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12章 【送命题】

    第一百一十二章【送命题】

    鱼鼐棠跑回到了酒店,才一进门就被鹿细细一把抱了起来。

    九岁萝莉一脸嫌弃的表情,双手拼命推阻,却无法抵抗鹿女皇将她抱在了怀里,然后就在九岁萝莉的脸上一口气亲了十几下。

    “够了啊!!!”鱼鼐棠拼命扭来扭去。

    鹿细细把鱼鼐棠放下在沙发上,鱼鼐棠拿出纸巾拼命的擦脸,然后不爽的看着鹿细细:“鹿细细!现在告诉我,你这几天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

    “呃……”鹿细细眨巴着眼皮。

    “你多大了!一声不吭就玩消失,这种事情是你这个年纪的人该做出来的嘛!”

    “不是。”

    “你难道不知道,忽然玩消失会让我很担心嘛!”

    “知道。”

    “那你……”

    鹿细细过去再次一把将鱼鼐棠抱住,用力在她的小脸上蹭了蹭:“好了啦!小奶糖,我已经知道错啦,反正现在我也回来啦,你就不要再骂人了嘛。”

    “哼!”鱼鼐棠撇撇嘴:“那你告诉我,你这几天到底跑去哪里了。”

    “我嘛?”鹿细细眼珠转了转,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我……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哎。”

    鱼鼐棠眯着眼睛看着鹿细细,忽然觉得有几分不对劲。

    “喂!鹿细细!你这是什么表情啊!!”鱼鼐棠瞪圆了眼睛:“你脸上这种羞涩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发春了啊!!!”

    说着,九岁萝莉就双手抱住了鹿细细,就往鹿细细的身上衣服摸索了过去:“不会吧!你你你你你,你不会是这几天消失,遇到了什么贱男人吧!!哇!你身上的衣服根本就不是我给你买的!!

    哇!鹿细细,你不会是了吧!!”

    ·

    陈诺是在一个小时后又接到了李颖婉的电话。

    长腿妹子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了。

    而那个绑架自己的小萝莉已经消失不见。

    等陈诺找到李颖婉和生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在南郊的一个废弃工厂的厂房里,周围两三公里内都没有人烟的。

    陈诺带着两人回到市区的时候,先找了个地方,吃了点东西。

    生和李颖婉都已经饿的不行了。

    生似乎有点神色鬼鬼祟祟,仿佛对陈诺欲言又止的,但又碍于李颖婉在场,强行忍住了说话的冲动。

    吃饭的时候,李颖婉破口大骂那个可恶的小萝莉。

    “欧巴!我们一定要找到那个可恶的小孩子!一定要给她狠狠的教训才行啊!”

    “……呃……”

    陈诺心想,小奶糖现在应该是和鹿细细在一起了……上门去教训她?

    还是算了吧!现在自己躲鹿细细都还来不及呢。

    真上门去的话,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

    吃过东西,先送了李颖婉回酒店,然后又送了生回家。

    把李颖婉送回酒店后,就剩下陈诺和生的时候,生才仿佛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那个……”生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陈诺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这位师兄:“从吃饭的时候你就表情好像便秘一样的很难受呀。”

    生瞪了陈诺一眼:“我还不是看李颖婉在场,很多话不好说啊!真要说出来,看看是你倒霉还是我倒霉。”

    陈诺笑了笑。

    “那个,绑架我们的小孩子,拿出一张照片让李颖婉辨认,我看到了那张照片,好像是你老婆。”

    说着,生盯着陈诺的脸上表情。

    “哦,知道了。”陈诺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生呆住了:“你好歹给点反应吧?喂!!绑架我们的那个小孩,有你老婆的照片啊!!”

    “嗯。”

    “你那个老婆,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啊?那个小孩子绑匪,到底是不是坏人啊?她是不是要做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啊?”

    陈诺看着浩南哥:“你是不是肚子里好多好多问题啊?”

    “对啊!!”

