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14章 【这锅,我不背】

    【大章,写的长,所以多花了点时间,更新晚了一个小时,见谅!】

    ·

    第一百一十四章【这锅,我不背】

    夏夏。金陵城市中心某高级会所里的红牌妖精。

    年纪已经二十三岁了,但因为生的脸嫩,五官又精致,所以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小一些。若是化个淡妆再穿个连衣裙的话,走到大街上冒充一下高中女生也不会有什么人怀疑。

    你可以说这真的是祖师爷赏饭吃——如果她这行真的有祖师爷的话。

    从二十岁开始混迹这个行业,短短三年时间,夏夏就先后成为了两家会所里的红牌妖精。

    这就不仅仅是长的好看这么简单了。

    在欢场之中,长的好看的妹子不罕见,但红牌妖精罕见。其实说穿了,还是看内在。

    要当一个红牌妖精,相貌颜值身材那是硬件条件,而软实力方面才是分水岭。

    夏夏这个妹子,用一句话来形容:宜喜宜嗔可甜可盐,同时还心狠手辣脸皮厚。

    心狠手辣脸皮厚,在这个行业绝对不是贬义词,而是妥妥的褒义。

    会勾男人,懂得撩男人,精通男人心理,同时还能压低自己的做人底线……这就是欢场红牌妖精上位的不二法门。

    出手狠辣准确果断,该抢的客户,可以拉下脸来和一起上班的小姐妹说翻脸就翻脸。抢到手之后,毫无道德底线的疯狂割韭菜,不把男人钱包榨干绝不罢休。撒谎演戏十八般套路,说来就来样样精通。

    遇到有价值的金主,豁出脸皮去,什么尊严面子架子都统统扔掉,伏低做小,摆出最正确的姿态,你要清纯我给你摆清纯人设,你喜欢冷艳我给你玩高冷御姐……然后把男人哄的晕头转向乖乖上勾——所有的这些手段,夏夏这个妹子,一概不缺!

    可惜,这个妹子也就是早生了二十年。

    若是晚个十几二十年的话,绝对是直播行业的红牌大主播,可以参加年度盛典的那种。

    可以说,二十三岁的夏夏已经站在了金陵城欢场的金字塔尖的那一小群妹子的行列了。

    拿一个例子做类比:曲晓玲和夏夏年纪相仿,还在一个比夏夏上班的场子档次低了一个台阶的地方上班,而且还远远没当上红牌,平日里也就打打车,租着破旧的小房子住着。

    而夏夏已经一年前就在金陵城市中心买了一套面积不大但是位置极佳的精装单身公寓,而且还买了一辆十几万的车,妥妥的在金陵城成了有房有车一族。银行里还有几十万的存款。

    这才2001年!!

    而她只是一个高中都没念完的小县城郊区乡镇里走出来的妹子。

    而夏夏今晚,觉得自己撞到铁板了。

    其实对这个生的兴趣,就是来自于前天晚上。

    随随便便扔出八千块来装个逼的客人,夏夏不是没见过……但是很少!

    进这行三年多,也就见过寥寥三五个。2001年的消费和收入水准不是二十年后。

    之前遇到的几个,夏夏都把握住了,其中一个大佬,就是夏夏贡献了如今她那套单身公寓的主力。

    而那天晚上,一开始看到生的时候,夏夏并没有太过在意……原本以为经理只是看在光头磊的面子,把自己叫来临时应付一个眼光很挑剔的客人——这种事情很寻常。

    但从生一脸冷漠的扔下八千块掉头走人的那一瞬间,夏夏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就仿佛一个出色的老猎手,看到了一颗肥硕的金光灿灿的韭菜!

    而让随后夏夏仔细观察到的两个细节,让她做出了果断的决定,把主攻目标制定为了:搞定这个小子。

    第一个细节是:光头磊对这个小子非常的客气——那是一种隐藏在表面上的亲热,但其实隐隐的有一种近乎巴结一样的客气和热络的态度。情商极高的夏夏,在欢场里见过太多的牛鬼蛇神,这种态度一眼就能看出来。

    第二个细节是:那个小子扔给了自己八千块就走了,而光头磊屁都没放一个……若是换了别人,恐怕没准买单的时候,这八千块钱会被客人要回去。

    可光头磊没有!

