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97章 【等等!我捋捋啊……】

    “稳住别浪 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你们是不是以为今天就一章?

    结果看到这个字数和页数,有没有惊喜呀?

    二合一大章送上~】

    ·

    第九十七章【等等!我捋捋啊……】

    这世界上啊有一种人喝酒特别奇怪。

    乍一看着吧,好像也不怎么能喝。

    喝着喝着吧,看着就已经喝的差不多七分醉,距离醉倒的临界点,就差着那么两三分。

    让旁人一看,就会生出一种错觉:这人,再有三杯,必倒!

    于是,三杯又三杯,三杯又三杯……

    眼看着又一瓶下去了,人家依然醉态可掬,还是七分醉。

    但就是特么不倒!

    而且这种人,往往能喝到酒桌散场,还能站起来走……哪怕是已经晃晃悠悠,但就是不倒!

    你说气人不气人?

    ·

    王老虎就掉坑里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是存着心灌人酒的。

    一个女人家,说话娇滴滴的,能有多大酒量?

    有句话叫: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

    但其实这种情况的概率一般来说比较小。

    女人总体而言,大部分是不喝酒的。而少数喝酒的女人,比男人的性格要相对内向一些,即便是喝酒也都是收着喝的。真的那种狂饮烂醉的也是少数。

    所以,对于心思叵测那些男人来说,想在酒桌上灌醉一个女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

    最大的难题就是:怎么才能让对方喝下去。

    而这个难题,鹿细细一开始就主动给王老虎解决掉了。

    “我喝多少,你们就喝多少。谁少喝一滴都不行哒!谁要是敢少喝一滴,我要谁的命啊~”

    要命?

    王老虎乐了,他只当是女人在说酒话调笑,就挤眉弄眼笑嘻嘻问道:“妹子,你想怎么要了大哥的命啊?”

    鹿细细娇媚的嗓音笑道:“嗯~~把你从楼上~扔下去啊~”

    王老虎哈哈大笑——这位美女,还很有幽默感呢!

    然后倒酒之前,鹿细细又不满意了。

    拿着面前的那种寻常酒桌上的两钱的白酒杯。

    “这么小?给老鼠用的嘛?”鹿细细不满意。

    王老虎那个激动啊!满面红光,一摆手:“换大杯换大杯!”

    一两一个的酒杯立刻就码了出来。

    然后开喝!

    鹿细细果然说到做到,酒到杯干!

    不管是王老虎还是小勇还是顾康,三人中任何一个人敬自己,鹿细细都直接一仰脖子喝下去,一句磨叽话都没有!

    不到三五杯,鹿细细的一张脸就红的娇艳欲滴,跟海棠花似的。

    看着眼里就有了醉意了。

    王老虎备受鼓舞!

    只觉得今晚这口肥肉要到口了!

    不到二十分钟。

    三男一女四个人喝酒,两瓶半剑南春下去了。

    顾康酒量最差,已经眼睛发直。小勇好点,已经开始大舌头,

    王老虎酒量最好……但也有点上头了。

    眼前这个女人吧……看着已经醉了七八分的样子了,但晃晃悠悠的,就是不倒下?

    而且,一口一杯白酒,就跟喝水似的?

    王老虎酒量其实还行,但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这么猛的下去了大半斤白酒,喝的太快,此刻脑子也开始晕晕乎乎了。

    本能的觉得不能再喝了——再喝可就耽误今晚吃肥肉的大事儿了!

    可……鹿细细笑眯眯的又拧开了一瓶剑南春,然后直接就给王老虎和另外两个男人的杯子满上了。

    王老虎吐了口气,觉得喉咙里开始翻腾,再看鹿细细,身子也晃悠。双颊嫣红,醉态可掬。

    好像就差最后一口气了。

    可就是没倒!

    ·

    隔壁的另外一个小房间里。

    这里单独弄了一桌子菜,陈小叶和宋巧云正坐在这里吃。

    吃饭前,王老虎生怕耽误事儿,让人把这对母子支了出来,借口说大人吃饭喝酒抽烟,小孩子在不好。

    于是让小叶子和宋巧云到隔壁另外一个包间去吃饭了。

    只是吃的东西送进去后,门可就上锁了。

    陈小叶坐在餐桌旁,手里捧着个炖的稀烂的虎皮霸王肘,啃的满嘴流油,一边又拉了拉宋巧云的袖子:“干妈,爸爸和那几个叔叔还有那个大姐姐,他们在隔壁喝酒嘛!”