    “那就憋回去。”陈诺摊开双手:“我不会回答你的。”

    “……”

    ·

    酒店里,鱼鼐棠已经睡着了。

    九岁萝莉毕竟是小孩子,这两天鹿细细失踪,鱼鼐棠也是提心吊胆的,强打精神跑来金陵城万里寻师,此刻终于找回了鹿细细,小孩子心中的一股劲松掉了后,终于放心,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鹿细细,则站在了窗户边,静静的看着窗外。

    鹿细细也已经在酒店里洗漱过了,换上了一身睡衣。

    而陈诺的那件卫衣已经就被她扔在了沙发上。

    此刻鹿细细看着窗外的夜色,眼神似乎有些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终于,过了很久,鹿细细才收回了目光,眼神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先落在躺在床上蜷成一团睡得正香的小徒弟身上,然后又落在了沙发上,那件卫衣。

    “哼,满嘴谎话的小子……”

    ·

    天亮的时候,陈诺在家中醒来,一个鲤鱼打挺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房间里空空荡荡,一片寂静。

    没有那个女人一脸惊慌的躺在自己身边。

    也没有那个女人一脸懵懂的喊自己“老公”。

    用力摇了摇头,陈诺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钻进了洗手间里。

    洗漱刷牙。

    然后穿上那件蓝白色的校服。

    呃,这么多天了,也该去学校里晃一晃了。

    哎,鹿细细在家的时候,自己都不敢去学校上学的。

    ·

    陈诺早上走进教室里的时候,立刻就感受到了孙可可幽怨的眼神。

    孙校花撅着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开开心心的跑过来,而是哼了一声,扭过头去看着窗外。

    昨天在家具商场这个家伙跑掉——虽然说是工作忙吧,但一晚上也不知道给自己打个电话什么的,也太过分了吧!

    孙可可心中有些气恼。

    少女正运着气,陈诺已经大摇大摆走了过来,就坐在了孙可可的身边。

    “哼。”孙可可把头扭开。

    “你哼什么啊,牙疼嘛?”陈诺腆着脸凑了过去,笑嘻嘻的样子。

    “哼!”孙可可把头扭向另外一个方向。

    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孙可可就感觉到手里被塞进了一个东西,塑料袋装的,热乎乎的。

    转回身来,陈诺已经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去了。

    而孙可可的手里,则是一个塑料袋装着的桂花糯米糕。

    孙可可眼神望了过去,就看见陈诺对自己做了个鬼脸。

    ·

    下课的时候,陈诺正在收拾东西,孙可可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把一本册子丢在了陈诺的桌山。

    少女还板着脸:“喏!这是这几天老师上课的时候划的考试重点!下周就期末考试了,你记得背好了啊!不然考不及格,可是要留级的。”

    说完,孙可可扭头就往教室外走。

    陈诺哈哈一笑,收起书包就追了出去。

    走廊上,陈诺追上了孙可可,先是爪子搭上少女的肩膀。被孙可可挪开。

    然后再搭。再被拍开。

    陈诺不干了。

    看了看走廊上没什么人,直接上去一把就把孙可可抱住了。

    女孩吓了一跳,脸红红的低声惊呼道:“啊!你要死啊!这里是学校啊!别人会看见的!”

    “哦,那看不见就可以了,对吧?”

    “看,看不见也不行!”

    “孙可可,你这是想始乱终弃嘛?”陈诺捂着心脏。

    “……”孙可可已经对陈诺的这一套有免疫力了,瞪了他一眼,大步就走。

    陈诺追了上去,抓住孙可可的手,被甩开。

    再牵,再被甩开。

    再牵。

    这次终于不甩了,孙可可虽然板着脸,但眼角已经露出了一丝笑意,只是强行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却任凭陈诺拉着自己的手了。

    “你这几天到底干嘛去了啊?”

