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09章 【宛如前世】

    第一百零九章【宛如前世】

    “什么?”巫师一脸茫然。

    陈诺已经举起了双手,凌空一抓……

    矿坑之外的远处,隐隐的传来如同夏日傍晚雷鸣的声音,雷鸣之中,仿佛还带着一片如骏马奔腾般的呼啸浪潮声……

    轰!

    天边就看见一片银白色的浪花,铺天盖地儿来!

    远处的吟龙湖里,爆发出了一团水浪,被无形的力量引动,就如同大潮一般,奔涌而来,轰然灌入了矿坑之中,如泰山压顶,直接将巫师冲了下去!

    “法克!!”

    巫师眼看数百吨的水从天而降,赶紧抬起手来,一道道气浪排山倒海而上,强行将那团水龙挡在了半空!

    扑!

    巫师口中也吐了一口血出来,眼睛里金光大盛,越来越多的符文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那浪潮呼啸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巫师仿佛支撑的越来越勉强,念力操控的无形的气浪,终于一寸一寸的被瓦解……

    “你……你这又是……什么力量!!”巫师咬牙切齿。

    陈诺一脸凛然:“这招叫,大坝谁修哈!”

    “????”

    轰!气墙崩溃,浪潮奔涌而下,将巫师吞没……

    陈诺身子漂浮了起来,落在了一块岩石上,看着浪潮之下席卷整个矿坑。忽然身子也是一晃,跪坐在了地上。

    他的鼻子里,一股鲜血流淌了出来……

    嗯……到极限了……

    还没有晋级掌控者,能打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陈诺目前能力的极限了……

    数百吨的水被从不远处的吟龙湖引来,将矿坑淹没……

    但是很快,水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水流越来越湍急!

    随后,就看见无数的水就顺着这个漩涡飞速的流转,然后渐渐的吞没了进去……

    巫师站在当中,高高举起自己的左手,他的手指上的那枚戒指,仿佛一个神奇的黑洞一般,将水流全部吸了进去!

    矿坑里的数百吨水,围绕着他的戒指行程了漩涡,然后飞速的流失……

    巫师此刻的狼狈模样并不比陈诺好多少。

    受伤还倒是其次,那枚神秘的戒指里仿佛有着无数奇特的符文,飞速的修补和补充着他力量的损耗。

    关键是……

    是特么的心态崩了啊!!

    本以为是过来,如降维打击一样的,把一个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念力系的小家伙按在地上摩擦。

    结果这个小子诡计百出,明明实力比自己低一档,却偏偏打出了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来。

    陈诺吐着气,其实已经力量耗尽,油尽灯枯了。

    为了骗巫师近身,自己刚才受伤之后,还强行躺在地上挨了两下。

    最后的两招已经是陈诺在现阶段的力量等级上,进行了超频的爆发。

    爆发之后,陈阎罗已经萎靡掉了。

    不过看着面前已经将水全部吸干进了那枚神奇戒指的巫师……巫师的气势越来越高涨,渐渐的恢复了起来。

    陈诺神色却很镇定。

    “小子,你还有什么诡计?”巫师咬牙切齿。

    身上的伤势被那些神奇的符文笼罩之下,仿佛诡异的恢复了一样。

    抬起头来,巫师盯着陈诺……这次他小心翼翼的没有再贸然靠近……但是心中却已经判断出了。

    这次,这个家伙应该是没有力量了……陈诺微弱的气息和身上力量的波动已经毫不掩饰的展现在了巫师的念力探索之下。

    “我说我还有底牌,你怕不怕?”陈诺无力的笑了笑。

    “那就拿出来啊!”

    “那你过来啊!”陈诺竖起一根中指。

    “……”

    妈的,巫师还真有点含糊,不敢迈步。

    不是真的怕了这个小子。

    而是……这个小子的做法,太过恶心人了!

    还什么……大坝谁修哈?

    你当我没看过火影吗!!

