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2更,1万2,求月月票!

(*三月一号!

加更,求月票了!!!)

·

第一百一十六章【倒霉的孙可可】

陈诺愣了一秒钟,眼睛也眯了起来,直接就走到了孙可可的身边。

“脸怎么了?”陈诺吐了口气:“有人打了你?”

老孙?

不可能!

老孙是个女儿奴,孙可可从小到大,老孙没打过孙可可一次。

杨晓艺?当妈的到底多大恨能把自己女儿打成这样?而且还是照着脸来打?

别人?孙可可平日里乖乖巧巧的在学校里从不惹是生非,谁会打她?何况她亲爹是教导主任,都放出风了,下学期改制后就是副校长了。

揍副校长的女儿,哪个学校里的人这么不长眼?

孙可可一脸无奈,只是抽着凉气,忍着疼。

“你,你别乱想。”少女无奈的叹了口气,哭丧着脸:“我昨晚回家,楼梯上摔了一跤,脸撞台阶上了……”

陈诺:“…………”

得,这火发不出来了!

总不能自己去老孙家的楼,把楼梯拆了吧?

“真……真是摔的?”

“真的啊。”孙可可哭丧着脸:“我也觉得自己好倒霉啊,我好好的上楼回家,忽然脚下一滑就摔了……可疼了!”

陈诺伸出爪子,手指轻柔的摸了摸孙可可额头和眼角青肿的地方。

少女撅嘴,一半是委屈,一半是撒娇:“我疼的晚上都没睡好呢。”

陈诺看着自己的小女朋友原本好好的居然摔成这样,心中着实是有点心疼的。

这一上午,陈诺干脆就和人换了个座位,坐在了孙可可的身边陪着。

罗青罗大少自然毫无异意……孙可可的同座也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同学。

倒是陈诺陪着孙可可一上午,意外的知道了一件事儿。

下周二,是蒋浮生老同志的五十大寿。

难怪要张罗着请吃饭呢。

但是这位老师还是仔细的,没跟陈诺说是为什么吃饭……怕陈诺要送礼,为孩子省钱呢。

老蒋平日里在学校是老好人一个,作风也老派,属于不显山不露水的那一类人。

人缘也是很好……跟人都是笑眯眯一张脸,哪怕是学生里口碑也不错。

这五十岁的生日,按照华夏的传统,办肯定是要办的。

但老蒋也没大动干戈,就请了老孙一家,和两位跟他平日里走的比较近的任课老师。还有就是两个徒弟陈诺跟生了。

而跟陈诺还没说实话……估计跟生也不会说实话。

这就看出老蒋的为人了。

而且,请的客人,没一个校领导——老孙不算!

·

这一天就这么平平安安的过去了。

孙可可其实心情原本不太好。

女孩子么,爱美是天性。平日里呢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还来不及呢。

这么一摔,险些就给摔破相了。脸上青肿了两大块,其实姑娘心里是很不开心的。

但是陈小狗属实会哄人,这一天就耐着性子陪着,温言软语哄着,倒是让孙可可开心了起来。

抽空的时候,陈诺假借着跟自己小女朋友亲热,什么拉拉手勾肩搭背什么的,再加上借口看看伤势,摸摸小脸蛋什么的……

期间藏着偷着,一丝念力渡过去,悄悄的帮孙可可化解一下伤处的淤青。

不敢太过分……否则的话,要是早上还伤这么重,晚上就忽然好了,那可就是玄幻故事了。

接下来一两天,陈诺也干脆就不乱跑了,就盯着在学校里陪着孙可可。

至于鹿细细……

陈诺实实在在的,不敢想,也不敢再招惹。

而且……鹿细细,应该也离开金陵城了吧。

·

两天后,八中为期三天的期末考试。

为了给高三的毕业班腾出高考的复习期和学校老师的补习时间。

陈诺所在的高二则把期末考试安排在了周六到周一,连着三天。

学生们倒是没太大意见。

早死晚死都得死。

何况,考完也就快放暑假了。

三天的期末考试,学生们考的晕头转向,原本校风和学风都很一般的八中,每个学期也就是期中考试期末考试这两次,才能看出点紧张的学习气氛。

不管是爱学习的不爱学习的,这几天总是要紧张一下的。

哪怕是临时突击,能多考个几分的话,暑假玩的时候,爸妈的脸色也能稍微那么好看一丁点不是么?

