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15章 【掌控者的鸿沟】

    第一百一十五章【掌控者的鸿沟】

    在江北远离金陵城市中心的一个地方。

    周围的农庄已经在近年来的经济开发之中,变成了一片片的工业园区和厂房。只是因为开发的不平均,有些地方还暂时搁置闲置着。

    江北是金陵城的石化工业所在,也是重工业所在的地方。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前,这里还是一派老国企的气象:一个大型的国企,就仿佛是一个城中之城。生产区里上万的工人每日进进出出,生活区里一应俱全:大到医院商店,小到理发店幼儿园。

    每一个大型国企就是一个独立的小社会循环体。

    然而在九十年代后,这里渐渐的没落下来。

    很多老的国企的地皮和厂房,后来在改制的浪潮中纷纷专卖或者是并购,成为了一个个新兴的工业园区的一部分。

    一处已经略显破败的老国企生活区里,墙壁上左边的白油漆刷的“起重机械厂”,右边则是“大干三百天”。

    字迹已经斑驳不清,有的地方油漆剥落,就连墙体的红砖也掉了不少。

    路灯十盏里倒有八盏是不亮的。

    生活区里,当年热热闹闹的卫生院商店理发店什么的都关了大半。偶尔有开着门的,也都是租给了私人,开着小饭馆,但生意看着也是惨淡。

    远处的锅炉房里,倒是还咕嘟咕嘟的烧着火。

    这锅炉房后,是原本厂区的大澡堂子,如今自然已经关门了许久。

    澡堂子里一片漆黑,但往里看,气窗里微微的透着一丁点的灯光。

    里面深处,在最背的一个房间里——这里原本是供应热水的中转房。

    房间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水泥池,里面大约一米多深,十几个平方的面积。

    此刻注满了水,房间里黑漆漆的,也看不清什么,只能看见水面仿佛还在咕嘟嘟的翻滚着。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水面上的翻滚忽然骤而停止,方才还翻滚的水花,顿时就变成了寂静如镜面一般。

    很快,水分,水下深处一只手来,探出水面后,轻轻的扒在了旁边的水泥池子的边缘上。

    一个身影从水里冒了出来。

    巫师全身精赤,从水里缓缓的坐了起来后,一双微微闭着的眼睛里,似乎射出寒芒,张开嘴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这口气绵长而深远,吐出来后,巫师整个人原本挺直绷着的上半身,才忽然就松弛了下去。

    而随着他这一口气吐出去,房间里的空气里忽然风起云涌,就听见卡卡几声,墙壁上顶端的一层玻璃气窗上,玻璃出现了几条裂纹,而水泥池子上,也仿佛又几处出现了龟裂,池水顺着裂纹就开始流淌了出来。

    原本的水泥地面上,顿时随着泄露出来的水,而变成了一片泥泞。

    巫师这一口气吐出去,脸上的表情似乎也终于松了下来,眼睛里寒光,也渐渐消退……只是整个人看上去,却仿佛苍老了几岁,原本还算光洁的面皮,眼角和嘴角的皱纹,似乎就明显了几分。

    就在巫师的身上,他的肌肤下,隐隐有几处仿佛藏在皮肤下流淌的仿佛闪电一般的光芒,也终于随着这一声吐气,而消散了出去。

    身下的水,静静的流淌着,巫师坐在池子里,就这么靠着,然后闭着眼睛。

    “星空女皇,果然不愧是星空女皇。”

    巫师仿佛自言自语,终于的从水池里站了起来。

    轻轻伸了伸手,远处挂在一个钢架子上的衣服,忽然就自己飘了过来,然后一件件的自动套在了巫师的身上。

    头发上的水珠,自然而然的分离了出来,然后一粒粒的飘散在空气之中,随后四面八方的散去。

    巫师的身子走出水泥池,双脚就这么悬空距离地面大约二十公分的样子,从这件房子里缓缓飘了出来,最后落在外面的时候,一双皮鞋和袜子也自动飞来套在了双足上。

    门外,门开,一个驼着背的老头子晃着肩膀走了进来,抬头看见了巫师,脸上露出了畏惧而惊恐的表情:“这位,这位老板,你出来了?”

