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02章 【你以为呢!】

    第一百零二章【你以为呢!】

    这全天下的女人呢,在遇到几个事情的时候,都是会心情大好的。

    其中一条,就是刚做完美容之后。

    做完美容后,感觉到自己脸上水水嫩嫩的,哪个女人能不开心呢?

    鹿细细此刻心情就相当的美丽。

    虽然一个接一个的套餐,做完了之后,眼看就到中午了。

    但看着镜子里容光焕发的自己,鹿细细还是高兴的。

    加上美容院里的两个美容师,也特别会说话。原本鹿细细的相貌就属于祸国殃民妖孽的那一等级。

    两个美容院的美容师夸起来,就更加肆无忌惮,好听话说了一箩筐都还富裕。

    陈诺赶回来的时候,鹿细细正在照镜子,而柜台的小妹还在试图给鹿细细推销更多的充值服务。

    鹿细细明显被说的心痒痒的。

    但是一看陈诺回来了,鹿细细就过去一把拉住了陈诺的胳膊,拽着他就往外走。

    “咦?我以为你被那个店员的话说动了呢。”

    鹿细细先点头,然后又摇头:“动心肯定是动心啊,老公。但是不行啊。”

    她看了一眼陈诺,压低了声音:“我记得你说过的啊,老公,咱家没什么钱的。以后这种地方,还是少来吧。”

    呃……鹿女皇你要是知道,不提章鱼怪的网站账户里的几百万美元,光是家里的柜子里我就藏了几根金条,你会不会想打人?

    陈诺拉着鹿细细一路回到家中。

    进门后,把一兜子菜先放厨房桌上,就看见鹿细细钻进了房间里去,在镜子前左照右照……

    “老公~我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陈诺咳嗽了一声:“嗯,哪里不对?”

    “衣服。”鹿细细皱眉道:“这两天你给我穿的都是T恤,宽宽大大的,美容院里的人都说样子和我不搭的。”

    陈诺笑眯眯的,大大方方走到衣柜前拉开了门:“之前你发病,我照顾你给你随便换的。喏,你自己挑你自己的衣服穿呗。”

    衣柜门里,半拉衣柜已经摆放了整整齐齐的女士的衣服。

    鹿细细走过去仔细了看了下。春秋天的外套长裤,夏天的裙子,短裤短裙,一应俱全。

    女人都是对衣服最敏感的,鹿细细立刻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些衣服上。

    仔仔细细的看几遍,又拿出了几件站在镜子前比划了一下,越发的疑惑起来。

    “老公~这些都是我的衣服?”

    “对啊。”

    鹿细细忍不住皱眉。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总觉得这些衣服,有些艳俗气太重,款式要么就是过于暴露,颜色要么就是过于鲜艳。

    想了想,虽然有些不喜,但天下哪有人自己吐槽自己衣品的。

    鹿细细有些郁闷,忽然又想起美容院的那些瓶瓶罐罐。

    “那,家里总该有些我的护肤品化妆品什么的吧?”

    “都有。”陈诺暗中松了口气,走到墙角提出一个袋子来,故意叹气道:“之前你发病乱砸东西,我怕这些瓶瓶罐罐的不经砸,就给你都用袋子装了收起来了。”

    鹿细细接过来,先是有些开心,但仔细看了一会儿后,又是隐隐有些郁闷了。

    口红的色号太艳,香水的气味太轻佻……

    自己原来的审美居然是这样的?

    看着这一屋子的衣服也好,化妆品也好,虽然看似都是家里自己用过的穿过的……

    但没一样是自己喜欢的,心中就不由得有些无法描述的郁闷。

    想了想,鹿细细低声道:“那……你先出去一下,我想换下衣服。这两天总穿你的T恤衫也不好。”

    陈诺松了口气,转身出门,进了厨房开始切菜做饭。

    鹿细细在房间里悉悉索索的换衣服重新打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诺的糖醋排骨都已经出锅了,鹿细细才扭扭捏捏的从房间里探出半个身子来。

    “准备吃饭了。”陈诺貌似漫不经心的忙活,其实一直仔细的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鹿细细沉默了会儿,没回应。

    过了片刻:“老公啊……我的这些衣服,也太奇怪了。”

    “哪里奇怪了,都是你平时穿的啊。”陈诺很镇定的回答。

    “……”鹿细细不吭声,但终于从房间里了走了出来。

    当星空女皇重新站到陈诺面前的时候,陈阎罗好悬没手里一抖,菜刀都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

    上上下下打量了鹿细细两眼:“呃……”陈诺深吸了口气,面无表情:“挺好看的。”

    “你确定?”