    宋巧云眼神直不楞登的看了看陈小叶,忽然一皱眉:“有杀气!”

    小叶子捅了捅宋巧云的胳膊:“干妈,不是杀气,你手机响了呢。”

    宋巧云一低头。

    她其实早忘记了自己出门还带着手机呢。

    此刻口袋里一个手机正发出振铃的动静。

    宋巧云拿起手机来,接听。

    电话里传来了老蒋焦急的声音。

    “老婆!巧云!你在哪儿呢?我回到家里怎么你人不在?

    哎呀你跑哪里去了?吃药了没啊?糟糕了糟糕了!我看了你的药盒子,今天的药没动过啊!

    你在哪里啊!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宋巧云静静听完,沉吟了一下:“来将,通名!”

    ·

    老蒋站在家里的客厅捧着电话,心中大叫完了完了完了……

    “不是,巧云啊!是我,我啊!我!老蒋!你老公啊!你听听我声音……仔细听啊!”

    “……嗯,听着是有点耳熟,你唱两句我听听。”

    老蒋:“…………”

    幸好,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脆生生的声音。

    “……干妈……是干爹的电话吗?……喂……喂?干爹好!我是小叶子啊~”

    老蒋顿时差点没掉出眼泪来:“叶子?哎呀!叶子!我的天!你和你干妈在一起呢?你们在哪儿呢?快告诉干爹!”

    “我们在……遮风堂。”小叶子:“干爹你来么?我们正吃饭呢。”

    老蒋先是松了口气!

    自己老婆和小叶子在一起……那岂不是说,应该是和陈诺也在一起了?

    和这对兄妹在一起的话,那应该是不会出危险了。

    然后忽然又觉得不对!

    卧槽?遮风堂??

    咦?……那,那不是男人去嗨皮的天堂……

    呸!那特么是正经人去的地方吗!!!

    陈诺搞什么名堂!吃饭怎么跑去遮风堂去吃饭了?还把师娘和妹妹都带去那种皮肉生意的场所?

    不行!得打断他腿!

    老蒋又问了两句,赶紧放下电话,扭头就往家外跑。

    ·

    王老虎晃晃悠悠的,盯着鹿细细:““那个……妹子啊!别喝了,这回你真醉了。”说着,王老虎满脸油光的搓手:“哥这里有地方休息,我扶你去坐会儿?”

    伸出爪子就要去搭鹿细细的肩膀。

    鹿细细一侧身让开了,身段儿让在场男人们看的眼睛发直,哼了一声:“我说我醉了嘛?”

    王老虎笑嘻嘻:“你没醉,可哥哥我醉了啊~妹子,你陪哥哥下去说会儿话呗……不喝了不喝了,今晚就到这……”

    啪!

    一个大嘴巴,把王老虎打的脖子一歪!

    “我说可以停了嘛?”女人眯着眼睛,盯着王老虎。

    王老虎愣住了。

    一手捂着脸,左边脸上还有几道指印子!隐隐的有点疼——酒喝多了,倒是降低了痛觉。

    不是!

    等下!

    这个女人,她打了我?

    “你……你……”

    王老虎反应过来了!

    不止王老虎反应过来了,小勇和顾康也反应过来了!

    小勇当即叫骂:“小表子你他妈……”

    没等骂完,鹿细细已经一仰脖子把自己的一杯酒干了:“该你喝!”

    “我喝你妈!你他妈找死是不是啊!”小勇蹭的跳了起来!

    鹿细细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了,直勾勾看着小勇:“这么说,你也不喝?”

    “我喝你妈呢!”小勇站起来就要走过来拽鹿细细的脖子。

    才一伸手……

    “欸?卧槽!哎哟!”

    鹿细细忽然一弯腰,躲开了小勇的手,直接伸手就抓住了小勇的脚踝子。

    这么一拉,小勇直接就掉地上了。

    然后鹿细细就这么冷着脸,直接拖着小勇的脚,两步三步就拖到了房间的窗户边。

    小勇拼命挣扎,但躺在地上,就像个翻了身的螃蟹,怎么都挣脱不开。

    “再问你一次,真的不喝?”鹿女皇低头看小勇。

    “卧槽!你他妈……”王老虎也跳起来了。

    小勇大骂:“喝尼玛!你不想活……”

    唰!