    “嗯。”巫师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老头子眼睛里满是敬畏:“这两天,可是耗费了三锅炉的燃料啊。”

    巫师静静的看着这个老头,然后摇摇头:“我给的钱难道不够么?”

    “够!够够够!够的!”老头子用力吞了口吐沫。

    其实给的钱,何止烧三锅炉,哪怕烧上十天半个月都够的。

    老头子绝对忘不了前两天的那个晚上,这个人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锅炉房外,破门而入!

    当时老头子以为是遇到什么坏人了,吓得哇哇乱叫。

    结果这人只是勾了勾手指,老头子就整个人飞了起来,悬在半空一动不动,脖子越来越紧。

    就在他快要窒息之前,终于,这个人又晃了晃手指,老头子落在了地上,拼命的喘着气。

    随后这人扔来了厚厚一叠钱,还有一句命令:“烧水!!”

    老头子是留守锅炉房的厂工……其实已经半退休了。退不退倒也无所谓,厂子早就停工好些年了。

    心中带着畏惧和忐忑,烧了水后,热水注入水泥池里,这人居然就直接脱了衣服跳了进去!

    当时把个老头子吓得差点没心脏病发作!

    那可是刚烧好的开水!!

    而这人跳进了水里后,却仿佛脸色的表情从原本紧绷着,顿时就松快了几分。

    扭头来,对老头子丢了一句话。

    “继续烧!水温不能落下。还有……说出去,你就会死。”

    整整三天的时间。

    老头子吓的没敢出门半步,就一直留在了锅炉房里。吃饭就弄了点挂面随意煮了煮。

    不是没想过喊人,不是没想过报警。

    但想起那人勾勾手指自己就飞了起来……

    但想起那人扔下了厚厚一叠钱……

    老头子终究是没有叫人,没有声张。

    巫师穿戴完毕,在房间里找了一片只剩下半扇的破镜子前,抬手理了理自己额头的乱发。

    这一战,自己受了伤不算,最重要的是魂器也损毁了一个……总的算下来,等于自己的实力一下子就损失了一成半。

    水中疗伤三日,算是把星空女皇的闪电之力,接着水的导电性,终于排了出去。但是伤势虽然愈合,可实力的损失,没有个一两年,怕是补不回来。

    如今没了魂器,实力又损伤……

    巫师心中虽然有许多怒气,但是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离开!

    若是在遇到星空女皇,或者遇到一个和自己同级的高手。

    实力损失了一成半,加上魂器的损毁……再来一场掌控者之间的对决。

    自己甚至有可能会当场陨落。

    报仇是心气。

    但前提是,先要能安全的活下去恢复巅峰实力。

    掌控者之间不轻易爆发战争,那是在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前提下!

    自己被那个可恶的小子阴了一下,在受伤的情况下遇到星空女皇,一场大战伤上加伤……那就真的会有陨落的危险了。

    当晚不能远走,因为伤势爆发,如果不赶紧找个地方疗伤的话,强行压制伤势,怕是损失会更大。

    如今……

    巫师站在镜子前,叹了口气。

    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个烧锅炉的老头子,忽然笑了笑:“你肯定很害怕,对吧?”

    “呃……”老头子战战兢兢的后退了半步。

    “别怕,我不会碰你的。”巫师摇头:“里面的水池被我弄坏了,你去修好吧。记住,这几天的事情,别对人说。”

    “好!好好好!”

    老头子松了口气,然后拿起扫帚就往水池房里走……

    巫师眯着眼睛看着这人走了进去,直等到i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闷哼……

    巫师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我不碰你……

    可是,我刚刚释放出来的那无数道来自于星空女皇的打入自己身体里的闪电之力……此刻还蕴集在里面的房间里和水气里……

    那些力量,岂是一个凡人能抗拒的?

    巫师摇摇头,转过身去,身子轻轻飘飘的离开了房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

    这一夜,李青山夜不能寐。

    有几次,他甚至就想赶紧收拾东西,尽快离开金陵城去外地躲避一阵子。

    但又不敢!

