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19章 【我认真的】

    第一百一十九章【我认真的】

    大师兄,姓吴名稻。

    口天吴,水稻的稻。

    这名字一听就是农户出身。

    其实也没错。

    按照老蒋的说法,吴稻是他当年没来金陵城之前,在老家收的一个记名弟子。

    和陈诺跟生差不多,跟着他打了几年拳。

    但认识很多年了,算是老蒋从小看到大的一个孩子。

    拜了自己当师父,可后来因为觉得这孩子的性子不适合练武,也就没有深教他什么真的功夫,练了些强身健体的。这孩子心思也不在练武上。

    倒是对些乱七八糟歪门邪道的东西有兴趣……

    好吧,其实老蒋所谓的歪门邪道,也并不真的是什么歪门邪道,就是这孩子打小,就神神叨叨的。

    所以在老家那儿,人都不叫他大名吴稻。

    都叫他:吴叨叨。

    听听这个名字,吴叨叨。

    孙可可,鹿细细,吴叨叨。

    这作者一看就是个不会起名的弱鸡。

    ·

    吴叨叨的到来,是老蒋没预料到的,原本吴叨叨前两天打过电话来问候,当时电话里老蒋就让他别麻烦来回奔波了。

    不想这位大弟子倒也有心,嘴上说听话不来了,但到了日子,还是赶过来了。

    。

    酒桌上原本的坐法是,老蒋是今天的主人,坐主位。

    沿着主位,左手边,是老孙,数学何老师,然后是杨晓艺以及孙可可。

    右边则算是老蒋的家人,挨着的是宋巧云,然后是生,陈诺,加小叶子。

    这位大师兄一来呢,原本是应该在宋巧云和生之间加个位置的。

    陈诺忽然就很热情起来,直接把小叶子打发了去跟着孙可可坐一块儿,然后主动上去拉着大师兄就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吴叨叨其实额头有点见汗了,看着陈诺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自己也笑得很勉强。

    老蒋心情好,就没看出来别扭,还热情的跟众人介绍了一圈,然后把陈诺和生也介绍给了吴叨叨。

    生没多想,老老实实的和吴叨叨打了招呼。

    陈诺则热情的有点让老蒋意外了,拉着吴叨叨就开始寒暄。

    “大师兄在哪里高就啊?”

    “呃,在老家。”

    “我猜,一定是今天中午坐火车来的吧?”

    “呃,对对对。”

    废话,火车票不给你看过了嘛……

    吴叨叨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对陈诺投去一个哀求的眼神,陈诺点了点头,收回了自己捏着大师兄手腕子的手指。

    吴叨叨暗中抽了口冷气。

    然后赶紧扭头,对老蒋陪笑,站起来,走过去,恭恭敬敬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封好的红纸包。

    “师父,一点心意。”

    “不行不行……你赚钱也不容易,能来喝杯酒就好了!”

    “师父,真的,你收下吧。”

    “哎呀……”

    一边陈诺看在眼里,笑了笑,走过去直接把红包塞进了老蒋手里:“师父,大师兄一片心意,你收了吧!酒桌上呢,不必这么推推拉拉的,都是练武之人,爽快点啊。”

    说着,拉着吴叨叨就回到了两人的座位上坐下。

    “这个,大师兄啊……”

    “欸!师弟你说。”

    “我再猜猜啊,红包里……五百块,对吧?”

    “师弟英明!”吴叨叨心虚的笑了笑,竖起大拇指。

    嗯,能不英明么。

    里面有一张一百的,今天下午在家里还被小叶子用圆珠笔在上面画了个小乌龟呢。

    ·

    酒桌上,陈诺没有搞事情。

    不能够啊!