    巫师面色铁青,忽然手指一勾,坐在地上的陈诺整个人就飞了起来!

    不过幸好巫师也算是有点害怕这小子再耍诡计,不敢把人弄到自己面前,而是把陈诺远远的砸了出去。

    陈诺撞在了山壁上,口中喷血,落在地上的时候,咳嗽了几声,忽然就抬起头来喊道:“可以了!我是真的没底牌了!你再不出手,可就要当寡妇了啊!”

    巫师听了陈诺乱七八糟的话,皱眉冷冷喝道:“哼,召唤你的同伴么!你应该知道,对于念力系的掌控者来说,偷袭是没有用……法克!!!!!!!”

    话音没落,陡然之间天空上一个炸雷!

    轰的一声,一道闪电当头砸下!

    巫师只来记得骂了一声,手里高举戒指,就看见那道闪电直接砸在了他的左拳上,爆炸声之中巫师再次飞了出去!

    那枚戒指上,隐隐的也出现了一丝裂纹!

    夜色的半空之中,鹿细细的身影缓缓从黑暗之中浮现了出来。

    女皇的一头秀发在狂风之中飞舞,一张俏脸上阴云密布,满是怒火,忽然伸手一抓,一道闪电就飞入了她的掌心!

    这一刻,法拉第,牛顿,弗兰克林,仿佛所有伟大的物理学家的棺材板都在颤动了!

    这道闪电,居然就被鹿女皇直接攥在了手里!

    闪电化作一条金光灿灿的鞭子,在鹿细细的手腕一抖之后,狠狠的卷向了巫师。

    巫师再次被闪电鞭抽中,顿时全身冒着火光的跌了出去,人没落地,巫师已经看清了天空中的那个女人的脸孔……

    “星空女皇?!你怎么在这里!!”

    鹿细细咬牙切齿,对着巫师发出了女人的尖声怒吼。

    “你!敢!打!我!老!公!!!”

    “……什,什么老公?”

    巫师傻了!

    什么老公啊!

    你倒是说点我能听的懂的话啊疯女人!!!

    轰!!

    随着女人的尖叫,手里的闪电鞭如毒蛇一样抽在巫师的身上,一道,一道,一道……

    巫师奋力施展出了全部的速度,在矿坑之中左突右闪!

    奈何鹿细细此刻情绪也爆炸了,看着陈诺趴在那儿奄奄一息的样子,就觉得脑子里某一团情绪陡然爆了开来!

    女皇的眸子里仿佛带着两团火焰,力量全力爆发,一道道闪电鞭之下,巫师虽然勉强用戒指上的符文护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却依然被抽的东倒西歪……

    就仿佛数日前那位开拉面馆的郭老板一样,整个人犹如一个在鞭子蹂躏下的陀螺。

    一道道闪电之下,巫师就觉得戒指里的符文越来越无法抗拒女皇的威力,他隐隐的感觉到了手里的戒指发出了一阵阵的悲鸣!

    巫师猛的一咬牙,拼着又挨了两鞭子,那闪电穿体的剧痛,让巫师全身冒着火花,然而整个人却反而冲上了天空。身子在半空之中,拳风上的戒指里幻化出一片巨大的符文来,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犹如一个冲天射上去的流星!

    鹿细细挑眉,紧咬银牙,也迎头冲了上去!

    两位掌控者大佬,一上一下,迎面撞上。

    两团爆裂的力量在半空之中撞在了一起,霎那间狂风大作,漫天的云彩都被狂风席卷吹散!

