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03章 【答案!】

    【继续大章,不分了~】

    第一百零三章【答案!】

    对于陈诺的质问,生一个字都回答不上来。

    那种仿佛答案明明就在心中,却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字的感觉,让他着实感觉到胸中憋闷!

    陈诺看着自己的这位师兄,心中叹了口气。

    还是想不开啊!

    罢了,感情问题这种事情,别说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郎了,怕是一个三四十岁的成年人遇到了,也是很难想明白的。

    不过,好就好在,少年人自有少年人的心气儿。遇到事情的时候,陷进去的快,可一旦想明白了,走出来也快。

    那……就需要一剂猛药!

    他既然要逃避,那就让自己逼他面对吧!

    有些时候,不事到临头,人总是会习惯性的逃避的。

    陈诺略一思索,拿起电话打给了磊哥。

    磊哥的店铺就在附近,电话打通后,磊哥几分钟就跑了过来。

    光头磊看着陈诺面前坐着的生,有些好奇。

    “这是我师兄,大名生。”

    嚯!

    磊哥顿时肃然起敬!

    陈诺这位小爷的本事,磊哥可是亲身体会外加亲眼所见的!

    这位小爷的师兄?

    那不用问!肯定也是个大本事的人啊!

    想到这里,磊哥脸上的笑容更是热情了三分。

    “这位是磊哥,嗯,自己人。”陈诺的用词让磊哥顿时心中有点激动。

    生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这位光头大佬,虽然有点懵,但还是客客气气的打了招呼:“磊哥好。”

    “哎哟,客气了客气了!张师兄好!”

    生有点不好意思:“那个,你可别叫我师兄,我……”

    陈诺在一旁心中偷笑,磊哥的误会,他自然看出来了,但也不点破,笑道:“磊哥,你叫他林生就好了。”

    “好的嘞!林生兄弟!哈哈哈哈,今天见了,以后就是自己人哈。”磊哥忙着拿出一包中华来,递烟点火。

    生有点受宠若惊,小心翼翼的接了。

    “那个,磊哥,你帮我办个事儿。”陈诺开口。

    “您说!”磊哥拍胸脯:“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

    陈诺点头:“那是自然的,磊哥你经手的事儿,就没有一件出过岔子的。”

    想了想,陈诺拉过光头磊,让他附耳过来,然后在磊哥耳边低声说了两句。

    “……哈??”

    磊哥傻了!脸上的表情顿时变的十分精彩,眼神也带着疑惑瞅了瞅生,又瞅了瞅陈诺,忍不住抓了抓自己的光头:“那个,诺爷你交代的这个事儿倒是特别简单……但是……合适嘛?”

    “合适!非常合适!”陈诺脸色很正经:“就按照我说的办,让他好好的经历经历。”

    “那就行了!”磊哥哈哈一笑,把胸脯拍的梆梆响:“你放心!今天这个事儿,我一定办的漂漂亮亮的!”

    生茫然的看了看陈诺,又看了看这位磊哥。

    “师兄啊。”陈诺交代生:“一会儿你就跟着磊哥走,今晚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问,有什么问题,你明天再跟我说,先憋着!

    今晚,你就跟着磊哥,一切听他的安排。”

    生虽然一肚子疑问,但是……

    今天刚拿了陈诺八万八千八呢——行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话说到这里,就让生跟着磊哥走了。

    但生起身后,忍不住又看了看店里,刚才陈诺坐的那一桌,桌旁的那个很好看的女人的背影。

    “陈诺,那个就是?呃……”生有点好奇。

    陈诺笑眯眯的拍了拍浩南哥的肩膀,把他和磊哥送到了马路对面,然后看着浩南哥脸上满是疑问的样子,陈诺笑了笑。

    “师兄啊。”

    “啥?”