    就因为,那个小子临走之前留了一句话:这钱,给自己了!

    光头磊是什么人呢。一个有点钱,有点势力,同时最近还混的很不错的半黑不白的一个老大。

    以光头磊作为参照物的话……那么,这个叫生的小哥哥,就被夏夏判断出来了:这绝对是一条大鱼!

    虽然生穿的很普通,佐丹奴的外套,真维斯的牛仔裤,耐克基本款的运动鞋……

    但夏夏早就脱离的基本趣味:不以貌取人!

    这方面她是有过教训的。很多时候,有钱有势的人,穿衣品味和生活习惯,真的不能一概而论。

    生的好人卡,还有毫不犹豫的掉头离开,让夏夏在当场愣了足足有半分钟。

    然后,这个姑娘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非但没有半分沮丧的残留,反而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还充满了兴致勃勃的战意!

    大鱼!

    绝对大鱼!!

    对自己这种红牌妖精都无动于衷,说明啥?

    说明人家生活里可能根本不缺漂亮女人!

    这种大腿就在面前,岂能错过!!

    舔!必须舔!

    豁出去也要舔下来!!

    这辆开了还不到一年的伊兰特,夏夏早就想换了,能不能换成一辆双门小跑……没准,就要着落在这个少年的身上!

    ——所以说,这人啊,很多时候就怕心思太多太复杂。容易把简单的事情想的太多弯弯绕,然后把自己陷进去。

    自我攻略,最是要命。

    ·

    生提着东西一路溜达回家,路上的时候就把那个红牌妖精叫夏夏的妹子直接扔到脑后去了。

    这个年纪的少年还是比较单纯的,心中有了一个认定的并且跟自己有关系的妹子后,就仿佛整颗心都被填满了。

    若是换二十年后的浩南哥,恐怕就一颗红心两手准备,送上门来的先狠狠咬一口再说了……

    反正啥都不耽误嘛。

    生回到家里,放下了东西,磨磨蹭蹭的在家里挨到了十二点,中间又给曲晓玲打了一次电话,这次开机了,但是没人接。

    可能是生气了。

    生心中做出了判断。

    时钟一过十二点,生算着时间,出门前去曲晓玲上班的。

    做清洁工的母亲夜里两点半下班。自己这个点过去,若是曲晓玲下班早的话,可以趁着母亲下班之前,有时间跟跟曲晓玲谈一会儿——浩南哥是这么计划的。

    骑了自行车来到了外,把车停好了,生走进大厅,和认识的保安以及大厅服务员点头打了招呼。

    然后在大厅里溜达了两圈,先去了走廊尽头最里面的一个包间门口看了一眼:这里是小姐休息室,没上台的小姐一般都在这里候场。

    没看到曲晓玲在里面,倒是遇到了一个认识的女孩,随口一打听,知道曲晓玲上班了,在一个包间里。

    生点了点头,出了大厅,站在了外面的停车场,找了个背风的地方靠在那儿抽烟。

    大概一点不到的时候,大厅里,走出来了几个人。

    一个年纪不小的中年人晃晃悠悠出来,然后一个跟班样子的走过去接过了包和外套,去了停车场。

    中年人站在大厅门口抽烟,抽了半支的样子,台阶上,曲晓玲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踩着高跟鞋,扭着腰就下来了。

    男人立刻转身迎了上去,伸手就揽住了曲晓玲的腰。

    曲晓玲似乎扭了两下,但最后干脆没躲了,反而笑着轻轻推了一下那个男人。

    不是真的推,打情骂俏的那种。

    曲晓玲脸上带着笑,其实心里一点开心的想法都没有。

    眼前的这个男人姓李,都叫他李总,听说是做建材生意的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板。名字叫李荣达……应该是这三个字吧,其实曲晓玲也不确定。

    这个李总最近摆明了就是馋曲晓玲的,连着给曲晓玲订了四五次的包间了,就是捧她,每天晚上包间里消费都有个三四千,出手不小气。

    出台的事儿,李总开口说了三次……今晚是第三次。

    而且人家挑明了:这是最后一次开口问了,如果再拒绝,就没下文了。

    没下文的意思是:以后订包间不会再找曲晓玲了,包间的消费抽成,也没她的份了。

    这李总是老江湖,根本没给曲晓玲任何施展花招的余地,就直接扔了句话过来:场子里姑娘那么多,我随便挑一个,都愿意做我的小可爱。你不肯,有的是人肯!

