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98章 【这谁顶得住?】

第九十八章【这谁顶得住?】

休息厅里已经没人了。

陈诺横抱着鹿细细,退到了房间里,就靠在了窗户边上。

陈诺看了一眼窗外,心中正盘算着跳出去逃掉的可能性。

忽然,怀里的鹿细细挣扎了一下。

呃?

陈诺一愣,却看见鹿细细挣脱了自己的双手,蹑手蹑脚的爬向了旁边的餐桌……

下一秒,这个女人居然又抓起了酒瓶子,然后一脸讪讪的笑容看着自己。

陈诺赶紧过去把她抓了回来。

鹿细细可怜兮兮的看着陈诺,眼神里带着哀求。

“我就再喝一小口,可以吗?就一小口……”

陈诺正要阻止,就听见这个房间的门把手咔咔响了两下。

“巧云?巧云你在里面吗?”

眼看鹿细细就要开口说什么,陈诺赶紧一把捂住了鹿细细的嘴巴。

“???”鹿细细抬起眼皮看陈诺,但乖乖的没有说话,只是手指却又偷偷的摸向了酒瓶子。

罢了,不管她了……

陈诺心中无奈的叹息。

门外的老蒋似乎拧了几下门把手后,没能打开门,就离开了。

很快,走廊外传来了小叶子的声音:“干爹,我们在这里啊!”

老蒋终于找到了宋巧云和陈小叶。

看见了自己的媳妇坐在包间的餐桌前正念念有词,但是看上去还好,没有什么大碍,而陈小叶这个才五岁多的小孩子自然是什么都不懂,还在傻乎乎的吃着喝着。

老蒋松了口气,赶紧上去一把将宋巧云拉了过来,不由分说就从口袋里摸出了那个小瓷瓶来,拧开就凑到宋巧云的鼻子前。

宋巧云嗅了几口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叶子啊,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你哥呢?”

“我哥还没来啊,我爸爸接我过来的。”陈小叶摇头。

老蒋皱眉,虽然心中有一堆疑问,但这里不是久留的地方——自己老婆还在发病。

“那你爸爸人呢?”

“不知道……”

“你哥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

“……”老蒋叹了口气。

先走,先回家再说!

拉起了宋巧云,直接单手架着,然后又牵着陈小叶就往外走。

路过那个休息厅大门的时候,宋巧云忽然抬起头来,一指这个门:“里面有古怪!”

里面的陈诺听见了,身子一僵。

不过老蒋赶紧抱紧了自己的媳妇:“什么古怪不古怪,赶紧回家!”

陈诺趴在门上听着,听见外面脚步声,然后又听见了几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离去……

陈诺松了口气。

扭头,就看见鹿细细已经端着酒瓶子站在自己面前,醉态可掬的看着自己。

“老公啊,我们干一杯好不好?”

陈诺哪里还敢让这个女人喝酒?

看见桌上居然有一扎壶西瓜汁?

赶紧过去一把拿起来塞给了鹿细细。

“喝这个喝这个,这个酒更好喝,乖了~”

鹿细细瞪着眼睛看着手里的一扎壶西瓜汁,愣了两秒钟后,笑了起来。

端起来一仰脖。

吨吨吨……

出了电梯的时候,老蒋忽然一把捂住了陈小叶的眼睛。

“呃?干爹?”

“外面有些东西,是小孩子不能看的。”

老蒋脸色很严肃,就这么捂着陈小叶的眼睛,拉着自己的老婆走出小院。

院子里,地上三个人。

小勇和顾康都已经晕过去了,只不过一个是吓的,一个是酒醉。

王老虎……则落在了垃圾桶上,半个身子倒栽葱在里面。

老蒋满心疑惑的看了这三人,却不敢多留,赶紧带着身边的一大一小离开。

走出了小院子,来到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

老蒋心中略微定了定。

还好,人找到了,没出意外——这就是最重要的,至于今天的这些离奇的事情,慢慢再弄清楚吧。

虽然老蒋也很疑惑,为啥自己的老婆宋巧云会和陈小叶在一起。

为啥又跑去了遮风堂。

小叶子口中的爸爸又是什么人。

而自己感到遮风堂的后门的时候,为啥院子里又三个受伤的人躺在地上……

老江湖的蒋浮生本能的觉得这里肯定是一堆麻烦……自己带着发病的老婆和一个五岁的孩子,不是探究这些问题的时候。

尤其是院子里三个受伤的家伙,身上还有血……

老蒋本能的反应是,先带发病的老婆和五岁的孩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坐在车上了,眼看汽车开出了一条街,拐过弯,就看不到遮风堂的那座建筑。

老蒋松了口气,然后掏出手机来,拨通了陈诺的电话。

电话里彩铃响了三声,接通了。

“喂?师父?”电话里传来陈诺的声音,听声音很稳,似乎没什么异常。

“陈诺!你在哪里!!”

“我在打工啊,师父。”电话那头陈诺的声音很镇定的样子。

“你……”老蒋有些疑惑,暂时压下了怒火,问道:“你知道不知道,你妹妹被从幼儿园接出来了?”

“啊??叶子被接出来了?”

“对!不过你先别着急啊,叶子现在和我还有你师娘在一起呢。”老蒋皱眉道:“叶子说,她爸爸把她接出来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我不知道啊,我今晚一直在我磊哥这里打工呢。”说着,陈诺那边忽然仿佛有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电话的声音断了几秒钟,陈诺的声音重新传来,只是似乎带着一丝气喘:“那个,师父,叶子的爸爸这个事情有点复杂,我回去和您说,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带叶子回家呢!你最好也尽快回来!今晚的事情,简直瞎胡闹!而且太……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带叶子去那种地方呢!”老蒋怒气上涌。

“好的师父,我尽快回去!”