    “对啊,挺好看的。”陈诺挪开了眼神。

    鹿细细皱眉,看了看自己。

    好吧,此刻的星空女皇,从头到脚的装扮是这样的:

    美宝莲的大红色口红,夸张的圆形大耳环。

    上半身一件紧紧窄窄的短袖T恤……还是露背的,正面的胸前一个血色骷颅头的图案。从肩膀上到腰部,T恤上还自带了一条很是扎眼的金属链子!

    下面是一条皮裙,很短,齐着屁股蛋儿那么短。

    然后是黑色的渔网长筒袜。

    脚上是一双最近这两年还挺流行的松糕鞋……那鞋底有两本新华词典那么厚。

    这么说吧。

    就这么一身行头,要是化妆稍微再浓一点,再配个假发的话……

    那么鹿细细可以直接改名了。

    葬爱家族·星空·细。

    也就是鹿细细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颜值也真的是扛打。

    这么一身行头在她身上,反而给她穿出了一种艳俗到了极致后,又升华出了一种别有意味的气质……

    “老公啊~”鹿细细一脸怀疑的看着陈诺:“你确定,我以前,平时都是这么穿的?”

    “对,你是。”

    鹿细细傻了!

    好羞耻的感觉!怎么办!

    中午的午饭,鹿细细就吃的闷闷不乐,明显情绪很低落。只觉得糖醋排骨也不香了,心情是非常的不美丽。

    几次看着陈诺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又强忍着压了下去。

    倒是陈诺看着挺来劲的!

    上辈子大名鼎鼎的星空女皇,化身杀马特坐在自己身边。

    葬爱家族·星空·细!

    这要是拍下两张照片拿去章鱼怪的网站,能卖多少钱?

    咦,想起章鱼怪的网站,陈诺忽然记起还有个事儿没办好。

    赶紧吃过了饭,趁着鹿细细主动洗碗和收拾厨房的空儿,陈诺溜进了房间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来,插上了U盘,登录章鱼怪的网站。

    先匿名给蒋浮生老同志把尾款转了过去……

    虽然严格来说,蒋浮生的任务算是没完成失败了……他被葬爱家族·星空·细打的半死不活,根本没有起到保镖的作用。

    但是陈诺不是说过不会再坑老蒋了么,所以尾款还是给了。

    刚打完了钱,忽然身后就传来鹿细细的声音。

    “老公,你在看什么呢?”

    卧槽!

    陈诺顿时心跳停了半拍!手指也僵在了键盘上!

    深吸了口气,扭头一看,鹿细细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身后!

    妈的掌控者大佬了不起啊!走路都不带声音的!

    饶是陈阎罗修为了得,也都没能察觉到鹿细细到了自己的身后。

    此刻鹿细细一脸好奇的盯着电脑屏幕,陈诺的汗可就下来了!

    屏幕的左上角,登录名赫然显示着:

    ID:芳心纵火犯!

    “你在看什么啊?”

    “嗯……随便上网看看论坛。”

    “哦。咦……这是你的网名嘛?芳心……纵火犯?”

    “呃……”陈诺不敢回答了,呼吸都下意识的顿住了,仔细的看着鹿细细。

    鹿细细的眼神里仿佛闪过一丝迷茫,皱眉看着陈诺:“你……”

    “……”

    “你怎么不说话啊?这是你的ID?”

    不是,你先说这么名字有啥印象!我也好知道,你的这个问题到底是不是一道送命题啊!

    “嗯……你猜?”