    连着四五天上班,都有老板定好了包间,不用跟别的妹子一样排着队,一个个包间的试台,不用跟个货物一样站在前面让人挑选,还得自己主动自报家门。

    包间有老板订好了,消费也有老板托底,这种事情,在欢场里,就是妹子们中的牌面!

    你今晚要是再不肯的话。

    对不起,明儿起,这个牌面你没有了!

    大爷有钱,给别人的姑娘撒去,牌面,也就归别人了。

    而且这个李总今晚玩了一手很漂亮的手段。

    买单的时候,先刷卡付了包间的消费,然后从包里拿出厚厚一叠现金,直接扔给了坐在他身边的曲晓玲。

    “包间里的妹子,小费你来发!都在这里……发剩下的,都是你的。”

    晚上包间里一共四个妹子。加上公主服务员和领班妈咪的,一圈小费打完,那厚厚的一叠现金,还有个三四千的样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许许多多原因吧。

    可能因为最近跟生闹了别扭,心态失衡了。

    可能因为自己也总是心焦年纪不小了,要快速的多赚钱。

    可能因为这几天的牌面实在太舒服,不想放弃。

    可能因为这个李总确实有实力,值得自己去傍。

    总而言之吧,曲晓玲投降了。

    站台大堂门口,曲晓玲没抗拒李总搂过来的手,对方的手绕着自己的腰,巴掌已经拍在了自己的屁股上,曲晓玲也就是笑笑没说什么。

    李总笑着低头在曲晓玲耳边说了句什么。

    其实曲晓玲心里有点乱,没听清这个老男人说的什么。

    但其实也不同听清,看他脸上的笑容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多半又是什么荤段子。

    李总拍了拍曲晓玲的屁股,然后丢了一句走开了。

    这次听明白了:尿急,去洗手间。

    曲晓玲站在原地,摸出烟点了一支,但是很快,她看见生从角落里走出来的时候,曲晓玲的身子还是僵了一下。

    生脸上没什么表情。

    “你……”曲晓玲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但还是硬着头皮。

    “我想告诉你,前两天我没生气,我……好吧,我确实有一点生气,有一点想不开。”生语气听起来居然出奇的平静。

    “浩南,我……”

    “不,还是叫生吧。”生摇头:“我还想告诉你的是,我昨天没回你短信没接你电话,因为我遇到一点事情,人在外面,手机也没电了。我今天回到家里才开机,才看到你的短信,然后我给你打了电话,但是你关机了。”

    “我,我昨晚喝多了,回去睡觉忘记充电,手机没电关机了。”

    “嗯。”生点头,语气居然还是很稳——但恰恰是这种稳,反而流露出了一丝古怪和不寻常:“我还想和你说的是,我这两天想了很多很多,关于咱俩的事情。”

    曲晓玲用力咬了咬嘴唇。

    生嘴角一挑。

    他笑了。

    他居然笑了!

    这是怎么样的笑容哟……

    平静,自嘲,甚至带着一点点的不符合年纪的那种超脱和无奈。

    “我想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我让你不上班的话,我有没有能力照顾你。真的,我想了很久很久,唯独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去想,就是……我在意不在意你的工作。

    可能,我们认识的时候,就是这么认识的,所以我很早就默认了不在意这个的。

    我想的更多的是,以后好好的就行了。

    我想,你如果不上班了,我能好好照顾你。

    我最近可能多了一个活儿,有人会找我做事情,我……应该能赚到不少钱。

    嗯,以后应该能赚到一些钱吧。

    能不能比得上你上班赚的,我不清楚。

    但我会很努力的去做事,很用心的去做。

    赚的多少……正常生活肯定是够的。

    我今天白天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和你聊这个……但是你关机了。

    我晚上在你上班时间之前,又给你打电话,也是想和你聊这个……但是你没接。”

    曲晓玲脸色苍白的吓人。

    她的呼吸也有点不稳,用力咬了咬牙:“我……你一直不理我,我生气了,所以我不想接你电话……”

    “嗯,我明白了。

    但是……晓玲姐,我其实有一点,是我不懂的。

    就是,我们之前那天的那点矛盾,虽然是你上班的特殊情况。

    但不管放到哪里去说,我一个男人,有理由生气是应该的。

    但再怎么说……

    没做错事情的人有理由生气发火。

    做错事情的人,凭什么反过来对人发脾气?