    若是真的走了……那岂不是坐视了自己是“知情人”了?

    原本对方可能还没打算杀自己灭口,自己一跑……

    而且,就凭浩南哥的手段……他的师弟,本事能差得了么?

    跑的话,万一跑不掉,被他找到的话……

    老头子在汤山的温泉别墅里辗转反侧了一夜的功夫。

    直到后半夜的时候,李青山忽然冥冥之中有所感应,陡然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长发飘飘,一身白色帽衫的卫衣。

    借着窗户外透进来的微微的光,那张千娇百媚的脸庞,落入李青山的眼睛里……

    李堂主此刻哪里有半点欣赏美色的心情,顿时就觉得全身从脚趾尖到后脖子,都是冰凉!

    (我要死了!)

    李青山躺在那儿,全身上下一丝力气都用不出来,牙齿咯咯咯的打架,嗓子仿佛被堵住了,一个字都喊不出来。

    鹿细细站在床脚,静静的看着李青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你认识我,对不对?”

    “没没没,我,我不认识……”

    “不,你不认识。”

    “不不不!我真不认识!”老头子差点没落下眼泪,忽然身上有了力气,李青山一个轱辘就从床上滚了下去,在地面上爬起来,也不敢站起来,就这么跪在地上:“我,我,我可以当不认识!我今晚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你看到了。”鹿细细眯着眼睛。

    “我……”李青山心中抓狂。

    鹿细细轻轻叹了口气:“我该拿你怎么处置呢……”

    李青山陡然一个激灵,脱口而出:“我绝不敢乱说的!!您和陈诺先生的事情,我就烂在肚子里!一个字都不敢说出去!!”

    说着,李青山连连磕头哀求:“小嫂子!您和陈诺小先生之间的事情,我老头子真的不知道啊……今天撞上也是无意的!

    我,我这人嘴巴最严了!一个字,不不不,一个标点符号我都绝不敢说出去的!!”

    “哦,我和陈诺什么事情啊?”鹿细细似笑非笑的问道。

    这……

    这让我老头子怎么说出口吗?

    说出来可不就死了?

    “……”

    李青山哭丧着脸,也不敢抬头,就这么低头,脑袋点在地上,大声道:“您和陈诺先生是一家人……你们的事儿,我不知道,不清楚!!真的不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

    良久,不见又回应,李青山才畏畏缩缩试探着抬起头来。

    房间里空空荡荡,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李青山心中狂跳,房间里却只有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会儿,李堂主身子一软,一股劲儿终于松掉了。瘫在地上,额头上身上全是冷汗……

    但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没杀我……

    命保住了!

    ·

    陈诺静静的坐在客厅的地上,茶几已经被他挪开到了沙发边上。

    半夜的时候,外面仿佛起了点风。陈诺微微睁开眼睛,念头闪动,原本半开着的阳台的玻璃钢窗,就轻轻的自动合上了。

    自己的实力,恢复到了“破坏者”的巅峰了。

    回到这个时空,满打满算半年……算是恢复的很快。

    但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的突飞猛进,到了恢复到破坏者的巅峰状态……

    之后,就再无寸进了。

    否则的话,也不至于遇到了星空女皇和巫师,自己会这么被动。

    可是,卡在这个点上,却再也无法寸进,确实让陈诺有点不甘的。

    虽然自己这一世,未必想去招惹前世的那个世界……那些高手。

    但就像一个原本可以考一百分的人,一下只能考个八十分,总是不甘心的。

    何况……说是避开避开,终究来说……真能避开么?

    鹿细细不会真的和自己为敌。

    巫师那人虽然是个老阴比,但为人谨慎惜命,若是真的拿命去拼,巫师也是不肯拼命的……虽然坏,但不够狠。

    可地下世界的大佬,除了这两人……

    难保这辈子不遇到其他的那些。

    总有那种心狠手辣,肯拼命的。

    遇到了怎么办?