    一个人影直接从窗户里被扔了出去!

    嗖~~

    Pia!

    卧槽!!

    王老虎和顾康当场傻眼了!瞬间酒醒了一半!

    这就扔出去了?

    这,这……

    卧槽!

    这尼玛是三楼啊!!

    鹿细细扭过头来看两个酒友,脸上的冰冷已经重新化为了开心洋溢的笑容。

    “我最讨厌赖酒的人了!来啊,我们继续喝嘛~~”

    “我他妈弄死你!”

    王老虎低吼一声,跳了起来,然后拿起桌上的两个酒瓶子,一个塞给了顾康:“弄她!!”

    顾康一愣,就被王老虎一把推着往前两步。王老虎也同时迈步冲了上来!

    刷!下一个瞬间,顾康手里一空,酒瓶子已经不知道怎么就落入了鹿细细手里。

    鹿细细掂量了一下:“空的!”

    王老虎一愣。

    刷!

    自己手里酒瓶子也没了!

    鹿细细又掂量了下:“也是空的!”

    鹿女皇不开心了:“怎么回事?你们拿空酒瓶干嘛?你们也不喝了嘛?”

    “我喝你个……”王老虎还要骂……

    忽然,就看见鹿细细手里雪白的玻璃酒瓶,啪的一下,被这个女人的一只纤纤小手,直接捏碎了!

    把个王老虎看的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顾康尖叫了一声,掉头就跑,往大门的方向,才跑两步……

    “哎呀!”

    身子倒在了地上,再看脚踝子已经被鹿细细攥住了,身子就被拖着往窗户去。

    眼看到了窗户边,顾康连连尖叫,忽然之间福至心灵,大声道:“我喝!我喝!我喝!!”

    “早说嘛~”鹿细细开心了,拖着顾康走回桌前松开,顾康赶紧爬到了桌前,端起一杯酒就是一大口!

    毕竟酒量有限,入喉辛辣的味道让他就忍不住苦着脸顿了一下,一杯下去一半,挪开杯子大口喘气。

    啪!

    一个耳光!

    “你养鱼呢!”

    顾康被打的口鼻流血,赶紧不顾胃里的翻腾,抓起来就口干了,而且被打怕了,一杯喝完,又一口气又连着端起两杯来,一共三杯都是一口闷。

    啪!

    又一个耳光!顾康的嘴巴里几颗牙直接飞了出去!

    “不是!大姐,我喝了,我喝了啊!”

    鹿细细绷着脸:“我让你喝那么多了吗!我才喝一杯,你喝三杯!看不起谁呢?挑衅吗??”

    顾康傻了!

    鹿细细倒也磊落!直接端起杯子给自己补了两杯,都是一口闷!

    手背一擦嘴角,指着王老虎,爽朗一笑:“该你了啊!你差三杯!”

    王老虎脸色又青又白,瞬间转了几转,然后立刻扯开嗓子大吼一声。

    “来人啊!!!!!!!!!!!!!!”

    ·

    王老虎一连叫了好几声。

    没人应!

    王老虎冷汗出来了。

    坏了!

    今晚自己交代过……不管房间里传了什么动静,都不许人来打扰的……

    卧槽!

    再看面前这个女人,哪里还有半点可爱?

    这他么简直就是个吃人的母霸王龙啊!

    鹿细细脸上的笑容又没了。

    “你为什么喊人?是不是想赖酒?”

    啪!

    女皇一掌按在了餐桌上!

    厚实的花梨木餐桌,直接给她一巴掌拍出了个窟窿!

    王老虎直勾勾瞧着,愣了一秒钟……

    忽然之间,整个人就换了长脸!

    恭恭敬敬规规矩矩正色道:“这位大姐你说的什么话!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信义二字!我是能赖账的人么!我叫人是想着您喝的这么开心,我多叫几个来陪您喝的。”

    说着,王老虎端起面前一个碗,把三杯酒汇到一个碗里端了起来。

    吨吨吨!

    喝完,一亮碗底。

    “我敬您!那什么,我干了,您随意!”