“先这么说!今晚我先带叶子回我家!你下班了赶紧过来接叶子!”

陈诺挂掉电话……几乎是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没露出异常。

但挂掉电话后,陈诺就下意识的:嘶!!!

鹿细细已经趴在了陈诺的怀里。

星空女皇的上衣有些潮湿……一片红红的,西瓜汁她喝了一半洒了一半,上衣的体恤衫已经染湿了。

鹿细细趴在陈诺的怀里,双手撑在陈诺的肩膀上,脑袋就靠在陈诺的脖子旁,抬起眼皮来,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陈诺。

那双眸子里,仿佛都要滴出水来了。

“喂……你怎么了啊?”

鹿细细深吸了口气,吐出来的呼吸,滚烫的吓人,声音似乎在呢喃一般。

“老公……我……好热啊……”

陈诺心中一沉,忽然凑过去在鹿细细身上嗅了嗅。

主要是嗅了一下鹿细细身上被西瓜汁染湿的地方。

然后陈诺忍不住骂了。

“妈的王八蛋!居然下药了……我……”

一句话没骂完,忽然鹿细细就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陈诺,把自己的身子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死死贴在陈诺的胸口。

陈诺心跳顿时漏了半拍!

那丰盈惊人的感觉,清清楚楚的从胸口传来……

“老公……”鹿细细低声呢喃。

“……呃?”陈诺低头看鹿细细。

鹿细细眯起了眼睛来……忽然仿佛轻轻笑了一下,然后微微张口,突出一截粉嫩的小舌头来,在陈诺的脖子上轻轻舔了一下……

砰砰~砰砰~砰砰~

陈阎罗心跳如擂鼓!

这……

这怎么顶的住??

鱼鼐棠跳下出租车,然后指挥着酒店的门童拿起了自己的行李箱,走进了酒店大厅。

很轻易,就在酒店大堂的柜台前,要到了鹿细细的房间号。

虽然酒店一般是不会透露客人的讯息……

但是面对一个九岁的孩子,谁会防备?

何况……鱼鼐棠自称是这个客人的妹妹。

几分钟后,鱼鼐棠上了电梯。

“你可以走了。行李留给我就行。”

“真的不用送你上楼?小朋友?”

鱼鼐棠摇头,笑道:“我姐姐在楼上等我呢。”

打发走了有点疑惑的门童,鱼鼐棠乘坐电梯直接到了酒店的二十六楼。

2616房门口,鱼鼐棠面色严肃,打开了房门。

虽然没有房卡,但是酒店的这种门锁,对于鱼鼐棠来说并没有任何难度的。

走进了房门后,鱼鼐棠眯起了眼睛。

房间里请勿打扰的灯一直开着的。

但是鹿细细显然不在。

检查了一遍房间,行李什么的都在,衣服,电脑,还有一些其他的用品——一切都没有什么异常。

房间里也没有什么战斗过的痕迹。

“所以……她是住在这里,然后离开后,就没回来。”鱼鼐棠飞快的分析着:“而且这个出走应该是意外……因为她的东西都没有带。显然是离开后,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就一直没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门铃响了。

鱼鼐棠皱眉看向门口。

门外,其实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作为金陵城最高级的酒店之一,工作还是很负责的,一个九岁的孩子入住酒店,而且没有大人陪同……自称是某个住店客人的亲戚。

虽然送了孩子上来,但是酒店的前台很快将事情上报后,值班经理还是决定带人上来确定一下。

此刻,值班经理站在门外,身边还有一个同事。

经理侧头听了一下,又按了按门铃。

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谁啊?”

声音分明是一个成年女人的嗓音。

值班经理赶紧回答:“您好,客房服务。”

房间里的声音再次传来。

“妹妹,你去开一下门。”大人的声音。

“知道啦。UU看书 www.uukanshu.com”孩子的声音。

随着门锁打开的声音,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但是没全开,门上的安全锁链还挂着。

门缝里露出一个小孩子的脑袋:“有事吗?”

“呃……”经理犹豫了一下,彬彬有礼的笑道:“我们是酒店的服务人员,想请问一下客人是否需要客房服务,需要给您开夜床吗?”

“哦,不需要啊。”鱼鼐棠回答。

“那,我们给您送来了水果……这是每天都会有的。”说着,经理从同事的手里接过了一个小果盘。

“好啊。”鱼鼐棠大大方方的放下了防盗链,打开大门接过了水果。

经理趁机往房间里看了一眼。

客厅里电视机打开的,放着动画片的频道。

房间里隐隐传来哗哗的水声。

“小朋友,你是和大人一起住的吗?”

“对哒,我和我姐姐啊。”鱼鼐棠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姐姐在洗澡。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啊!没有了没有了。”经理赶紧点头,然后和同事鞠躬:“祝你们入住愉快。”

关上房门,鱼鼐棠脸上的笑容消失。

模仿声音,是鱼鼐棠擅长的一个技巧,不算什么。

但是……

走回房间里,把电视机的声音开大了点。

然后,九岁的萝莉坐在了沙发上,开始思索……

得尽快找打那个傻女人啊!!

【说下更新,过年这两天,更新不会断。每天晚上更新。白天就让我陪陪孩子吧。

初五恢复正常的两更。】

喜欢稳住别浪请大家收藏:稳住别浪读书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