    鹿细细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老公~猜什么猜啊,这是你的电脑,当然也是你的账号啊。”

    “嗯……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芳心纵火犯……”鹿细细歪头想了想,皱眉摇头:“不好听,我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讨厌。”

    “……”

    鹿细细盯着屏幕又看了两眼:“老公啊,你让开,让我玩会儿嘛,我洗过碗了好无聊呢,你在看什么论坛啊?让我看会儿。”

    “别!”

    陈诺啪的一下直接把笔记本合上了,顺手就拔掉了U盘塞进了口袋里,然后拉着鹿细细就从房间里走了出去,来到客厅,拉着鹿细细坐在了沙发上。

    “上网没意思,论坛里全是喷子和灌水说怪话的。还是看电视吧。”

    说着,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画面闪现后,陈诺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电视屏幕上,还是白脸的古天乐,正一脸深情的看着一身白衣的李若彤!

    卧槽!

    眼看古天乐就要开口喊……

    陈诺手指闪电般的换了个台!

    画面一闪,屏幕里变成了一个梳着辫子,大鼻孔的男人,张开五指一脸深情加期盼仿佛尿急一样的表情:“紫薇~~~”

    好险!差点过儿就要喊姑姑了。

    “看这个看这个!这个好看的。”

    “可是刚才那个男的很帅啊……”

    “帅有什么用,男人要鼻孔大才有魅力!”

    鹿细细看陈诺:???

    鹿细细闷闷不乐的看了会儿大鼻孔男人,忽然仿佛想起了什么:“老公啊,我平时上网么?我的网名是什么啊?”

    你的网名是星空女皇——我特么敢说嘛?

    “嗯……有是有的。”

    “那我的网名叫什么?你告诉我,你多和我说说我以前的事情,没准我能想起点什么?”

    嗯……我现在如果告诉她,她的网名叫葬爱家族·星空·依……会不会有点太欺负人了?

    不行不行,做人不能……至少不该……

    想了想,陈诺看着星空女皇:“你网名叫……尼罗河畔法力无边的前辈。”

    “啥???”鹿细细瞪大了眼睛。

    “尼罗河畔法力无边的前辈!”

    认便宜吧,没说你叫死胖子王建国,算陈阎罗有良心了。

    “不行,我要上网,电视不好看……而且这个网名我不喜欢,我得去改一下!”

    鹿细细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可别!”陈诺哪里敢让这个女人上网碰自己的电脑?

    虽然没有U盘,根本找不到也登陆不了章鱼怪的网站。

    但万一上网瞎逛,搜出个神雕侠侣什么的,翻船了算谁的?

    “那个……别上网了,我们出去一趟吧。”

    “出门嘛?出去干什么啊?”

    陈诺一脸镇定:“家里的床之前不是被我们俩打架时候弄坏了么。我们得去买床和床垫啊,还有弄坏的灯啊,衣柜门啊,都要配一套的。”

    鹿细细脸一红,想起昨晚两人抱在一起,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的场面来。

    不买床的话……总不好今晚两人再那么抱在一起睡沙发吧。

    可是买了床的话……那今晚就要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了么……

    低头想了一下,鹿细细低声道:“嗯,床,床是该买的。”

    抬起头来,鹿女皇眼神里带着羞涩:“那……走吧。”

    出门前,趁着鹿细细去洗手间的功夫,陈诺冲到了电视机旁,拿起剪刀,手起刀落就把有线电视的线给剪断了!

    哼,再见了!TVB版的白古和李若彤!

    等鹿细细出来后,两人一起出门下楼来到了路边。

    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上车,司机问:“去哪儿啊?”

    陈诺还没说话,鹿细细已经先开口问司机:“您知道不知道,哪里有卖旧家具的?”

    “旧家具?”

    “对,床和衣柜什么的。”

    司机点头:“知道。”

    陈诺皱眉:“买旧的干什么?”

    鹿细细轻轻推了陈诺一下,低声道:“老公啊,我想过了,咱们家没什么钱,床可以买个旧的能用就行了。床垫买新的就好了啊,应该……可以省不少钱呢。”

    身家千万的陈阎罗点头:“你说的对。”

    司机立刻道:“二手市场是吧?那就去堂子街了啊!”

    “啊?”