    “忙啊,可辛苦了。”陈诺叹息。

    嗯,差点命都没了呀。

    先骗了个老婆回家,然后老婆又没了。

    学校的操场上,不少学生在嬉闹。天气极好,阳光明媚。

    校园里的这一派热热闹闹的气息,让陈诺原本心中的那一丝失落,仿佛一点一点的重新被填满了。

    拉着孙可可的手一路走在校园里……

    嗯……

    上辈子遗憾,终究是上辈子的吧。

    这辈子,还是远离那些事情。

    对自己,对大家,都好。

    ·

    这一天,陈诺很难得的在学校里待了一整天。孙可可心情大好。

    到了下午的时候,少女已经把这两天的幽怨都抛掉了,就甜甜蜜蜜的和陈诺两人在班上撒狗粮。

    对于孙可可而言,只要满足两个条件,就是最开心的事情了。

    一是陈诺来学校。

    二是李蚂蚱没来学校。

    开心!

    不过下午放学的时候,孙可可原本是打算去陈诺家吃晚饭的。陈诺却推脱说磊哥店里有事情要做,婉拒了。

    开什么玩笑。

    家里还没收拾过,损坏的门板只是被陈诺重新按在了门框里,还没修呢。

    而且……孙可可上门的话,看见家里那么多女人的衣服,洗手间里牙刷都是两副,还有毛巾啊……女人的化妆品护肤品啊……

    那还不翻天了?

    好在今天陈诺陪了孙可可一天,女孩心中已经大大的满意,虽然不能一起吃晚饭有些失望,但也就放过了陈诺。

    陈诺出了学校,正要回家,忽然兜里的手机震了两下。

    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

    陈阎罗当场冷汗就下来了!

    ·

    李青山这两天日子就过的很是惬意了。

    老头子原本瘫了几个月,心中愁苦万分,忽然一下身子康复,自然是报复性的好好的爽了几天。

    恢复的当天晚上,李堂主老夫聊发少年狂,胡天胡地了一个通宵,险些第二天早上都没能起得了床。

    而腿脚恢复后的李青山,多了一个习惯。

    老头子开始喜欢四处溜达了。

    困在轮椅上的那几个月,李青山最最怀念就是能自由行走的滋味。如今腿脚一恢复,别得不说,每天他都恨不能在外面溜达上一整天。

    哪怕什么都不干,就这么两条腿健步如飞的光走路走上小半天,老头子心里都痛快得很!

    晚上在新开的那家“张生记”杭帮菜的饭馆里的包间,一桌子美酒佳肴,先大吃了一顿。

    饭后走出饭馆,李堂主就这么悠哉游哉的在新街口的马路上溜达着。

    身边有老七和五六个手下陪着,还有两个司机开着两辆车在马路上跟着。

    走在路边,感受到脚底板踩在地上那种坚实的感觉,李堂主心中心情大好。

    “老七啊。”

    “老大,您说。”

    李堂主眯着眼睛:“王老虎的事儿办妥了没?”

    “都办妥了。”中年人老七赶紧凑近了两步,跟在李青山身边,低声道:“王老虎和顾康的事儿都妥了,寻了个由头,两人都去自首了,现在已经在拘留了。”

    “嗯,这个事情不能再出岔子了。”李青山正色道。

    “是,一定不会出岔子!”顿了顿,老七又道:“肖国华昨天又约您吃饭来着,您看,要不要见一见?”

    李青山嘬了嘬牙花子,想了一下,摇头道:“肖国华那个家伙最近和罗大铲不太对付,想拉着我们一起对付罗大铲。可土方的生意,我没太大兴趣,帮他又没好处,何必掺和这种事情。”

    “那……就再拖拖?”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嗯,先拖着。”李青山点头。

    一行人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新街口最繁华的一段地段。

    李青山从前是根本不喜欢逛街的……他一个五十七岁的老头子,哪有这种习惯。

    不过最近倒是喜欢上溜腿了。

    看着面前商场繁华,李堂主信步就往里走,身边老七和其他几个手下赶紧跟着。

    ·

    陈诺赶到包间里的时候,推开门就看见了鱼鼐棠一头白发坐在那儿。

    鱼鼐棠瞪眼看着走进来的这个年轻人,小萝莉的一双大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

    陈诺干咳了一声:“咳,那个……我是……”