    老蒋一辈子就一次五十大寿,陈诺再怎么也不能在蒋浮生老同志的寿宴上作妖蛾子。

    一场寿宴倒是也顺顺利利的进行了下去。

    这位吴叨叨,倒果然是神神叨叨的,而且还真的有点东西。

    主动敬了一圈酒,然后听说老孙是未来老蒋学校的副校长,顿时态度又恭敬了几分,拉着老孙连连敬酒,好话说了一箩筐。

    末了,又敬酒老蒋,话说当年时光,一个人就把酒桌上的气氛弄得热热闹闹。

    还能跟宋巧云一起说古论今,两人还说了几句古经文之类的东西。

    倒是老孙听的有点意外:“小吴啊,你肚子里有点墨水啊,不知道你在老家,是做什么的?”

    一句话问出来,本来就是随随便便的一句寒暄,没想到,老蒋听了,脸色就顿时有点古怪。

    宋巧云咳嗽了一声,笑道:“这个孩子呢,也是命苦,小时候家里就穷,后来老家那儿有个庙,他呢,就不想念书,我们离开的时候啊,他就舍身进了庙里,庙里的大师,就收了他当徒弟。”

    “庙里的?”老孙愣住了。

    “对啊。出家了。”宋巧云摇头:“可惜了这个孩子,挺伶俐的,却做了这行。”

    宋巧云扭头看吴叨叨:“我听说,庙里收你的那位大师,已经不在了吧?”

    “呃,是走了,去年。”吴叨叨点头:“师娘,我现在已经接手了庙里的事业。”

    “哟!那是当住持方丈了啊?”陈诺冷不丁开口插了一句:“大师兄,吴方丈!咦?你这当了主持方丈,还能喝酒嘛?”

    一句话出,一桌子人忽然都反应了过来,疑惑的看着吴叨叨。

    吴叨叨面前,酒瓶都下去一小半了。碗里还有一根啃了小半的鸡腿,以及两片咬了一口的梅干菜扣肉!

    “……”

    “……”

    “……”

    吴叨叨愣了几秒钟,然后哈哈一笑,摆手道:“没关系没关系的!”

    他对老蒋和几个长辈都弯腰笑了笑:“师父,师娘,几位长辈,我如今已经还俗了。”

    “还俗了?”

    “是啊。”

    说着,吴叨叨在口袋里摸出了几张名片来,当桌上就发了一圈:“见笑了,见笑了。”

    陈诺也拿过了一张,仔细一看……

    XX市XX县XX镇十字村青云院国学研究所

    吴稻主任

    ·

    宋巧云拿在手里看了两眼:“不是暮云庙么,怎么改青云院了?”

    “师娘,您不知道……原本咱们老家那儿还有一个青天观吗。你们二老离开几年后,我又去青天观跟那位道长学了几年……后来这不是道长也不在了么……我就把青观和暮云庙,给合并了。取了个名字,叫青云院。

    佛学道学,都是国学嘛,一切研究,一起研究……”

    吴叨叨笑眯眯的说着,化解着酒桌上的尴尬。

    陈诺在一边仿佛自言自语般低声叹了口气。

    “好家伙……青云……合着你是青云门创始人啊。”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热热闹闹的酒桌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蒋浮生同志眼看大家兴致已尽……而且老家伙们第二天都要上班的,最后又举杯敬了大家一杯,然后就此结束。

    老孙一家三口自然是回家的……孙可可虽然想留下跟陈诺呆着,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老孙和杨晓艺是不同意的,只好委委屈屈的对陈诺挥手告别。

    何老师自己一个人回家。

    老蒋和宋巧云,则是拉着小叶子回去……

    小叶子还是住在老蒋家里,明天早上还要去幼儿园的。

    陈诺看了看剩下的生,和这位新来的吴叨叨大师兄。

    “林生,你去哪儿?”

    “呃……我,我回家,回家。”生仿佛有点魂不守舍,拿起手机看了看,然后又收了回去。

    陈诺眯眼笑了笑,不过此刻有更重要的事情,也就暂时放过了生离开。

    吴叨叨看人都走了,赶紧对陈诺苦笑道:“兄弟……小兄弟……这个,刚才酒桌上,多谢你给我留面子了。”

    “别啊,咱们好好聊聊。”陈诺笑着,一把攥住了吴叨叨的手腕,拉着他也离开了酒店。

    两人从酒店出来,吴叨叨虽然挣扎,但是哪里能扭得过陈阎罗?