    ·

    生今天的心情就如同坐过山车一样。

    大起大落!

    早上去学校的时候,以为今天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天。

    结果一早就被陈诺直接跳预言家验证身份摊牌了。

    然后被这位师弟拉去,在金陵城顶尖大佬李青山的面前,人前显圣了一把。

    少年其实心中又害怕,又有点暗爽的。

    装逼完了,陈诺又留给了这么大一笔钱,让生顿时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钱么,没人不喜欢的。

    何况生也缺钱。他家里并不富裕,生平日里自己的日子也过的紧紧巴巴。

    连买个手机在曲晓玲面前充门面,都是自己咬牙打了一个月的工,才勉强买了个二手的。

    自从和曲晓玲认识以来,两人平日里偶尔也会见面,一起吃个饭啊,逛逛街什么的。

    其实生到现在都没和曲晓玲挑明两人的关系。

    两人像朋友……但是远远比朋友暧昧得多。

    亲过,抱过,唯一的,也就是除了没做那档子事儿而已。

    可要说是男女朋友,又还没有明说咬死。

    生倒是有几次挺冲动,但是又有点不敢,有点墨迹。

    而曲晓玲,仿佛也故意给过两次机会,但阴差阳错的,都错过了。

    虽然关系没踏出那一步,毕竟认识了这么久。一个男孩和女孩经常一起见面,总是要花钱的。

    这个世界上,所谓的花前月下,其实就=花钱约下。

    你跟一个女孩子一起出门逛街,不说多吧。

    一起看场电影,两个人总要花个百八十块吧。

    说起来其实挺诡异,2001年这个年代,电影票比二十年后反而要更贵。

    因为这个年代,还没有网络手机购票渠道……智能机都还没普及呢。

    没有那些大大小小的购票软件,也就没有几大巨头烧钱票补。

    这个年代金陵城的电影票,都是一张四十到六十,不带打折的!

    看场电影,怎么也要在外面吃顿饭吧。

    哪怕是不下什么馆子,一起吃顿KFC或者麦记,也要好几十的。

    两人在一起约一次见面,一趟下来总要花个一两百块的。

    生哪来的钱?

    他还处在父母给零花钱的阶段。

    之前又已经退出江湖了,那种勒索同学零花钱和去游戏厅里抢小孩子游戏币,又或者跟校门口的小摊贩要个三五块的所谓保护费,那种事情已经距离他很远了。

    其实这些日子来,生一直没有和曲晓玲真的迈步最后一步……

    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有点自卑。

    两人见面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曲晓玲花钱请他吃饭,请他看电影。

    这个让生心里真的过不去。

    自己堂堂一个男子汉。

    跟一个喜欢的女人在一起,总不能连见面时候吃顿饭,看个电影,都花女人的钱。

    完了还不要脸的再把人家女孩睡了……

    这不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了嘛?

    浩南哥是绝不肯做那种没骨气的事情的!

    所以,今天陈诺给了这笔钱,浩南哥虽然觉得烫手……

    但是,心中也是真的动心的!

    陈诺离开茶馆后,其实浩南哥在包间里又待了很久。

    看着说上的一包钱,抓耳挠腮的。

    后来下了决心,给陈诺编辑了短信发过去,要把钱还给陈诺。

    结果陈诺直接回了一条:“给你了你就拿着,以后我还有别的事情要让你帮我做呢。”

    浩南哥再发短信,陈诺就直接不回了。

    打电话,也关机了。

    那就是……

    真给自己了?

    生再纠结了一个小时后,终于一横心一咬牙。

    决定了,收!

    大不了……以后就给陈诺当苦力了。

    他不是都说了以后还有用的上自己的地方么。

    就当自己认了个老大呗。

    跟老大混了,以后给陈诺卖力办事就是了。

    按照这个逻辑算的话,也就没问题了。

    心里想通了这一节,等于终于完成了心理建设后,生松了口气。

    然后就忍不住的,开心了起来。

    毕竟,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在2001年这个年代,忽然有了八万多小九万这么一笔横财,哪里能忍得住不兴奋不激动的?

