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08章 【我没说过啊】

    第一百零八章【我没说过啊】

    牛首山!

    陈诺飞身钻进了树林里,沿着山坡一路飞奔!

    这里就是前几天郭老板和四小姐伏击鹿女皇的地方。

    陈诺再次引着巫师来到了这里……没办法,附近唯一一个人迹罕至,适合战斗的地方,就只有这里了。

    若是在闹市区里打起来,那么不管打赢打输,闹出太大的动静,以后陈诺就都只能放下这大半年来的日子,背井离乡亡命天涯了。

    穿梭在树林里,陈诺身形如一阵风,飞速的在林间前行,而在奔跑之余,陈诺还不停的操控着念力,他所到之处,身边的一棵棵树上的树枝纷纷断裂,然后朝着身后的巫师席卷而去。

    一枚枚树枝化作利剑,漫天遍地的激荡而来,虽然无法给巫师造成伤害,但却成功的拖慢了巫师追逐的速度。

    但跑到了这里,两人的距离还是再次被拉近!眼看巫师距离陈诺已经不足十米了。

    眼看陈诺已经跑到了树林的边缘,这树林之外,是牛首山的南坡!

    南坡原本在五十年代的时候是一个铁矿山,经过了几十年的开采,已经开采殆尽,如今整个南坡已经变成了一个光秃秃的巨大,直径有近一公里的巨型矿坑!

    陈诺身形窜出了树林就要往矿坑里跳,矿坑里密密麻麻的有十多处矿洞,里面讲这个牛首山的矿脉已经挖的如同蜘蛛网一般!陈诺打定主意,只要能跳进矿坑里,钻进矿洞,就能利用地形再和巫师周旋一番。

    巫师眼看陈诺要出林子,忽然之间,从自己的左手的中指上摘下了一枚铁环戒指来,在手里轻轻一捏!

    那戒指上瞬间浮现出了一团金色的符文!

    巫师一扬手,戒指飞速的射了出来!

    陈诺身子已经冲出了树林,人在半空跃出,就仿佛短跑运动员冲线时候的姿态一般,身子在半空迈步飞腾,就要往矿坑里跳……

    忽然,他身子猛然一阵!后心上如被重击!

    那枚戒指直接砸在了陈诺的后心上。陈诺在半空原本舒展的姿态顿时一乱,后背上顿时有金色的符文爆了开来!陈诺口中一口血雾高高喷了出去,然后在半空再也无法维持滑翔的姿态,如同一只折翼的鸟一样,一头就往矿坑地面上栽了下去!

    巫师飞身来到了矿坑的边缘

    矿坑的边缘到地面的落差有几层楼那么高。

    巫师站在上面,伸手一接,那枚戒指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掌心,巫师飞快的将戒指重新套在了自己左手中指上,眼睛朝着矿坑底部扫去。

    虽然黑暗之中,矿坑下一片漆黑,巫师的眸子里却仿佛浮现出了一片淡淡的金色光芒。

    “找到你了,小子。”

    巫师冷笑,飞身跳了下去。

    就在他落地的地方前面大约五十步,陈诺半跪在地面,双手支撑着,喘息粗重。

    陈阎罗的嘴角还残留着血污,而就在他的后背上,衣服已经破出了一个窟窿来,露出后背的一片肌肤,只是那一片裸露的地方,却有一个血色的印记,印记上,隐隐的还有一丝残留的金色符文在爆裂!

    噗通!

    陈诺仿佛支撑不住,双手一软,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少年的脸毫无形象的贴在了地面粗粒的沙石上,身子仿佛还在挣扎,但是双手却终究无力再支撑起来。

    巫师落在了地上后,板着脸,冷冷的看着陈诺,一手负在身后,一手竖着一根手指,轻轻一晃……

    咻!