    鹿细细很开心!

    然后……

    ……又开了一瓶!

    ·

    陈诺把摩托车停在了路边,快步就往遮风堂后面的小院子里跑。

    大门紧闭,陈阎罗一个翻身就跳了进去……

    “啊!!!!”

    一声尖叫!

    陈阎罗落地的时候,脚刚好踩在一个人的手上。

    低头一看,地上一个人,躺在那儿,一身酒气,头上身上还带着血。

    小勇也是可怜,从三楼被扔下来,刚好掉在小院子里,摔的头破血流,又摔岔了气,喊也喊不大声,起也起不来。

    努力挣扎着爬到了大门口,正要求救,忽然一个人从天而降……

    脚落地就直接踩在了他手上!

    “断,断了……”

    小勇一歪脑袋,抬起头来看这个人……

    只看了一眼,小勇毫不犹豫的,眼皮一翻,晕过去了!

    为啥?

    吓的!

    陈诺皱眉。


    好吧,其实他皱眉也没人看得见。

    陈诺把战袍穿来了。

    皮衣赛车服,黑色头盔,全套的装B神装。

    直接进了电梯上了楼。一路上也没遇到啥人……人都被王老虎支派开了,去了前面看场子。

    就这么走到了自己来过一次的那个楼上的休息厅的门口,伸手去拧门上的铜把手。

    嗯?锁了?

    ·

    王老虎又喝了半斤下去!

    他此刻就觉得自己是踩在死亡的钢丝绳上晃悠着,忽然之间,听见了门响!

    心中一激动,王老虎赶紧甩开酒杯子,狂吼一声:“来人啊!!快进来快进来!!!快救我!!”

    撒腿狂奔!

    刚跑到门口,迎面门就被打开了。

    王老虎抬眼一看,顿时双腿一软,就觉得乌云压顶,恶寒遍体!

    眼前这个犹如自己噩梦之中走出来的真真切切的身影!

    黑头盔,黑皮衣……

    噗通一下,王老虎坐地上了!双腿还不停的抖着,差点没尿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的鹿细细看向了门口。

    原本不开心的脸上,忽然犹如细雨化春风,寒冬变暖阳。

    娇滴滴的喊了一声。

    “老公啊~

    你来了呀~~这些人好坏呢,人家等你等的可害怕了啊~”

    害怕?

    姑奶奶!到底他妈谁在害怕啊!!!

    嗯?不对?

    老,老公??

    这个杀星是这女人老公?

    卧槽!你老公是这个杀星,你他妈早说啊!!

    王老虎这次是真的尿了,裤裆湿了一片!

    ·

    陈诺皱眉走进门,先看了一眼这个房间。

    “那个女孩呢?”

    “什么?”鹿细细醉眼惺忪。

    陈诺深吸了口气:“和你一起在这里的,是不是有个女孩,嗯,大概五六岁,这么高……长的很可爱的。”

    鹿细细笑眯眯的一指:“在别的房间吃饭呢。”

    陈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房间里,顾康就趴在地上,已经神志不清了。

    这家伙今天救醒了也是酒精中毒。

    “……”陈诺叹气:“楼下有个人,你扔的?”

    “对啊!他喝酒赖皮!”

    “那这个呢?”陈诺指着顾康:“你打的?”

    “对啊,他想逃跑的。”

    陈诺点了点头,一把抓起了顾康,然后直接从窗户上扔了出去……

    Pia!

    躺在地上的王老虎结结实实听见了一声闷响!

    陈诺又指着王老虎:“那这人呢?他又干了什么?”

    鹿细细嘻嘻的傻笑:“他啊,他想灌醉我,想占我便宜……”

    王老虎:!!!!!!!

    “没有!没有!大哥!!大哥我没有啊!!我打死也不敢啊!!”

    王老虎陡然就从地上蹦了起来,然后噗通一下重新跪在了地上。

    陈诺眯着眼睛看王老虎:“认识我是吧?李青山的人?上次在这里有你一个?”

    “是是是,上次我就在。”王老虎邦邦邦磕头:“大哥!我一根汗毛都没碰到过您老婆啊!!大哥我真没有啊!!”

    陈诺叹了口气,倒是没有太对王老虎发脾气,反而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头。

    “哎……你……今晚吓坏了吧?”