    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应着自己的意识空间。

    精神力一团,虚无的空间里,密密实实的,已经颇具规模。

    但似乎总有一股禁制约束着。

    这种方式,有点类似于传说之中的“内视”,但又有些不同。

    所谓的力量,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向无非就是【掌控】。

    掌控者,顾名思义,就是对于力量规则的理解到随意的掌控。

    对力量,对规则……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根基,是对自己!

    此刻的陈诺,已经大体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哪怕是身子受了什么损伤,也能进入内视的状态,微观下的看到自己的身体的愈合过程,甚至可以加速这个过程。

    而陈诺更清楚,自己的力量……其实和地下世界的那些高手,都有些不同。

    自己其实是一个BUG。

    他的一切力量来自于自己的大脑。

    简单的来说,
就是……

    陈阎罗的脑域开发程度,先天就和常人不同。

    上辈子看过一部电影,寡姐演的《超体》

    讲述的是一个遭到奇遇的女人,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内,脑域从普通人的程度开发到了百分之百……

    然后就成为了全知全能无所不在的神一样的存在。

    陈诺的情况和那个电影有点类似,但又不太一样。

    上辈子从十几岁开始,陈诺的脑域就开始无限开发……随着年纪增长,实力越来越强。

    无数地下世界的高手一辈子梦寐以求的,就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和一切规则,一起物质的【感知】。

    你总要先【感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然后才能尝试去【操控】。

    但【感知】,就是横在所有地下世界高手面前一道无法越过的鸿沟。

    哪怕是鹿细细,哪怕是巫师这样的掌控者级的大佬,也是如此。

    所谓的掌控者,并不是真的越过了【感知】的鸿沟,而是能凭借着超脱常人的天赋或者是实力,凌空一跃,跳到鸿沟之上,那么惊恐一瞥,看到某一个物质,某一个方向的规则……

    但也只是一片衣角。

    巫师感知到的是念力,也就是人的精神力。所以,巫师是念力系的掌控者。

    鹿细细感知的是……

    算了,不想鹿细细。

    但是!

    对于陈诺而言,【感知】这个鸿沟,是天然不存在的!

    因为他的脑域会无限开发,一直增长……

    随着脑域开发的增长,这个世界的一切,理论上来说,他最终可以全知全能,不需要努力去窥探,不需要像其他高手那样,在某个临界点后,凌空一跃,然后惊鸿一瞥……

    这么说吧。

    随着脑域开发到一定程度,陈阎罗可以搬个小板凳直接坐在鸿沟上,然后抽着烟喝着小酒,悠哉游哉的随意去看那道鸿沟后面的所有的这个世界的秘密!

    就像《超体》里的寡姐一样,最后全知全能,世界的一切,都在她的感应之下。

    没有秘密。

    但可惜,BUG也是有缺陷的。

    上辈子,大概就是脑域开发到了一定程度后……

    大概是老天都看不过去这个BUG的存在了。

    让脑域开发强大的陈诺,得了脑癌。

    还没有进化到全知全能的陈阎罗,在一路走向寡姐在《超体》里那样成神之路的半途中……死于脑癌了。

    所以这辈子醒来,陈诺也并没有很认真的想去修炼,或者提升自己实力,或者是努力促进自己的脑域开发……虽然它一直自己在缓慢的增长。

    陈诺并没有试图加快。

    因为……

    万一特么的再得脑癌呢!!

    但这一次……陈诺有点警惕了。

    仿佛冥冥之中有股力量,自己只想坐在金陵城这个地方,好好的烟火气一生。

    但总还是遇到了上辈子的那些人和事。

    李颖婉和妮薇儿是陈诺自己去主动找的……为了弥补上辈子的遗憾,扭转两人悲惨的人生。

    但巫师居然被深渊组织请来找自己报仇……那是陈诺没料到的。

    眼前的问题是……

    鹿细细走了,自己以后肯定要面对巫师的报复……哪怕不是现在。

    将来呢?

