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11章 【KO】

    【偏头疼好啦,恢复正常更新。这几天我找一天爆发一下~】

    ·

    第一百一十一章【KO】

    这一次,陈诺是真的脑子一片空白了。

    原本送走了鹿细细,陈阎罗心中满是惆怅和失落,结果一眨眼,这个女人又跑回来了?

    咋滴,还想继续听我编故事?

    鹿细细却已经迈步跨过了倒塌的门板,一步就走进了客厅里来。

    陈诺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你的门,倒了啊。”鹿细细皱了皱眉。

    陈诺吞了一下吐沫,喉结上下动了动。

    门倒了问题不大,一会你可别把我家房子弄倒了就行。

    鹿细细站在客厅里,看了看这个地方,眼神四处扫了一圈,到处游走:“这才是你的家啊。”

    “……嗯。”陈诺皱眉:“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鹿细细却不回答,那双眸子亮的吓人,静静的看着陈诺,就这么看了足足有五秒钟,才反问道:“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呃……”陈诺有点尬住了。

    前会儿把车停在了一个假的小区门口,然后等车走了自己又跑掉……

    这么当面被抓住,确实有点不好说。

    鹿细细眯着眼睛,就这么看着陈诺,过了会儿,鹿细细垂下眼皮,看着地面,低声道:“怎么了,在想怎么编理由吗?”

    陈诺心中一虚。

    “你手里还拿着刀。”鹿细细的眼神落在了陈诺手里的刀柄上:“你是要切菜呢,还是要斩人?”

    “……”陈诺又退后了两步,就快要退到墙角了。

    鹿细细又往前迈了半步,逼近陈诺,低声笑道:“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说话呢?”

    “呼!”陈诺长长吐了口气,苦笑道:“我怎么说呢?懵了呗。”

    他先把手里的菜刀随手就放在了旁边的柜子上,摊开手:“这位小姐姐,不如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明明走了,又跑了回来,还直接摸到我家里来了?”

    鹿细细摇头,笑道:“不!不如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刚才要告诉我一个假的地址,在一个明明不是你家的地方下车?”

    陈诺抓了抓头发,压下了心中的乱跳,平稳了一下呼吸,抬起头来,少年的脸上满是真诚:“你看啊……”

    “等一下。”鹿细细皱眉,似乎有些疑惑:“为什么,我一听到你说‘你看啊’这种句式的开头,就总觉得你要准备说假话骗人了呢?”

    哈?

    这女人恢复记忆后,变得这么敏锐了吗?

    鹿细细忽然走上前一步,伸手就捉住了陈诺的手腕,纤细的手指就捏在陈诺的脉搏上。

    鹿女皇脸上带着笑:“好,现在你说吧。”

    砰砰……砰砰……砰砰……

    陈诺的心跳开始加速。

    鹿细细的手指冰凉,就这么搭在自己的脉搏上,陈诺就觉得自己的心跳无法控制的越来越快……

    “说,说什么?”

    “就说说你刚才为什么要骗我,在一个明明不是你家的地方下车。你为什么不敢让我知道你家在哪里?”

    “……呃。”陈诺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因为,半夜三更在荒山野岭里战斗,打的那么大的动静,而且你又实力很强大很厉害。我虽然救了你,但是我也有点害怕的。

    我不想让自己卷入什么不相干的麻烦当中。

    你知道的,我们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害人不信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鹿细细笑了,低头看了看自己捏在陈诺手腕上的手指:“好,第二个问题。那为什么,你现在的心跳那么快呢?”

    “呃……”陈诺深吸了口气,盯着鹿细细的眼睛,理直气壮道:“因为你实在太好看了啊。你这么好看,又拉着我的手……我是个男人啊,美女!这不是正常反应吗?”

    鹿细细的脸上红了,眸子里也闪过了一丝奇异的羞涩,但却居然还是没放开陈诺的手,反而捏着他脉搏的手指,似乎又紧了几分。

    “那么,第三个问题。”鹿细细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盯着陈诺:“为什么……我其实明明时认识你的,你却要装作是在荒山里第一次见到我?”

    啊?