    “你就是陈诺?”鱼鼐棠脸上的表情转换了几下,然后露出了乖巧的笑容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来到门口拉着陈诺的手就往里面走。

    九岁萝莉笑得又乖巧又可爱的样子。

    不过陈阎罗可不会被她这种笑容所蒙骗!小牛头这个家伙,这个小萝莉,切开来心都是黑的。

    “呃。”陈诺看了看包间里,然后皱眉道:“鹿……”

    “我姐姐去楼下买东西了,你先坐一下。”鱼鼐棠拉着陈诺坐在了桌前,然后小丫头双手撑在桌上,
手掌托着下巴,就这么好奇的盯着陈诺上看下看。

    陈诺有点不自在,更多的是心虚:“……”

    忽然,鱼鼐棠开口:“我们昨天通过电话的,你记得嘛?”

    陈诺看了鱼鼐棠一眼:“嗯。”

    “所以,你和那个姜英子是什么关系啊?”

    “……朋友。”陈诺缓缓道。

    “那你是怎么认识我姐姐的?”

    “偶遇,巧合。”

    “巧合嘛?”鱼鼐棠点了点头,忽然又问道:“你有没有打我姐姐的主意?”

    “……”陈诺正要端杯子喝水,闻言瞪大眼睛看鱼鼐棠。

    “怎么了?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姐姐长的那么好看,男人看了不打她主意,才叫不正常吧!”

    “……”陈诺叹了口气:“没人教过你,小孩子这么说话很容易被打屁股嘛?”

    “你想打我屁股?”鱼鼐棠瞪大了眼睛。

    “……”

    哼,上辈子又不是没揍过你。

    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门再次被推开,鹿细细走了进来。

    鹿女皇的打扮让陈诺微微有些意外。

    鹿细细并没有穿回她自己的衣服,而是又穿着一件不知道哪儿买来的套头卫衣帽衫,肥肥大大的衣服套在身上,但是却丝毫不能掩饰她身段的诱人和火辣。

    鱼鼐棠看见了鹿细细进来,小丫头先是好奇的瞪大了眼睛:“咦?老师,你怎么穿成这样了?”

    鹿细细走到桌前,摸了摸鱼鼐棠的脑袋:“在楼下商场买的,看着还挺喜欢。”

    “可是你以前不喜欢穿这种运动休闲风格啊。”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忽然就觉得这么穿很顺眼啊。”鹿细细笑了笑。

    然后鹿细细扭头看陈诺,脸上带着笑意:“陈诺先生,你好啊。”

    “……你好。”陈诺深呼吸了两下,勉强笑道:“不知道,你给我发短信约我过来……”

    鹿细细走到了桌前,就坐在了陈诺的身边,还主动拿起桌上的水壶,给陈诺倒了一杯茶。

    “当然是为了感谢你啊~”鹿细细用她那种标识性很强的柔媚的嗓音和语气,缓缓道:“你可是救了我啊,于情于理,我总要感谢你才对啊。”

    “啊……那个,其实,其实也不必客气的。”

    “要的!”鹿细细摇头,正色道:“感谢是一定要感谢的。”

    很快,服务员把一桌子菜端上来了。

    鹿细细还想开一瓶酒,但是被鱼鼐棠用警告的眼神逼了回去,讪讪的拿起了一瓶可乐打开。

    “首先呢,我要感谢陈诺先生,这次救了我啊。”鹿细细端起杯子。

    陈诺赶紧放下筷子,也端起了杯子来,小心翼翼道:“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儿……”

    “不,这个事情很大呀。”鹿细细笑眯眯的看着陈诺。

    两人碰了一下杯,鹿细细把一杯可乐直接干了。

    陈诺赶紧三口两口喝完。

    而鹿细细又给他倒了第二杯。

    旁边的鱼鼐棠就坐在那儿,捏着一双筷子,仿佛专心致志的对付着自己面前的一盘清炒虾仁,但其实耳朵竖着偷听,脸上也挂着古怪的笑容。

    “第二杯呢,我要向你道歉啊。”鹿细细叹了口气,举起杯子:“我的这个徒弟,为了找我,还绑架了你的朋友。昨晚我在你家的时候还不知道,我回去后,她和我说了,我发现,原来我们之间还有这么一场误会。