    先跑去了趟银行,存了八万整,换了个存折,放进了书包里仔细收好。

    剩下的八千八百块现金,厚厚的一大叠,就留在身上了。

    浩南哥是个孝顺孩子。

    他想好了,这么一大笔钱,是没办法和父母说明来处的——说不清。

    那就只好自己先偷偷收着,以后编个借口说自己打工了,然后一点一点的,每个月补贴给父母一些。

    他也没想乱花。

    什么大金链子小金表什么的,瞎挥霍一通什么的……想都没想。

    他其实最想花钱的就三个事儿。

    第一呢,想给自己的母亲买双新皮鞋。

    第二呢,想把自己的手机换了,那个二手的按键太不灵了,用起来很麻烦。

    第三呢,想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请曲晓玲吃顿饭。

    ·

    金陵城的新街口,
是本市最大的商圈。

    下午生在这里逛了小半天。给自己的母亲买了双一百多块的皮鞋,又买了瓶护手霜。然后又忍不住给自己的亲爹老子买了条皮带。

    拢共花了三百块。

    不是舍不得多花,而是不敢买太贵太多……回去说不清。

    就着,回去生都没打算报实价,皮鞋他打算骗父母说是几十块钱买的打折货。

    然后找了家移动营业厅,买了台诺基亚3210手机——这款手机后世被誉为一代神机,其实是诺基亚推出的最便宜的入门款手机。特点就是:结实耐用!

    这款手机2000年开始在国内风靡,刚出来的时候定价1300。

    2001年的时候,价格已经跳水到新机官价750了。

    买一台,移动还送五十块钱话费。

    浩南哥直接买了一台。

    手里提着移动的纸袋子,里面放着诺基亚手机盒,还有商场的塑料袋,里面是给母亲的皮鞋,父亲的皮带,还有护手霜……

    生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陌生的快感。

    这种快感叫做:花钱!

    这个年代,对于一个平时一个月零花钱都不超过一百块钱的高中生而言,一个下午花出去一千多块,实在是一种即新奇又刺激的体验!

    买好了东西,兜里还有厚厚一叠钞票,生又忍不住走进了一家真维斯专卖店。

    看中了一件T恤和一件外套。

    但想了想,终于还是没舍得买,忍着冲动,还是离开了。

    真维斯专卖店旁边不到五十米,就是一家必胜客。

    2001年,必胜客在金陵城还是一个算是比较奢侈的消费。

    其实之前生和曲晓玲一起路过两次,曲晓玲拉着生进入过一次的吃了一顿。曲晓玲花的钱。

    一顿饭吃掉了两百多块,其实生是很为曲晓玲心疼的,也非常的羞愧。

    但是今天,路过必胜客门口,忽然想起曲晓玲好像还挺喜欢的……

    于是干脆站住了。

    看了一眼时间,也下午四点多快到晚饭的点了。

    这个时间,曲晓玲应该是已经起床了。

    生走进了必胜客的店里,先问了一下店员能不能打包,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拿起菜单看了好久。

    少年也不懂怎么点这东西……他之前就跟曲晓玲来过一次而已,还是曲晓玲点的菜。

    一边回忆着上次吃的东西,回忆着曲晓玲喜欢吃什么。一边看着菜单。

    片刻后,生买了一份“超级至尊”披萨,想了想,又加了两对鸡翅——他记得上次吃饭的时候,曲晓玲说过,喜欢吃这家的鸡翅,说比KFC的好吃。

    买完了东西,等了会儿,店员把做好的食物打包好了交给生,生开心的走出了这家店。

    少年的心情是激动又兴奋的!

    拿起新买的手机,拨通了曲晓玲的电话。

    电话铃响了足足有七八下,曲晓玲才接通。

    一接通,生就有些奇怪。

    曲晓玲那边的声音听着不像在室内,而是在外面,周围还挺嘈杂的。

    “浩南哥啊!”

    “嗯,晓玲。”生有点紧张:“那个……你不在家里吗?”

    “啊,我今天起的早,出来跟朋友一起吃个饭,吃完饭去上班。”曲晓玲问道:“浩南哥,你找我有事儿吗?”

