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17章 【叫爸爸】

    第一百一十七章【叫爸爸】

    第二天,老蒋的寿宴就设在了距离学校不远的一家三星级的酒店。

    档次不高,属于寻常人家的消费水准。

    酒店的餐厅里定了个包间,满打满算也就一桌子客人。

    陈诺下午的时候先去幼儿园接了陈小叶,然后带着妹妹先回家换了身衣服,把小叶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倒不是为了让孩子好看,而是为了老蒋。

    根据金陵这儿的传统,老人过寿,子女是要迎宾的,还要给老人敬茶敬酒。

    老蒋和宋师娘无二无女的,小叶子就是两口子的唯一的闺女,虽然是认的不是亲的,但多少也能聊表心意,让老头子的五十大寿不至于显得太孤苦了。

    小叶子被哥哥打的特别喜庆的样子——这么说把,裱进画框里就直接可以当年画了。

    来到酒店的时候,陈诺拉着妹妹的手进了包间,里面老蒋和宋巧云已经在了。

    老孙一家全到了,孙可可原本一看陈诺进来,眼睛顿时一亮,从椅子上跳起来就要往门口迎,老孙用力咳嗽了一声,顿时身子就矮了半截。

    杨晓艺心中有点不快,拉住了女儿的手,把她按回了座位上,低声道:“女孩儿家家的,像什么样子!嫁不出去了还是怎么的!”

    孙可可大概是昨天晚上在家里被老孙寻的够呛,加上期末考试没考好,确实有点心虚,只好乖乖坐下来,只是眼神不住的往陈诺那儿瞟。

    陈诺对她丢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先拉着叶子过去给老蒋拜寿。

    包间里除了一张大的圆形餐桌之外,还有一张方桌在角落。

    老孙和老蒋还有宋巧云,还有学校的另外一个数学老师正围成一圈打麻将。

    看着陈诺到来,老蒋放下手里的一张牌,眼睛瞅了瞅陈诺手里提来的两瓶茅台,老蒋砸吧了砸吧嘴,叹了口气,眼神有点复杂,但终究没多说什么,轻轻说了句:“孩子破费了。”

    陈诺嘻嘻哈哈,仿佛没领会到老蒋的心疼,眼睛往老蒋面前的牌面飘了飘,笑道:“蒋老师……做的好一手清一色,哟,这是独吊……”

    “欸!你别说啊!”

    老蒋脸色顿时一变,赶紧一把就挡住了牌,刚才心里的那点感动顿时烟消云散,瞪眼喝道:“一边去!大人打麻将你看什么看!”

    眼下才四点多,距离晚饭开餐还有些时间。

    今天下午学校里又没有老蒋的课,补习班也没有……高三年级今天集体在补理科。

    老蒋这位语文老师难得清闲,又是过寿,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这句话落在蒋浮生同志身上,倒也是应景。

    孙可可虽然被杨晓艺按着不许亲近陈诺,但是……陈阎罗不要脸啊!

    陈诺对小叶子努了努嘴角,妹子顿时领会,迈着小短腿就跑过去,亲亲热热的喊了一声杨阿姨,然后就钻进了孙可可的怀里。

    孙可可抱着小叶子,就像抱了个大号的洋娃娃,然后陈诺这个小猪崽子名正言顺就靠了过来。

    杨晓艺显然对陈诺的感官并不是特别好——主要是不喜欢陈诺跟自己女儿谈恋爱。

    虽然脸上客客气气的,倒也没说什么难听话,但是话里话外的客套和距离感却是拿了出来。

    不过……陈诺不要脸啊。

    你冷归你冷,我又不指望你热乎。

    陈诺贼兮兮的就跟孙可可说着闲话,看着自己女儿跟这个小子眉来眼去的,杨晓艺就觉得自己心肝儿疼。

    有心让老孙管管,谁知道在自己咳嗽了几声后,老孙眼神终于飘过来。

    但看见陈诺只是和孙可可说话,并没有什么肢体接触,老孙也就不管了,收回目光继续摸麻将牌去了。

    老孙的心思其实很简单:谈,那是拦不住了,谈就谈吧!

    但是别弄得太亲密,有些事儿,是底线不能踩的。

    发乎情止乎理……

    嗯,好赖糊弄到毕业后。女儿上大学后眼不见心不烦了。

    杨晓艺心中无奈,看的实在心烦,干脆过去拍了拍老孙,把老孙的位置顶了。

    老孙起身让位给自己的老婆,然后在后面看了会儿,烟瘾犯了就要摸烟盒,忽然想起房间里有孩子,忍了忍,就想出门去抽。

    陈诺早看在眼里,直接就拉起了小叶子的手:“走,房间里有点闷,哥带你出去转转。”

    孙可可听见了顿时会意:“我也去!”

    老孙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但也终于叹了口气,一挥手:“别跑远了!”