    旁边的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陡然飞了过来,重重撞上了陈诺,陈诺身子一弹,再次被撞飞,落地的时候,口中又喷出了一团鲜血。

    “阎罗先生,我本来想这是一场绅士之间的战斗,但你的阴险激怒了我。”巫师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怒气:“我会让你的死的更痛苦一些的。”

    陈诺趴在地上,只是连连咳嗽,似乎脸话都说不出来了。

    巫师手指一挥,又是一块石头飞了过来,陈诺勉励抬起左手来,手掌硬着石头一拍,身子又一次跌了出去。

    这次落地的时候,仿佛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口血吐出来口,仰面躺在地上,只能无力的喘息。

    巫师已经走到了陈诺的身边,就站在陈诺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低头看着这个对手。

    “实力不错,但太年轻了……其实你很有潜力的。但是……你真的不该激怒我!而我,也不会给你成长的机会!”

    陈诺躺在地上,嘴角还在流淌鲜血,睁开眼睛看着巫师,仿佛虚弱的笑了笑:“激怒你又怎么样。”

    “很愚蠢。”

    “哈哈哈……”陈诺无力的笑了笑:“所以,我不激怒你,你会饶过我?”

    “……不会,但你可以死的痛快一点。”巫师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陈诺心中也是连连冷笑。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么?

    这个外号为巫师的家伙,这个号称是修士会首领的掌控者大佬……可绝不是什么看上去的那种高人风范。

    这家伙就是个老阴比。

    而且还是一个手段残忍的老阴比!

    说最装逼的话,下最狠辣的手。

    这就是巫师这个家伙为人的真实写照了!

    “……”陈诺吐了口气,仰面看着巫师:“所以……深渊的那个船长,给了你多少好处来杀我?”

    巫师一愣,随即一扬眉:“你居然知道了?”

    陈诺嘿嘿笑了笑。

    除了深渊组织的船长,还能有谁呢……

    阎罗!

    这个家伙喊自己阎罗。

    这辈子,陈诺只有一次对人亮出过自己阎罗这个名字。

    就是一杀五,团灭安德森五人组后,打电话威胁船长的那次。

    这辈子,也只有船长这么一个人,知道自己阎罗这个代号。

    那么,巫师到底是谁请来的,还用猜么?

    巫师眯起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小子。

    ·

    巫师确实是深渊组织付出了巨大代价请来的。

    原本深渊的那位船长,确实是被陈诺威胁住了。

    但是,一来呢,毕竟放弃整个东亚的生意,对深渊来说是一个太过惨重的代价。

    这个代价重到深渊组织很可能因此而失去未来十年最大的经济来源。直接将组织发展的潜力一刀斩断。

    虽然这个代价很惨重,但原本船长也是没打算再来招惹这个外号叫阎罗的家伙。

    因为安德森五人的惨死,让船长很怀疑,这个叫阎罗的家伙,是一个隐世的掌控者!

    掌控者那就是站在这个世界力量金字塔顶端的那一群人了。这样的对手,船长自问惹不起。

    地下世界的共识:只有掌控者才能对抗掌控者。

    而如果对手是一个掌控者的话,
那么其他掌控者也是不会接受这种委托的。

    但是……其中偏偏出了一个意外。

    深渊的清道夫在带回了安德森五人组的尸体回到深渊总部后。

    船长将“华夏国发现一个疑似掌控者等级的念动力系力量强者”的消息流传了出去。

    很快这个消息被修士会得到,然后引起了巫师的注意。

    巫师主动联系了深渊组织,然后在鉴定了安德森五人组的尸体后……

    巫师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叫阎罗的家伙,并不是掌控者。

    很强,也很像掌控者。

    但还不是!

    这个结论若是别人得出的,船长恐怕还不敢相信。

    但如果是大名鼎鼎的巫师说的……而且巫师本人还是公认的念动力方面的顶级大佬,可谓是地下世界念力系的天花板的存在。

    他说不是掌控者,船长还是愿意相信的。

    既然不是掌控者……那么船长报复的心思,就无法压抑了!

    何况,东亚的生意,关系到深渊组织未来十年的发展潜力!

