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13章 【好人卡】

    第一百一十三章【好人卡】

    李青山的脸上表情分明就是那种,客套寒暄,敬畏又带着一点惊喜,然后明显是想上来套个近乎什么的。

    而陈诺的表情就很简单了:你别过来啊!!

    ·

    李青山心态其实很明确:那天见过浩南哥和他的这位陈诺师弟后,李堂主的腿一下就好了,惊喜之余也对那位浩南哥——准确的说,是对这个神秘的师门生出了更多更大的敬畏。

    似李青山这种老江湖人,顺竿爬见缝插针这种事情都是一辈子历炼出的本能了。虽然之前和浩南哥有些恩怨……但现在恩怨不是已经化解了嘛。若是能结交到这样的一门奇人轶事,能把这条大龙引为自己的强力外援的话……

    腿好了才两天,正想着找个机会再去寻那位浩南哥套套近乎。

    没想到,今天这机会不就来了嘛!

    虽然遇到的不是浩南哥,但遇到的这位陈诺小先生也是浩南哥的同门。

    师兄的本事那么大,师弟肯定也差不了多少的!

    何况……李青山更觉得,自己和浩南哥终究是有过两次过节,贸然的巴结上去,人家搭理不搭理自己还两说。

    倒是这个叫陈诺的师弟,和自己没有过恩怨和过节,而且上次的见面,这个陈诺给李青山留下的印象是一个没有城府,喜怒都挂在脸上的愣头青——这种年轻人才好对付啊。

    既然遇到了,那岂有不好好结交一下巴结一下的道理?

    天赐良机!

    而陈诺的想法则更简单了:

    老子就不该治好你的腿啊!!

    ·

    要说李青山也是老江湖了,但此刻心情有些惊喜和激动,就实在没看出陈诺拼命对自己丢来的眼色。

    可怜李堂主懵懂之中茫然不知,自己这么一步步走过去,已经再次一步步走向了轮椅……而且还可能是下半辈子终生制的,可能还得外加一个医院的康健中心VIP客户。

    “哈哈陈诺小先生,我老远就看着像是你,走近了一看,果然是你啊。”

    李青山笑得热情洋溢,脸上的皱纹褶子都堆了起来。

    陈诺面色铁青,瞪眼看着李青山,往前走了半步,将鹿细细挡在了自己的身后,拼命瞪大了眼睛,朝着李青山丢眼色。

    李青山继续哈哈大笑,然后眼神晃了晃,越过陈诺落在了鹿细细身上,心中先是一个暗暗的叹息。

    李青山没见过鹿细细,不过刚才听手下和自己耳语,说这就是那次王老虎拐回遮风堂的那个女人。

    老李头仔细瞧了两眼:果然带劲啊!

    李青山几十年也算是见过不知道多少女人,长成这么好看,这么能勾起男人心火的,倒是头一回见到——也难怪王老虎那天色令智昏了。

    这就是浩南哥的女人了……也难怪,这么一个绝顶的祸水,也难怪浩南哥一怒冲冠,发那么大的脾气啊。

    “这位女士就是……”

    不等李青山说完,陈诺已经急忙拦住了话头:“这是我的一位朋友!”

    说着,猛的对李青山拼命使眼色。

    终于,老江湖的李青山,在陈诺对他眨眼了十几次之后,终于接收到讯号了——此刻距离李堂主重归轮椅,怕也只是半步之遥。

    李青山疑惑的看着陈诺古怪的表情,然后下意识的又看了鹿细细一眼——这个女人眯着眼睛,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看向自己。

    瞬间……

    “嘶!!!”

    老头子倒吸一口凉气!

    这不逢年不过节的,又是在晚上……

    陈诺跟他师兄浩南的老婆在这里吃饭做什么?

    而且……

    陈诺穿着一身运动休闲卫衣,鹿细细穿着一件帽衫卫衣。更巧的是,好死不死两人穿的还都是白色的。

    乍一眼看过去,简直CP感满满!

    而且陈诺明显脸色铁青,眼神慌乱……

    老头子忽然之间心中闪电般冒过一个念头!

    卧槽!

    我不会是无意中撞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了吧!!

    难道……

    难道……

    陈诺这个小子……

    偷!大!嫂!

    ·

    饶是李青山半辈子的江湖经验血雨腥风,此刻也有点双腿发软了!

