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20章 【阴阳】

    (一章送上,稍后还有,我正在写。

    求月票!!【认真脸】。)

    ·

    第一百二十章【阴阳】

    吴叨叨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他听出来了,面前的这位“师弟”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语气也很认真。

    至于说“见血”什么的……

    看着眼前这个少年那平静的眼神,吴叨叨心中陡然一激灵:他真能做的出来的!

    “师弟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的。”

    吴叨叨吞了口吐沫。

    “我知道。”陈诺点头,他想了想:“你帮我这一次,我欠你一个人情。”

    顿了一下,陈诺依然用很平稳的语气道:“相信我。在必要的时候,我的人情,可是很值钱的。”

    吴叨叨沉默了。

    陈诺也不催促他,缓缓的喝了一口茶。

    当他把面前的这杯茶,一口一口的喝完后。茶杯轻轻的落在茶几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吴叨叨抬起头来了。

    叹了口气,这位大师兄缓缓道:“好吧。”

    陈诺点了点头,把一个茶杯推到吴叨叨面前,给他倒了一杯茶。

    “请说。”

    ·

    “师弟啊,你年纪还轻,可能不知道,这个世界呢,其实是和你所看到的,有很多不同的。”

    陈诺不动声色:“怎么讲?”

    “有很多超现实的存在。有很多神奇的力量,也有很多……普通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吴叨叨既然放下了心中的顾虑,决定诉说之后,脸上有忍不住习惯性的流露出了那种神神叨叨的表情来。

    陈诺依然不动声色:“哦?”

    “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很多奇人异士的!有些人,有些事,在你们这些普通人看来,恐怕就是匪夷所思,如同神仙妖魔一样。”

    陈诺点头笑了笑。

    “当然了,你跟着蒋老师练武,既然是学武了,那么你对于很多事情,你内心的接受度应该也是不会太差的。武功……本质来说,也是一种超脱常人水准的力量嘛。”吴叨叨摆了摆手:“我当年跟蒋老师学了那么两三年的功夫,但是后来,我发现练武方面我实在没什么天赋的……而且蒋老师,他也未必能有什么特别超凡的能力……我就想着,可能我的前途不在这个上面,于是我就去做了别的。”

    “去出家当和尚了?”陈诺看了吴叨叨一眼。

    “呃……”大师兄脸色有点给尴尬:“不说我,不说我。我的事情先放下不讲。”

    顿了顿,吴叨叨才继续道:“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刚才前面说的话。总而言之呢……

    很多常人不能理解,甚至可能是幻想出来的东西,但其实这个世界上是真的存在的。

    比如,飞天遁地,比如,仅凭肉身就能一日千里。

    比如,一个人就可以操控大火,席卷燎原。

    比如,一个人就可以驱使浪潮,翻江倒海。

    嗯,你应该看过很多传奇小说啊电影啊之类的。

    你可以按照这些去理解,就懂了。”

    陈诺脸上挑了挑眉,并没有说什么。

    嗯……大师兄啊,这些东西,我怕是见的比你还多呢……

    “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力量的。有的是大家一看就能理解的。

    也有些是玄之又玄,大家没办法理解的,只能尝试去猜测和揣摩的。

    有些力量是显性的。比如讲我刚才说的操控水火,飞天遁地……

    而有些力量,是隐性的。”

    最后这句话,陈诺点了点头:“你说的是,孙可可的事情,和隐性的力量有关?”

    陈诺心中思索。

    虽然上辈子是阎罗大人……但是陈诺毕竟还没有进化到全知全能的地步……

    对于这个世界的诸多力量,也并不是全部都了解的。

    阎罗大人上辈子的水准,也就是站在了掌控者的顶峰——然后就挂掉了呀。

    没有能真的全知全能,所以陈诺也不敢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自己不知道的,没有【感应】到的力量。

    吴叨叨仔细想了想,缓缓问出了一个问题。

    “你相信,‘气运’这种东西的存在么?”