    被陈诺直接拉着就往路边走,路过一家小店,陈诺直接扔钱又提了两瓶白酒,然后就拉着吴叨叨,一路走到了一个空旷的市民广场。

    松开手,让吴叨叨坐在了一条石凳子上。

    吴叨叨抖了抖手弯子,笑呵呵道:“师弟手劲够大的啊!看来跟我蒋师父练武颇有小成啊!”

    陈诺不理他,直接拿出一瓶酒来开了,然后又开了第二瓶,就放在了石凳子上。

    “今天的事情,你给我说说吧。”

    “呃?”

    “本来以为你就是个江湖骗子,随便蒙人骗点小钱,只是蒙巧了,猜准了孙可可的事儿。

    但现在,我总觉得你这人神神叨叨的有问题。

    来,说吧,孙可可身上的事儿,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你说的那个厄运,到底是真是假!真的你那个护身符,就能化解掉嘛?”

    “呃,这个……”

    “不能说,还是说不清?”

    “呃,那个……”吴叨叨眨巴着眼皮。


    陈诺点头:“不说,这两瓶酒,我一会儿全灌你脖子里去。”

    吴叨叨皱眉,看了看陈诺,又看了看面前的酒瓶子。

    忽然,他一咬牙,伸手就拿起一瓶来,对着瓶口一仰脖子。

    吨吨吨吨吨……

    陈诺愣住了:“卧槽?你……”

    吨吨吨吨吨……

    一瓶子下去了!

    陈诺反而笑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叨叨摇头,放下空瓶子,又拿起一瓶来,又一仰脖。

    吨吨吨吨……

    “嘿!”陈阎罗不干了,一把捏住了他的手:“怎么?不能说么?”

    “……不能说的。”吴叨叨喷着酒气,眼神也恍惚了:“师弟……你好赖的,也给我盘花生米啊……”

    说完,头一歪,身子直挺挺就栽在了地上。

    陈诺傻了!

    几秒钟后……

    地上的吴叨叨已经醉的五迷三道了,含含糊糊的喷着酒气:“牛逼……你……你还能……还能杀了我不成……都是,都是,是同门师兄弟……哈,哈……哈哈哈……”

    眼睛一闭,睡过去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卧槽!跟我玩滚刀肉是吧!”陈阎罗气笑了。

    嗯,这人果然是有点门道的,心思也是贼的很。

    杀他,确实不至于,同门来的。

    打他一顿……也不方便下手。

    这人滚刀肉一个,明天若是跑去老蒋那儿一告状……

    麻烦!

    不过……真当陈阎罗对付不了滚刀肉?

    滚刀肉?

    老子是滚刀肉的祖宗!

    ·

    吴叨叨自以为得计,自己把自己灌晕了,就放心大胆的呼呼大睡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悠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狭窄的地方。

    睁开眼睛,忽然就觉得不对。

    身上盖了条毯子,但是在毯子下的手一摸自己……

    卧槽?

    自己全身都光着的?内裤都叫人剥掉了!!

    这一激灵,吴叨叨顿时睁开双眼来。

    这里是一辆面包车的车厢里,吴叨叨就躺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全身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剥光了,就盖了条毯子。

    最重要的是,车里的座位上,坐着三五个,五大三粗满脸精悍模样的壮汉!!

    其中一个,一脸狰狞,满脸油光。

    一颗大脑袋油光锃亮!正捏着下巴,盯着自己鬼笑。

    吴叨叨顿时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光着身子缩在毯子下,身子抖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你,你们,你们……”

    吴叨叨一激动,说话都结巴了。

    那位光头,自然就是磊哥了。

    磊哥捏着下巴笑了笑:“兄弟,不为难你,你看看车窗外。”

    车窗外,天色已经大亮!