    ·

    “那个船长花了多少代价请动了你?”陈诺无力的叹息。

    “很高。”巫师哼了一声:“不过,你确实值这么多钱的。”

    巫师并没有说具体的价码……

    而为了请动这位大佬,船长付出的代价是:深渊组织未来十年,在东亚所有生意利润的百分之二十!

    陈诺摇头:“我只是好奇,你这样的大佬,为什么会接这种任务……来对付一个很可能是掌控者级的对手……掌控者之间,不是都尽量克制不爆发战争么。”

    “第一,你还不是掌控者,我对念力系力量的造诣……你恐吓船长的那一套。瞒不过我。”巫师摇头:“第二,念力系力量的强者,对我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

    陈诺心中一动。

    上辈子,似乎……巫师在接受委托执行任务的时候……仔细回忆一下,似乎他对付的目标,确实有很多都是念力系的对手。

    似乎,这个家伙对念力系的对手,有一种特别的“偏爱”?

    “好了,对话可以结束了。”巫师抬起了手指,指尖轻轻一晃,旁边的一块石头,就自动分裂,化作了十多片锋利如刀锋一样的状态,然后漂浮着,围在了陈诺的身边。

    “反派死于话多,我也听过这些说法的。”巫师摇头:“我之所以愿意跟你说这些话,本来想着你的那个跑掉的同伙会不会出现……不过,不重要了,我只是对念力系的高手有兴趣,别的人,我没兴趣。”

    说着,巫师脸上闪过一丝狞笑:“下辈子,别当念力系了。”

    指尖轻轻一晃,那所有的石片刀锋忽然转向,指向了陈诺。

    躺在地上的陈诺,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来。

    “哈,哈哈,哈哈哈……”

    巫师皱眉:“你笑什么。”

    “我笑……这种骗术,真的是对你特别有用啊。”

    (上辈子,第一次阴你,也是用的这个法子呀……)

    巫师心中一动,闪过一丝警惕的征兆。

    躺在地上的陈诺,慢慢的收起了笑声,然后看着巫师的眼睛,一字一字的开口:

    “谁告诉你,我是,念力系了?”

    巫师忽然脸色狂变!心中强烈的警兆疯狂大作!

    老于江湖的巫师,下意识的就身子要急速往后退!

    “晚了!你个老阴比!”

    原本躺在地上仿佛已经动弹不得的陈诺,忽然身子一下就弹了起来,瞬间就贴上了巫师的正面!

    两人距离不过三步,巫师躲无可躲!

    陈诺的右手凝拳,忽然一个上勾拳打了出去!

    拳风之上,仿佛整个矿坑之下,四面八方空气之中无数驳杂的各种力量元素全部积聚在了他的拳风之上,犹如一团巨大的光球……

    轰!

    这一拳直接轰在了巫师的身上!

    巫师的身子就如同被扣杀之下打出的乒乓球,直接飞了出去!

    人在半空,那一团光球笼罩在他的身体上,就如同鞭炮一般发出一连串密集的炸裂声!

    巫师的身体直接飞出了数百米,然后一头扎进了矿坑的山壁之中,落入了一个矿洞里,而矿洞深处,也随后爆发出了一连串如闷雷般的动静!

    轰的一声,山体上爆发出了一个犹如圆盘一样的无形气浪,UU看书www.uukanshu.com随后山坡破碎,披头散发的巫师从山体里飞了出来,人在地上,踉跄了一下,单膝跪下,脸上身上满是血污!

    尤其是他的半个肩膀,已经整个血肉爆开,一片模糊。

    “你,你不是念力系!”

    “我从没说过我是啊。”

    巫师急促喘气,他手里飞快的举起那根带着戒指的手指,戒指上无数的符文闪现,落在他的身体里,飞快的修补着巫师破损的肉身。

    “你,你刚才这是什么力量?”

    “嗯……”陈诺想了想,正色回答:“拿肾肝!”

    “??”

    ·

    【两连更,邦邦邦求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