    陈诺这次又愣住了。

    鹿细细摇头:“我虽然醒来后,脑子有点不清楚,但其实我想起来,我是见过你的。”

    好吧,陈诺感觉到双腿有点发软了。

    鹿细细盯着陈诺的眼睛:“就在楼下,在路边的那个面馆,对吧?”

    “呃?”

    “我记得,我去那个面馆里找老板……嗯,然后我记得我在面馆见过你。你当时在吃面,而且看到我的时候,很害羞的样子。你还告诉我,这家面馆的面挺好吃的。”

    陈诺不说话了。

    鹿细细摇头道:“可是为什么,你醒来后,却要假装是第一次见到我?还说你是在山里练功,偶遇到我跟人打架?”

    陈诺刚要说话,鹿细细忽然摇头道:“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忘记了哦。”

    说着,女皇的脸上笑容渐渐古怪起来:“你刚才都说了,我长的很好看呀。我这么好看的女人,你总不可能见了我一次,就把我忘记的。”

    “……”

    “你准备怎么解释啊?”

    “呃……我说我有点紧张,你信不信?”陈诺苦笑。

    心中飞速的闪过无数念头。

    鹿细细恢复记忆了!

    但是,她记忆,只恢复到了那天晚上在【拉面郭】的店里偶遇的时间点!

    从那个时间点来看,她确实是见过自己的。

    “我是怕你会误会,所以我太紧张了,没敢和你说真话。”

    陈诺叹了口气,脸上露出那种少年人单纯而又羞涩的表情来:“好吧,我确实是在面馆里见过你。我也觉得你很好看。

    但是,我伪装了自己的身份,我装成了一个普通人。

    然后你和面馆老板开始打架,我心里好奇,就忍不住追了过去偷看。

    就这么追啊追啊,就追到了山里。

    对不起,我承认,我说谎了。

    我并不是在山里练功偶遇你跟人打架的。

    我是在面馆里,假装自己是个普通人,然后偷偷跟着你们到了山里。

    我只是好奇啊,没有恶意的。只是想偷偷看个热闹。”

    鹿细细点头,仿佛笑了笑:“嗯,你是想说……你其实是一个隐藏在这个世俗之中的练武的人。但是你不想让人知道。所以……你在面馆里遇到我和那个老板起了冲突,你就装晕了?”

    “对。”

    “然后我和老板打架,你就一路跟着偷偷来看热闹,然后跟到了山里?”

    “嗯。”

    “然后我被人打晕了,你就救了我?”

    “呃,也不用这么客气啦,我其实只是顺手帮了你一下……你的对手自己也受伤先跑了。”

    鹿细细点了点头:“我确实记得,我晕过去之前跟那个面馆老板战斗,然后打到了山里,再到湖边。

    然后有人在水里偷袭了我。然后我受伤晕了过去。

    这些我都记得。”

    “嗯。”陈诺稍微松了口气。

    “可是,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件事情。”鹿细细的眼睛里隐隐的闪过火星,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为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什么,我现在穿的衣服是一件男士的卫衣?

    虽然我也不太记得我之前穿的是什么衣服!但是我至少很明白一点:我根本不可能有这么一件衣服的!”

    “啊这……”

    怎么办。

    忽然好怀念那个失忆时候脑子傻乎乎很容易就蒙的鹿细细啊!

    陈诺额头见汗了。

    “没办法解释么?”鹿细细摇头,眯起了眼睛,但是很明显,女皇身上的气势开始渐渐冷了下来!

    陈诺硬着头皮:“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就是跟着你们去山里看热闹,你们跑的快,我跑的慢。我到的时候,你们已经打的惊天动地了,我实力很差,心里也有点害怕,不敢靠近……

    后来你们打完了,我才过去的。

    我过去的时候,你就是这样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实在编不过去,陈诺开始耍流氓了。

    你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我怎么知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你问我,我问谁去!

    鹿细细倒是并没有恼火。

    她静静的听陈诺讲完了这些话,然后点了点头:“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身上的这套陌生的衣服,你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跟你没关系?”

    “没有啊……”陈诺硬着头皮说道,但心中隐隐的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我身上穿的这套衣服,跟你没关系?”