    原本满心的惊喜和激动,想上来好好的结交巴结一下的冲动,此刻都化作了后背上的一层冷汗。

    我……

    我特么的……不会被灭口吧!

    那个浩南师兄是个煞星,动不动就断人腿的。

    这个陈诺师弟,没准也是个杀星。

    这要是老头子撞破了他跟师兄老婆的奸情……

    我特么还好得了嘛!

    一时间,老头子心中飞快的闪过了无数念头:

    偷大嫂……

    天理不容……

    不伦之恋……

    手足相残……

    同门内斗……

    杀人灭口……

    李堂主双腿一软,差点就没站住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旁老七眼疾手快,上来扶住了李青山。

    李青山看着陈诺,陈诺看着李青山。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陈诺吐了口气,死死盯着李青山。

    “哦……哦……哦哦哦!!”李青山身子一震,眼睛哪里再敢去看鹿细细半眼?赶紧收回了目光,老老实实的看着陈诺,低头道:“陈诺小先生,我,我就是路过,路过,看到你在这里,我路过……”

    陈诺咬牙:“看来李堂主的腿已经好了啊。”

    “啊……没有!没好没好!!”李堂主赶紧摇头:“我这腿还很不得劲,我也是今天喝多了,发什么神经到处瞎溜达……”

    “既然美好,就回去多休息吧,没事别乱跑。”陈诺眯着眼睛。

    “是是是!您说的对!”李青山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我这就回去,卧床好好休息几天。”

    顿了顿,李青山脸上带着讨好和哀求的表情:“陈先生,我,我真的就是路过,看到您在这里,上来打个招呼,没,没别的意思。”

    “嗯,招呼打完了?”

    “打,打完了打完了!”李青山结结巴巴道:“我,我这就走了。”

    一蹬身边的老七:“还愣着干什么!”

    老七会意,赶紧松开了李青山,几步走到了柜台,直接从服务员手里拿过了账单。

    李青山陪笑道:“相逢不如偶遇,今天这顿饭,就让我老头子聊表一点心意吧。”

    鹿细细眯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李青山,也不说话,然后走上两步,和陈诺并排,去瞧陈诺的眼神。

    陈诺点了点头,盯着李青山的眼睛:“好啊,既然是李堂主要请客,那就谢谢了。”

    “应该的应该的!”

    李青山赶紧让老七买了单,然后点头哈腰,带着老七等人就快速离开。

    快速走到了电梯口,眼看电梯没来,也不敢再这里等,直接就带着老七等人钻进了旁边的消防通道。

    进了消防通道的楼梯里,身后的防火门关上了,李青山终于撑不住了,双腿一软,差点就刷在楼梯台阶上。

    老七在后面一把抱住了李青山:“山爷,你怎么了?”

    “你,你摸摸我的腿,我的腿还在吧?”李青山魂不守舍。

    “在的啊,山爷。”

    “……”李青山叹了口气:“现在是还在,就怕今晚之后,就又不在了啊……”

    说着,老头子瞪眼看着老七,骂道:“我他妈发的什么疯,吃完了饭不回家瞎几把溜达个什么劲!

    还有你,你们!你们怎么也不拦着我!!”

    老七目瞪口呆,愣了几秒钟,讪讪道:“老大,你这话说的……”

    “麻烦了麻烦了……”李青山额头满是冷汗:“闯大祸了!妈的!!”

    ·

    “刚才那个老头子是什么人?”

    “呃,我朋友。”陈诺苦笑。

    鹿细细皱眉想了想:“你朋友很大方啊,把单都买了。”

    “嗯,他是挺大方的。”

    “可惜啊,本来这顿饭是我感谢你的,这下被他请了。”

    陈诺苦笑:“一样的,一样的。心意我领了就行。不在乎谁买的单。”

    鹿细细不说话,盯着陈诺的眼睛看了几秒钟,把个陈阎罗看的心中直发毛。这女人才忽然展颜一笑:“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算了。”

    陈诺心中刚一松,却又听旁边鱼鼐棠开口说了一句:“老师,刚才那个老头子一直盯着你看呢,好奇怪。”

    “不奇怪不奇怪。”陈诺硬着头皮笑道:“那个家伙老毛病了,看见美女就眼睛挪不开。只能说鹿小姐生的太好看了。”