    “呃……”生低头看了一眼手里提着的披萨盒子,纠结了一下,叹了口气:“哦。没事的。就是想着这会儿你应该起床了,就给你打个电话随便说说话,没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好像信号有点不好,声音嘈杂了一下,曲晓玲的声音传来:“哦,那浩南哥,我先跟朋友吃饭了……晚上,你去接你妈妈下班吗?你会去公司吗?要不要等我下班了,我们一起吃宵夜啊?”

    “呃……”生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好,晚上我去接你下班。”

    曲晓玲似乎很开心:“好啊!那我今天尽量早点下班,那晚上见啊。”

    电话挂断了,生有些无语的又看了看手里的披萨盒。

    忽然心中就有点郁闷。

    上班……

    生忍不住握了握拳头。

    上班。

    这个词,虽然两人在一起时候听曲晓玲说过无数次。

    但是每一次,其实生都觉得很刺耳的!

    心中沉甸甸的,仿佛压了块石头。虽然一开始认识的时候,就知道女人是做这行的。

    而且,从之前自己看过的那些古惑仔的电影里,似乎那些江湖儿女,也都根本不在意这种事情……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嘛……

    但……

    生其实是在意的!

    下午购物的新奇和兴奋,以及买了披萨想去见女人的激动……

    此刻,这些情绪,一丝一丝的,从少年的身上流淌掉了。

    他走在新街口商圈的步行广场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广场后的文化宫附近。

    这里有家新开了没多久的杭帮菜,叫张生记。刚进入金陵城,最近这几个月很是风靡。

    停车场停的满满当当,生意火爆。

    生慢慢悠悠的走过,正想穿过这里到路边去公交车站。

    忽然,少年站住了!

    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生记”的大门口!

    曲晓玲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穿着小短裙,踩着高跟鞋,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从旁边停车场走来!

    曲晓玲挽着胳膊的那个中年男人,脑满肠肥的,穿着一套西装,腋下还夹着一个小皮包,却昂首挺胸的样子。

    生站住了!

    他的眼睛盯着曲晓玲。

    曲晓玲挽着男人的胳膊,正一路有说有笑的跟着男人,正要进入“张生记”,忽然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的浩南哥。

    曲晓玲仿佛身子一震,愣了一下,脸色瞬间就变得很僵。

    两人四目相交了一下,曲晓玲脸色有些发白,却立刻低下了头去,跟着男人就进了这家饭馆。

    生呆呆的站在原地。

    ·

    少年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似乎觉得自己应该上前去的。

    可上去干什么?

    说什么?

    问什么?

    自己又有什么立场?

    呆呆的站在原地,生仿佛个机械人一样,麻木的一步步的往旁边走,走到了旁边的花坛旁,忽然终于力气耗尽,坐在了花坛的水泥台子上。

    呼吸开始急促。

    手里的东西也放在了地上。

    用力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生摸出一盒烟来,一根烟点了三四次才点着。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是该走?

    还是留在这里?

    可留在这里,又做什么?

    等什么?

    又有什么好等的?

    一时间,少年的魂儿仿佛没了。

    一根烟抽了两口。

    忽然,生听见面前噔噔噔噔急促的脚步声,抬起头来,就看见曲晓玲从饭馆里跑了出来,眼睛左右扫了一圈,然后冲着自己跑了过来。

    只是曲晓玲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跑过来到了生面前了,却反而停下了脚步,最后,就这么站在了生的面前,面色有些白,却一时都没有说话。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都凝固了,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默默无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曲晓玲毕竟比生年纪大一些,也更社会一些,先开口了。

    女人深吸了口气:“浩南哥……”

    “嗯。”

    “你别误会啊,那个人是我的一个客人。今晚他找我定了包间。然后他晚上和他的朋友应酬吃饭,就让我一起陪着。吃过饭,他们要一起去场子里喝酒唱歌的。”

    “嗯。”

    “林生啊……你知道的,我在场子里上班,这种客人订房了,然后陪客人吃个饭,这种事情都是经常会有的……我,我和他没有什么的,我从来没有跟他出过场,你别乱想,好不好?“

    “嗯。”