    金陵城最繁华的街头,车水马龙,行人川流不息……

    “有个朋友呢,托我问你个事儿。人家说了,你考虑仔细了,说,还是不说。”

    “我,我,我要不说呢?”吴叨叨吞了口吐沫,嘴里发苦。

    “不说的话呢……我们也不碰你……车门一开,就给你推出去大街上。”

    “你……你……你当我怕这个嘛!”吴叨叨梗着脖子。

    “嗯,没事儿,一次不行,来两次,两次不行,来十次。”

    磊哥摇头:“我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金陵城那么多条街呢。咱们一条街一条街的玩。

    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一个礼拜。”

    吴叨叨倒吸一口凉气!

    磊哥看着吴叨叨:“咋样啊?想明白没?”

    “……”吴叨叨咬牙不说话。

    磊哥叹气,一摆手:“开车门吧。”

    “别!别啊!千万别!!”吴叨叨顿时怂了,抬头叹气:“我服了!行吧,你把陈诺叫来吧,他问什么,我说。”

    ·

    吴叨叨是在磊哥的车行里再次见到了陈诺。

    这已经是寿宴第二天的下午。

    吴叨叨身上套了个外套,穿了条裤子,虽然里面还是真空的,但好歹是心里不那么虚了。

    车行后面的屋子里,陈诺坐在一张沙发上喝着茶,吴叨叨被磊哥推了进来。

    磊哥还主动给陈诺提了水壶续了水,然后对陈诺点了点头,出去把门带上了。

    吴叨叨环顾四周,打量了一下周围,看着正在喝茶的陈诺。

    “昨天酒桌上听说你在车行打工……就是这儿吧?”

    陈诺不说话。

    “刚才那个光头,我听他们叫他老板,是车行的老板吧?”吴叨叨叹了口气,眼珠子却转来转去:“你这打的什么工啊?我看是他给你打工吧?

    你这人,底子还挺深啊……

    我蒋老师知道嘛?”

    陈诺放下了茶杯,抬起头来,眼神有点冷冽的看吴叨叨。

    沉默了几秒钟,陈诺深吸了口气,语气很沉稳,语速也放的很慢。

    “本来呢,我也并不打算给你露出这些底的……也可以多点时间陪着你玩玩滚刀肉的戏码。”

    陈诺说到这里,指着面前的一张空椅子:“坐吧。”

    吴叨叨坐了下去,还拿起桌上的烟给自己嘴里叼上了一支。

    陈诺没阻止他,还主动递过去了打火机。

    “师弟啊,你也是有秘密的人啊,不如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好不好?”吴叨叨笑了笑,点烟吸了一口。

    陈诺没接这句话,反而淡淡道:“师兄啊,情况有了点变化,我现在没耐心陪你玩游戏了啊。”

    说着,陈诺盯着吴叨叨的眼睛。

    “上午的时候,我接到电话,孙可可出门被车撞了。

    一个小车祸,不大,撞她的是一辆自行车,只是被带了一下,伤的也不重,就是腿上膝盖上擦破了点,也淤青了一点。

    联想到这前些日子她的各种经历。

    再想到昨天遇到你时候,你说的那些话……”

    听到这里,吴叨叨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陈诺缓缓摇头:“其实,什么厄运啊,什么报应啊,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我是不信的。

    什么护身符什么乌云盖顶的气运,我也不太信的,什么神佛之说,也都是扯淡。

    但是……我相信一个事情。

    肯定是有一种神秘的,我暂时还不知道的力量,导致了这些事情的发生。

    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我现在,心里很着急!

    孙可可最近总是发生厄运,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力量导致的?

    这个力量有多强大?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她还会发生多少这种事情?

    最严重会导致什么后果?

    吴稻!

    今天,你若是不能回答清楚我这几个问题的话……”

    陈诺深吸了口气,少年脸上面无表情。

    “孙可可就是我的命!

    你不说……

    今天,你会见血。

    我说的。

    我是认真的。”

    ·

    【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