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21章 【厄运种子】

    【第二更送到!

    今天两更,一万两千字!

    够得上你们的月票吧!

    拜托了!】

    ·

    第一百二十一章【厄运种子】

    按照吴叨叨的说法。

    若是有人害了孙可可,那么时间上肯定不会很长。

    驱使厄运这种事情,哪怕是能操控这种力量,都是非常难的。

    最重要的是,厄运一旦缠身,立刻就会显现出来,不会有什么潜伏期之说。

    可谓是立竿见影,马上就见效。

    简直就是特么的谁用谁知道!

    那么按照孙可可第一次倒霉的时间开始计算,就可以简单的推断出对手的作案时间了。

    而且,吴叨叨说了一个最重要的线索。

    “什么扎小人也好,下降头之类的,都是很多门派为了增强仪式感,也是为了故作神秘而弄出来的。

    但真的要在一个人身上种下厄运,有一个最关键的做法就是,必须是直接接触!

    所以,到底是谁害了孙可可,你仔细问问她在第一次倒霉的时间之前,那一两天内,到底见过和接触过什么人,慢慢排查,就能排查出来的。”

    ·

    陈诺没有立刻放过吴叨叨,而让吩咐磊哥,把这位大师兄留在了车行,先不许他离开。

    当然了,待遇好了很多,好茶好烟的伺候着。

    陈诺自己则出门立刻去了孙可可家。

    这一天是周三,下午的时候,老孙在学校,杨晓艺则去上班。

    孙可可原本考完了期末考试后是不用上课了。上午的时候出门被自行车撞了,下午就干脆在家休息。

    伤的确实不重,陈诺到的时候,检查了一下孙可可的伤:一点淤青,膝盖上也多了一道口子。

    只是小姑娘被自己男朋友按着坐在沙发上,被陈诺抱起自己的一条小腿,被陈诺捧着自己的小腿摸来摸去的时候,孙可可脸红的好像涂满了胭脂。

    虽然哼哼唧唧的抗拒了几下,但终究就是拧不过陈诺。

    这家伙……不会是趁机占便宜吧……

    虽然心中对跟陈诺之间的亲密举动,没有什么抗拒之心,反而自己的一只小腿被陈诺握在手里,陈诺的手掌在孙可可的腿上轻轻摸来摸去的时候,孙可可就觉得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半个身子都已经酥软了……

    心中实在没有半点抗拒,反而隐隐的就有一股想贴在这个少年怀里的冲动。

    但……

    但不可以的啊。

    父亲和母亲都曾经在家里,背地里对孙可可言辞警告过,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警告孙可可,现在这个年纪,绝不可以跟陈诺有什么过多亲密的肢体接触。

    “陈,陈诺。”孙可可咬着嘴唇,低头含糊道:“你,你摸够了没有……”

    陈诺其实也有点心中荡漾,少女的小腿光洁,修长,笔直,小腿肚的弧线饱满而纤细,皮肤光洁,摸上去滑腻腻的。

    “咳咳。”陈诺讪讪的咳嗽一声,放下了孙可可的小腿,然后看着女孩脸上绯红,忍不住凑过去,在孙可可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啊!”孙可可吓了一跳,轻轻推开陈诺:“你,你你,你别。”

    好吧,答应过老孙,发乎情止乎礼的。

    陈诺也知道此刻不是和女朋友亲热的时候,于是松开了孙可可,开始仔细的盘问套话。

    陈小狗何等的狡猾,孙可可的哪里防备得住?

    何况下午家里没人,跟自己心上人单独在家中相处,女孩儿心中胡思乱想着,糊里糊涂就被陈诺问出了很多话来。

    陈诺得到了一个线索。

    第一次从楼梯上摔跤的那天,往前推了三天。

    那三天时间,孙可可出门遇到陌生人的次数,只有两次。

    一次是……

    在堂子街的家具商场的洗手间里,遇到了一个长的非常好看的大姐姐!

    咳咳咳咳……

    陈诺心虚的咳嗽了几声,赶紧挪开目光看别处。

    这个不能说。

    跳过跳过!

    跳过!