    “念动力的规则么……”

    陈诺闭上了眼睛。

    他的掌心,忽然就冒出了一个金色的符文来。

    金色的光芒似乎隐隐的有一点点暗淡了,但在黑暗的房间里,还是那么醒目。

    金色的符文仿佛隐隐的在跳动,但是陈诺的掌心里,自然有一股他的力量,将这枚不听话的金色符文牢牢裹住。

    这金色的符文,是那天大战的时候,陈诺从巫师的力量爆发的过程里,悄悄收下的一枚符文。

    巫师的力量。

    仔细将自己的一缕意识注入到符文之中,细细的感应着符文内念力的波动……

    陈诺的眉头一点点的蹙了起来。

    能感应到充沛而强大的念力的波动。但是念力的强大,却掩盖不住里面的那一道道驳杂的味道。

    原本来说,这么驳杂的力量,背离了修炼者普遍认知的法则:力量越纯粹越好,越纯粹的力量,对于它的运行规则,越容易感知和操控。

    而这么驳杂的念力……

    陈诺忽然明白了巫师对念力者高手那不寻常的兴趣了。

    妈的……

    巫师你这是要学星宿老怪还是令狐冲啊。

    化功?

    还是北冥神功?

    或者是吸星?

    这么驳杂的念力,显然力量体系来自于不同的个体。

    但是落在巫师的身上,却被他能运用起来,而且运动的如此强大……

    那就是,这个符文的作用了。

    这么说吧。

    不同来源的念力,就如同一列列造型颜色和动力速度,尺寸大小,都完全不同的高铁火车。

    但是,这些不同的火车,却偏偏的听话的按照巫师的命令来运转。

    就因为,符文的存在。

    这符文,是巫师给这些驳杂不同的【火车】们,设下的……

    铁轨!

    任凭你是蒸汽机火车,还是磁悬浮列车,绿皮车还是高铁……

    你都要在这枚符文的“轨道”上运转!

    陈诺的眉头从紧蹙,再满满的松开。

    心中一动,他注入符文的那一丝精神力忽然变得狂暴起来……

    符文在陈诺的掌心,忽然一点点的崩散,化作一丝丝的金光,然后一丝丝的被陈诺剥开……再一次次的落入陈诺的掌心,游离到了他的眉心……

    若是巫师在这里,一定会气急败坏破口大骂陈诺,居然偷学自己对念力运用的法门。

    但是陈诺表示……

    陈诺做的事情,关我陈阎罗什么事!

    阎罗大人的事情,能叫偷么?

    ·

    初夏的时候,天亮得已经很早。

    五点多,天色已经亮了。

    一夜没睡的陈诺,看上去反而精神奕奕。

    梳洗一番后,陈诺套上外套出门。

    下楼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神色憔悴的女人,坐在楼梯道里,歪在墙壁上。

    走过的时候,陈诺认出来,是自己对门的女邻居。

    身上还有一股子酒气和烟气。

    眼妆已经花了,仿佛是哭过。

    陈诺没打招呼,从她身边静静的走过去。

    曲晓玲被陈诺的下楼的脚步声惊醒,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认出这是住在自己对门的那个少年……

    平日里也没什么来往,也犯不上打什么招呼。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手机……没有未接电话,没有短信。

    曲晓玲起身从地上站了起来,摇晃着身子,转身上楼回家。

    ·

    陈诺下了楼,一路小跑,跑的过程里,调整着自己的心肺功能,引导着身体的每一块肌肉,主动的去适应奔跑过程里身体节奏的变化。

    这也是陈诺日常锻炼自己的一种方式。

    跑过一家开门早的早餐店,陈诺买了几个包子,肉馅的菜馅的豆沙馅的都挑了几个,用纸袋子装了提在手里,继续一路小跑。

    半个小时后,陈诺来到了一片小树林,远远的就看见一群老头老太太在那儿晨练。

    一群人在那儿嘿嘿哈哈的练气儿。

    一个老头站在最前面,双手插着腰,放声中气十足的喝喊。

    陈诺走过去,点头打了招呼,少年脸上带着礼貌而腼腆的微笑,倒也讨喜,何况之前也见过很多回了。

    “小陈来了啊……你这几天怎么都没见着人啊。”

    “哟,给你师父买早点了啊。”

    “小陈啊,你不是上回说要教我上什么网看电视剧的吗?”

