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99章 【李堂主怒惩王老虎,鹿女皇情挑陈阎罗】(上)

第九十九章【李堂主怒惩王老虎,鹿女皇情挑陈阎罗】(上)

陈诺其实内心已经快要投降了。

脖子上被舔的地方痒痒的,这个痒就一直落在了内心最深的地方,不但皮痒,肉痒骨头痒,连一颗魂儿也都痒的不要不要的——还勾起了一团邪火。

怀里的这个鹿细细,眼神迷离,笑得妩媚动人,简直就是个要人命的女妖精。

但……

但陈诺不敢啊!真的沾了这个女人,就只能赶紧卷铺盖跑路了!

而且……这里特么的也不是合适的地方啊!

好吧,主要是前一个原因啊!!

陈诺深吸了口气,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压下了那团火,用力把鹿女皇推开,想了想,脱掉了身上的外衣,给这个女人披上。

看着这个对自己嘿嘿傻笑的女人,陈诺努力摇了摇头,抱起鹿细细,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人落在了一楼的小院里,陈诺看一眼地上的三个。

想了想,陈诺走到了王老虎的身边,一伸手把他从垃圾桶里拽了出来,王老虎只剩下哼哼的劲儿了,陈诺在他身上摸出了一个手机,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抱着鹿细细掉头走出了小院。

李青山在泡温泉。

金陵城东郊外一处叫汤山的地方。

这里的温泉颇有名气,当初凯申带着美龄在这里泡过。这些年金陵城大力开发,在这里建了几个温泉度假酒店。

李青山也弄了一个小的温泉度假饭店。

李青山虽然不敢报仇,但是双腿瘫痪后,还是想能治好的。治疗上怎么都查不出病因,但是医生说了,泡温泉可以活血舒筋——多少也总有点好处吧。

虽然这个说法很唯心,也很玄学,但李青山觉得反正没什么损失,试一试也好。

此刻李青山泡在一个温泉池子里。

这温泉池是在室外,一处独栋的小别墅,室外的大理石砌出来的池子,引入的温泉。

李青山整个人泡在水里,头上盖了条白毛巾。

热腾腾的温泉水面上,漂了一块木板,木板上放了一杯酒,还有一个小果盘。

这种享受,若是在往日,肯定还是要加码的……少不得还得再来两个妹子一起泡着,伺候在左右。一个给李堂主推拿按摩,一个捧着酒杯侍奉……

那才是男人的终极享受啊。

可问题是……李堂主不是瘫了么。

这两个月来,看遍了名医,两条腿固然是没了知觉……第三条也不中用了啊!

此刻李堂主形单影孤的泡在水里,心中忍不住缅怀着昔年自己的风光,越想就越是有些惆怅。

正想着,忽然摆在池子旁的手机响了。

李青山皱眉,睁开了眼睛。

旁边有手下赶紧过来弯腰拿起手机递给了李青山。

李青山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王老虎。

其实有点懒懒的不想接,也不太想管生意上的事情,但王老虎毕竟是自己的爱将,而且这么晚打来,想必是场子里出了什么事情。

咳嗽了一声,李青山接通了。

刚“喂”了一声,电话那头传来的一个声音,就让李青山手里一抖,手机差点就掉池子里了!端最快https://m..c/o/m

“李青山么?”电话那头的声音瓮声瓮气的,仿佛隔着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李青山心中一个激灵!

这个声音,他可太熟悉了!

这些日子,往往半夜三更噩梦之中醒来,梦中就是这个声音!

那个少年郎隔着摩托车头盔发出的那种含糊不清的嗓音!

声音带着一丝哆嗦,李青山双手捧紧了电话:“您,您是……张林生……呃不是,浩南小先生?”

得,直到今天,李老板都没闹清楚那位把自己上上下下都按在地上蹂躏了个遍的正主到底是谁。

电话那头略微沉默了一下:“……是我。”

李青山顿时紧张了起来:“您找我……”

“有事。”

李青山心中一咯噔,生出几分不好的征兆来,脑子里飞快的转过几个念头。

这人怎么找我?

这人怎么用的王老虎的手机?

难道是王老虎和他在一起?

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难道王老虎又得罪他了?

不能啊!上次的事情王老虎也在场的,哪里还敢去招惹他?