    “没有!!”陈诺摇头。

    “嗯。”鹿细细脸上的表情忽然就变成了诡异的笑容来。

    女人松开了陈诺的手腕,然后伸手在自己的衣服兜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张小纸片来,扔在了桌上。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的衣服口袋里,会有这么个东西?”

    陈诺抬眼看了一下桌上的那张纸片……

    赫然是一张,家具商场里的……

    送货单!!

    货物:双人床。

    数量:一套。

    价格:670。

    送货地址:XXX路XX小区XX栋504

    送货联系人:陈诺。

    联系电话:139XXXXXXXX

    “你说,我身上的衣服哪里来的,你不知道。那么为什么,我的衣服口袋里,会有这么一张送货单?而且上面的地址,还是你家的!联系人,也是你?”

    陈诺:“…………”

    阎罗。

    K!O!

    ·

    鱼鼐棠一脚将装着蛇的箱子踢开。

    李颖婉已经吓的直接晕过去了。

    仿佛的拷问了很久,李颖婉始终紧闭嘴巴,怎么都不可回答。

    拷问的时候,鱼鼐棠拿出了一张鹿细细的照片让李颖婉辨认。

    但是李颖婉一口咬定自己根本没见过这个女人。

    然后鱼鼐棠开始盘问李颖婉,关于姜英子被人刺杀的事情。

    李颖婉依然一口咬死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长腿妹子心中的想法很简单,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个可怕的小孩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到底目的是什么。

    但是……她绝对不可能出卖陈诺欧巴的!

    打死都不会说!

    对于李颖婉的态度,鱼鼐棠,却反而心中越发加深了对她的怀疑!

    其实,原本小奶糖对于鹿细细走失的事情,最大怀疑的目标并不是姜英子。

    因为刺杀姜英子,是鹿细细临时起意,随意胡乱接的任务。

    而且那天晚上,自己也给鹿细细打过电话,让她放弃任务了。

    当时鹿细细人还没事的。

    其实鱼鼐棠心中最大的怀疑目标是,郭老板。

    郭老板才是这次星空女皇来华夏做任务的真正目表。而且从雪域一门提供的资料来看,这位郭老板实力不俗的。

    问题是,鱼鼐棠来到金陵第一件事情就是找郭老板……可是找不到了!

    第一嫌疑人找不到,鱼鼐棠只能先从第二嫌疑人入手了。

    可是……李颖婉死咬牙关的态度……

    却反而让鱼鼐棠开始怀疑了。

    很明显,这个妹子在隐藏什么秘密,而且态度坚决,明确表示死都不会说。

    这就让九岁萝莉怀疑了啊!

    本来你就是老师失踪的第二嫌疑人。

    现在抓住了你,你又摆出了一副抗拒到底,死不招供的态度……

    那不怀疑你怀疑谁?

    因为想的深了,想的有些入神。所以聪明的鱼鼐棠,却反而忽略了身边的一个异常。

    生虽然被捂着嘴巴,就一直绑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鱼鼐棠拿出鹿细细照片的时候,生也看到了。

    然后,
浩南哥的脸色就变得古怪了起来啊!

    这……

    这……

    这照片里的女人……

    她不是陈诺那个家伙的“老婆”嘛!!

    之前,在堂子街的那家生煎包店里,生去找陈诺的时候,惊鸿一瞥看到过这个女人的!

    虽然当时生站在生煎包店的门口没进去,而鹿细细是背对着大门坐的。

    但是中间陈诺拉着生在路边说话的时候,鹿细细偶尔回了一下头看过来。

    虽然只是短短的惊鸿一瞥。

    但是……这么美的女人,男人看一眼,就不会忘记的。

    面色诡异的浩南哥,赶紧垂下了头,不敢让人看见自己的表情……

    鱼鼐棠走远一点,在旁边坐下,然后拿起了从李颖婉身上搜到的手机,开始翻看。

    最近的联系人,联系电话,还有短信箱,都看过了。

    没什么特别的发现。

    李颖婉和陈诺之间的聊天短信,鱼鼐棠自然也是看了的。

    但是陈诺很鬼的。他交代过李颖婉,跟自己的聊天短信,涉及到姜英子被刺杀事情的,都不能用自己的手机进行往来。

    在保护姜英子的那两天,都是用买来的不具名的电话卡使用,而且用完就扔掉了。

    李颖婉自己的手机里,保存的就只有和陈诺日常的短信聊天。

    鱼鼐棠看了一眼后,就做出了判断:这是李颖婉和某个她很喜欢的男孩子的对话。

    无非就是什么,吃了么?你在做什么啊。我很想你啊……之类的。

    翻看电话记录的时候,李颖婉的手机忽然响了!

