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18章 【大师兄】

    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师兄】

    旁边孙可可有点茫然,拉了拉陈诺的衣袖,小声道:“陈诺,怎么回事啊?”

    “我等会跟你说。”陈诺拍了拍女孩,然后把女朋友和妹子都拦到了身后,居高临下看着地上的假和尚:“你们几个人做的局啊?同伙还有么?在哪儿呢?”

    假和尚在地上喘了几口气,抬起头来:“这位兄弟,你真的冤枉我了!……我明白了,我刚才,看来是全部都说中了对不对?”

    “嗯,说中了。”陈诺冷笑:“这不废话么!都是你们干的吧?先给人下套,然后上门来假装高人?”

    “没有啊!”

    假和尚摇头。

    “没有?”

    “真没有!”

    假和尚忽然叫道:“我有证据,有证据的!”

    说着,从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张小纸片来:“这位兄弟,我明白你怀疑我什么……但我真的冤枉!这位小妹子出事儿应该是最近好些天了吧?

    可我是今天下午才到金陵的!不信你看,这是我今天的火车票!”

    陈诺皱眉接过。

    确实是一张火车票,今天下午刚从隔壁徽省开来苏省金陵市的。

    火车票看上去倒是不像假的。

    陈诺心细,想了想,不顾这个假和尚挣扎,伸手在他的衣服上摸了摸。

    几个口袋,和衣服布料上都摸了,也没有什么暗袋。

    他身上就这么一张火车票,也没别的火车票了。

    若是做这行的江湖骗子,如果是假票,身上少不得还得有几张备用的。

    “我真的不是骗子。你真的冤枉人了啊,老弟。”假和尚叹了口气。

    陈诺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只是依然皱着眉头。

    不是骗子……那这人说的也太准了吧。

    孙可可这些天确实霉运连连的。

    难道是碰巧说准了?

    “那你就说你想干什么吧。”陈诺看着这人。

    假和尚眼神游离了一下,嘿嘿笑道:“我本来就是学的这个,路上偶遇你们,看见这位女施主……”

    “行了,别施主了。”

    “好好好,这位小妹子。”假和尚立刻改口:“我看她确实有点问题啊,我就是学这个的,既然遇到了,那就是缘分,结个善缘……”

    “别绕弯子,直接说。”陈诺打断。

    “好好好。”假和尚赶紧道:“我这有个护身符!可以给你们,拿去给这个妹子,解除灾厄。”

    “……”陈诺眯着眼睛看着这人。

    这人苦笑:“真的就是这个事情了……我真没骗你,我真的不是什么做局套人钱财的骗子!我真的就是中午才到金陵的。”

    “嗯,护身符肯定不白给吧。”

    “呃,这个……”

    “说吧,多少钱。”

    “……八……六……五……五百!”

    原本想喊八百的,但是眼看这个小子的眼神,假和尚顿时改口,从八说到五,这位小爷的眼神才稍微不难么锋利了。

    “五百!就五百!我这护身符,可是我亲手制作的,还在菩萨和三清道尊面前开了光的!五百给你,你绝对不亏的!”

    “你家菩萨和三清道尊一起合作给人开光啊?”陈诺皱眉看这人。

    “呃……”这人干脆闭上了嘴巴。

    这事情透着就是那么离奇古怪。

    这人眼看确实不像是做局的……但要说是江湖骗子,蒙准了,就这么巧,说中了孙可可最近的遭遇,这确实有点古怪。

    陈诺略一想,直接就从钱包里数出了五百块钱,递给了假和尚。

    “啊,陈诺!”身后的孙可可一惊:“你干什么啊?五百块钱呢!”

    陈诺摇头,回头看孙可可:“总觉得你最近是有点不对劲,买个安心吧。”

    说着,还是把钱递了过去。

    假和尚战战兢兢的接过钱,自己先数了一遍,然后扣扣索索从自己的袖子里摸了摸,摸出一个小小的东西来。

    陈诺接过看了一眼,乐了。

    这不就是个石头雕的小貔貅么。

    石头就是普通的石头。

    雕工也是粗劣的很。

    这玩意儿,扔到夫子庙去,五百块钱能买两打还富余。

    “就这?”

    “就这啊。”假和尚哭丧着脸:“这真的是我亲手制作的。”

    说着,他伸出左手来,拇指上果然还贴了个创口贴:“我雕的时候,手指都划伤了呢。”

    陈诺细细的看了看,这人的手指上果然骨节粗大,而且有几处明显都是之前留下的划痕划伤的旧疤,倒是一个老雕刻的。

    “玩儿雕刻多少年了?”

    “三五年了。”

    “三五年了还雕的这么丑。”

    “……”

    卧槽,你买就买,不带这么骂人的啊!

    假和尚吞了口吐沫,没敢开口说什么。

    陈诺看了看这个小貔貅,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行,东西我收下了。”

    说着,还伸手在这人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这一拍,一道隐隐的念力,就无声无息的注入了这人的身体里。

    虽然还达不到鹿细细那种可以如同导航地图一样的程度。

    但是汲取了巫师的那枚符文的力量后,陈诺对于念力的掌控程度已经提升了一截。

    这人只要不离开金陵城,那么陈诺只要仔细的寻找念力,就能找到他。

    ·

    假和尚接了钱,话也不敢多说,一溜烟就掉头跑没了。

    陈诺掂量了一下手里的石雕貔貅,然后塞进了孙可可的手里:“拿着收好了,五百块买的呢。”

    孙可可脸色有点心疼:“陈诺啊~五百块呢!你一个月工资也没多少钱啊,这么花怎么行啊。”

    陈诺知道孙可可不是小气的性子,这么说完全是心疼自己。

    深吸了口气,陈诺拉着孙可可的手,柔声道:“买个心安吧。你最近确实有点倒霉,虽然事情都不大……但买个心安么。

    五百块不贵!你头发少了一根我都心疼的。”

    孙可可虽然还是心疼,但是这话听了却又忍不住心中一软,不好多说什么了。

    仔仔细细的把这个东西收进了口袋里——虽然孙可可对这个东西不以为然,但小姑娘心中想着,终究是自己男朋友花了近一个月的工资买的,还是妥妥当当的收好了。

    小姑娘虽然年纪还不大,但是也懂事儿的。

    知道这事儿虽然做的荒唐,可却是自己男朋友心疼自己。

    不然的话,五百块买个破石头?