    所以,今天这顿饭,除了感谢之外,还要向您表示一下歉意的。”

    说着,鹿细细再干了一杯可乐。

    陈诺一手擦了擦额头,赶紧也端起杯子喝光。

    “这第三嘛。”

    鹿细细眼波流转,缓缓道:“这事情怕有很多要好好说道说道啦。

    姜英子的刺杀也好。

    章鱼怪网站的任务也好。

    想来呢,其中还有很多很多的误会呢。

    我很想知道的是,陈诺先生,你是怎么会认识姜英子的呢?”

    陈诺叹了口气。

    还能不能好好吃顿饭了……

    能不能不要一遇到你,就让我编故事好不好啊……

    陈诺沉吟了一下,正要开口,鹿细细却忽然笑了笑,摆摆手制止了陈诺。

    “算了,这是你的,我也是不方便问的。不过呢,姜英子的那个案子,我已经放弃委托了,所以这件事情,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冲突了。所以……就当是个误会,就这么揭过吧~”

    陈诺松了口气。

    “可是我还有很多疑惑的事情没弄明白呢。”鹿细细皱眉,脸上带着思索的表情:“我见到了我的妹妹,才知道原来我其实已经失踪了三天了。

    可是为什么,昨晚你救我的时候……你说是刚刚找到我的呢?”

    陈诺看着鹿细细。

    其实之前陈诺的谎话之中最大的破绽就是时间差了。

    陈诺把鹿细细和郭老板的战斗,替换掉了和巫师的战斗。等于把中间的三天时间抹了过去。

    但这个时间差却是不可能被忽略掉的。

    但是……

    谁说有破绽,就一定不行的?

    陈诺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摇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

    鹿细细皱眉,看陈诺。

    陈诺苦笑道:“我昨晚真的就是偶遇到你,然后恰逢其会,就帮了你一下……至于你说的别的什么,我就听不懂了。”

    嗯,这就是陈诺今天来赴宴打定的主意和策略了。

    装傻,耍流氓!

    我就是昨天才遇到你的!

    至于,之前的什么三天也好,两天也罢。

    什么失踪了几天,什么时间差。

    你问我,我问谁去?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都不知道,你问我一个外人?

    天底下没这个道理吧!

    鹿细细听了陈诺的话,点了点头,缓缓道:“所以,你是昨晚才遇到我的……之前的几天,你根本没见过我?”

    “……”陈诺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但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啊!

    这个女人的表现……

    但此刻,不这么说,却也不行了。

    鹿细细听了,居然就点了点头,也没再追问了,还主动又和陈诺喝了两杯。

    这个女人似乎也无心在追究这个事情里的疑点,反而又撒娇着和鱼鼐棠纠缠了几句,试图说服鱼鼐棠让自己喝点酒。

    九岁萝莉态度很坚决,鹿细细撒娇几句无果,只好气哼哼的拿筷子去戳桌上的一根猪蹄。

    鱼鼐棠对陈诺抱着很大的兴趣,饭桌上开始针对陈诺问东问西起来。

    “陈诺,听说你是练古武的?”

    “嗯。”

    “那你的武功一定很好了啊?”

    “……一般般。”

    “你今年多大啊?”

    “十八岁。”

    “那你还在上学嘛??”

    “嗯。”

    “那个李颖婉是你的女朋友嘛?”

    “嗯????”

    陈诺愣住了。

    好家伙,狡猾的小牛头,差点被你绕进去了。

    鱼鼐棠笑眯眯的看着陈诺,又看了看鹿细细,大大咧咧道:“我昨天绑了李颖婉啊,所以看过她的手机,看到她跟陈诺的短信啊。感觉……两人是一对呢。”

    “……哈哈哈……”陈诺干笑了几声:“其实也不算啦……只是年轻人在一起,说话没什么顾及,比较喜欢开玩笑啊。”

    “是吗?”鱼鼐棠脸上露出天真无邪又很好奇的表情:“所以……像‘欧巴,我好想你啊,你有没有想我啊’这样的话,也是开玩笑的嘛?”