    罢了罢了,自己这贴心小棉袄,看着估计也穿不了几年,就不归自家啦。

    随她去吧。

    ·

    酒店里其实没啥好玩的,陈诺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妹子直接出了酒店大堂,然后沿着街边往东头走,就是一条老街。

    记得这老街后的巷子里,有些卖小吃的。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东西,无非就是炸串烤串,铁板鱿鱼之类的东西。

    走在马路上,孙可可就满脸开心了。三人走一排,陈小叶同学在中间,左手拉着哥哥,右手拉着孙可可。

    孙可可心中甜蜜,脸上更是带着害羞的红晕。

    记得自己小时候一家三口出门,也是这么走路的。

    自己在中间,左手拉着爸爸,右手拉着妈妈。

    这么走路的方式,在孙可可的心中,大概就是心中幻想之中,最甜蜜最幸福的那种“一家三口”的模样了。

    十几年后……自己和陈小狗子,应该也是这样走路吧……

    姑娘家已经想到十几年后的事儿了,而陈诺却压根没感应到。

    小巷子了路口的一个炸串就吸引了陈阎罗的目光。

    炸豆腐干,炸年糕,炸鹌鹑,炸火腿肠。

    油锅子里兹拉兹拉的动静,听着就是那么诱人。

    摊子前早就围了些附近放学的学生,陈诺带着两个妹子挤进了人群里,给自己点了个炸鹌鹑,给妹妹点了也炸年糕,又拿了两串豆腐干,回头看孙可可。

    “火腿肠吧。”

    “哟,不怕胖了?舍得吃肉了?”陈诺笑道。

    最近孙可可其实一直在减肥,也不知道哪里刮来的一股歪风邪气!

    瘦有什么好的!

    胖点才好嘛!

    孙可可脸有点红,低声道:“没事,我妈说了,火腿肠里都是淀粉,没肉的。”

    嗯,这话……没毛病!

    猪肉十块钱一斤的时候,火腿肠两块钱一根。

    猪肉三十块钱一斤的时候,火腿肠还两块钱一根。

    可见这火腿肠确实跟肉没关系。

    一根火腿肠扒了包装皮,老板娴熟的拿刀在上面旋着划了七八刀,扔进了油锅里。

    孙可可其实也不是饿,就是馋了,吞了吞口水,然后等老板炸好了拿起竹签子串好了,笑眯眯的接过来。

    第一口给陈小叶同学先咬的……姑娘还是很疼小叶子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三人,也算是一家三口了。

    在小巷子里走了一遍,其实也没啥逛的。不过在巷子里的一家炒货店,又给小叶子包了两块钱的葵花子。

    大锅炒的,没掺香精的那种。最多就是炒的时候加了几把粗盐。

    大大饱饱的一粒捏在手里,放在牙齿间轻轻一磕,就能感受到口腔里那股子微微的坚果本身的纯粹的香气弥漫。

    不像十几年后的那些瓜子,比如洽洽,吃多了满嘴都是香料味,还容易倒胃口。

    瓜子就称了两块钱的……小叶子还在小,不给她多吃,对牙不好。

    倒是陈诺偷眼看着孙可可眼馋,就让老板包了一包刚炒出来热乎乎的栗子。

    2001年的时候,炒栗子其实还挺贵的,孙可可喜欢这个东西,但是平日里吃的也不多。陈诺直接让老板称了五十块钱的,热乎乎的装进几个大纸袋里,给孙可可包在怀里。

    “买这么多干嘛啊?吃不完的,冷了就不香了。”孙可可有点心疼陈诺的钱。

    “没事,回去房间里还有你妈,还有几个老师呢,一起分着吃。”陈诺笑眯眯的捏了捏孙可可的脸……

    少女双手都抱着栗子了,没办法去推陈阎罗的手,虽然用力扭脖子,但还是让陈诺在脸上捏了两下。

    其实陈诺心情也很好。

    很多女人并不知道的一个事情是:男人如果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
是非常愿意下力气的宠着的。

    宠自己的女人,男人自己的心理上也会得到一种非常享受的愉悦。

    另类的一家三口在这条老街的小巷子里流连忘返转了有半个多小时,回到了路口的时候,忽然就被人拦下了。

    面前一个男人,看着大概三十岁左右了,相貌长的原本还算平平无奇,甚至还有点端正。

    可惜呢,左侧眉梢上偏偏冒出一撮很突兀的黑毛,就使得这人的相貌,就不自觉的多了几分奸滑的感觉来了。

    一身灰色的布袍子,脚下踩着一双很少人穿的布鞋,头发有点长,乱糟糟的。头顶上居然还很随意的扎了个小发髻,略略凸起一点点来。

    双手拢在了袖子里,这人一拱手。

    “三位请了!”

    孙可可和小叶子有点懵,而陈诺站住脚步,好奇的笑,看着这个人。

    这人目光在三人脸上转了一圈,然后落在了孙可可的脸上,仿佛皱了皱眉,沉吟了一下:“这位女施主……你有凶兆啊!”

    “……”陈诺叹了口气。

    就这?