    若不是为了自己,
以陈诺这种不吃亏的性子,怎么可能!

    三人从街头就一路往回走,走了些功夫,就回到了老蒋办酒的酒店。

    在大厅门口,刚好就遇到了刚刚在路边存自行车的浩南哥。

    生看见陈诺和孙可可,远远的就打了个招呼,锁好了车走过来。

    陈诺打量生,笑了笑:“这几天没去练功,在学校里好像也没遇到你,跑哪儿去了?”

    本来就是随口的一句话,没想到生居然脸一红,支支吾吾的几下:“也,也没去哪儿,就,就在家的。”

    陈诺眯眼看了看自己的这位便宜师兄,本想多问两句,但是碍于孙可可在边上,不好方便多问……

    嗯,万一生同志嘴拙,不小心说出什么老婆来,翻船了算谁的?

    忍下了心中的好奇……其实陈诺也就是想八卦一下,林生同学的感情纠纷到底怎么样了。

    那天磊哥带生喝完酒,磊哥后来打电话和陈诺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陈诺倒是觉得这个家伙应该是找到答案了。

    但之后怎么发展,其实陈诺也有点想听听八卦。

    生从车篓子里提出了个水果篮,还有身上的一个单肩包里,用报纸包着两条金陵烟。

    拿着,就跟了陈诺三人一起进了酒店上楼。

    回到了包间,大人们已经打完了牌,坐在那儿喝茶聊天。

    宋阿姨今天吃药了,精神很不错,聊的开心的时候,冷不丁的还说两句俏皮话,倒是一屋子欢乐的气氛。

    生的到来,让老蒋的情绪又高了几分,只是林生带了水果篮和香烟,让老蒋也是有点感慨,屋子里人多,老蒋不好意思拂了自己徒弟的心意。

    但心中却打定了心思,一会儿吃完了饭,回去的时候,烟是无论如何要让孩子带回去的。

    要说两个徒弟,单论的话,生在老蒋的心中位置可比陈诺高多了。

    那个小崽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则且总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每次看着这个家伙就气不打一处来。

    之前借着补课的借口,跑到自家来,把自己开的小补习班当谈恋爱的场所。

    好吧,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因。

    老蒋每次看到陈诺,就打内心深处的感觉到那么别扭!

    就觉得,这个小子对自己一笑吧,自己就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总觉得这个小子会使什么坏,会坑自己。

    嗯,大概是错觉吧。

    ·

    人已经到齐,时间也差不多,就叫来服务员开始上菜。

    八冷八热的菜流水般的端了上来,陈诺主动去把自己带来的一瓶茅台酒开了,然后给老蒋老孙和数学老师挨着个儿斟满。然后笑嘻嘻的给自己和生也各倒了一杯。

    老孙和老蒋两人对了一下眼神,没说话。

    陈诺又拿起桌上的果汁给宋巧云杨晓艺还有孙可可倒了一杯,给妹子陈小叶只倒了半杯。

    老蒋看了看大家,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举起杯。

    “本来不想弄这个局的,但五十么……五十知天命的年纪,过还是要过一下的。我这年纪,这辈子也差不多看到终点站不远了。

    我这辈子到了金陵,没别的,老孙,老何(数学老师),我在学校里这些年也没交下别的什么朋友,这些年来,多蒙你们照顾,我这家里还有一个生病的老婆。学校里很多时候,都多亏了你们帮我支应了许多事情……这些年,不容易,我承情了!”

    说着,老蒋有点动情,深吸了口气:“我喝了!”

    一仰脖,一杯下肚。

    老孙和数学何老师对视了一眼,笑着也都喝掉了。

    陈诺和生碰了一下杯,兹溜一下也下肚。

    浩南哥原本有点不好意思,看陈诺也干了,这才也一口喝掉。

    陈诺主动拿起酒瓶子来,又给大家斟了酒。

    “这第二杯呢。”老蒋又举起酒杯……

    这次不等老蒋说完,忽然包间的门被推开了。

    门才推开,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师父!我来了啊!!我来给给您贺寿了啊!”

    一身笔挺的西装——但看着有点大了,不太合身。

    收拾的倒是干干净净,皮鞋也擦的锃亮。

    一张脸也干干净净,只是原本看着还算端正憨厚的面向,左边眉梢上一粒黑痣,黑痣上长出来的一撮黑毛,就显得有点奸诈。

    这人一进门,刚说了一句,眼神在房间里绕了一圈,UU看书www.uukanshu.com一下看见陈诺,愣住了。

    陈诺也愣了一下,脸上笑容古怪:“哟?”

    老蒋也是一愣,脸上有点意外的惊喜:“吴稻!你怎么来了?”

    顿了顿,老蒋对众人介绍道:“呃,几位,这是我当年在徽省老家那儿的一个……嗯,一个学生。”

    “学生?”陈诺笑了:“您的学生?”

    老蒋略一犹豫,叹了口气:“陈诺,林生……你们,要叫大师兄。”

    大师兄?

    陈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而门口这位大师兄,脸白了。

    ·

    【求月票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