    “那片酬,可是包含了封口费的。”

    “……啊?”生愣了一下,随即秒懂,赶紧点头:“哦哦哦!懂了懂了,你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陈诺笑眯眯的目送磊哥领着浩南哥离开,叹了口气。

    哎,自家还有一堆麻烦呢。

    回到店里坐回到了鹿细细的面前。

    鹿细细正在跟面前的一笼生煎包奋战,吃的满嘴都是油。

    看着陈诺回来了,鹿细细只是好奇的看了陈诺一眼。

    陈诺笑了笑:“嗯,一个朋友找我有点事情。”

    “哦。”鹿细细并没有太多的好奇心,也没多问,用筷子夹起最后一个生煎包,咬破了一个小口子,眯起眼睛里,满脸享受的嘬下里面的一口汤汁,才舒了口气:“老公啊~”

    “嗯?”

    “这个东西很好吃啊。”

    “喜欢的话,再来一笼?”

    “……嗯,来两笼吧。”

    “……好。”

    两人吃完了生煎包,出了店门,就跑去了堂子街的二手交易市场。

    陈诺拉着鹿细细转了几圈,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一个二手的床。又买了个麒麟席梦思床垫——话说麒麟这个牌子,过些年就越来越没落了。

    写了送货地址,店主当场就从路边叫了一辆黑车,让人送回去。

    陈诺和鹿细细也就没有打车,跳上了送货的车,跟着一路回家。

    等送到了陈诺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晚上七八点了。

    天色已黑。

    送货的师父帮忙卸了货就放在了陈诺家的楼下。

    然后开始坐地起价——这个送货的司机眼看陈诺脸嫩,身边的女人也是一个好像有点害羞不怎么说话的样子。

    “搬上楼再加一百啊,你家住五楼,我帮着搬上去可是力气活。”

    陈诺看了一眼这个司机,笑了笑。

    说好了送货到家一共一百五十块的——也说好了包括上楼的。

    现在摆明了是想多赚一笔。

    不过,在自家门口,陈诺也不想招惹是非,摆摆手:“你走吧,东西我自己拿上去。”

    司机看了看陈诺,还有点不甘心:“这床可不轻,还有床垫呢,你可别为了省钱给自己找麻烦啊,年轻人……”

    “不用你操心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

    陈诺付了钱,把司机打发走。等人走了后,看了看楼下左右也没啥人。

    床是在店里就拆成部件的,店主又用纸箱子和绳子捆装了起来。

    陈诺伸手,把箱子垒了起来,一只手就端了起来。

    旁边的鹿细细也跟着一只手就把床垫抓起来了。两人摸着黑就走进了楼道里。

    这点分量,对于一个掌控者级的大佬外加一个准掌控者级的大佬来说……并不比提一瓶矿泉水难多少。

    倒是回到家里后,进了房间。陈诺拆了箱子,拿出工具,自己亲手把床组装起来的时候,旁边的鹿细细,就脸色涨红,看着这张渐渐成型的床,有点害羞,眼神都是躲着陈诺的。

    组装好了床,放上了床垫,陈诺又从衣柜里拿出了些家里备用的棉被床单之类的东西。

    “别愣着啊,过来帮忙。”

    往床套子里面塞棉被的活儿,陈诺拉过了鹿细细来帮忙。

    鹿女皇面色潮红,只是低着头不好意思说话,全程捏着床单,像个木头人一样杵在那儿不敢动。

    看着铺好的床,陈诺叹了口气,看了看鹿细细,心里好笑:“你去洗澡吧。”

    “……啊?好!”鹿细细听了这句话,直接就跑出了房间,然后钻进洗手间里就把门关上了。

    心中砰砰乱跳!

    今晚……就要正式睡在一张床上了?

    跟……这个陌生的老公……

    鹿细细站在镜子前,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滚烫。

    就在这个时候,陈诺在外面敲洗手间的门了。

    “啊?什么事?”鹿细细心中一跳。

    嗯?他……他……他不会这么着急吧?

    “你开下门。”

    “你,你什么事啊?”