    小姑娘很乖也很懂事,出门省钱,公交车都不坐的,大部分都是自己骑自行车。

    公共场合也不跟陌生人说话,不跟陌生人接触的。

    而且,女孩子,对于肢体接触原本就是很敏感的。

    别说是肢体接触了,跟陌生人碰一下,对于女孩来说,都是非常敏感的,也都会记得。

    所以,去堂子街偶遇鹿细细那次,可以略过。

    姑娘来回路上也没有接触过什么陌生人。

    那么,就是第二次了。

    根据孙可可的说法,她有一天放学后,去了同学林晓娜家里。

    林晓娜,其实这个女同学陈诺也见过。

    就是那个面若满月,胖胖的圆脸女孩。

    之前在延边的那次,晚上在招待所,陈诺从南高丽回来的那晚,去孙可可的房间找她,就是一个胖胖圆脸女孩开的门——那就是林晓娜。

    那次出行,孙可可就和林晓娜住一个屋。

    女孩子出行住一个屋,可见两人是很好的闺蜜关系了。

    其实确实也是。

    林晓娜平日里在班上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是一个喜庆的,而且对人都笑嘻嘻,人员很好的胖姑娘,性格也是那种开朗大大咧咧,与人为善的性子。

    陈诺对林晓娜没有任何怀疑……毕竟自己也是一个班的。

    若是林晓娜是什么身怀绝技的高人……平日里学校相处,一个学期多的时间,虽然接触不多,但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陈诺觉得自己的眼睛不至于瞎成那样。

    但是……

    “那天去林晓娜家里玩,她也喊来了另外一个人,是她以前住在别的地方的时候的邻居,也来她家里玩的。”

    说到这里,孙可可仿佛怕陈诺误会,赶紧补充了一句:“也是个女生的,不是男孩子,你别乱想啊……我,我……”

    女孩压低声音:“我平时除了在学校里,其他时间,都不跟男生接触的。”

    陈诺笑了笑,没说什么。

    一起去林晓娜家玩的那个女生。

    跟林晓娜是小时候的邻居,但是林晓娜后来高中的时候搬家了,只是两人还有来往。

    女孩比林晓娜跟孙可可要大上两岁,已经毕业了在工作。

    那天也是碰巧了,那个女孩也去林晓娜家玩,就遇到了孙可可。

    三个女孩一起在林晓娜家吃的晚饭。

    “你们就吃了个晚饭,没做别的?”

    孙可可瞪大了眼睛:“还能有什么呢?就是一起吃了饭,聊聊天,然后看了会电视,我就回家了啊。”

    “那个女孩叫什么?”

    “叫何蓉。”

    ·

    何蓉并不难找。

    孙可可能说出这个女孩的名字,就在本市的一个五金制造厂工作。

    套问明白了厂名和关键信息,陈诺立刻转移了话题,和孙可可开始闲聊了些别的。

    聊了会儿天,女孩儿打了哈欠,然后靠在陈诺上,跟他一起看了会儿电视。

    孙可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看了会儿电视,就觉得眼皮打架,渐渐的就困顿下来,不多会儿,睡着了。

    陈诺松了口气,收回了刚才悄悄按在女孩后背上的手掌,也收回了自己释放出去的那一丝精神念动力。

    用念力的牵引,小心翼翼的牵引了孙可可的精神,女孩这一睡,估计能睡上个把小时。

    陈诺吐了口气。

    想了想,陈诺先凝神闭目。

    几秒钟后,少年睁开眼睛来,吐了口气,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伸出一根食指,轻轻虚点在了孙可可的眉心。

    一丝精神力注入,陈诺闭上眼睛,开始仔细的检查孙可可的身体。

    按照吴叨叨的说法,所谓的厄运。

    所谓的负面能量。

    所谓的这一切,也无非就是这个世界的力量的一种。

    只不过是陈诺之前没有感应到过的东西。

    没感应到,不代表陈诺现在不能感应到。

    既然是一种力量,在陈诺仔细检查之下,总能发现一点差别的,哪怕是细微的差别。

    孙可可的意识空间里,一片混沌,陈诺并不是用眼睛去观察。

    而是用自己的一丝精神力,细细的在里面来回探索。

    小心翼翼的绕开孙可可的一团团的精神意识所在……一旦接触,就会把女孩惊醒。

    几次探索之后,一无所获。

    陈诺皱眉,想了想。

    将自己的精神力又弄的更纤细了一些,重新注入孙可可的眉心。

    这一次的检索,比方才那次更细致,几乎进入了微观的程度,仿佛一种特殊的内视。

    陈诺的额头开始见汗。

    这种程度的细细检索,对陈诺精神力的耗费是非常巨大的。

    终于……

    “嗯?”