但很快,对面传来的声音,让李青山脸色白了。

“这个电话,是你一个手下的手机对吧。”

“对对对,是跟着我吃饭的一个手下,叫王老虎。”李青山小心翼翼回答。

“王老虎,嗯,名字还挺威风。”语气不太好。

李青山更是忐忑问道:“浩南先生……我这个手下,是给您这里找了什么事儿了?”

“哦,没有。”对方一句话,让李青山稍微轻松了一点。

但后面的对话,就直接把李青山给打到地狱十八层了!

“他倒是没得罪我。不过他今天从大街上拐了回来一个女人,带回到了你们遮风堂里,又下药又灌酒来着。”

李青山感觉不对了,硬着头皮:“那位女士是……”首发╭ァんttps://www..cΘmヤ

“我老婆。”

噗通!

李青山的手机直接掉温泉池里了。

老头子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顿时天旋地转!

我的天爷啊!!

王老虎,你这是要给老子掘坟啊!!

上回老子只是把人家那个小女孩绑了回来,一根手指头都没来记得动呢……自己就没了两条腿!

这次王老虎把人家媳妇拐回去,还下药了?还灌酒了??

你就说,这笔帐,要多少条腿能平??

李青山就觉得全身都在哆嗦,面色刷白刷白。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外一个手下一脸仓皇的跑了进来。

正是李青山身边那个最得信任,也最贴身的心腹,那个中年人。

中年人进来后,面色阴沉:“老大,出大事儿了!”

“还能有什么大事儿!!”李青山尖叫。

中年人一愣——老大这反应不对啊。

还是硬着头皮赶紧说:“咱们老家让人抄了!王老虎被人从三楼扔下来了!就在遮风堂!”

李青山听了,扭头直勾勾的看着中年人,眼睛里满是血丝:“死了没?”

“没死,送医院了,问题不大,就是骨折了几处。幸好!命大!”

李青山忽然咆哮道:“他为啥没死!!!为啥没死!!!!幸好?我好特么个鬼啊!!!”

中年人愣愣的看着自家老大,不知所措。

李青山怒气勃发:“没死是吧!没死给我弄死他!!打死!立刻打死!!”

“啊?”

李青山面部扭曲:“啊什么!快去!!”

看着李青山几乎要吃人的表情,中年人一个哆嗦,赶紧扭头就走。

等他走了几步了,李青山忽然大喝一声:“站住!”

中年人扭头,看着老大。

李青山坐在水里,呼哧呼哧喘气,虽然脸上肌肉扭曲,但是看得出来,正在竭力的压制着狂躁的性子。

“先回来!扶我起来!”李青山咬着牙说道。

中年人赶紧转身,亲手把李青山从池子里扶了出来,然后拿了床浴巾给老头子裹上,再把老头子弄回了房间里。

两个妹子走进来,一个给老头子擦身,一个给他吹头发。

李青山始终闭着眼睛,阴沉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中年人就束手站在一旁,也不敢说话。

片刻,李堂主身上换上了浴袍,头发也吹干了。他摆了摆手:“所有人都出去,老七留下。”

老七,就是那个中年人。

擦身吹头发的这几分钟,李青山冷静下来了。

毕竟半辈子的江湖,若是没有这点心思,也混不到今天的地位。

“王老虎今天闯了个祸。”李青山沉声道。

“什么?”

“他今天白天从外面拐回了一个女人,图的什么心思,你懂的,他那个性子,看见漂亮娘们就走不动道的。”

老七立刻反应了过来:“是那个女人的身份有问题?”

李青山惨然一笑:“是‘那个人’的老婆。”

“哪个人?”

“那个人!”

“嘶!!!”老七倒吸一口凉气!

和王老虎不同。

在今天之前,王老虎只是见识过一次陈阎罗出手。

老七可是见过两次!

第一次是在李青山的那个河边的小楼里,泡光头磊那次。

那次,老七和陈阎罗交手,一个照面就被扔进河里去了!

老七是李青山手下头号能打的人……正经的练过小二十年的功夫,是正经的练家子。

越是练家子,老七才越发的明白,这个对手有多可怕!

“你现在,立刻去把今天的事儿弄清楚!几个关键之处,都搞明白了!”李青山缓缓道:“我给你半个小时!先把事情问明白!半个小时,能做到吗?”

“能!”老七咬牙。

“第二,把王老虎给我带回来,带到这里来。我不管他受伤多重,哪怕是快死了,也给我带过来!!”

“好!我立刻去办!”