    “你开门啊。”陈诺在外面笑道。

    鹿细细抿着嘴,脸上的表情仿佛像上刑场一样的把门拉开一条缝,眼神不敢正视陈诺:“那个,老公……”

    “衣服没拿啊你。”陈诺笑眯眯的递过了换洗衣服:“不然一会儿你洗完了又要我送给你。”

    鹿细细一把抓过,然后赶紧又把门合上。

    ·

    浩南哥则感觉自己在经受一种人生前所有未的煎熬。

    生平第一次。

    晚上跟着磊哥走后,磊哥先是热情的带着他去了店铺里坐了会儿,然后眼看到了晚饭点,磊哥打了两个电话,就拉着生出门。

    先去了一个饭馆,包间里已经备了好酒好菜。

    菜是把菜一汤,鸡鸭鱼肉生猛海鲜。酒是一瓶五粮液。

    磊哥老于江湖的人了,又会做人,又会说话,饭桌上劝酒的话就一套一套的,哪里是浩南哥能抵挡得住的?

    何况,喝酒这种事情,但凡是会喝酒的少年人,就很少有人肯认怂的。

    两杯下肚后,生就觉得和眼前这位光头磊大哥,越聊越是投机,越说越是对脾气。

    一瓶白酒,两人分掉了。不过磊哥很有数,最后倒酒的时候压了压分寸,自己多喝了一些,给生留了点酒量。

    酒足饭饱,生因为喝了点酒,心里的那些惆怅,越发的涌了上来。

    然后被磊哥拉着出了饭馆,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面包车,开车的是磊哥店里的伙计。

    生原本还想客气一下,表示自己可以回家的。

    磊哥却一摆手:“回什么家啊!陈诺可是说了,今晚你跟着我,一切听我安排!”

    “??”生带着一肚子疑问,被拉上了车。

    在车上的时候,磊哥又打了个电话。

    再次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十五分钟后了。

    车停在了城区的一条繁华的街道,然后开到了一个五星级的酒店里面。

    生有点疑惑,跟着磊哥下车后,抬头看着这家酒店的大堂,抓了抓头发:“磊哥,这里是?”

    “跟着走就是了,兄弟。”磊哥哈哈一笑,然后昂首挺胸走在了最前面。

    进了酒店大堂,直接往侧面走,绕过大堂吧,走上一个台阶后,就来到一处所在。

    门口是两排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妹,还有一些工作人员,都人五人六的穿着西装,看着好像都很光鲜的样子,还带着耳麦……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大堂里装修的富丽堂皇,头顶是水晶灯,旁边的一排排玻璃柜上摆满了各种酒。

    光头磊刚走过来,就有一个穿西装的经理迎了出来:“老板,请问有预定嘛?”

    “888包间。”磊哥眼角扫了一下这人。

    对方立刻点头哈腰,然后回头交待:“888包间客人到,领位!”

    一个穿着旗袍的妹子赶紧出来,毕恭毕敬的引着磊哥就往里走。

    浩南哥有点含糊的看着这个场面,但是不等说话,就被磊哥回头一把勾住了肩膀,勾肩搭背的就拉了进去。

    888包间里,装修的金碧辉煌,厚实而柔软的沙发,茶几的边角都是包铜的,桌上放着大大小小的酒杯。水晶玻璃的烟灰缸。桌上还摆了两瓶浩南哥没见过牌子的矿泉水,上面全是英文。

    包间很大,沙发上能坐十几个人都有富余。但是磊哥就拉着生往当中一坐,大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来,然后拿出香烟,递给生一支。

    生正要摸打火机,包间里的一个女服务员赶紧就过来,半蹲在了生面前,拿起打火机给他点上。

    磊哥笑眯眯的看了看有点局促的浩南哥,然后对公主一努嘴:“安排把!赶紧带人!”