    “好了,小奶糖啊~”鹿细细开口拦住了鱼鼐棠还想说什么的话头:“看两眼又没什么的。”

    鱼鼐棠还要说什么,却被鹿细细笑着抱在了怀里,双手在她头发上揉来揉去。

    “只是有一点遗憾呢。”鹿细细叹了口气:“本来呢,今天这顿饭除了感谢陈诺先生救我的事情,还有就是为之前我徒弟冒犯你朋友的事情而道歉……按理说,是应该把那位李颖婉小姐,和你的那位男同学一起请来,一起吃饭,然后当面道歉的……”

    “大可不必啊!”陈诺赶紧道。

    “哦?不必么?”

    “不必了!我的朋友都是心胸开阔的大好人,这点小误会,我说一声就解开了,不必再麻烦了。”

    “真的不必了?”

    “真的不必了!”

    鹿细细叹了口气,似乎有点惋惜:“那……好吧。”

    三人进了电梯下到商场一楼,走出商场后,鹿细细笑道:“我们住的酒店距离这里不远,就自己走回去啦,陈诺先生,你呢?”

    “我回家。”陈诺赶紧道:“那就,就此别过吧。”

    “好的啊。”鹿细细站在原地对陈诺微笑。

    陈诺就觉得被鹿细细盯着看,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别扭,赶紧拱手告别。

    可才走出了两步。

    “陈诺。”

    “欸?”陈诺身子一僵,缓缓转身。

    鹿细细在身后走了上来。

    “还,还有什么事情嘛?”

    “你怎么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呃……”陈诺哈哈一笑:“因为鹿小姐实在太好看了,所以我才紧张啊。”

    鹿细细眼睛再次眯了起来,不过也就是一瞬,她从口袋里摸出一百块钱来,塞进了陈诺的手里。

    “昨天打车的钱一百块是你借的,要还给你啊。”

    “呃?啊!好的好的!”

    陈诺赶紧把钱塞进了口袋:“那个……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嗯,你走吧。”

    陈诺赶紧离开,走了几步,还心中发虚,忍不住回头又看了鹿细细一眼,发现鹿细细站在原地没动,还对自己挥手告别。

    陈诺放心了,这才加快脚步,很快就消失在了街角。

    鱼鼐棠鼓着脸眯着眼睛,走到了鹿细细的身边,抬头看着老师。

    “你不对劲。”

    “嗯?”

    九岁萝莉哼了一声:“我说,你不对劲啊,鹿细细。”

    顿了顿,九岁萝莉想了一下:“那个陈诺,也很不对劲!总感觉他有事瞒着我们。”

    “嗯。”

    “你假装没看出来……所以你更不对劲!”

    “嗯。”

    鱼鼐棠不干了:“哇!鹿细细!你明明是有事瞒着我!还跟我嗯嗯啊啊的!你都不跟我说实话了!”

    鹿细细甜甜一笑,把鱼鼐棠直接抓了过来搂在怀里,在她脸上用力蹭了蹭:“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好奇心太重,会长不高的哦~”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哇!鹿细细你已经开始和我说话都糊弄了!”鱼鼐棠拼命挣扎。

    “哪有嘛~~你还是我最聪明的弟子啊~”

    “才不是!你这次不是还要收一个弟子的嘛!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别的小朋友了!”

    “呃,没有的事情了啦~”

    “还骗我,你根本就是有事在瞒着我。”

    “没有啦!”

    “所以爱会消失对嘛!!”

    ·

    陈诺胆战心惊的回到了家里,一路上鹿细细没有再打来电话发来消息。

    但陈诺依然觉得心中隐隐的不安……鹿细细的表现隐隐的就有些不对劲啊!

    有几次,陈诺总觉得这个女人分明看自己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古怪和戏虐的成分。

    那种眼神就仿佛是“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的意思。

    她到底是知道了什么?还是记起了什么?

    按理说……不会吧!

    她要是真的记起来了这几天自己骗她当老婆……还记起了自己把她全身都看光光了……还记起了自己就是芳心纵火犯……

    以上辈子自己对鹿细细的了解,这个女人早就踏着无敌风火轮,杀上门来拆房子了。

    哪里还有这么客气?