    其实生听进去了,也听明白了,而且……也并不怀疑曲晓玲说的话。

    但是他心中就是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这些个话。

    夜总会里上班的小姐么……

    这种事情都是寻常的。

    熟悉的客人订房……对于小姐来说,是业绩。客人找哪个小姐订的房,那么当晚客人在这个包间里的消费,订房的小姐是有提成的。

    而且,每个小姐,每个月都是有KPI 的,订房任务,完不成,是要扣钱的。

    因为这种规矩的存在,所以小姐们才必须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去讨好自己手里的客人,尤其是一些有消费能力的老客户。

    陪人吃吃饭应酬,都算是正常的。

    还有的为了让客人多订几次房,就陪客人出台去开房过夜的。

    这些规矩,生其实也差不多都懂。

    他隐约也知道,之前曲晓玲也偶尔是陪客人吃饭的。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

    自己直接撞见亲眼看见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那是电影!

    其实生有个很幼稚,很幼稚,很幼稚的想法。

    他其实想质问曲晓玲:你陪人吃饭,为什么要挽着男人的胳膊走路,贴的那么紧?还有说有笑的?

    但是这个话,生自己都知道太幼稚,说不出口。

    深呼吸了几下,生压下了心中的情绪,勉强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我明白的,你,你要……要上班么。”

    他摆摆手:“我没误会。”

    曲晓玲有些焦急的回头看了一眼饭馆,低声道:“浩南哥,我借口上厕所跑出来找你,我不能多待,还得回去呢。你……你千万别乱想,千万别不高兴,好不好?”

    生张了张嘴巴,没回答,却低头指着地上的披萨盒子:“这个……这是我前会儿买的,本来是想去你家给你送过去的,你……你带走吧。”

    曲晓玲低头一看必胜客的披萨盒,女人的眼神就变得很复杂,看着生,用力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浩南哥,我,我陪客人吃饭呢,这个披萨,我不方便带上去的……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我,我明白你对我的心意,我这都明白……但是我现在不方便带上去……要不,要不你留着,晚上等我下班了,我陪你一起吃,好不好?”

    生失魂落魄,慢吞吞低声道:“哦,对……不方便,你不方便拿进去的,那就,那就算了……”

    少年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用自以为很平静,但其实依然很失态的表情,看着曲晓玲:“没事,我都懂的。你上班吗。我真的没事,你快回去吧,我也回去了。”

    曲晓玲大概也是真的着急,又回头看了一眼饭馆,咬牙道:“浩南哥,我们晚上再说,等我下班了。我们再说,好么。”

    说完,她拉了拉生的手,用力握了握,然后掉头,回饭馆去了。

    其实,生心里,此时此刻,就一句话。

    纠结反转了半天,但终究没说出口。

    这句话是:你不上那个班,行么?

    但这句话,终究没问出来。

    ·

    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起身,晃晃悠悠走到了路边。

    站在路边,低头看,给母亲父亲买的东西都在,唯独那个披萨盒子,没拿。

    ——也不想回头去拿了!

    生站在路边,鬼使神差的,他拿起了手机,胡乱的看了看通讯录。

    总觉得心里堵的难受,想找人说两句话。

    然后,他按了自己除了父母和曲晓玲之外,最熟悉的那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

    嗯?居然开机了?

    然后接通。

    “喂?师兄啊?”电话那头,陈诺的声音仿佛带着笑意。

    生忽然语塞,没说话。

    电话那头陈诺还在笑:“怎么了?还在为那个钱的事情纠结?你真的别纠结了,给你了就是给你了,也是你该拿的。你帮我做事情,这些就是酬劳啊。天经地义的,而且,以后我还有别的事情要让你做的……”

    生张了张嘴,一开口,他的嗓音居然嘶哑的连他自己都有点意外。

    “那个……师弟啊……”

    “?”电话那头,陈诺仿佛愣了一下,然后语气严肃了起来:“你声音不太对……你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我是遇到了点事,我自己想不明白,脑子有点乱。”

    电话那头,陈诺沉默了几秒钟。

    “堂子街有家罗氏生煎,你打车过来吧,我在这里等你。”