    几分钟后,包间门被打开,一长串妹子,打扮的姹紫嫣红的鱼贯而入。

    公主体贴的把包间里的灯全部开到最亮,并把电视屏幕的背景音乐也关小了。

    一排妹子,得有十几二十个,站在面前,站稳了后,一起鞠躬。

    一个穿着黑西装,手里拿着坤包的妈咪靠了过来,直接就坐在了磊哥身边,身子也靠了上去:“磊哥啊!你可是好几天都没来了。”

    “别废话,电话里交代你了,精兵强将都给我安排好了么?”

    “你放心!你的话,我哪里敢耽误啊。”妈咪一边说,一边抛着媚眼,然后扭头对站在前面一排的妹子:“都报一下吧。”

    “娜娜,来自山城。”

    “素素,来自沈城。”

    “晓晓,来自沪城。”

    “晓菲,来自金陵。”

    ……

    妹子们一个接着一个,先鞠躬,然后脸上带着浅笑,挨个自报家门。

    生有点懵逼,吞了一口吐沫,扭头看磊哥。

    磊哥笑道:“看我干什么啊兄弟,看美女啊!有看中的就开口说啊。”

    生傻了!

    十几二十个妹子挨个报完之后,磊哥随便扫了一眼:“兄弟,有喜欢的么?”

    “我,我,我不要。”生低头。

    磊哥哈哈一笑,对身边的妈咪摇头:“你手下的精英不行啊!我兄弟都看不上。”

    说着,大手一挥:“换一批!”

    “谢谢老板!祝大哥玩的开心!~”

    妹子们集体鞠躬,然后鱼贯而出。

    “赶紧了,再带人!”磊哥皱眉对妈咪交代:“别让我兄弟再失望了啊!歪瓜裂枣你你别往我包间里带!”

    于是……

    一批,两批……三批……

    三批看完,磊哥身边已经坐下了一个人间凶器的妹子。

    而生就直接绷着脸……

    “咋了啊兄弟,还没有看上的啊?”磊哥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皮。

    生摇头,低声道:“磊哥,我,我不适应这个……我真的不要。”

    “哈哈哈哈!”磊哥大笑,先把身边的妹子搂进了怀里,然后对妈咪道:“我不管啊!你今天不给我兄弟找个仙女进来,都是你的锅啊!”

    妈咪眼神里也有些无奈,但还是陪着笑点头,然后出去了。

    包间里的公主把酒开了,两瓶洋酒——按照这个年代流行的方式,勾兑了几瓶冰红茶。满满的扎壶,兑了两大壶出来。

    磊哥先和生碰了两杯,然后磊哥身边的妹子也举起杯敬了生。

    浩南哥明显很紧张,酒到杯干,就闷头喝酒抽烟。

    公主已经把包间的灯光调暗了些,然后磊哥点了首任贤齐的《心太软》,鬼哭狼嚎的开始唱起来。

    一曲没唱完,妈咪再次推门进来,这次身后没有大批的莺莺燕燕了,就只跟了一个年轻的女孩。

    女孩身材不高,看着很娇小,被妈咪领了过来,磊哥立刻把话筒扔了,
眼神扫过去。

    这个女孩的相貌,猛一看,还真有点惊艳的感觉!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鼻梁高挑,小嘴弧线精致,脸蛋弧线饱满而柔润,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头发黑亮柔顺。

    穿着一件裁剪很修身的女士白色小西装,但是西装的衣襟里,露出一截黑色的抹胸——看得出来弧线起伏也颇为客观。

    齐着大腿的短裙,下面是肉色的丝袜,小腿又细又直,脚下踩着高跟鞋。

    最难的是,这个妹子的相貌看着,并没有那种在这种场子里上班的妹子常见的那种风尘气,居然相貌带着几分清纯的感觉。

    一眼看过去,不但是磊哥有点动容,就连生,也下意识的愣了几秒钟。

    这个妹子,确实漂亮的。

    “磊哥啊,你可是真给我出难题啊!这是我手下最好看的妹子了!今天本来休息不上班的,我临时打电话让她从家里赶来的哦!