    刷!

    陈诺忽然就感觉到包间里的气氛冷了下去!

    扭头,就看见鹿细细的一张俏脸上,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鹿女皇手里的筷子忽然咔的一下,断掉了!

    鱼鼐棠笑眯眯的看着陈诺:“所以,陈诺,你和李颖婉真的不是一对嘛?”

    “……不是啊。”陈诺摇头。

    “所以,她是单恋你嘛?”鱼鼐棠瞪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陈诺捏着筷子,几乎用出了全部的修为,稳稳的给自己夹了一粒花生米送进嘴里。

    鱼鼐棠盯着陈诺。

    陈诺旁若无人的嚼着花生米。

    “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为什么要说话?”陈诺看了一眼鱼鼐棠:“你对我的事情这么好奇做什么。”

    “呃?”

    “我喜欢谁,谁又喜欢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小鬼。”陈诺瞪了鱼鼐棠一眼:“年纪小小的,哪来这么多的好奇心。要不要我每天吃什么东西,做什么事情,每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告诉你啊?小鬼头?”

    鱼鼐棠有点不爽,正要说什么,鹿细细忽然伸出筷子,在小萝莉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好了,不要问东问西的啦,你这么乱问别人的事情,很不礼貌的。”

    鱼鼐棠做了个鬼脸,不说话了。

    陈诺松了口气。

    而鹿细细却忽然看着陈诺,眼神似乎很古怪:“看来,陈诺先生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吧?”

    “……”

    陈诺心中乱跳。

    大姐,吃顿饭而已,能不能不要这么多送命题啊?

    努力的平缓住气息,陈诺并不回答,而是反问道:“鹿小姐,你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吧?昨天的伤……”

    “我没事了啊。”

    “听你说你是从外地来的,不知道你还要在金陵待多久啊?”

    “其实事情已经办完了,只不过算是失败了吧。”鹿细细耸耸肩膀:“所以,也没什么事情要做了,应该很快会离开吧。”

    好吧,这算是今晚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了。

    鹿女皇,你还是快走吧!

    回你的庄园古堡里,每天喂喂鱼,喂喂兔子,不是挺好的嘛。

    “那你什么时候走啊?”

    “应该会很快吧。”鹿细细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有一个小事要办一下。我还要找一个人的,找到了就可以回去了。”

    “啊?你还要去找那个郭老板嘛?”

    “不是啦。”鹿细细笑了笑:“那个任务既然失败了就失败了。我要找的是另外一个人啦。”

    “啊?不知道你要找的人是……”

    “哼,一个得罪了我的混蛋。”鹿细细垂着眼皮,冷冷道:“那天我刺杀姜英子的时候遇到过他!姜英子我是不会去碰了,这一点你放心。不过,那个家伙也在金陵,我要试试能不能找到他才行。”

    陈诺心中一哆嗦。

    不会是……芳心纵火犯吧?

    鹿细细说着,看向陈诺:“咦?陈诺,你怎么头上全是汗?是空调开的不够凉嘛?”

    “……没有没有!是汤太烫了。”陈诺擦了擦额头,不敢再问什么。

    一顿饭吃的并没有很长时间,鹿细细仿佛也没有再追问陈诺什么让他为难的话题了。

    吃完了这顿饭,UU看书 www.uukanshu.com陈诺终于心中有些放松,只觉得终于又闯过一关,心中忍不住有些劫后余生般的幸运快慰。

    三人走出了餐厅来,在门口的柜台,鹿细细拿出钱来正要买单。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陈诺小先生嘛?”

    陈诺回头,就看见李青山带着几个人,正在不远处,脸上堆着笑容,就走了过来。

    旁边还有人在李青山耳边低声说了两句什么,李青山脸色一动,惊讶的看向了鹿细细。

    “啊,这位女士,就是……”

    陈诺眼前一黑!拼命的对李青山使眼色!

    ·

    【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