    鱼鼐棠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姜英子。

    九岁萝莉心中一动,缓缓又走开了几步。

    按下接通。

    “李颖婉,你跟陈诺先生在一起嘛?”姜英子的声音传来,说的是南高丽语。

    鱼鼐棠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开口笑了笑:“没有啊,欧妈,我在外面吃饭呢。”

    小姑娘居然模拟出了李颖婉的嗓音!

    虽然只有个分像,但猛的一听,却足够糊弄人了!而且,鱼鼐棠说的是很流利的南高丽语!

    “什么?”姜英子的语气很严肃:“你不是去找陈诺先生了么?为什么你跑出去吃饭了?”

    鱼鼐棠没回答。

    姜英子却飞快道:“你太胡闹了!现在我被刺杀的事情还没有结束!陈诺先生不许你乱跑的!我同意你去找陈诺,是因为呆在他身边可能会更安全!你怎么可以一个人跑出去玩了?!太胡闹了!”

    鱼鼐棠脸上带着笑,嘴里却委委屈屈的说:“欧妈……”

    “不要狡辩了!你现在立刻回来!或者立刻到陈诺先生身边去!!有他的保护,我才能放心!”

    啪。

    鱼鼐棠挂掉了电话。

    九岁萝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来。

    哈哈哈!

    找到你了啊!

    陈诺?这个人肯定是一个关键了!

    ·

    陈诺在流冷汗!

    桌上的那张送货单,此刻在陈诺的眼睛里,简直就是一张催命符了。

    “想好怎么回答我的问题了吗?”鹿细细看上去似乎并不着急。

    但是陈诺注意到,鹿细细站的位置,明明就是挡在了自己和家里大门口的中间。

    陈诺苦笑了一下。

    “那个……如果我说真话,你会不会打死我?”

    “你说说看。”鹿细细眯着眼睛。

    “好吧。”陈诺叹了口气。

    少年的脸上露出了心虚,自责,无奈,还有忐忑等表情。

    “小姐姐,对不起……是我刚才骗了你。我向你道歉。”陈诺低声道:“事情是这样的……”

    ……

    …………

    “所以,你承认,我身上穿的这件衣服是你的了?”

    “嗯……”少年脸红红的,羞愧的低下了头。

    “你刚才说的话,意思是:你看到我受伤昏迷了,你就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穿上了?”

    “嗯……”少年继续脸红。

    “我受伤后,自己的衣服破损的太厉害,你是出于好心,给我换上了你的衣服?”

    “嗯……”少年继续低着头。

    “你一开始不敢和我说真话……是因为你怕我误会?误会你是一个趁虚而入占了我便宜的登徒子?”

    “嗯……”少年羞愧的看自己的脚。

    鹿细细仔细的审视着陈诺。

    女皇的脸上没有表情,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信了,还是没信。

    终于,陈诺听见了鹿细细轻轻的吐了口气。

    “……虽然还是有很多疑点,你也和我说了很多谎话。但是至少,我能确定一件事情。你没有害我。”鹿细细皱着眉头:“你确实没有对我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能感觉到。而且,你也确实用念力帮我疗伤,我能感应到你的念力在我意识里残留的波动。”

    鹿细细深呼吸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所以,总的来说,我其实还是要感谢你的。”

    陈诺心中松了口气。

    “好的吧。”鹿细细身上方才那如寒冰般的气势忽然就消散掉了。

    女皇看了看陈诺,然后忽然眼神落在了旁边桌上的陈诺的手机,拿了起来,就在键盘上按了几下:显示了本机号码。

    鹿细细笑道:“这是你的手机号对吧,我记下了啊。”

    “呃?你记我的手机号干什么?”