    还以为是什么呢……

    这种江湖路数,没意思了。

    有凶兆?我家小可可穿没穿胸罩,关你什么事。

    这都是2007年的梗了,现在还说……

    呃不对,现在才2001年。

    陈诺叹了口气,看了看这个人,笑着从口袋里摸出十块钱晃了晃:“有没有如来神掌啊?来一本。”

    “……啊?”这人愣住了。

    “没有啊?没有算了。”陈诺收起了钱,拉着两个妹子就走。

    “欸?等一下啊!别走啊!”

    这人紧了几步追上来,又拦在了面前,对着孙可可居然双拳一抱:“女施主,你最近是不是诸事不顺?”

    “嗯?”陈诺忽然眉头一挑。

    “女施主天庭命宫之上黑云缭绕,若是不早早化解,一旦这黑气成形,形成了乌云压顶之势的话,怕是就有灾厄临头!”

    孙可可听的一愣一愣的,但也听出不是什么好话了,眉头一挑就要说什么,却被陈诺一把拉住了。

    陈诺也不生气也不着急,笑眯眯看着这人:“道家的?”

    这人笑了,单手一揖:“贫道吴道子!”

    tui!!

    画圣他老人家同意你盗版了嘛?

    原本还有点好奇心,一听这名字就觉得不是什么高人了——真的高人谁起这名字?

    “算了,我们信菩萨的。”陈诺摇头,拉着两个女孩又要走。

    “且住!”

    这位吴道子眼睛一瞪,赶紧后退两步,脸上纠结了一下:“那个……你们等一下啊。”

    这人叹了口气,把自己的身上那件灰色的长袍当场就撩开脱了,然后翻了个个儿,反着套在了身上……

    好家伙!

    正反两面都能穿的!

    里面的这一面,掐线走丝的,居然看着就是一件袈裟!

    这人飞快的在头上一抹,一套乱蓬蓬的假发就被摘了下来,露出个微微短短的寸儿头。

    什么叫微微短短的寸儿头呢。

    你说他是光头吧,又没秃到底,上面薄薄的还有一那么一层,短到的程度,能让人清清楚楚的看见头皮。

    这么说吧,早年间德云社的那位郭老板还没留桃儿心之前,就是这个头型。

    这人袍袖一抖,就来了个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贫僧悟道!三位施主,佛道本一家,贫僧也是伺候佛祖的。”

    嚯!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明知道是骗子你,而且明摆着就拿你当傻子的骗啊!

    陈诺反而被气乐了。

    上下打量这位,眯了眯眼睛:“行,道士扮完了扮和尚是吧?别的我不废话了,你能给我来一段《金刚经》……我掏二十!”

    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面值二十的钞票晃了晃。

    这假和尚眨巴了一下眼皮……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嘴上飞快的念到这里,这假和尚看陈诺:“第一品就这么多……要我接着念第二品嘛?”

    陈诺真的笑了。

    这骗子,有活儿啊!

    痛痛快快把二十块钱直接塞了这人手里:“背的下功夫了,当赏的!”

    说完,拉着孙可可和小叶子又要走。

    “等等!!”

    假和尚又拦住了。

    先把钱塞进了口袋里,假和尚看陈诺,又看孙可可:“贫僧没骗你们,这女施主真的有厄运缠身!”

    “哦?”

    “这位女施主最近是不是诸事不顺,总遇着些不顺的意外?”

    “嗯,有。”陈诺点头。

    “事儿呢,想来也不大,但大大小小,就总是频繁的发生,对不对?”

    “没错。”陈诺点头,旁边孙可可也有点好奇,盯着这个假和尚看。

    “皮肉之苦肯定是吃了的,交际上多半也是受过斥责,怕是事业学业什么的,应该也是有些波折吧?”

    “嚯?”陈诺笑了,少年的一双眼睛,已经眯成了一线!

    ·

    这假和尚叹了口气,缓缓道:“看来贫僧是说准了,今日偶遇也是缘分,贫僧倒有一个法子,UU看书 www.uukanshu.com能帮施主化解掉这段厄……欸?欸?欸?欸?”

    没说完,陈诺已经一把将这人手拉住了,轻轻一抖手腕,就把这人的胳膊反拧了过去,背在后背,压得他弯腰下去。

    “说吧,盯上我女朋友几天了?怎么在楼梯上做的手脚,又是怎么去学校偷的考试卷改的答案啊?”陈诺脸上虽然在笑,但是眼神已经冷了下来。

    “啊?啥?哎呀!冤枉啊!老弟你松手,松手!哎呀断了断了断了,要断了……”

    陈诺一松手,却顺手使了个暗劲,把这人往地上一送,假和尚顿时就坐在了地面上。一手揉着自己的肩膀,唉声叹气:“这位老弟,下手太鲁莽了啊!你可冤枉我了。”

    “别喊老弟。”陈诺淡淡道:“不说清楚,一会儿你得跪下来叫爸爸。”

    ·

    【月初第一天,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