    ·

    堂子街,罗氏生煎。

    晚上的生意一般……这家店生意最好的时候是早饭和午饭。店里的桌勉强坐满,倒是路边摆着的桌子都还空着。

    出租车停下,生付钱下车,走进店里的时候,就看见不大的店面里,陈诺正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对着店门。

    而就在陈诺同桌,一个女人和陈诺面对面坐着。

    生只能看见一个背影,看不清女人长相……但是从背影看,这个女人身段很好看。

    陈诺对生挥了挥手,然后和同桌的女人低声说了两句什么,就站起身来走了过来。

    走到了门口,拉着生在临街的路边,找了张桌子坐下。

    “你脸色不太好啊,师兄。”陈诺皱眉:“遇到什么事情了?”

    生嘴唇蠕动了几下,却有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了。

    陈诺也不着急,递给了他一支烟,给他点上,拍了拍生的肩膀:

    “从大了说,你知道我的一些秘密。从小了说,在老蒋那儿论,你还是我师兄。那么咱俩就不算外人了。

    有什么事情,遇到了什么难处,你都可以和我讲的。”

    生感觉到了陈诺眼神里的诚恳,他抽了两口烟,终于开口了。

    “那个,我,我喜欢上了一个女人。”

    “……嗯。”陈诺没表示任何意外,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这个年纪的少年郎,遇到的难事儿,往往都是和女人有关,陈诺并不意外。

    “你还记得,之前你骑摩托车送我去过的那家夜总会么?就是我妈妈当清洁工的那家。”

    “嗯,记得。”陈诺点头。

    生硬着头皮,低声道:“我喜欢的那个女人……就在那个地方上班。”

    “……”

    陈诺皱眉,看着生,没着急多问,而是想了一下,缓缓道:“嗯,你继续说。”

    几分钟后。

    生把自己和曲晓玲从认识,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完。

    陈诺心中也忍不住有点感慨了。

    要说生和那个女人的纠葛,还真的和自己有点关系了。

    要不是生几次无意中背锅,吓走了肖国华和李青山的手下……那个女人也不至于会对一个高中生另眼相看吧……

    “那么,你现在是不爽?……但是我想问你的是,你不爽的点,到底是哪里?”

    生脸有些红,神色很局促。

    终于,少年咬了咬牙:“她,她在那个地方上班,我也没说过什么……她,她要陪客人吃饭,让客人订房提成么,我也不说什么……

    但是,但是……

    但是她有必要挽着人家的胳膊,还有说有笑,那么亲密吗?

    我,我,我……”

    陈诺仿佛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忽然轻轻的摆了摆手。

    陈阎罗的脸色很平静,平静的甚至有点冷漠。

    他摆手制止了生那些幼稚的仿佛孩子气的情绪话。

    然后,陈诺冷冷的丢了一句话过去。

    “所以呢?你以为,她每天在场子里上班,在包间里上班,是怎么上班的,是怎么工作的?”

    “…………”生语塞了。

    陈诺冷冷的继续道:“挽着男人的胳膊,嗯,挽着了,又怎么样?有说有笑,很亲密是吧?

    那!又!怎!么!样!”

    说着,陈诺的目光如电一般,射在浩南哥的脸上!

    冷笑了一下,陈诺才语气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以为呢?浩南哥!

    你不会这么傻吧?

    难道你觉得,她每天在包间里陪酒上班,是在包间里,跟客人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大家都彬彬有礼,保持一定距离,坐的互相距离半米远,然后老老实实的,你一杯,我一杯的喝酒,再清汤寡水的,唱上两首歌……

    是这样上班吗?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我想,你就算再傻,也不可能幼稚到这种地步吧?

    马路上走着,挽着胳膊,你反而受刺激了?

    你以为,她上的是什么班!”

    这几句话,仿佛一根钉子,被狠狠的砸进了浩南的心脏里!

    忽然之间,浩南哥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

    而陈诺,就这么不说话,冷冷的看着他!

    ·

    【继续一万一!不分章了!

    明天更新也是差不多晚上的时间,我明天白天家里有点事情。但更新不会少的。

    最后,可以求一点月票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