    陈诺心中一动。

    “这……是什么?”

    ·

    在孙可可意识空间里,某一个非常细微的所在之处,陈诺发现了一丝微微不同的征兆。

    这是……

    一枚细细小小,但是又没有形状的一粒奇特的精神意识的融合体。

    在陈诺的感应来看,这个东西太过细微。若不是自己这个精神念动力强大的站在破坏者颠峰上的实力,怕是一般的念动力的高手,都不能察觉的。

    这一粒融合体,仿佛也是一种精神力,但是却偏偏和孙可可自身的精神力已经发生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猛的检索下去,两者似乎都已经融合在一体。

    而且,让陈诺发现它的,也并不是陈诺真的感应到了它的存在。

    而是……

    这个东西,居然实在隐隐的增长变化!

    仿佛它每一秒钟,都在一点点,一点点的细微的,在和孙可可的精神力量的融合过程里。

    一丁点,一丁点的在增长!

    虽然增长的幅度非常非常的微笑。

    就如同珠穆朗玛峰,增长了0.001毫米。

    这种极致细微到了极点的增长变化,普通的念力者怕都是察觉不到。

    但陈阎罗毕竟是陈阎罗!

    陈诺却做出了判断!

    这个东西……它绝不是孙可可自身精神意识空间的一部分!

    它是一个……外来者!

    就在陈诺自己的一丝精神力游离过去,试图接触的时候。

    忽然,这枚东西,仿佛有所反应,顿时就延展出了无数的触角,飞速的迎着陈诺的精神力而来!

    仿佛是一种本能的,主动的就纠缠了上来。

    陈诺皱眉,但是没躲闪,就将这一丝精神的触角迎合了上去。

    当自己的精神力的触角和这枚东西纠缠上的一瞬间,陈诺忽然就觉得内心深处不知道某个地方,猛的一跳。

    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

    但却非常不舒服,就好像人做噩梦被惊醒,或者是忽然心中心跳漏了半拍。又好像大夏天的,却忽然打了个寒颤。

    只是一瞬,这感觉就消失。

    陈诺就感觉到,自己伸出的那一丝精神力的触角已经被这个东西纠缠上,然后这个东西仿佛本能的就开始融合,一丝丝的跟陈诺的精神力触角融为一体……

    “就是你了。”

    陈诺冷笑。

    ·

    十几分钟后,陈诺睁开了眼睛,也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沙发上,
孙可可还在沉睡。

    陈诺把右手掌心摊开,掌心之中,就出现了那一团融合体。

    这东西被他连根从孙可可的意识空间之中拔了出来!

    只是这东西一旦脱离了孙可可的身体,仿佛一下就陷入了沉睡之中,丝毫再也没有半点的波动。

    陈诺仔细的分出了一丝念力,将这个东西一层层的包裹在了其中,就如同蚕茧一般。

    一旦接触到念力,这个东西仿佛立刻就又活了过来,主动的伸出触角去融合陈诺的念力。

    仿佛要突破陈诺的念力蚕茧。

    只是陈诺的精神力何等的凝固!

    哪里是普通人孙可可能比拟的?