    这在我这里,我觉得很荒唐,也想不明白的。”

    从头到尾,少年的语气,都很平稳。

    一点没有发火,一点都没有失控。

    尽管,此刻生却很清楚,自己的胸膛里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着。

    “你不接我电话,我就干脆过来了。我今天来的时候,还有刚才在这里等的时候,其实一直都在想着,今晚要问你一个问题的。”

    曲晓玲身子抖的更厉害了:“你,你想问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两年前一个叫周星驰的男人,在电影里说过一次了。

    那句台词是:“不上班行不行,我养你啊?”

    但此刻,生选择没说了。

    ·

    生摇头:“不,我现在要问你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少年反而退后了半步,看着站在台阶上的曲晓玲:“刚才,你从里面出来,和那个男人一起……你今晚打算干什么?”

    曲晓玲用力咬着嘴唇,说不出话。

    女人的脸色瞬间,一变,再变。

    忽然,曲晓玲怒了。

    那种分明很心虚,但是却虚张声势的怒。

    那种分明自己输的一败涂地,却非要倒打一耙的怒。

    那种怒,怒的很无耻。

    “你管我要做什么!你是我什么人啊!!我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你两天不理我,我就不能生气吗!我不过是跟人一起吃个饭,你就至于发那么大脾气吗!我跟人吃饭犯法了嘛!

    生,你要真喜欢我,你体谅了我的难处吗!

    你至于我跟人吃个饭你就生气吗!

    你生气了可以不爽可以不理我。

    我生气了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生没分辨。

    甚至于,他连“我没生气不理你,是真的有事手机没电了”这种话都没有去抗辩。

    相反,他静静的听着这个女人的无能狂怒,静静的听她把那些荒唐的话喷完。

    然后……

    “嗯,明白了。”生点头,语气很缓慢,慢吞吞的问了一句话:“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我们两人闹矛盾了,所以你今晚就决定出台,是么?”

    “…………我,我之前不出台的!”

    “嗯,所以因为我们吵架了,你就出台了?”生点头:“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以后,假设我们还在一起的话,我们就不能吵架,不能闹矛盾,只要一闹矛盾……你就有可能随便找个男人去睡一下呢?

    晓玲姐,是这样的吗?”

    曲晓玲语塞了。

    哪怕她再想用发火来掩饰自己的荒唐和心虚。

    但是,这种答案,她还是没办法说出口的。

    “因为你跟我吵架,所以我就决定跟别的男人去睡……”哪怕再无耻,这种话,说还是说不出来的。

    做或许能做出来,但是说,真的说不出嘴。

    曲晓玲身子抖得更厉害。

    终于,女人深吸了口气,嗓音有些嘶哑,眼神也变得有些抓狂起来。

    “生,你不懂!我需要钱!

    我二十多岁了,在这个城市里连个自己的家都没有!

    我老家还有一个弟弟,结婚起房子都要用钱!

    我身边的小姐妹,上班的一起的,用的是名牌包包,名牌化妆品!

    还有的已经买了车了!

    我什么都没有!

    我凭什么要过这样的日子!

    我的要求又不高!我只想不比别人差就行了!”

    生依然没发火。

    他点了点头:“嗯,不比别人差。”

    少年思索了一下,很认真的语气,低声回答道:“二十来岁,在这个城市里没房子……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啊。

    有几个二十岁出头,就能在这个城市里自己买房的?

    你说名牌包包名牌化妆品……

    那么又有几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能买得起的?

