工的。”

    陈诺笑笑不说话。

    片刻的功夫,磊哥从外面进来,还端了一锅热气腾腾的羊肉汤来,放在了茶几上。

    磊哥也拉过一把椅子加入了酒局。

    三个男人推杯换盏,就喝了起来。

    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桌上的菜肴也扫的七七八八,一瓶洋河酒见底没了。

    磊哥主要负责调节气氛,能说会道,吃完了饭,又约了吴叨叨晚上说要带他出去嗨皮一下。

    吴叨叨的脸色已经大为好看,眼角都带出了满意的笑意了。

    磊哥随后帮着收拾了一下桌子就出门去了。

    陈诺又给大师兄倒了杯茶。

    吴叨叨端着茶杯,看着陈诺,忽然开口了。

    “师弟,我猜……是我给孙可可的那个护身符,坏了吧?”

    陈诺目光一凝,然后随意笑了笑:“师兄果然聪明。”

    “……我先问一句,女娃娃的事儿,你解决了么?暗中那人,找到了?”

    陈诺没多说,淡淡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师兄。”

    但具体怎么弄的,陈诺没说。

    吴叨叨心中微微一动,仔细瞧了瞧陈诺的脸色,也不多问了,端着茶杯喝了一口。

    “所以,今天中午这顿好酒好菜……”

    “为了谢谢师兄。”陈诺道:“我今天去见了孙可可,才知道护身符裂开了……

    我呢,左思右想,恐怕昨天她那场车祸意外,若不是师兄给的护身符,怕是伤的还要更重一点。”

    吴叨叨倒也不否认:“嗯,你倒也知道人情。师弟啊,你要是今天还对我昨天那样态度,我可真就没什么话跟你讲了。”

    “昨天是我一时心急,师兄见谅。”陈诺笑着赔了不是,马上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像昨天那样的护身符,师兄一定还有吧?再给我三五十个,成不?”

    “给……”

    好家伙,吴叨叨差点没把一口茶喷出去!

    三五十个?

    你特么哪来的脸说出这种话来的?

    就那一个,都是自己雕了好久的!

    “你当我的护身符是大白菜啊?三五十个?!就昨天那一个,没了!”

    “真没有了?”

    “没有!”

    “三十五个没有,三五个也行啊。”

    “没有!”

    “多少给一个啊。”

    “没有!!”

    陈诺眯着眼睛看了看吴叨叨,忽然笑了。

    “师兄啊,你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平安锁,看着品相不错啊!”

    “……”吴叨叨一呆,气急败坏道:“欸!这个不行啊!这个不行!哎呀……你别抢……哎!!”

    平安锁已经在陈诺的掌心了。

    吴叨叨无奈的看着陈诺,赶紧正了正自己的衣服:“师弟,这个不行啊!你赶紧还我!这是我给自己弄的本命法器!”

    陈诺看着手里的东西。

    也是个雕出来的,但材质不是普通石头了,而是玉食。

    雕工也比之前那个貔貅要精细了很多。

    “卖我吧。师兄。还是五百!”

    “我呸!”吴叨叨火了:“五百!前天那个是石头的!这个是玉的!”

    “那……五百五?”

    “……你瞪大眼睛看仔细里!这是正经的和田羊脂玉!!金贵着呢!五百五,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师兄,你当我瞎啊!”陈诺也瞪眼:“羊脂玉是白色的!这玩意儿是青绿色的!这也就是一块普通的青玉而已!”

    “呃……”吴叨叨语塞,眼珠子到处乱转。

    “五百八!”

    “一万!”

    “六百!”

    “……八千!我给了你!真的,光玉石成本就这个价了!”吴叨叨心疼的脸上肌肉直抽抽。

    “六百五!”

    “……罢了罢了,谁让你是我师弟了!六千!就六千了!我雕了足足半年啊!”吴叨叨仿佛都要落泪了。

    “六百八。”陈诺面不改色。

    “你狠你很!一口价!一个手!五千!低一分都不行了!我为了炼制这个法器,我自己都功力大损的!不然的话,若是我功力还在,岂能让你这个黄口孺子,玩弄于股掌之间!”吴叨叨义愤填膺。

    “七百。”

    “……不是,师弟,你好歹多给点啊!你也让我赚点,赚点……”吴叨叨连连双手抱拳:“这样,我说实话吧。三千,真的三千,低了真不行了。”

    陈诺笑了。

    把这个玉雕平安锁放进了口袋里:“一会儿我让磊哥给你拿钱。”

    吴叨叨叹了口气:“这买卖做的亏啊。我这东西,真的挺值钱的……”

    陈诺摇头:“这个东西,材质价格最多也就一百块顶点了,师兄,你是学这个本事的,三千真的不亏你了。”

    “罢了罢了,谁让我们有缘呢。”吴叨叨摆摆手:“一个家门的师兄弟,不说两家话了。”

    陈诺随后叫了磊哥进门,拿了三千块现金来,吴叨叨揣在了口袋里,仔仔细细的放好了。

    然后起身道:“师弟啊,你那个事情解决了,现在就不必关我了吧?”

    “哪里的话!不过是跟师兄亲近,请师兄来这盘桓了一日,什么关不关的!”

    “那我能走么?”

    “当然,师兄随时请便。”陈诺笑道。

    吴叨叨站了起来:“那我可就真走了啊!我昨天就要回去的,结果被你留了一天,我家里还好多事情呢。”

    陈诺想了想,确实没有理由再强留吴叨叨了。

    于是也起身,送吴叨叨离开,还在门口路边,帮他拦了一辆出租车,目送吴叨叨离开。

    转身回到了店里。

    磊哥上前来:“诺爷,这位真是你师兄?”

    陈诺点了下头:“倒也真算是师兄的。”

    “这人,神神叨叨的,昨晚拉着我在哪儿瞎聊,差点没把我说晕了!太能说了!”磊哥摇头:“这人不好相处的,太贼太滑,您跟他打交道,得小心着点。”

    陈诺摇头:“没事的,还是能压得住他。”

    顿了顿,陈诺又问道:“他在你这儿待了一两天,有没有作怪做什么离奇古怪的事情?”

    磊哥想了一下:“倒也没什么……啊对了,有个小事。”

    “什么?”

    “今天一早,他让我店里的一个小伙计,帮他出门去买了个东西?

    附近不是朝天宫古玩市场么,他给了伙计一百块钱,让人去市场的地摊,随便买个玉雕回来,我看过,没什么特别,就是个不值钱的小玉锁……咦?诺爷?

    诺爷你怎么了诺爷?”

    陈诺:“…………我特么的想打人。”

    ·

    回到磊哥的店后的房间里,陈诺心中也是憋气。

    坐在沙发上,顺手一模,居然发现沙发旁有一张折成了方块的纸片。

    是用磊哥屋里的一个烟盒纸折的。

    展开一看,上面留了几行字。

    字迹很漂亮,看着颇有书法功底。

    “师弟:

    钱我收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多谢!

    莫生气,东西虽假,但效果不打折扣!

    你灌我酒,找人扒我衣服,这事儿咱们就当扯平了吧。

    师兄留字,勿念!”

    陈诺看到这里,脸色就顿时变的极为古怪了!

    好家伙……早憋好了算计我啊。

    心中的气却反而忽然就没了。

    陈诺捏着下巴:“这个师兄……有点意思啊。”

    ·

    【求月票!连着三天的加更,尽力了!

    各位还有月票的话,帮帮忙吧。

    明天见~】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