    这你要还不满意,那你满金陵城随便哪个场子,你都找不到满意的了!”妈咪一半抱怨一半表功的靠上了磊哥。

    磊哥哈哈一笑,看生,发现生有点愣神儿,于是大手一挥:“行!就她了!我替我兄弟做主了!”

    伸手指这个美女:“妹子!我兄弟性格有点内向啊!今晚你负责一定要让他开心!”

    这个漂亮的有点不像话的姑娘抿嘴一笑,声音很清脆柔媚:“放心吧大哥~”

    妈咪松了口气。

    这个光头磊不但挺有钱的,消费能力很强,而且听说还是道上混的,最近这些日子,听说风头正劲的。

    这种客人,是这个妈咪即要巴结,又玩玩不敢得罪的那一类人。

    磊哥眼看生没开口抗拒,哈哈一笑:“对了!气氛不够好!你再去叫几个妹子进来!这么点人,不够气氛啊!”

    “好的嘞!”妈咪爽快的带着笑又出去了。

    生坐在那儿,身子有点僵。

    身边的那个漂亮姑娘已经坐了下来,就贴着生坐的。

    生感觉到姑娘柔软的手臂就贴着自己,然后妹子先拿起了酒杯,给自己倒了浅浅的小半杯,又从桌上的果盘里,拿起了一颗金桔放进了自己的酒杯里。

    “帅哥啊,怎么称呼啊?”

    妹子扭过身来笑眯眯的看生。

    这个妹子的颜值确实是这个场子里最出挑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如月牙,更是增加了几分俏丽。

    生脸已经红了,吭吭哧哧的不说话。

    旁边磊哥一笑:“妹子,你就叫他林生哥!”

    这个小美女微微一笑,一只手却主动就搭上了生的肩膀,半撒娇半讨好道:“不嘛!你们都叫他林生哥,那我跟着叫就没意思了嘛。”

    说着,又凑近了几分,几乎把自己红艳艳的小嘴巴就贴在了生的耳边,压低了嗓门柔声道:“我就喊你小哥哥,好不好呀~”

    女孩近在咫尺,柔柔软软的身子几乎就贴在自己怀里了,说话的时候,呼吸喷在生的耳朵上,让他感觉到痒痒的……浩南哥当时就觉得心中一荡!

    随即,他努力往后挪了挪,一个战术后仰,然后吞了口吐沫。

    小美女仔细的看了一眼生年轻的脸庞,眼神里带着一丝笑意,然后招呼公主倒酒。

    公主拿起扎壶刚给生倒了半杯,女孩忽然又撒娇的不依了:“欸欸欸!你倒这么多干嘛啊,欺负我家小哥哥嘛~”

    说着,女孩拿起生的杯子,匀了点酒到自己的杯子里,然后再把酒杯塞进了生的手里:“小哥哥,你少喝点哦,这洋酒可醉人的,一会儿喝多了可难受了。”

    生支支吾吾的端着杯子,美女又拿起自己的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生犹豫了一下,一口也喝光了。

    “我叫夏夏,夏天的夏哦。”夏夏先是体贴的接过了生手里的空杯放在茶几上,然后直接就把生的胳膊抱住了,就这么挽着他的胳膊,陪着他坐在沙发上。

    生身子僵硬,心里更是砰砰乱跳。

    因为夏夏抱着自己胳臂……他的手臂能清楚的感觉到女孩胸口的柔软……

    心中涟漪不断……

    而这个夏夏果然是个红牌妖精,主动还抓起了生的一只手,用两只小手捏着,在掌心里细细摩挲……

    而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念头仿佛闪电一般的,落进了生的脑子里!!

    ……

    曲晓玲平时“上班”,也都是这么做的!

    ·

    在这一瞬间,生一下就明白了陈诺今晚让磊哥安排这场局的用意了!!

    你不是心中逃避么?

    你不是一直以来心中纠结么?