老七掉头飞快的走了。

李青山牙齿格格打架了几下,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又拿起一个备用的手机,拨通了王老虎的电话号码。

刚才电话打了一半,手机掉水里了,自己还得给对方赶紧交代几句。

晚了,怕是就要了自己的命!

陈诺把鹿细细放在了家里客厅里。

鹿细细的状态越来越不对头了。

酒醉,加上药劲。

女人就像条脱里水面的鱼一样,在沙发上扭来扭去的。

陈诺拿出了瓶矿泉水来,拧开了盖子,强行压着鹿细细,喂着她一口气喝下了大半瓶。

其实关于醉酒这个事情,什么解酒药什么的,其实都不太灵,而且还伤身体。

解酒,有一个最简单也最快速的办法,就是:大剂量的喝水!

大剂量的喝水,用水分稀释掉血液里的酒精浓度!

扶着鹿细细喝了大半瓶水,看这个女人还不安分的扭来扭曲,又想过来抱自己。陈诺一拍脑袋,干脆去房间里找了条毯子过来,给女人裹上了……

就像裹李颖婉那样,给她卷了起来,然后拿了条绳子扎好。

陈诺松了口气。

再扭下去,自己怕是又要把持不住了。

这时候手机响了。

桌上摆着的是从王老虎身上搜回来的手机。

陈诺拿起来接通:“李堂主?”

“浩南先生,是我。”李青山的声音很恭敬。

陈诺笑了笑:“

刚才怎么说一半断了?”

“让您见笑了,我刚才听见您的话,手里一抖,电话掉水里了。”

咦?陈诺心中一动。

李青山这人……有点门道啊。

这话都明明白白的跟自己说……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但意思就很清楚了:示弱!

而且是彻彻底底的示弱!

姿态低的,几乎就是一个头磕在地上,五体投地趴在地上彻底服软的态度了。

意思是:我怕了你!彻彻底底的怕了你!一听你刚才说的话,我怕的手都抖了!

一方大佬,摆出这个姿态来,那是真的服了。——至少表面的姿态是这样的。

“行吧,那咱们接着说。”陈诺淡淡道。

“先问一句……嫂夫人,无碍吧?”李青山在那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诺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鹿细细:“嗯,她倒是没事儿。”

电话那头,李青山长出了一口气!

人没事!

那就是有缓!

否则的话,若是王老虎真把这位杀星的老婆给祸害了,那李青山没说的,当晚就要赶紧收拾细软跑路了!

沉默了会儿,李青山恭恭敬敬在那头低声道:“浩南先生……这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绝不敢再捋您的老虎须子啊!

我这些日子都在外面疗养,不怎么过问家里的事儿。

您看……这事情,您容我一个晚上,我先把事情问清楚,然后……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您先容我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要杀要刮,都是您一句话的事儿!

成么?”

陈诺想了想,点头:“行,我给你一个晚上。今天的事儿,你最好详细问问。尤其是,王老虎是在哪儿,把我老婆拐回去的,你问仔细了。”

“是是是!您等着我消息!”

陈诺挂断了电话。

眼看鹿细细终于安静了下来一会儿,赶紧又凑了过去,给她又喂了半瓶水。

“老公啊~”鹿细细一张脸红的快要渗出血来了:“我好热啊……”

“喝水喝水,喝水就不热了。”

啪!

鹿细细忽然一抖身子,身上裹着的床单,还有捆着的绳子,寸寸断裂!

陈诺一惊,顿时反应过来……这特么是鹿女皇!不是长腿妹子啊!

别说是绳子了,就算是条钢筋也捆不住她啊!

不等反应过来,鹿细细已经直接脱身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陈诺的胳膊。

“老公……你抱着我……你抱着我嘛……”

大姐,我是真不敢抱啊!会出事的……

鹿细细不由分说,忽然就扑在了陈诺的身上,一个软软的香喷喷的身子,就如同被八爪鱼一样,缠住了陈诺。

陈诺挣扎了几下没挣开……

但是幸好,鹿细细的动作就到这里就停住了。

仿佛抱住了陈诺后,这个女人也安心了,就这么静静的抱着,死不撒手,但是呼吸却渐渐的平稳了下来。

陈诺低头看去,鹿细细已经眯上了眼睛……

“呼……”陈诺长出了口气,又等了会,鹿细细仿佛是睡着了,试着去掰她的手,但是才动了一下,鹿细细的眼皮一颤,微微睁开一点。

陈诺赶紧松手不敢动了……

得,抱就抱着吧。

反正……又不是没抱过。

半个小时后,老七把事情大体弄明白了。

打了电话回遮风堂里,今天陪着王老虎和小勇一起出去的手下里,有人把事情说了一遍,老七就大概有数了。

然后,事情就汇总到了李青山面前。

“……这么说,王老虎是收了那个叫顾康的当了小弟。然后帮顾康出头,为了从孩子的哥哥那儿勒索点钱……就去了幼儿园把孩子弄回来……在幼儿园门口把那个女人拐回来的?”