    而天空之上,鹿细细和巫师也已经各自飞开。

    鹿细细咬牙,手腕一抖,闪电鞭再次卷住了巫师的脚踝,将巫师拉了回去。

    巫师全身冒着电光,大骂一声:“疯女人!真的要同归于尽嘛!!”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鹿细细哼了一声,挥拳就砸在了巫师的肩膀上,巫师脸色一扭曲,口中喷出一团血雾出来,但是也咬牙挥拳头迎了过去。

    这一拳,砸在了鹿细细握着闪电鞭的手腕上,鹿细细痛哼了一声,闪电鞭终于撒手,化作一道电光,落在地上,消失在了大地之中。

    巫师顺手就捏住了鹿细细的手腕,戒指上的符文疯狂的涌出,一个个没入鹿细细的手腕之上!

    那一道道诡异的光芒,仿佛顺着鹿细细的手臂蔓延而上。

    鹿细细面色苍白,却咬着牙,再次捏起拳头来,又是一拳落在巫师的胸口。

    噗!

    巫师又一次吐血了。

    两个掌控者在半空之中一下就陷入了僵局之中。

    巫师的戒指符文拼命的试图吞噬鹿细细的身体,而鹿细细根本不打算挣脱,就是这么一拳一拳的,如开山锤一样的砸在了巫师的身上。

    砰!

    砰!

    砰!

    半空之中,这一拳一拳下去,就如同一个个闷雷!

    终于,
巫师扛不住了,眼看鹿细细又是一拳奔着自己的脸上砸来,巫师猛的松开了鹿细细的手,身子飞快的往后退,然后从半空落下,跌在地面。

    鹿细细手被松开,但是整条右臂却仿佛软软的垂在那儿,身子也急速降落在了地面。

    两人同时抬起头来看着对方。

    巫师怒道:“你疯了嘛!再这么打我就拼命了!难道今天大家一起死在这里吗?!”

    “你打我老公!我就打死你!”

    “……”巫师差点没吐血!

    老公?

    这个疯女人,哪来的老公啊!!

    这个狡猾诡计多端的小混蛋,怎么就成了这个疯女人的老公了啊!!

    鹿细细已经再次扑了上来!天空之上风起云涌,再次一道闪电当头落下!

    巫师大骂一句,身子飞速的往后退去,但是无数道闪电凝聚在了半空……

    巫师这次是真的心中冒出了寒气了!

    掌控者之间,大家一直以来默认的规则是不会轻易爆发战争,而即便是偶尔有冲突,也都是留着一些余地。

    眼前这个女人,此刻摆明是了拿出搏命的姿态了!

    这么打的话……自己和星空女皇的实力基本可以说是五五开,若是搏命的话……今天还真不知道会不会死在这里!

    巫师可没兴趣让自己埋骨在这个异国他乡的华夏!

    这么一想,心中就顿时有了退去之意。

    眼看天空之上,一道道闪电再次落下,巫师大喝一声,居然就摘下了自己手里的那枚戒指!

    在手中用力一捏!

    轰!

    戒指在巫师的之间化作粉碎!但随着戒指的粉碎,巫师身上陡然爆发出来一团犹如他巅峰状态下的精神力风暴!

    风暴席卷而过,鹿细细的漫天闪电落下……

    一团团耀眼的光芒,刺的人无法睁开眼睛。

    陈诺情急之下大吼一声:“别拼命啊!!鹿细细!!!!!”

    巨大的光芒之中。陈诺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如同风暴里的落叶,被卷上了半空,耳边尽是呼啸和嗡鸣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陈诺就觉得自己落势一缓,睁开眼睛,就看见鹿细细单手抓住了自己……

    女皇的嘴角满是鲜血,更是衬托的一张小脸面色惨白。

    鹿细细扯了扯嘴角:“老公……我抓住你了……”

    两人缓缓落地,陈诺支撑着自己爬起来,可没等他站稳,鹿细细已经身子一软,跌在了陈诺怀中。

    陈诺赶紧拦腰抱住了,鹿细细吐了口气,咳嗽了两下,眉头紧蹙:“老公啊~……那个家伙……太厉害了……我留不下他啊……”