    那我就把你拉到这种场合里,让你亲身体验一下!

    把这些事实,就端到你面前,让你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让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仔细了!看清楚了!

    在风月场所里上班,到底是干的什么活儿,做的什么事儿!

    以后,别找借口!

    以后,别装不知道!

    以后,别再逃避!

    让你正面事实,然后……

    纠结个屁!

    能不能接受,能不能承受!

    你自己明明白白的做决定!

    ·

    生愣了足足有半分钟,然后,忽然扭头看身边这个叫夏夏的小妖精……

    从颜值来看,她比曲晓玲要更高一个档次,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要好很多。

    尤其是那张清纯的脸蛋,极具迷惑性。

    而这种清纯的脸蛋,加上她举手投足之间的那一丝淡淡的妖冶的味道,更是混合出了一种奇特的魅力。

    而此刻,这个比曲晓玲要更漂亮身材更好魅力更大,甚至看上去还要更年轻一点的小妖精,就这么乖乖的柔顺的坐在自己的身边,靠在自己的身上,自己的手臂还紧紧的贴在妹子的胸口……还是妹子主动的!

    仿佛眼前这个妹子,今晚可以任凭自己处置……

    生再扭头看磊哥。

    磊哥身边的那个妹子,已经靠在了磊哥的怀里了。磊哥的一只手就勾在女孩的肩膀上,手掌从肩膀上落下,就那么不轻不重的搭在女孩的半个胸脯上……

    而女孩仿佛浑然不觉,就这么靠着磊哥,两人正在低声说笑着什么。

    (这些,就是曲晓玲每一天,每一晚,上班所做的工作了吧……)

    生忽然觉得,嘴巴里发苦,那种苦涩的感觉,让他立刻抓起了桌上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混了冰红茶的酒,然后一口饮尽!

    然后,又倒了一杯!再一口喝完!

    再然后,又一杯!

    生一口气喝了三杯后,放下酒杯,扭过头去看夏夏。

    少年的眼神里仿佛带着一团奇怪的火焰。

    夏夏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凑了过来,娇声道:“小哥哥,你一个人喝多没意思,我陪你喝啊……”

    生忽然一把按下了她要去拿杯子的手,然后眼睛毫不躲闪的直视着妹子的眼睛。

    这原本羞涩的愣头青一样的年轻人,忽然这么肆无忌惮的看向自己,倒是让身为红牌妖精的夏夏,一时间有点不适应了。

    忽然……

    “你出台吗?”

    “啊?”

    “我问你,出台吗?”生冷冷问道。

    夏夏脸上的表情有些无措,但很快,脸色变幻了一下,她笑着轻轻推了一下生:“小哥哥……你怎么这么……哎呀……你的话好讨厌啦。”

    “不废话,我就问你出不出。”

    “不行的啦……”夏夏娇笑着,凑了过去,在生耳边低声道:“人家今天有事啦,我有个小姐妹和我住在一起的,她生病了,我晚上下班还要回去照顾她呢。”

    “你是不是想和我说,下次?下次我来找你,再说?”生忽然问道。

    夏夏又有点愣,但很快又笑了,扭了扭身子,一半撒娇一半哄人的语气:“你不要这么着急吗……我平时只陪酒,不出台的……再说了,我们才认识啊,这才不到半个小时呢……哪有你这么问啊~~”

    生忽然笑了。

    他也不废话,然后转身拿起自己丢在沙发上的外套。

    外套的口袋里,今天留的八千八百块的现金,白天买东西用了一千。

    还有不到八千的样子。

    生一把拿了出来,厚厚实实的一大叠!

    啪!

    生直接把八千块的现金全扔桌上了。

    “我不喜欢兜圈子,也不喜欢听废话,你就说,行不行!”

    八千块!

    在2001年,金陵城最好的场子,给陪酒小姐的消费也不过六百。出台,一千算是公价,出到两千,就算高了!