    陈诺嘻嘻哈哈的一路跟老头老太太们打了一圈招呼,然后来到了小树林边。

    老蒋已经穿着对襟唐装练功夫站在那儿摆了太极拳的功架子打了两趟了。

    陈诺也不打扰,歪在一棵树旁,静静的看完。

    老蒋收了架子,睁眼一看,瞧见了陈诺,就先皱了眉头。

    “你都几天没来了啊?我差点都忘了还有你这么一个徒弟了。”

    “别别!”陈诺陪着笑:“师父忘记了,我不能忘啊。”

    老蒋摇头,随手接过了陈诺递过来的纸袋子:“包子?”

    “嗯,肉馅的孝敬您,豆沙馅的一会儿带回去给小叶子吃。”

    说着,陈诺抬头看周围:“我师兄呢?”

    “嗯,我让他这两天别来了。”老蒋叹了口气:“马上这不是快高考了么。练功先停一停,考完了再说。别让他分心了。”

    陈诺心中暗笑。

    就浩南哥的状态……前几天还为情所困呢。

    练功分心?那不能够!

    他那心早就分了。

    老蒋拿出一块自己带来的干毛巾,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然后就开始指点陈诺打拳。

    这次陈诺没有再嬉皮笑脸,一套功架子打的虽然不说多好,但也工工整整的。

    老蒋却依然冷着脸。

    陈诺打完,主动笑道:“怎么样师父?今天我打的不错吧?你还板着脸干嘛?”

    “废话!一个月了,你一套功架子才打成这个样子,还要我夸你?你师兄林生都能打两套拳了!你连入门的功架子都打的勉勉强强,要我说,小子,你真的别浪费时间练功了,每天有这个时间,在家多睡两个小时不好么。”

    陈诺嘻嘻哈哈,就是不接这个话,却变魔术一般从口袋里摸出了一袋豆浆来,递给了老蒋,笑眯眯道:“师父,我妹妹最近给你舔麻烦了吧。”

    老蒋接过豆浆,拧开盖子喝了两口,脸色也认真了许多:“叶子很乖的,不麻烦。倒是你……顾康的事情有什么变化么?”

    “没事,他最近没找我。”陈诺笑眯眯的回答:“这种社会混子,没准遇到别的什么新鲜事,去别的地方为非作歹去了。”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老蒋皱眉道:“不成,这个事情不能一直悬着,总要想法子了断!”

    “你武功这么高,要不上门去给他个狠的?打断他几根骨头,他就不敢来了。”

    “呸!”老蒋斜着眼睛看陈诺:“胡说什么!我一个半大老头子,打打拳不过是强身健体,你是武侠片看多了吧!好好学习是正经,没事别看那些东西。”

    顿了顿,老蒋正色道:“练功强身健体可以,但是以武犯禁不行!你记住这条啊!年轻人不要好勇斗狠,不要没事跟人动手!没好果子吃的。”

    陈诺面上点头,心中却暗想:我要不动手……前几天你就给鹿细细活活打死了你知道么。

    老蒋又指点陈诺打了会儿拳,眼看到了七点钟的时候,老蒋收拾了东西,拉着陈诺回去了。

    “过两天……嗯,你们期末考试结束吧。一起吃顿饭。”

    “啊?”陈诺心中一动:“什么饭局啊?”

    “没什么事儿,就是找个时间大家聚聚,一起吃顿饭,你到时候来就行了。嗯,就下星期二。”

    陈诺算了算日子,刚好是期末考试结束第二天。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行!”

    回到老蒋家里,陈诺和师娘宋巧云也打了个招呼,然后拉着小叶子说了会儿话。

    早上陈诺又亲自送了小叶子去幼儿园,然后本来想逃课,结果被老蒋直接盯着押回了学校。

    来到学校里,刚进教师,陈诺忽然脸色就变了!

    孙可可坐在座位上,额头高高红肿了一大块,就连眼角都带着一团青!

    这一晚上没见……

    好好一个姑娘,被人打成猪头了?!!

    ·

    【注意了!十二点后有加更!

    新的一个月了!求保底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