    别说你了。


    嗯,说我的父母可能远了一点。

    我家里认识的亲戚,我的几个表姐,堂姐,和你年纪差不多。

    我一个堂姐,大学毕业一年半,如今也每天早上八点起床九点上班。

    每天坐公交车。

    每个月赚一千块钱的工资。

    她没用过名牌化妆品,也没有名牌包包……

    我其实,懂了,晓玲姐。

    你要的不是普通人的生活。

    你说的‘不比别人’差,这个‘别人’,压根说的就不是普通人。

    你想要比的,是那些锦衣玉食的人,那些人,才是你作为参照物对标的目标,是么。”

    曲晓玲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少年说的实在很准,很真。

    真的让她无言以对,也无法反驳。

    她想要的,确实就是这些!

    甚至包括一开始会接近生……无非也就是因为觉得这个少年有奇特之处,看看能不能傍上一个有力的粗大腿。

    后来接触的过程里,自己确实有动了一些感情,但是初衷,确实没那么单纯。

    手段,套路,撩男人的技巧,也确实都用过。

    ·

    2001年的生和曲晓玲并不知道。

    在20年后,移动互联网爆发的时代下,一个叫知乎的平台上,曾经出现过一个爆款的问题【和欢场里上班的小姐谈恋爱是什么体验】。

    这条当时人气爆棚热度极高的问题下,自然有很多类似【人在美国刚下飞机,利益相关匿了】这种标准的逼乎的分享新编故事的答案。

    但其中一条赞数最高的答案里,开头的几句话,被很多看到这个问题的人认同。

    “做小姐的女孩最难以让人接受的其实并不是她们的经历,也不是她们做过那些被人不齿的事情。

    而是,在那种圈子里沉沦久了的女人,往往已经行成了一套异于常人的扭曲的三观。

    正常人和这种三观扭曲的人相处,才会感觉到无法接受的巨大的差异和可怕的感觉。

    这种三观就是:出卖自己的身体去交换或者去欺骗,用这种手段来谋取他人的感情和钱财的事情,在她们的心中,并不觉得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这种【不觉得错】的三观,才是真的错的可怕。”

    而这个答主其实并没有说出什么编造的故事,答案也就是这么几句话。

    反而引发了无数读者的点赞,还有很多人在评论区留言:答主必定有着很沉痛的经历才能说出这么透彻的话。

    答主,请说出你的故事!

    ·

    “我不怪你。”生摇头:“我也没资格怪责你,人各有志。你想过好日子,想走这条路,想下水也好,想怎么也好,我没道理怪你。

    我也只是一个小人物,没有资格站在高处指责你的。

    但是……晓玲姐。”

    生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酝酿了一下措辞,缓缓扔过去一句话:

    “你想下水赚快钱,想走这条路去追求你的锦衣玉食的生活……都可以的。

    但是请你千万不要跟我说,是因为我跟你吵架闹矛盾,所以你才做这样的事情的。

    这个锅,我生背不起。”

    说完了这些,生对曲晓玲点了点头:“晓玲姐,就说这些吧,这些日子认识你挺开心的,之前我们相处也挺愉快的。

    而且,很不好意思,之前你还请我吃了几顿饭,我一直想赚到钱回请你来的。

    恐怕也没什么机会了。

    不过,我也帮了你两次,大家算是谁也不欠谁吧。

    没有讽刺的意思,我真心希望你能心想事成,如果走这条路真的能让你过上你想过的生活,我希望你能赚到钱的,真心的。”

    少年说完,扯了扯嘴角,扯出了一丝非常难看又勉强的笑容。

    然后,掉头离开!

    生的背影还没远去。

    曲晓玲站在台阶上,身子抖得仿佛风中的落叶。

    看着这个少年的远去,曲晓玲还算年轻的心中,仿佛隐隐的有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充斥奔流而过,仿佛,敏敏之中,她觉得自己今晚恐怕错失了自己人生之中最最重要最最宝贵的一样东西。

    有几秒钟,曲晓玲甚至生出一股冲动,想不顾一切的冲上去,追上去,抱住这个少年,然后对他痛哭流涕,对他道歉,对他哀求,把这个男人留下来……

    “怎么了?”