    ·

    鹿细细和鱼鼐棠回到了酒店里,小萝莉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回到房间里就跑去冰箱里拿果汁喝,然后蹦蹦跳跳的去洗澡。

    鱼鼐棠洗完澡跑回客厅,却发现鹿细细正靠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的看着酒店的电视机。

    电视机的屏幕里,本地的一个台正在放着一部挺老的电视剧。

    “咦?鹿细细,你怎么忽然看这种老片子看的这么入迷啊?”鱼鼐棠大大咧咧的跑过来往鹿细细身边一靠,拿起有遥控器就换了个台。

    “别乱动。”鹿细细拍了一下鱼鼐棠的额头,抢回遥控器,把台换了回去。

    屏幕里……

    一身古装,只有一条手臂的白古正和白衣李若彤抱在一起。

    “姑姑~”

    “过儿,你怎么不用两只手抱我……过儿!你的右手呢!过儿……”

    鱼鼐棠瞪眼看了会儿,皱眉道:“我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看的啊。”

    鹿细细看着屏幕,目不转睛,却眯着眼睛低声道:“就是~很好看的呀~”

    ·

    这一晚,
很多人主动是在复杂和纠结的心情之中无法入眠了。

    对于陈诺来说,这一晚的心情是忐忑。

    对于李青山来说,这一晚的心情是恐惧和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连夜跑路去外地避避风头?

    而对于生来说,纠结的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对于被一个小萝莉绑架这种事情,生倒是并不纠结的——反正在浩南哥的心中,什么事情一旦和陈诺牵扯上关系,那么再离奇,也都可以接受。

    至于不小心知道了陈诺和李颖婉之间的关系也很不寻常,似乎又牵扯到了什么刺杀……什么高手……还有什么陈诺的老婆……

    可陈诺不说,浩南哥也能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哪怕是不小心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但是陈诺大爷让自己闭嘴,自己老老实实把嘴巴闭上,就当不知道好了呗。

    封口费都拿了的啊。

    让生纠结的是……

    昨天自己就没回曲晓玲的电话和短信,被绑架了一天后,曲晓玲又发了好几条短信,后来手机没电了,回家充电开机后打开,还有两个未接电话。

    曲晓玲发来的短信,后面的用词越发的着急了。

    “你是不是不想理我了?”

    “林生,我们好好谈谈行不行?”

    “你怎么关机了啊。”

    “我知道你一定是非常生气,我向你道歉行不行?”

    开始是这样的。

    到了后来,大概是一直没有自己的回复,曲晓玲后面发的短信,就渐渐的不耐烦和情绪转变了。

    “浩南哥,我真的只是和客户一起吃个饭啊。”

    “生!只是吃一顿饭而已,你有必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吗!”

    “我已经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你哄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我一个女人出来赚钱,陪客户吃饭,我又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你至于这个样子嘛!”

    “我懂了!你其实一直就看不起我,所以趁着这个事情,借题发挥,想和我划清关系对不对!”

    “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生,你是不是男人啊!”

    大概是发泄了一通脾气后,女人再次后悔了。

    然后接下来又发了几条软话。

    “浩南哥,我刚才气上头发脾气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回我一下消息好不好啊,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对你发脾气的。”

    “我真的很难受啊,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再然后……没有得到生的回复,女人再次变身了。

    “生,你能不要这么小孩子气吗!你也太小气了吧!”

    “好!我懂了!那就谁也不要再联系谁了!!”

    “一点点大的事情,你怎么就那么过不去?行行行!我不会再打扰你了!以后你也不要再联系我了!有本事就这辈子都别联系了!”