陈阎罗么……

照例是靠外挂的。

他一个学期都逃课逃成习惯了,很多任课老师对他都不太熟的那种程度。

至于考试题,那是它认识陈诺,陈诺不认识它。

但靠着外挂,不挂科还是能做到的。

至于考高分……陈诺没那个兴趣了。万一分太高了……老孙一来兴致,安排自己高三好好学习努力考大学,那就玩大了。

至于李颖婉……

一个外国借读生考什么试……家呆着!

考完了期末考试,高二也就放假了……到时候不用来学校,也就不怕蒋浮生同志会遇到姜英子的女儿这种冲突。

暑假期间……嗯,怎么也要想办法让姜英子把她女儿领回去!

·

三天考试考完,高二年纪基本就放鸭子了。

别人不知道,反正陈诺是。

走出考场后,陈诺先去学校的小卖部买了两瓶汽水,然后晃晃悠悠走回到教室外面等着。等孙可可出来,一瓶汽水就递了过去。

孙校花心情还行。这几天下来,脸上的淤青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有陈诺暗中帮着治疗,原本可能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完全消失的淤青,一个礼拜不到也就好了。

不能再快了,再快就引人注意了。

今天最后一门考的是历史。

孙可可大概是用心背了,所以考的还行,走出来的时候,神色还算轻松。

接过陈诺的汽水,孙可可心情大好,直接就把个娇软的身子投进了陈诺的怀里,下巴就搭在陈诺的肩膀上:“我们下午去哪里玩啊?”

“嗯……出去买点东西,明天不是老蒋过寿么,他不和我说实话,但我不能真的空手去啊。何况我妹妹最近一直住老蒋家呢,这个人情要还的。”

孙可可想了想,甜甜一笑:“好啊,那我请你吃麦当劳。”

姑娘还是骨子里纯善的。想着陈诺要买礼物,肯定不少花钱,于是主动想请陈诺吃晚饭。

给自己男朋友省点钱。

反正老孙给孙可可的零花钱,平时姑娘也不怎么花的,小小的也存了一点。

新街口……陈诺不敢去!

鹿细细住的酒店就在新街口!

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走没走……按理说是应该走了。

但万一呢。

所以干脆就去了本区的一个商场。

两人闲逛了一下午。

不在学校里,孙可可放下了很多矜持,在外面就光明正大的和陈诺手拉手在商场里走着,雀跃的心情就几乎写在了脸上。

陈诺没买什么贵重物品金银首饰什么的。

家里还藏着几根金条呢,拿出去给老蒋还不把他吓着?

再说了……最近这段时间,老蒋从自己手里赚了几百万了都!

在一家国营的烟酒专卖店里买了两瓶茅台——2001年的时候茅台还没有像十几年后那么疯涨。价格还算亲民的。

陈诺想到这里,趁着孙可可去洗手间的空,偷偷溜达回去,拿钱订了十箱!

走回去洗手间门口等孙可可出来的时候……

姑娘从里面走出来,哭丧着脸,满脸都是懊恼和委屈。

“咋了?”

孙可可撇了撇嘴角,犹豫了一下,然后眼睛都红了。

“陈诺……”

“啊?怎么了啊?”

“我,我,我……”孙可可嘴角一撇,差点没哭出来:“我是手机掉水里了……”

“呃……”

陈诺愣了一下。

仔细问了一遍,才知道,孙可可上完洗手间出来,在水池洗手的时候,旁白有个清洁工留下的水桶,里面满是水……大概是准备打扫的。

孙可可不知道怎么的,手里一滑,手机就直接掉人水桶里!

“都泡水了……已经开机不了了。”孙可可拿起滴着水珠的手机,凑到陈诺面前,哭丧着脸:“怎么办啊……回去我爸爸肯定骂我……而且……这个手机很贵的。”

其实也没多贵,就是一个诺基亚3210。

但对于普通阶层的孙家来说,

给上高中的女儿买手机已经算是很宠爱了。

何况……孙可可担心的是,这个手机坏了,再想买一个,家里未必会同意了。

没了手机,别的也不耽误。

但是……以后跟小狗子联系,可就不方便了啊。

孙可可原本一下午大好的心情,此刻化作乌云。

想到委屈和懊恼的地方,难受的开始吧嗒吧嗒掉了眼泪。

“我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啊……”女孩懊恼:“前几天摔跤脸都摔破了,今天又把手机弄坏了……”

陈诺叹了口气,拉着孙可可直接走到了商场一楼的手机柜台,在诺基亚的专柜又直接拍了几百块钱出来,买了个新的3210。

不敢买太好的,怕孙可可不敢拿,也怕孙可可怀疑自己哪来的钱。

可就这么个几百块的手机,也让孙可可瞪大了眼睛。

“陈诺!你哪里来的钱啊?”