    身后,李总的声音传来。

    李总已经走了出来,就站在大门口台阶上抱着膀子看曲晓玲。

    “我……没事。”曲晓玲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李总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仿佛哼了一声,迈步走下台阶,轻轻一挥手,停车场的方向,司机开着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缓缓过来,停在了面前。

    李总拉开车门,回头看了一眼曲晓玲。

    “还走吗?”

    “……”曲晓玲看着面前的黑色轿车,深深吸了口气,咬了咬牙。

    “走!”

    ·

    生一口气走出了一条街,然后才站住了脚步。

    少年心中的那股傲气支撑着的劲儿,仿佛此刻一下就散去了。

    生在路边,直接坐在了马路牙子上,靠在一个垃圾桶旁,喘了会儿气。

    心中砰砰乱跳,越跳心里越是堵的慌。

    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有一股子劲儿,有一股子气,就那么生生的憋在那儿,堵在那儿!

    怎么就散不去!

    怎么就撒不掉!

    怎么就出不来!

    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是短信铃的提示。

    满怀希望的拿起来看了一眼,看到内容,心中有些失望。

    不是她。

    ·

    “小哥哥~你知道不知道,你今天让人家很受打击呀。”

    ·

    夏夏躺在家里的床上,精装修的单身公寓里,家电都很讲究。

    这个年代还很少见的乳胶床垫,柔软而不失弹性。

    脸上覆着面膜,靠在床头的靠垫上,小腿翘着,一晃一晃的,手里拿着手机。

    其实夏夏在多线作战。

    给生发短信的同时,夏夏还在短信撩拨一个上周在场子里认识的小富二代。

    以及,一个一直打自己主意的经常来消费的一家外贸公司的高管。

    不是不让睡。

    而是,睡对于夏夏来说是一件武器,到必要时候才可以拿出来用的。

    叮~

    短信提示。

    夏夏切过手机屏幕……

    “我想喝酒。”

    咦?

    这话……

    有故事啊!!

    不怕你有故事!

    就怕你不给老娘开门!!

    红牌妖精直接从床头坐直了身子。

    脸上的面膜一把撕掉。

    红牌妖精眼珠转了转,立刻回了消息。

    “好!我陪你!还是那个包间888!你想喝酒我陪你喝!你想唱歌我陪你吼!你想倾诉我陪你哭!

    青岛不倒我不倒!雪花不飘我不飘!

    本姑娘夏夏,硬腿子!”

    发完消息后,夏夏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跑去化妆台前飞快的撸了个妆。

    妈的,老娘天生丽质,底子就是好!

    得意的脱掉了睡衣,就光着上半身直接打开衣柜,挑了件又清纯又内骚的小连衣裙给自己套上。

    这个时候,手机才收到了一条回复。

    “好!”

    红牌妖精眯着眼睛得意的笑了笑,抓起手机直奔门口,给自己挑了双高跟鞋。

    ·

    888包间。

    生走进包间的时候,夏夏已经用了一个看似随意,但其实摆的很有心机的造型,歪坐在沙发的一侧。浩南哥走进来的时候,红牌妖精就单手撑着下巴,眼波撩人的勾了过去。

    桌上,一打啤酒已经打开,整整齐齐的码成了一排。

    “今晚不管你有什么心事,你想说我就听,你不想说我就陪你灌酒到天亮!”夏夏站起来,娇笑着靠了过去,微微挑起自己的下巴:“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贴心啊,小哥哥?”

    生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好。”

    拿起一瓶酒,吨吨吨吨,一口气吹掉了小半瓶。

    生忽然问了一句:“怎么不喝洋酒了?”

    “哎呀!”夏夏故作很有性格的一笑:“你不懂,场子里的洋酒,十瓶有九瓶都是假的!

    啤酒虽然也有假的,但啤酒假也假不到哪儿去!

    反正都是喝多了要吐的,干嘛喝勾兑酒精啊!”