    ·

    以上,是生回到家充电开机后,手机里一下收到的几十条短信。

    其实并不是生不回消息……而是他之前被鱼鼐棠绑架了。

    没想到开机之后,一股脑儿收到了这么多。

    生其实看到这些短信,心情也挺起伏的,也有点复杂。

    本来呢,那天晚上跟磊哥喝了那顿酒后,八千块买的答案,浩南哥心里其实已经大体想明白了。

    有了答案,其实他也是打算收拾好心情,然后和曲晓玲认认真真的谈一下的。

    不藏着不掖着,大家坦坦诚诚的谈一次。

    虽然具体怎么谈,或者谈出什么结果,生心中也没没底。但是至少,他愿意面对这个事情,面对这个关系,坦诚的和曲晓玲谈一次。

    可没想到,一个意外的绑架,把这件事情的节奏打断了。

    一股脑儿的收到了曲晓玲这么多消息,尤其是后面曲晓玲还火了发了几通脾气……

    生忽然就不知道怎么和这个女人谈了。

    生呢,气倒是真没生气的,想来对方找不到自己,很着急,才会发火吧。

    可以理解。

    但看到那些发脾气的文字,心里多少也有那么一点点别扭的。

    纠结了大半天。晚上生一个人在家里,终于还是拿起了手机,收拾好了心情,拨通了曲晓玲的电话号码。

    算算这个时间,曲晓玲应该还没上班。

    电话拨通……

    “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生皱眉,默默的放下了手机。

    其实还有个办法就是直接去找曲晓玲,不管是去曲晓玲上班的,还是曲晓玲家,生自然都认识的。

    尤其是,今晚生本来就是要去的,今晚生的母亲后半夜下班,生是要去接母亲的。

    嗯,要不今晚去的时候,见面了再说吧。

    生心中做了决定。

    家里就一个人,坐卧不安的。

    生默默的在客厅里坐下练了会儿功,气息游走全身,但是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练了会儿,也实在练不下去。干脆起来,去厨房开了一瓶啤酒,默默的一个人喝了两杯。

    忽然手机就响了。

    拿起来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生想了想,按下了接听。

    “喂~小哥哥~”清脆柔媚的声音。

    生一愣,皱眉道:“谁?”

    “我啊!夏夏啊~”

    “什么夏夏?”

    “夏天的夏啊!”电话那头,女人娇嗔的语气:“你不会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吧?我有那么没魅力嘛?”

    生皱眉想了想:“哦。我想起来了。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号码的?”

    电话那头,夏夏咯咯咯的笑了几声:“前天晚上呀,你走了,我可就傻了啊!不过后来呢,磊哥买单走人的时候才发现,你的好多东西都丢在了包间里呢。”

    “哦哦哦。”生点头:“是是,那些东西我是忘记拿了。”

    “我就知道啊,所以,我找磊哥要了你的电话号码啊,我这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嘛。”夏夏的声音语调,明显有点撩人的意思:“你好没良心啊!我这两天一直想着还你东西呢,结果你居然把我是谁都忘记了~”

    生没吭声。

    夏夏笑了几声后,嗲嗲的问道:“小哥哥,你这会儿有空嘛?我把你的东西给你送过去啊?”

    “……不用这么麻烦,我明天去你们公司拿吧。”

    “哎呀不麻烦的啦,你那天给了我那么多小费呢!我给你送过去也是应该的啊。”

    “……好吧。”

    生犹豫了一下,说了一个距离自己家不算太远的地方的街头地址,然后约了一个小时后。

    扔掉电话,在沙发上歪了会儿,心里其实有点乱糟糟的,倒也没有去琢磨这个叫夏夏的女孩的事情,只是心中想着晚上见到曲晓玲了,该怎么去谈……

    过了会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生起身洗了把脸,穿上外套出门下楼。

    ·

    约定的地方是生家小区不远的一个十字路口。这里有个海关大楼的标志性建筑,认路也特别方便特别好找。

    生也没骑车,步行走了过来,然后站在路灯下等了会儿。

    片刻后,一辆白色的伊兰特轿车缓缓开了过来,停在了路边,停稳,熄火。

    驾驶座的车门打开,夏夏从里面钻了下来,隔着几步远,先对生微笑着挥了挥手。

    这个女孩明显精心打扮过了。

    一身米白色的连衣裙,包臀的那种,完全的衬托出了她这个年纪女孩的身材曲线……比少女多了几分撩人,比熟妇又多了青春。裙摆下的一截小腿雪白笔直,还可以穿的高跟鞋,更是把小腿的曲线衬托的很是诱人。

    毫无疑问,这个女孩非常懂得自己的外形条件的优越之处到底在哪里,也非常擅长于打扮自己和凸显自己的优点。

    化了很精致的淡妆,没有风尘味,还可以凸显出了几分清纯可人的感觉。

    整个人看上去青春洋溢,丝毫不像是混迹在夜店里上班的,倒有几分像是学校里的大学生,或者像是刚走上社会的小白领。

    这个叫夏夏的妹子原本就生的很是漂亮,否则的话也不能在夜场里混成了红牌妖精。

    这么再一精心打扮,果然就有了几分让人惊艳的感觉。

    生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也是愣了会儿神。

    夏夏娇笑着,从车里拿出两个手提袋来走过来,含笑跟生打招呼:“小哥哥~是不是等了很久啊?”