    陈诺将精神力凝聚的无比凝固,这个小东西在蚕茧之中一丝一丝的溶解着蚕茧,但是溶解突破的速度,对于陈诺来说,那就是九牛一毛了。

    “还没弄明白你是个什么东西,先乖乖的待在我这里吧。

    你是能自动生长,然后释放‘厄运’的东西么……

    那就叫你,厄运种子吧。”

    陈诺冷笑一声,手指收拢,精神力将这一枚细微的“厄运种子”,收入了自己的精神空间之中。

    在陈阎罗的念力形成的蚕茧里,这个东西,不能起任何作用了。

    看了一眼熟睡的孙可可,陈诺又用念力慢慢的帮女朋友把腿上的淤青和伤势治疗了一下,也就是加快了一点淤血散去的速度。

    然后给孙可可盖上了一条毯子,陈诺转身离开了孙家。

    ·

    XX五金制造厂,城南的一个国营老厂,规模不大。

    下午下班前,陈诺就站在了这个小工厂的门口。

    就在金陵城城南的一条狭窄的街道,破旧的建筑。

    厂子很小,比作坊大不了多少,从外面看进去,也就两间厂房,外加一个两层的小办公楼。

    门外,不远处有一家面馆,陈诺走进去,点了碗馄饨,就坐在那儿一边吃,一边看着厂门。

    陈诺坐着等了会儿,就等到了自己的目标。

    何蓉。

    虽然不认识何蓉,但是根据孙可可的描述,何蓉很容易辨认。

    这个女孩身材很矮,很胖,短发染成了金色。

    而且,手臂上还有纹身。

    有这么几个特点,就不难找了。

    门口站着的何蓉,陈诺一眼就看过去就辨认出来,这是自己寻找的目标了。

    矮小的身材,目测也就一米五几,穿着厚厚的松糕鞋,也不到一米六。

    浓妆艳抹,画着浓浓的眼影。

    金色的短发,额头的一撮刘海,挑染成了紫色。

    短裙,上身穿了个黑色吊带衫,吊带衫外面披了一件短袖的衬衫。

    何蓉走出大门,看了看左右,然后沿着道路往左走了下去。

    陈诺起身,从面馆出来,远远的跟在了后面。

    走了大约几百米的样子。

    拐过一个路口,街上的人很少了。

    路边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奔驰。看样子不便宜。

    何蓉走了过去,先是仿佛不经意的往上面靠了一下,然后在汽车的镜子上假装照了照,眼神明显的偷偷看了看左右。

    然后她站起来,伸手在包里摸出了一个东西来……

    远处的陈诺看的很清楚,那是一把小小的指甲刀。

    何蓉捏着到,手仿佛很自然的垂着,然后就这么满满的,贴着这辆汽车走过……

    在她的身后,黑色的奔驰的车门和车身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划痕……

    陈诺皱了皱眉。

    ·

    何蓉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后,走进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里。

    那种建造于八九十年代的单元楼。

    在楼下,何蓉放慢了脚步。

    这个时候,身后一辆自行车骑了过来。

    一个骑车的穿着校服的女生下车,看见了何蓉,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蓉蓉姐!”

    何蓉转过身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啊,是你啊,你也放学了吗?”

    “对啊。”

    这个女孩相貌略清秀,个头也略高,略瘦。

    身上的校服分明写着“XX中学”。

    这是一家金陵城著名的重点中学的名字。

    女孩跟何蓉打了招呼,就把自行车停好了,然后笑道:“我回去啦,今天好多好多作业要写呢,拜拜啊蓉蓉姐。”

    “好啊,再见!”何蓉也笑得很和气的样子。

    校服女孩拿起沉重的书包,转身进了一个单元楼,何蓉在楼下站了会儿,侧耳听着对方上楼的脚步声渐渐的越来越小。

    何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冷冷的哼了一声。

    然后,她看了看左右,慢慢的走到了那个校服女孩停在车棚下的自行车边。

    “了不起么?切!”

    何蓉低声自语了两句,然后弯腰下去,飞快的把人家的自行车的车胎气门芯给拔掉了!

    她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拔气门芯的时候,先是轻轻的拧开一点点,这样放气的声音就会很小,不至于发出太大的声音,容易惊动人。

    看着轮胎瘪掉了,何蓉站起来拍了拍手,掉头走掉。

    然后,出乎了陈诺的意外,何蓉并没有上楼回家——这个小区显然就是她家所在了,但是何蓉并没有走进某个楼,而是溜达着,从小区的后面另外一个门走了出去。

    小区的后门外,路边有几家临街的店。

    一家小饭馆门口,何蓉站住了。

    店门口,一个看上去挺精神的小伙子正拿着锤子正在敲敲打打的修一张桌子。

    何蓉走了过去打招呼“大庆!”