“那个女人和孩子的干妈一起的。”

李青山先问清楚了顾康的事儿,然后摇头冷笑了下:“这个叫顾康,也真挺不是人啊,王老虎是想钱想疯了,这种提不上台面的烂泥也收。”

事情,李青山自以为是已经弄的八九不离十了。

王老虎伙同顾康去带走孩子,想找孩子的哥哥敲诈点钱……然后在幼儿园,遇到了孩子的干妈,以及孩子干妈的朋友(浩南哥的老婆)。

王老虎见色起意,连女人一起骗回了遮风堂。

随后,浩南哥赶到,干翻了王老虎等人,然后接走了女人,还有孩子和孩子的干妈。

嗯……李青山自以为是弄清楚了全部。

而且,根据王老虎交代,让李青山放心的是……那个女人确实没有吃半点亏。

没吃亏就好!!李青山心中大呼侥幸。

不但没吃亏,而且根究王老虎说的……那个女人的本事也不小!

王老虎和小勇还有顾康,三个人都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小勇就是被那个女人亲手扔下三楼。

这个消息,李青山没太惊讶。

那个杀星的老婆……不是普通人,倒也不奇怪。

杀星配杀星嘛。

只能说……王老虎命不好!

但是,你特么命不好,你别连累老子啊!

李青山咬牙切齿。

“老大,王老虎带回来了,您要不要见见?”老七在一边问道。

“不见了。”李青山摇头:“给我看好了,别让他死了……这事儿,我还要用他,给那位一个交代的。”

说着,李青山摆手,正要让老七出去,忽然又叫住了:“等一下!”

“啊?老大,还有什么事儿?”

“不对!有个细节,我差点就忽略了。”

李青山目光闪烁:“你看啊……那位杀星的老婆,和孩子的干妈认识!对吧?他们怎么扯上关系的?他们又是什么关系?这事儿怕也不简单!尤其是那位和我打电话的时候,用话点过我了。

那位说,让我弄清楚王老虎是在哪儿把人拐走的。

幼儿园啊!

他为啥特意说这么一句?

这事儿,跟那个孩子有关系!”

李青山说到这里:“那个顾康,不是要绑自己的亲女儿,勒索孩子的哥哥么?孩子的哥哥是什么身份?UU看书www.uukanshu.com”

老七立刻点头:“我去弄清楚!”

这次简单多了,跑去把顾康抓了过来很快问到了答案!

老七再次回到了李青山面前的时候,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老大,问明白了,孩子的哥哥叫陈诺,是八中的学生!”

李青山脸色一变。

得!根儿找到了!

上次枪打陈阎罗那次,事后李青山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他也派人暗中打听了浩南哥的底细。

张林生,外号浩南哥,在JN八中。

虽然不敢报复,但是事情还是查过了的。

而此刻,李青山,自以为自己找到了问题的根儿了。

那个叫浩南的杀星,为啥他的女人会和孩子的干妈在一块呢?

因为浩南哥,跟孩子的哥哥,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啊!

妈的!

李青山无奈的叹了口气。

原来根子不在王老虎,而在那个顾康!

顾康跟陈诺有仇,找王老虎弄陈诺,接过陈诺和那个杀星居然是同学,而且连杀星的老婆都是陈诺妹妹的干妈的朋友……这他妈绕的!!!!

那么……王老虎肯定是要处置的!

但这个事儿,就不光是王老虎调戏那位杀星老婆的事儿了。

里面还有顾康的事儿!所以,不光要处置王老虎,那个顾康,也绝不能放过的。

不亏是老江湖,一路大佬,脑子确实是够用的。

虽然关键信息弄错了,但大体的方向,他却找对了。

【邦邦邦求票~

这两天过年家里有事儿,更的比较晚。

我明天会稍微更早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