    “……呃,没有,我也刚到。”生脸一红,低下头挪开了眼神。

    因为夏夏走近了,他才发下,这个女人的连衣裙,衣领的位置开的有点低,若隐若现的露出了一小截事业线。不深,但也颇具规模。

    灯光下看来,雪白的一片。

    夏夏还故意抬手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凑近了,歪着头看着生:“怎么了?是我今天不好看嘛?小哥哥,你怎么不敢看我啊?”

    生咳嗽了一声:“那个……我的东西呢?”

    “在这里啊。”

    夏夏把东西递给浩南哥,浩南哥闷声闷气的说了句:“那个……谢谢你啊,麻烦你了。”

    “不麻烦的啊~”

    “那个……这么晚了给我送东西过来……是不是耽误你上班了啊。不好意思啊。”

    “哪有啊。”夏夏抿嘴笑,但是眼神却故意在勾人:“你啊,果然那天心思都没放在我身上呢!那天不是说了么,我最近几天都休息的,也就是那天遇到你这个贵客,经理临时打电话叫我过去陪你。我最近都在休息啊,不上班的。”

    “呃……哦哦。”生机械的点了点头,实在也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

    夏夏眼珠转了转:“你就住在附近嘛?”

    “嗯。”

    “那……你晚上还有别的事情嘛?”夏夏甜甜笑着,甚至凑上了半步,手就搭在了生的胳膊上:“我还没吃晚饭呢……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好不好?就当谢谢你前天给了我那么多小费。”

    生低头想了会儿——哪怕是再木讷的性子,哪怕是平日不怎么和女孩子打交道。

    但浩南哥毕竟不是傻子。

    非但不傻,其实浩南哥其实心思比很多人都要明白几分。否则的话,若是没有点心性的少年,第一次见李青山的时候,那个场合早就吓尿了。

    思索了一下,生抬起头来,这次表情沉稳了几分:“不好意思啊,我已经吃过晚饭了,就不陪你了。”

    “这样啊。”夏夏有点失望,想了想:“那你晚上有事情嘛?”

    “……”生看着女孩。

    夏夏眯着眼睛在笑,笑得很勾人的样子。

    “我晚上还有事。”生稳稳的回答。

    “……呃。”

    夏夏愣住了。

    她也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回答的这么硬。

    瞎子都看出来老娘在对你放电好不好啊!

    “谢谢你跑一趟给我送东西,麻烦你了。”生深吸了口气:“我真的还有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呃……啊!那,你住的不远的话,我开车送你回去吧?反正也不远啊,一脚油门的事儿。”

    生摇头:“不了。”

    说着,浩南哥对她摆摆手,转身就要走。

    夏夏绷不住了,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喂!小哥哥!”

    “嗯?”生回头。

    “不是吧,你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嘛?”夏夏撇嘴。

    “嗯,对不起,没兴趣。”生摇头。

    “我不好看?”

    “好看。”生吐了口气:“你很好看的。”

    “那……为什么啊?”

    “没有什么为什么。”生摇头,他虽然心里想的很明白,但是话到嘴边……忽然又憋住了。

    没办法,人生十八年多。浩南哥从来没有拒绝过女孩啊!

    十八年的人生经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个漂亮女孩主动往自己身上贴,而自己反过来拒绝别人?

    没有遇到过啊!

    从来都是别人拒绝浩南哥好不好!

    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浩南哥憋了几秒钟,看着夏夏,干巴巴低声道:

    “那个……我现在还不想交朋友。”

    “哈?”

    “我现在只想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啥?”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呃,你,你,你是个好人。”

    “…………”

    浩南哥把人生十八年,自己遇到的最熟悉的拒绝三连的绝招一股脑儿全用出来了!

    然后逃跑似的掉头就走。

    而红牌小妖精,一脸凌乱的愣在风中。

    我……

    我这是被发好人卡了???

    ·

    【我只是懒得分章,而且也是为了你们阅读起来阅读体验感更流畅。

    所以虽然是一章,但更新量,是别人两更甚至三更的量了啊。

    所以别再说为啥只一更了,我没偷懒,而且也已经尽力了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