    生闻言,笑了一下,然后仰脖子,吨吨吨,又吹掉小半瓶。

    点歌,喝酒,鬼哭狼嚎一般。

    生看似很平静,话也不多,就这么近乎狰狞的拿着话筒吼着唱着,喝着酒。

    而夏夏,很聪明或者说很心机的,把包间里的公主直接打发了出去,房间里就留下了她自己和生两个人。

    半个小时后,生的手机忽然响了。

    生忽然停了下来,扔掉话筒,然后直接拿起手机,走出了包间。

    站在包间门口,生看着手机上来电显示的名字:晓玲姐。

    深深吸了口气,少年虽然有点酒意上头,但是却稳稳的接通,稳稳的说了一个字:

    “喂。”

    电话那头,曲晓玲在哭。

    哭的稀里哗啦,抽抽嗒嗒。

    生也不说话,就捧着手机在耳边,静静听着。

    “林生……”

    “嗯,我在听。”

    “我,我什么都没做,我今晚真的错了,是我真的错了。

    我跟那个人出去了,但是走到了酒店门口,我后悔了。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他很生气,然后还推了我一把。

    我真的今晚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已经被我赶走了,我,我就坐在酒店门口。

    我很难受,我很想你。

    我真的喜欢你的,我真的是对你动感情的。

    我错了,我对不起你。

    我发誓我今晚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原谅我好不好?

    好不好?

    我想明白了,也想清楚了,我真的不想失去你的。

    好不好?林生?”

    生一股热血上头,但是少年却奇迹般的,说出来的话,声音平静到了极点。

    “你在哪?”

    “我在酒店门口,在XXX酒店,我在酒店门口坐着。”

    “回家去吧。”

    “……啊?”曲晓玲仿佛愣了一下,然后飞快的大声发誓:“林生,我知道我今晚做错了!但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在公司门口就想去追你的!但是我拉不下脸。

    我真的错了!

    可我没有跟那个人睡!我真的后悔了!

    我走到酒店门口就后悔了,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真的刚才没让他碰我!真的没碰我!

    我真的……

    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我真的没有……”

    “晓玲姐。”生打断了曲晓玲絮絮叨叨指天誓日的话语。

    “嗯,林生……”

    生深呼吸了一下。

    他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上头的大脑,暂时不被酒意冲昏。

    然后,少年挺直了身子,拿着电话,语气平缓,稳定。

    “晓玲。

    我们闹了点矛盾,你就决定拉着别的男人去睡。然后走到了酒店房间门口了,才和我说你又后悔了,回来打电话找我,让我回到你身边……”

    说到这里,生忽然深吸了口气。

    语气很平静,毫无怒火,毫无愤恨。

    只是那么简简单单的话,简简单单的语气和语调,一字一字的问道:

    “你,当,我,是,什,么?”

    ·

    夏夏已经关掉了音乐,放下了酒瓶子,坐在那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喝下去。

    红牌妖精看出这个少年今晚有很大的心事。

    但是她聪明就聪明在这里……不打听,不追问!

    就是这么陪着!

    表现得极有个性的,这么陪伴着。

    男人或许不喜欢那种絮絮叨叨追问的关心。

    但是男人,都喜欢这种长的又好看,又感觉很酷很有个性的陪伴者的。

    生出门接电话,红牌妖精也没问。

    虽然也好奇,但是她心中大体也能猜出一点轮廓来。

    没有做出那种跟上去趴在门口偷听的傻事。

    夏夏喝完了一杯水,仔细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甚至把自己的裙摆也故意往膝盖上撩了三分。

    然后……

    一分钟后,生推门回到包间里。

    夏夏眯着眼睛,坐在原地没动,只是抬起头来,对着生笑。

    “还能喝么?我打赌,你最多还有三瓶就倒了!”

    生站在门口,沉默了几秒钟。

    然后,他走到了夏夏的身边,就站在这个红牌妖精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女人。

    三秒钟后。

    少年开口,语气沉稳,冷静。

    “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不喝了。走吧。”

    “啊?”

    “今晚,我要睡你。”

    ·

    【生的蜕变,给了一个尾巴。

    我想说的是,这一章的故事,女人可能不懂,男孩可能不懂。

    但是我想,男人大部分都是懂的。

    大体就是这个意思,林生的配角人物弧线我勾满了,这个人物的蜕变我写完了。

    不会是双男主,配角就是配角,只是很喜欢这个人物,这一章,只是为了给他一个完整度罢了。

    月底了,求一下月票!

    谢谢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