“呃,发工资了啊。”

“不行!不要!”孙可可摇头:“你还要考工资生活吃饭呢,还要养小叶子呢!”

扭头就对售货员说:“我们不买的!麻烦你收起来吧。”

“别啊,听我的!开票吧!”陈诺直接过去一把将手机包装盒撕了,扭头冲孙可可笑:“喏,包装盒都撕坏了,退不了啦。”

“……”孙可可瞪大了眼睛看着陈诺,过了会儿,委委屈屈的靠过去,低声道:“陈诺……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我……你给我买手机,要多花这么多钱的啊……”

“男人么,钱么,能赚就能花!而且……你是我女朋友啊,我不给你花给谁花啊!”陈诺拍了拍胸脯:“你放心吧,最近店里生意好,磊哥给我涨过工资了,一个手机,几百块还是买得起的。”

孙可可歪着头想了想,忽然就掏出自己的小钱包。

里面零零整整的拿出来了一百六十多块钱,然后一股脑儿就塞进了陈诺的口袋里。

“我就这么多了。”孙可可抓住陈诺的手,柔声道:“手机算咱俩一起买的吧。你……你现在是赚工资了,但是不能乱花啊……而且以后,以后……”

说到这里,孙可可低头,声音低了几分,脸上也浮现出两团红云来:“以后……花钱的地方还有很多呢。你总要存点钱的。”

陈诺想了想,轻轻捏了捏孙可可的小手,没抗拒了。

嗯……总的想个办法,让自己光明正大的发笔财才行。不然明明有钱却总不能花,有点不方便了。

·

陈诺心中思索着怎么能让自己的钱财有个可以放在台面上的来路……

孙可可也提议不吃麦当劳了,为了省钱,说了去外面找个面馆吃馄饨。

这姑娘,就是那种一股子小家碧玉的纯善……

其实就是这么一股子小家碧玉的娇憨纯善,却恰恰是让陈诺牵肠挂肚的那一点羁绊。

只是,两人离开了商场还没找到面馆,老孙的电话就打到陈诺的手机上了。

“陈诺,可可跟你在一起呢吧?”

“对啊。”

“她电话怎么打不通?”

“呃……她手机掉水里了。”

“……”老孙那头停顿了一秒钟,然后缓缓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吃过饭吧。”

“……别吃了,你让可可立刻回来吧!”老孙的语气有点不善。

陈诺笑了:“老孙,别这么抠门啊,一个手机坏了,不至于生气的。”

“……”老孙那头哼了一声:“不是手机的事儿!你让她赶紧回来。”

啪,电话挂了。

陈诺有点疑惑的看了看孙可可。

饭不吃了,陈诺送了孙可可回家。

开了门,老孙的脸色果然不太好看,似乎压着火的。

甚至没留陈诺吃饭,就让陈诺直接滚蛋了。

陈诺带着几分疑惑回去,刚回家,就接到了孙可可的电话。

小姑娘在电话里委屈的带着哭腔。

“怎么了啊?”

“我……我考试没考好。UU看书 www.uukanshu.com”孙可可哭了:“第一天和第二天考试的卷子老师已经批改出来了……我爸爸看到我的卷子了……把我骂了一顿,说我再这么不用心学习,就不许我跟你来往了……”

“……呃……”陈诺微微有点意外。

不来往是不可能的。老孙估计是真的有点着急了。

陈诺可以不考大学,但是老孙对女儿的期望,是必须要考个大学的,哪怕是个专科。

2001年的专科,不丢人。

老孙已经默认了自己女儿跟这条陈小狗来往了……但是你不能影响学习啊。真要让孙可可考不上大学,耽误了前途,老孙是绝不忍的。

“你……不是说你考的挺好的么?”

“……我也不知道啊。”孙可可委委屈屈的:“我爸说看了我的卷子,好多地方都是粗心大意写错了……数学的卷子,好多大题,我明明过程都写对了,答案也都算对了,但是我写错符号,有两题根号没写,还有几道选择题,我明明都选对了……但是我把答案写错地方了,上一题的答案写到了下一题,结果一错就错了一大串……”

陈诺说不出话了!

孙可可哭了出来:“我,我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啊……”

陈诺心中也有点古怪。

按着这么说……似乎孙可可最近的状态,是有点不太对了。

这点背,也不能都背到一块去了吧?

倒霉事儿都堆到一起了?

总有点不对劲的味道。

·

【新的一个月了,求月票!

求大家的保底月票!请你们能继续支持我吧!

这本书我认真写,成绩真的要仰仗你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