    陈诺心中一动。

    这个……有点意思了。

    ·

    “咱们华夏,很多人会相信气运这个东西存在的。

    说法有很多很多的不同。

    比如说福报,业报,报应。

    比如说,福气,运气,厄运。

    当然了,我是从乡下走出来的。你呢,是城市里的小孩子,上过学。

    可能你更相信科学,会觉得我说的这些东西是封建迷信的玩意儿。

    但我想说的是……很多东西,科学还没有能够研究到,但并不代表它就一定不存在吧?”

    陈诺不知可否:“你继续说。”

    “说法呢,各自不同,我没上过什么学,也不好用什么理论上的东西给你讲清楚……我自己其实也不动。

    不过呢,我可以这么和你解释。

    就我所学所知道的东西,气运这个东西……嗯,可能用词不一定准确,甚至于这个称呼也不一定准确,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但这个东西,是真的存在的。

    你想啊,在牌桌上,有的人总会遇到好像福星高照,大杀四方。

    而有人有的时候,就是霉运连连,大输特输。

    咋解释呢?”

    “概率学吧?”陈诺皱眉。

    “呃……概率这个词儿我是懂一点点的,但是……似乎又有点不像是你说的这样。”

    吴叨叨摇头:“我学过道家的。

    道家的说法,天地分阴阳,分四象,然后演化出八卦……

    又有古老传说,说是老祖宗开天辟地的时候,天底之间是一团浑沌之气。

    开天辟地后。

    清气上升。

    浊气下降。

    那么,什么叫清气?

    什么又叫浊气?”

    吴叨叨抓了抓头发,苦笑道:“我上学太少,不知道怎么用你们的词儿去解释。

    我这么跟你讲吧,我所学,或者说我说接触的东西呢……

    这世界上,有两种力量是相对的。

    一种是正面的,一种是负面的。

    两种力量一直在这个世界上,无处不在,但又无影无踪。

    就只是这么搅和在一起,互相纠缠,互相对抗。

    但永远都要保持着一种平衡。

    我们老祖宗说过的话:

    盛极而衰!

    否极泰来!

    就是一种平衡。

    一股势,上升到了一定程度,就自然会有冥冥之中的力量,把它打压下去!

    一股势,跌落倒了一定程度,就自然会有冥冥之中的力量,把它再托上去!

    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

    不知道,你听懂了没有?”

    陈诺凝眉思索了一下:“大概能听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这个和孙可可身上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吴叨叨脸色很严肃:“昨天咱们初见的时候,我其实没骗你。

    孙可可身上,真的有‘厄运’缠身。

    嗯,或者说,这个‘厄运’,你可以理解为,我方才讲的话里的。

    这个世界上存在的,那种隐性的……

    负面力量。”

    陈诺想了想:“那你能化解么?”

    “……”吴叨叨脸色生出了一丝古怪来。

    陈诺看着这个家伙:“你昨天不是从我这里拿了五百块钱,然后给你一个护身符么?”

    吴叨叨的神色讪讪,眼神也开始躲闪。

    “所以,你根本是骗了我的钱?那个护身符没用?”陈诺眯起了眼睛。

    “也,也不能这么说啊。”吴叨叨叹了口气:“我也不是真的全凭一张嘴啊!

    其实,我也是有点真本事的。

    那个护身符嘛……多少,也是有点用的。”

    “说法不同,描述也不同。

    在我的所学里,我学的是天道轮回。

    这么讲吧,孙可可身上的负面力量呢,在我这一门所学的学说你,是天地之间的浊气!

    浊气么,按照天道循环来说,就是要被天道铲除和抹去的。

    人若是沾染了这种厄运,就会一次次的倒霉。

    因为这个时候,孙可可就成为了这个‘厄运’的宿主。

    天道总是要将这个东西给平衡一下的。

    于是这个人就会发生各种意外,然后呢……

    在一次次的意外过程里,浊气,也就是我说的负面的力量,会渐渐的消耗一空。

    直到消耗完毕后,这个事情,也就结束了。”

    “那……人呢?孙可可会怎么样?”