    鹿细细睁大眼睛看着陈诺:“当然要记啊~你可是救了我一次,我也是要报答你的啊。而且……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想不起来,没准还有什么问题是要问你的。”

    “……好吧,你开心就好。”陈诺无奈。

    “那么,我就走了啊。”鹿细细转身走到了门口,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门板:“你家的大门真的要修了哦。”

    “……我知道。”陈诺叹气。

    鹿细细转身出门,走下了楼梯。

    转过身的那一瞬间,星空女皇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

    回到酒店,在前台补了一张房卡,鹿细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进门的第一时间,鹿细细就觉得不对了!

    房间里多出了一口行李箱。

    银白色的日默瓦的行李箱上,还贴着几个卡通标贴。

    鹿细细愣了一下之后,顿时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来。

    在房间里找了一通后,鹿细细从自己放在酒店的包里,摸出了一个备用手机来。

    ·

    鱼鼐棠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

    这个叫陈诺的名字……肯定是姜英子身边的高手保护者!而且被刺杀的事情姜英子自己也知道……

    那么,鹿细细失踪的事情,似乎可以顺着这个线索往下查!

    不过……

    鱼鼐棠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自己才九岁啊!

    虽然有些稀奇古怪的本事,比如模仿声音之类的。

    但是战斗的话……一个九岁萝莉能有多大的战斗力?

    如果对方那个叫陈诺的,真的是导致鹿细细失踪的高手……

    别说这个叫陈诺的家伙实力是不是高于鹿细细了。

    哪怕他只有鹿细细一半的实力,那么打起来的话,吹口气就能把自己吹飞掉啊!

    硬来肯定不行了……

    那么,就只有在李颖婉的身上做文章!

    从李颖婉的手机里短信显示,这个女孩跟陈诺之间似乎是很暧昧的关系?

    那么……

    绑架李颖婉,要挟对方?

    嗯……是个办法。

    可以尝试一下。

    鱼鼐棠心中飞快的做了各种盘算。

    然后她拿起了李颖婉的手机,拨通了陈诺的电话。

    嘟嘟……嘟嘟……

    “喂,李颖婉?这么晚了,什么事情啊?”电话那头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

    鱼鼐棠立刻意识到:这个叫陈诺的家伙,听起来年纪也不大啊。

    “请问,是陈诺先生么。”

    九岁萝莉故意用冷冷的毫无感情的语气,缓缓开口。

    ·

    “请问,是陈诺先生么?”

    陈诺:“…………????”

    陈阎罗心中一呆!

    娇柔而清脆的嗓音。

    妈的!

    牛头!是你嘛牛头?!

    你别以为你压着嗓子我就听不出来啊你个白头腹黑萝莉!!

    “喂?陈诺先生?怎么不说话?嗯……是信号不好嘛?喂!喂!!喂!!!”

    陈诺皱眉,看了看手机:来电显示确定是李颖婉啊。

    “我是陈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电话那头,九岁萝莉故意做出了那种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就仿佛所有电影里反派人物要做坏事或者放狠话之前的,那种做作又中二的大笑。

    陈诺无奈的捏着手机。

    “……哈哈哈哈哈!陈诺先生,如果你还想见到……啊!你等一下!等一下啊!!”

    电话那头,鱼鼐棠正要说什么,忽然又传来了电话铃声。

    ·

    鱼鼐棠将李颖婉的手机直接挂断。

    然后手忙脚乱的面前桌上拿起了另外一个正在响的电话!

    因为电话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时:鹿细细NO.2

    意思是,UU看书 www.uukanshu.com鹿细细的二号备用手机。

    “喂~乖徒儿啊~~你也来金陵啦!我在房间里看到你的行李了啊~~”鹿细细那标志性柔媚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开开心心没心没肺的样子:“乖徒儿啊!你在哪里啊?快回酒店来,让老师好好抱抱~~~木啊木啊木啊木啊~~”

    鱼鼐棠捏着手机,九岁萝莉的脸上表情,从忐忑激动,渐渐变成了冷静。

    轻轻干咳了一下,鱼鼐棠深深吸了口气……

    然后……

    “鹿!!细!!细!!

    你死到哪里去啦!!!!”

    ·

    【二合一大章,明天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