    呃?王老虎抬头。

    忽然心里有点委屈是怎么回事?

    “嗯,你忍着点疼,总比丢了命强。”陈诺说了一句。

    然后……

    王老虎惊呼一声,整个人被拽了起来,飞出了窗户。

    陈诺拍了拍手,走到了鹿细细面前。

    陈诺其实心中绷着呢!

    他刻意让开了和鹿细细之间的距离有两三步的样子。

    “那个……你还记得自己是谁么?”

    “呃?我是……我是鹿细细啊。”

    嘶!!!

    她说鹿细细!不是鹿依依!!

    陈诺又退了半步。

    “那……鹿细细你的外号叫什么你知道么?”

    “星空女皇啊~”

    嘶嘶!!再退一步!

    “呃……那你徒弟是谁?”

    “是小奶糖呀~~~”

    “嘶嘶嘶!!!连退三步!

    陈诺退的都快到门口了!

    站在门口,随时做好了要拉门逃跑的准备。

    “那……你认识我是谁么?”

    鹿细细笑的一脸憨态,满眼酒意。

    “你是……诺儿,是我老公呀~你戴着头盔,我也认识你啊~”

    说着,鹿细细歪着脑袋,伸出双手:“老公,抱我起来……我走不动了……”

    噗通,女皇也坐地上了。

    陈诺没敢走近!

    他盯着鹿细细,又问:“那个……我们再捋一遍哈,再来一次啊,我重新问一遍。你叫什么啊?”

    “为什么要问啊~”鹿细细开始撒酒疯不依了。

    “……呃,不问清楚,我特么不敢过去啊!”陈诺干咳了一声:“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鹿依依啊老公~”

    “啊?那鹿细细呢?”

    “鹿细细是谁?”

    得!看来是酒醉的时候,间歇性的恢复了一点,但转眼又忘了。

    “那星空女皇这个名字你熟悉么?”

    “哈哈哈哈哈~~老公,好中二的名字啊~~”

    嗯,以后你真的彻底醒来了还能这么说算你赢。

    “那……你知道小奶糖嘛?”

    “老公,我不喜欢吃奶糖,我喜欢喝酒~”

    吁……

    陈诺心放肚子里了。

    嗯,看来又全忘了。

    过去双手把鹿细细抱了起来,鹿细细身子已经软了,就靠在陈诺怀里,被架着走了出来。

    “小女孩就在隔壁包间是吧?”陈诺问着,架着鹿细细沿着走廊走到了一扇门前。

    想了想,又晃了晃鹿细细。

    “那个,老婆啊……有个事儿呢,挺巧的,欸!你说巧不巧!可它就是这么巧啊!你今天不是遇到了一个小女孩么?嗨……一会儿见面了,我再和你说哈!”

    “……???”鹿细细一脸迷离的看着陈诺:“你……要说什么啊?老公~?”

    “嗯,等会儿再说。”陈诺硬着头皮道:“很多事情呢,你记不得了,我还没来得及编……啊呸!是没来记得跟你说过……呃……

    那个什么,等晚上到家了我再慢慢跟你编……啊呸!跟你解释!!”

    鹿细细仿佛眼神里有些疑惑。

    陈诺伸手去拉门把手。

    用力一拧,门锁就被扭开了。

    眼看这门已经来开了三分之一了……

    鹿细细忽然来了一句:“对了老公,里面还有个阿姨呢,是孩子的干妈。”

    啥干妈?

    啥??

    干妈!!!!

    陈诺傻了!

    但是来不及了啊!

    因为门已经打开了,房间里,一个小圆桌,自己的妹子陈小叶正抱着个肘子在啃。

    宋巧云手里举着个老款的诺基亚手机——最便宜的那种。

    眼看门打开了……

    陈小叶同学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门口的这俩人——好吧,陈小叶暂时没认出来这位戴着头盔的装逼犯,就是自己哥哥……她又不是鹿女皇,凭借气息和念力的记忆就能认出自家老公来。

    至于宋巧云老同志……

    宋阿姨拍案而起!

    举着手机,就对着门外的陈诺和鹿细细:“来者何人!?”

    陈诺:“…………”

    旁边鹿细细压低了声音:“老公啊~你不知道,这个阿姨怪可怜的,她好像精神有点问题啊……”

    呃,老婆啊,你可能不知道,关于这点,我其实比你清楚!