    “这个……就很难说了。”吴叨叨擦了擦额头的汗,他感觉到眼前这个少年的脸色变得难看,而且,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

    “难说!也要给我说清楚。”

    “……分两种说法。

    一种呢,厄运耗费光了,人没事。

    第二种呢……就是厄运耗费的过程里,人没扛住……那就……

    轻则血光之灾。

    重的话么……”

    吴叨叨吞了口吐沫。

    陈诺点头:“那就你昨天看到孙可可……你既然能看出她有问题。那么你肯定也能看出来。

    我这么问你吧,孙可可身上的‘厄运’到底多少?

    这个厄运的分量,会让她到底倒多大的霉?

    遭受多大的后果?”

    “呃……这个也是我没把握的了。”吴叨叨苦笑道:“
一般来说呢,你所谓的霉运,也就是我说的负面力量,是游离在这个世界各处的,可能生活里,空气中,无处不在的。

    但是都是非常非常的微量的。

    浊气嘛,自然是很少很少的。

    普通人,可能无意之中沾染到了一点。

    丢个钱包啊,崴个脚啊,摔个跟头啊,或者就因为沾染了这个霉运,不小心就接触到了某个病菌,然后拉个肚子生个病什么的……

    可完了也就完了,事儿过去就过去了。

    最多也就一两次。

    一般也就一两天,最多三五天。

    一般人是这样的啊。

    因为‘负面力量’的元素本来就很少,很稀薄的。

    如果这个玩意儿太多的话……那你想想,这个世界岂不是乱套了。

    但是呢,据我所知……

    有一个情况,却是例外的!”

    “你说。”

    吴叨叨面色严肃,缓缓道:“有些极少数,极少数的人……因为生来先天的体质不同……当然啦,也不一定是人啊,也可能是任何生物,任何生灵。

    但是因为生来先天的体质不同。

    到底哪儿不同……我不知道,我也解释不了的。

    但就有这种人,就好像身上有一个无形的天线一样。

    走到哪儿,都会特别容易吸引‘负面力量’的汇聚,把周围天地间的‘厄运’,吸引到她身上去……

    这种人,就和一般人不同了。

    一般人是生活中不小心,也不知道怎么就沾染上了游离在天地间的厄运。

    而我说的这特殊的一种人,是无论怎么走,无论怎么躲,都不行的。

    因为命数,或者是先天体质,反正各种原因吧,我的学说里没有对这种事情有具体的解释。

    但这种人,就是容易吸引霉运!

    就像身上抹了蜂蜜,就特别容易招来蚂蚁。

    我这么讲你明白了吧?”

    陈诺皱眉:“你觉得孙可可是这种体质么?”

    “这个,不好说。”吴叨叨摇头,但随后看着陈诺冷冷的目光,不敢含糊,赶紧道:“我的意思是……反正这种人,我是一个没见过。

    本门的古籍上记载的,这种人,别说万中无一了,就算是十万,百万,千万中,都找不到一个。

    比特么活化石都罕见呢!

    不过呢,要辨认出是不是这种人,也特别简单。”

    “怎么辨认?”

    “太容易了啊!这种人的体质都是先天的啊!

    从出生下来就这样,一路霉运到大。

    若是吸收厄运的能力比较小的话,那还好。

    最多就是从小到大,体弱多病,然后生活命运坎坷,而且总是遇到一些小小的倒霉的事儿。

    若是吸收厄运的能力很大的话……

    那……”

    “那什么?”

    “那早死了啊。”

    陈诺想了想:“咦,你说的有漏洞啊。”

    “啊?”

    “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人早死早夭的啊。难道都是你说的这种吸收厄运的能力太强了?”