    生直接扔出来快八千!

    这个叫夏夏的妹子,脸色顿时有些紧张,呼吸也急促了一下。

    看了看生,又扭头看了看包间里的公主,然后又看了看磊哥。

    磊哥没说话,只是脸上带着笑,一脸看戏的样子。

    夏夏咬了咬牙,然后深呼吸了一下,脸上才把尴尬和震惊的表情收了回去,然后重新露出了那种职业的娇媚的笑容来,伸手勾住了生的手指,然后凑到生的耳边,低声道:

    “小哥哥,那你等我,我现在去换衣服哈~”

    ……

    旁边的磊哥哈哈一笑。

    而生,仿佛身子震了一震,他抬起眼皮,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叫夏夏的妹子。

    然后,他仿佛,刚才从开口提问,然后掏钱甩钱的时候,一直绷着的那股子劲儿……

    忽然,就松掉了!

    生忽然轻轻拍开了夏夏的手,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磊哥的面前。

    对磊哥点了点头:“磊哥,我明白了,今晚的这场酒,我现在才终于想明白了。”

    说着,少年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来:“磊哥,今晚你破费了,改天我请你吃饭。我先走了。”

    “啊?”磊哥愣住了。

    “没事,陈诺他明白的,你和他说,他懂。”生摇头。

    “小哥哥,那我去换衣服啦,你等我哈。”夏夏开口。

    “不用了。”生看向这个女孩,摇头:“桌上的钱送你了,不用你陪。就当刚才我问了你一个问题……”

    说到这里,生仿佛自言自语一般:

    “这个答案……值这么多钱的!”

    说完,少年昂首挺胸,离开了包间!

    一个人!

    ·

    客厅里的灯已经关掉了,厨房里传来陈诺干活儿的声音,好像在整理什么东西。

    鹿细细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红着脸,鹿细细蹑手蹑脚的直接钻进了卧室里,然后撩起被子就钻了进去。

    然后翻过身,背对着外面,身子蜷缩成一团。

    鹿细细心中在害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鹿细细听见陈诺进了洗手间,传来放水洗澡的哗哗哗的声音。

    然后水停……

    吹风机的声音……

    然后再停,陈诺脚步声进了卧室。

    房门被关上了。

    接着床微微一动,陈诺坐了上来,然后钻进了被子……

    鹿细细的身子已经彻底僵硬了!只是丝毫不敢动,就这么背对着陈诺……

    “鹿依依?”

    “姑姑?”

    “……老婆?”

    陈诺连喊了三次,鹿细细闭嘴不答。

    (最好……嗯,我不动……他没准就以为我睡着了……那样最好……)

    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

    鹿细细猛的闭上了眼睛,尖叫了一声:“不可以啊!!”

    一甩手……

    砰!!

    鹿女皇激动之下,身上的力量陡然爆发出来!

    陈诺直接整个人就飞了出去,然后跌在了地上!

    而就在鹿细细的身下,新买的床垫和床,也无法承受掌控者大佬的力量爆发。

    轰的一声,四分五裂!!

    “…………”

    “…………”

    鹿细细看陈诺,陈诺坐在地上看鹿细细。

    “那个……我刚才是伸手去关灯啊!灯的开关在你那边床头……”陈诺哭笑不得。

    “…………”鹿细细涨红了脸。

    陈诺无奈的看了看四分五裂的床板和床垫,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从地上站了起来。

    叹了口气。

    好吧……明天又要出门买床了……

    “起来吧,今晚还是睡沙发吧,走。”

    “……哦。”自知惹祸的鹿女皇,乖乖的应了一声,爬了起来。

    ·

    【本月过半,大家看看有没有新的月票吧,有的话请投一下~

    关于浩南哥的戏份,其实大纲里他戏份更少,只是我越写越喜欢这个角色,忍不住加了一点戏。

    因为……陈阎罗是虚构的。

    而浩南哥,其实才是真实中,千千万万个你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