    矿坑里此刻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巫师的身影。

    这个老阴比,已经跑了。

    陈诺扶住了鹿细细,扶着她躺下,躺在了自己的腿上。

    “没事的,你已经非常厉害了……逼得巫师亲手捏碎了一枚他自己的魂器。这次他受的损伤,没有个两三年都补不回来的。”

    鹿细细闻言,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声音却很虚弱:“这么说……我是很厉害的,对不对啊,老公……”

    “对,你很厉害的。”

    鹿细细还想说什么,忽然眉头紧紧拧了起来,哼了一声:“老公……我的右手,好疼啊……”

    陈诺赶紧拉开了鹿细细的右手的袖子,本来袖子已经只剩下一些碎布片了,此刻拉开后,就看见鹿细细的一条雪白的手臂,仿佛变得晶莹剔透,肌肤之下,隐隐的又一丝一丝的符文的金光闪过,还在疯狂的破坏着鹿细细的身体。

    女皇深深吸了几口气,一团团的力量沿着手臂而且,缓缓的将那些符文压制下去……

    “老公……我,我好累啊……”

    “没事的,你休息一下吧。”陈诺叹了口气:“你的身体自我的力量会满满修复的。那个老阴比的符文,离开了他的魂器,很快就会消散掉的。”

    鹿细细眼皮垂了垂:“我……”

    下面的话没说完,鹿细细已经睡着了。

    ·

    夜晚。

    荒山。

    矿坑之中。

    两大强者战斗后留下了一片残骸里。

    陈诺怀抱着鹿细细,就坐在地上,让鹿细细的脑袋枕在了自己的腿上。

    陈诺深深吸了口气,脑子里一丝丝的隐隐的剧烈的刺痛,被他强行压着,指尖却一丝丝的流淌出了一道道奇异的力量,顺着鹿细细的眉心没入……

    鹿细细原本睡梦之中呼吸急促,脸上还带着痛楚的表情,但是随着陈诺指尖的力量没入,鹿细细的手臂上,那一丝丝符文终于被逼出了肌肤表层,陈诺深吸了口气,将一个个符文轻轻抓在了掌心……

    鹿细细的呼吸平缓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也渐渐的松弛了下来。

    看着怀里静静沉睡的女人。

    陈诺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抬头看了看星空,又低头看了看星空女皇那张美丽的脸庞……

    “喂,女人……”

    陈阎罗低声叹息:“很抱歉啊,这几天一直在骗你……其实,很多次我也想把你唤醒,然后把你送离开这里。

    骗了你这么久……其实,我是在骗我自己啊……

    我,好像是舍不得你离开呢……

    并不是怕你醒来会打我啊。

    我只是……舍不得唤醒你。

    我只是……有点迷恋这种,把你留在身边的滋味呢。

    就像……上辈子的时候一样……

    嗯,仔细算一下,这是你第二次,枕在我腿上睡着了吧。

    上一次……

    还是……

    上辈子呢。”

    ·

    上辈子……

    嗯,那一次,也是这样的场景。

    废墟之中,自己抱着这个女人,她睡在自己的腿上……

    ·

    陈诺低头。

    阎罗的脸上,仿佛没有半点表情,伸出的手,动作却无比的温柔。

    手指轻轻的在鹿细细的脸庞上摩挲,指尖轻轻的撩开她额头的乱发。

    “鹿细细啊……这辈子,我再也不气你了,好不好?

    鹿细细啊……这辈子,我再也不骂你是疯女人了,好不好?

    鹿细细啊……这辈子,UU看书 www.uukanshu.com我还带你出海抓鲨鱼,好不好?

    鹿细细啊……这辈子……

    你……

    ……别再死掉了,好不好?”

    ·

    一滴泪珠,从阎罗的眼角滑落,落在了星空女皇的脸上。

    阎罗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微笑,温柔的看着怀中沉睡的星空女皇。

    漫天星光,洒在两人的身上……

    宛如。

    前世。

    ·

    【今天就这么多,我身体不太舒服,缓一天。明天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