    “不,不同的。”吴叨叨摇头:“你比如说一个年纪不大就出车祸丢了命的人……可如果这个人出车祸之前,生活里一切正常,几年十几年,都是正常人的运气水准,那就不是我说的这种特殊体质。

    我说的这种特殊体质,是这人从生下来开始,就三天两头的倒霉。

    然后一直到死都这样。”

    陈诺皱眉:“所以说,孙可可……”

    “如果她不是从小到大,生下来就这么一直倒霉的话……你就不必担心,她绝不可能是我说的那种先天的特殊体质。”

    陈诺皱眉:“那……她最近倒霉的时间也太长了些吧。”

    “呃……”吴叨叨的眼神又四处乱飘了。

    陈诺心中冷笑。

    这个神神叨叨的家伙,就像一条鱼一样,滑不溜手,果然是不好拿捏的。

    “你顾虑什么?”

    “呃……”

    吴叨叨苦笑,看着陈诺冷冷的眼神。

    他明白,今天不讲明白,这个事儿过不去了!

    眼前这个少年,是真的干见血的!

    吴叨叨虽然也有点本事……但他的本事,却并不在世俗的这种门道上。

    这么说吧……吴叨叨并不是很能打。

    陈诺若是真的要弄自己,他没有反抗的本事。

    “好吧。我说我说……我是真的说,但是你不能强迫我啊……”

    吴叨叨哭丧着脸:“我怀疑,她是被人害了。”

    陈诺眼睛立刻眯了起来!

    吴叨叨顿时觉得,房间里的空气,都冷了下来!

    心中一动……这个少年,怕是也不简单!

    “被人害了?”

    “我昨天看孙可可,这个姑娘……身上的负面能量纠缠不休,确实看着有点奇怪。

    一般人若是沾染点霉运,那不该是这么多,也不该纠缠的这么深的。

    所以……除非是……”

    吴叨叨说到这里,用力一咬牙:“除非是我的同道中人……做法害了她!”

    “怎么害?”

    “下降头,诅咒,扎小人……”吴叨叨苦笑道:“门派那么多,我哪里知道啊!

    虽然这些东西,大多都是骗子。

    但其实也有真懂的。

    遇到真懂的,还能施法操控厄运,把厄运强加给一个人的话。

    那必然是也能操控天地之间的阴阳之力。

    嗯阴阳之力就是我说的,正面能量和负面能量。

    能操控这些的,必然都是我的同道中人。

    而且……我看孙可可身上的那些厄运,能弄出这么多来的。

    本事就绝对在我之上!

    我可招惹不起这种高手的!”

    陈诺站了起来!

    少年心中生出了一团火!

    深呼吸了两下后,陈诺又压着性子重新坐了回去。

    再仔细反复的盘问了一下吴叨叨。

    吴叨叨所学的东西,果然也是这个世界的异能的一种。

    所谓的异能,无非就是引导和使用这个世界上某一种力量。

    水火是。

    那么那些所谓的厄运和正面力量,自然也是。

    吴叨叨也是天赋所在,他也是一种异于常人的天赋。

    他的天赋就是:对正面力量和负面力量的感应度,要超过常人。

    这个陈诺倒是不要觉得奇怪。

    所有的异能人士,大部分都是有不同的天赋的。

    比如巫师,就是精神力的感应非常强大。

    每个异能人士的天赋侧重面不同。

    吴叨叨的天赋侧重面,就是他对阴阳力量的感应很敏锐。

    所以才适合学他所学的这一门的本事。

    但是有一条。

    吴叨叨对于自己的师门——真正的师门。

    不是什么老蒋,也不是什么和尚道士……

    对于他所学的真正的师门,却是打死都绝不肯说一个字!

    哪怕陈诺暗暗的威胁,他也是一个字都绝不肯说的。

    罢了,陈诺也不想追究人家的师门隐秘,他的目的就是问清楚孙可可身上发生的事情。

    对于吴叨叨自身的隐秘,陈诺并没有兴趣去挖掘。

    不过……

    正面力量,UU看书 www.uukanshu.com负面力量……

    厄运,正运……

    难道是……

    因果律?

    陈诺摇摇头,自己的脑域开发暂时还没有打到这方面的感应天赋。

    眼下也不着急探究这个秘密。

    当务之急,是解决孙可可的问题。

    “有人害她?那么,有办法找出来这个人么?”

    ·

    【还有一章,我正在写,大家稍后。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