    看着屋子比预料中多了一个宋巧云……

    陈诺抓瞎了!

    这他妈不是我知道的剧本啊!!

    这咋编嘛!!

    陈小叶是我的妹妹?

    这个女人是我妹妹的干妈,自然也就是我的干妈?

    那昨晚躺我家里的那个亲爹又咋算?

    老婆,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咱干妈和咱亲爹,其实是两口子?

    是人话吗???

    叫人怎么编嘛!!!!

    宋巧云站在屋内,直愣愣的看着陈诺。

    忽然大喝一声!

    “我叫你一声敢答应吗!”

    ……

    不敢!!

    这是真不敢!!

    谁敢答应谁是狗!!!

    ·

    砰!

    陈诺一把就将门给重新合上了!!

    “老公?怎么不进去啊?”

    “呃……等等!等等哈!有点乱,有点乱……”

    ·

    陈诺直接抱着鹿细细就退了出来,快步走向电梯口。

    有了!

    先把鹿细细带出去!自己再回来接叶子!不能让鹿细细跟宋巧云碰面!不然说不清楚!宋巧云虽然是疯子,但是这个疯是间歇性的!醒来后是绝不可能帮自己圆谎的!

    刚走到走廊的一半……

    叮!

    前面电梯口门打开了。

    老蒋一脸焦急,迈步就往外走……

    “巧云!巧云啊!!!!你在哪儿啊!!巧云!!!”

    嘶嘶嘶!!!

    陈诺一下就觉得自己五雷轰顶!!

    这特么要了命了啊!!

    这特么是亲爹来了!!!

    老婆……咱亲爹其实没脑梗中风瘫痪没在医院!

    欸!还活蹦乱跳来遮风堂大保健来了,你信不信?

    `

    瞬间,陈诺忽然看见身边有个门……正是刚才鹿细细醉酒的那个大休息厅。

    陈诺闪电般的拉门,抱着鹿细细就钻了进去!

    “……老公?你干嘛呢?”鹿细细躺在陈诺怀里,歪着脑袋看这自己的诺儿。

    “呃……老婆啊,我说我忽然尿急,进来上个厕所……你信不信啊?”

    藏在头盔里的陈诺,满头大汗……

    ·

    此时此刻。

    在几十公里外的金陵城路口国际机场。

    国际到达口,一个身材矮小的女孩,拖着一个几乎跟她人差不多高的行李箱从里面走了出来。

    帽子下露出几缕白色的头发。

    “鹿细细!敢玩失踪?你被我找到你就死定了啊!!!”

    九岁萝莉咬牙切齿。

    忽然之间,鱼鼐棠猛的站住了!

    她看见了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转了过来,看向自己。

    一个中等身材的白种男人,穿着休闲服,脸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

    这人看见了鱼鼐棠后,脸上仿佛露出了一丝笑意,缓缓走了过来。

    “还真的是意外啊,居然在这个遥远的神奇国度,遇到了你。”

    男人附身摸了摸鱼鼐棠的头:“你一个人来的?你的那位陛下呢?”

    鱼鼐棠板着脸:“她不在啊,我来度假的……我可是华裔。”

    “哦……”男人点了点头,仿佛笑了笑:“好吧,那就祝你有一段愉快的假期。”

    鱼鼐棠翻了个白眼:“你来这里做什么呢?伟大的修士会的领袖,来到古老的国度来,这里的人可不信你的神。”

    “我么……我也算是度假吧,顺便接了一个有意思的小任务。”男人叹了口气:“UU看书www.uukanshu.com修士会也需要经费的。”

    顿了顿,男人又摸了摸鱼鼐棠的脑袋,笑道:“认真考虑一下,跟着那个疯女人没有前途的,我的承诺依然有效,任何时候,都欢迎你来做我的弟子,我的小天才。”

    说完,男人挥挥手,转身离去,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鱼鼐棠站在原地,等这个男人彻底消失后……

    小小的身子,在原地忽然就开始发抖!抑制不住的发抖!

    眼神里,满是恐惧……

    ·

    【邦邦邦都是爱你们的声音~】

    ·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102章 【等等!我捋捋啊……】)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稳住别浪》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