    小伙子抬头看见何蓉,点头笑了笑:“放学了啊?蓉蓉。”

    随后饭店里走出一个中年人来,只是瘸着腿,拄着拐杖,一条腿上还打着石膏。

    小伙子立刻过去扶住:“爸,你怎么出来了!不好好躺着。”

    中年人摇头:“坐的气闷。”

    扭头看见了何蓉,中年人点头打了招呼:“蓉蓉啊。”

    何蓉笑的很和善的样子:“叔,你腿怎么样了啊?”

    “医生说了,拆了石膏还要修养好久呢。骨头断了长好不容易,而且我年纪也不小了,得慢慢养。”

    “那你要好好休息啊,以后走路一定要小心,别再摔了啊。”何蓉用关心的语气说道。

    随后何蓉离开。

    她走出了一条街,来到一个所在。

    路边是一条小卖部商店。

    但是招牌已经倒在了地上。

    墙壁上黑漆漆一片,商店里的柜台也东倒西歪,到处都是烟熏火燎后的一片狼藉!

    何蓉在路边看了看,里面废墟里走出一个女孩来。

    这个女孩模样倒是有几分姿色的,只是脸上带着心事,忧心忡忡的。

    “蓉蓉?”

    “嗯,我听说你这出事了,来看看。”何蓉脸上也是那种关切地表情:“莹莹啊,怎么回事啊?”

    女孩摇头:“不知道怎么的……一把火就烧了。消防队说,是电路老化……哎。”

    说着,女孩忽然又咳嗽了几声。

    “你感冒还没好么?”

    “原本是快好了的……前两天晚上着火,忙了半夜救火,然后又收拾……这两天就又病了。”

    莹莹退后两步,道:“好了,你别距离我太近,别传染给你就不好了。”

    “那你……可要注意身体啊。”

    “嗯。”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和我说啊。咱们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

    女孩脸上露出愁容:“也没什么能需要帮忙的……蓉蓉,你也刚上班赚钱,帮不上什么的。就是这个店,我是跟人借钱开的,这一把火烧了……压得好多货也没了……哎,算了算了,这些跟你说也不好。”

    说着,女孩摆摆手:“好啦,我这里太乱了,你赶紧回去吧。别把你衣服弄脏了。我还感冒呢,传染给你得话,万一你病了,耽误你上班。”

    ·

    这个叫何蓉的女孩又寒暄了两句后,转身离开。

    只是一转过身来,脸上关心的表情,就变成了冷笑。

    重新走回到了小区里,在小区里溜达了会儿,何蓉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是一只瘸腿的野猫。

    那只野猫仿佛对何蓉很警惕,看到何蓉就要跑,但是奈何腿已经断了一条,被何蓉几步赶了上去,一脚就踢飞!

    野猫飞了出去,在墙角打了个滚,艰难爬起来后,沿着墙角溜达跑掉了。

    何蓉站在原地,吐了口气,脸上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

    陈诺面色阴沉,站在楼顶的天台,冷冷的看着地面的这个叫何蓉的女孩。

    ·

    夜晚。

    夜色静悄悄。

    饭馆后面的一片小平房里。

    狭窄的房间里,一张木板床上,一个中年男人在熟睡,一条腿上打着石膏板,身子睡得时候,仿佛姿势有点别扭。

    陈诺静静的站在床头,看着熟睡中的中年男人,然后悄悄走进,一根手指,搭在了中年男人的眉心。

    片刻之后,陈诺收回了手,掌心里,又多了一枚……

    厄运种子。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果然……是这样啊。”

    ·

    又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陈诺又跑去了那家小卖部的地方……

    片刻后走出来,陈诺的意识空间里,已经一共有了三枚厄运种子。

    “年纪不大,怎么这么歹毒的心肠呢。简直就是一个小害人精啊。”

    陈诺摇头。

    这个何蓉应该根本之前都不认识孙可可的,就出手加害……

    而且听白天她和几个受害者的对话,也都是平日里看上去关系挺好的,别人对她也都还不错的。

    难道是反社会型人格么?

    ·

    【求月票!

    拜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