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96章 【重要的事情说3遍】

    第九十六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遮风堂。

    面包车开进了后面的小院。

    王老虎就觉得心中的那股骚动越来越按捺不住了。在车上的时候还能忍耐,此刻到了自家的地盘,就忍不住放肆起来,下车的时候,甚至试图伸手去抓鹿细细的手。

    鹿细细没搭理,直接闪开,然后只是眯着眼睛抬头看这个地方。

    太阳才刚下山,霓虹灯已经点亮。

    这看似繁华的所在……不知道里面暗藏了多少肮脏。

    “走走走,都上楼。楼上吃饭。”王老虎脸上冒着油光,哈哈一笑。

    “阿姨啊……”鹿细细跟在宋巧云的身后,低声道:“这里好像不太对啊。”

    宋巧云一天没吃药了!

    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电梯口,不回答鹿细细的话,只是低声念叨着什么,却迈步抱着陈小叶走了进去。

    鹿细细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王老虎走在最后,对小勇打了个手势:关铁门!

    然后又拉过一个手下来,在手下耳边低语说了两句什么。这个手下明显也不是好鸟,抬起头来,一脸贱笑的看着王老虎:“老大,你放心!保管办的妥妥当当!”

    ·

    上了电梯,到了楼上,来到了一个很大的休息厅里。

    这地方,正是当初李青山枪打陈阎罗,然后跪地服软的那个房间。

    李堂主上次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后,江湖心思也淡了,很少来遮风堂,这房间,就慢慢的给王老虎占下来使用。

    此刻进了这休息厅里,王老虎豪气的一摆手——要么怎么说人都是喜欢模仿呢。

    王老虎不是什么江湖大佬,但是多年跟在李青山身边,心中其实最羡慕的就是自家老大的那副做派。

    如今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王老虎倒是把李堂主的那套做派全学起来。

    一排充满了南洋暴发户气质的真皮沙发——造型中不中洋不洋的,王老虎往当中坐,两条腿故意撇开,然后伸出两根手指。

    手下立刻就过来给他指间夹上了根香烟,然后又给点上。

    王老虎美滋滋的抽了口,然后就看向鹿细细。

    “美女,坐啊,随便坐!”

    鹿细细没坐,只是眼神四处扫,看着这个偌大的休息厅,然后挑了挑眉:“不是说吃饭么?”

    “有!有有!想吃什么这里都有!”王老虎哈哈一笑,吩咐手下人:“去,让厨房准备一桌菜来,再开两瓶好酒!”

    顾康就坐在了王老虎侧面的那个沙发上,小心翼翼的陪着笑,但明显有点紧张,尤其是陈小叶两次过来想拉顾康的手,都被顾康讪讪的躲开。

    绑架自己的亲女儿,向外人勒索钱财……这种恶心到家的事儿,顾康心中其实也是知耻的。

    王老虎只觉得胜券在握,心中越发得意起来,倒是并没有露出凶相,看着面前自己的三个猎物,两大一小三个女人。

    “来来来,想吃什么,跟我说!咱这地方,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要啥有啥!”

    陈小叶犹豫了一下:“我哥呢?”

    “你哥啊,他一会儿就来的。”

    王老虎随后笑眯眯的看着鹿细细:“美女,啊,还有这位孩子的干妈,想吃什么喜欢吃什么,你点吧,随便点!”

    鹿细细摇头。

    宋巧云忽然就抬起头来:“这顿饭你请么?”

    “当然!来了我的地方,当然是我请。”王老虎嘴上回答着宋巧云,但其实眼睛依然盯着鹿细细。

    “我想吃……”宋巧云吸了口气:“蒸羊羔……”

    “成!没问题……”

    “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嚯!

    宋阿姨一口气就来了报菜名。

    王老虎听傻了!

    啥玩意儿??

    陈小叶听的耳熟,大眼睛里放着光,哈哈直笑,然后拉着宋桥云:“干妈!这题我听过,我知道……”说着,一指王老虎:“他啊,没带钱!”

    宋巧云直勾勾的看着王老虎:“哦,那去你的吧!”

    “???”

    王老虎一脸懵逼。

    什么玩意儿?

    脸上就露出了些凶狠来。

    消遣老子呢?

    一摆手:“顾康,你打电话吧!怎么说你知道吧?”

    顾康点了点头……眼神都没敢看自己女儿。

    “爸爸?”

    “别叫你爸爸了,他出去给你哥打电话呢。”

    顾康咳嗽了两声,掏出手机来,拨通了陈诺的号码。

    ·

    陈诺在洗手。

    冰冷的自来水浇在手掌上,陈诺才吐了口气,试图让心中的那股戾气稍微能消散一点。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陈诺没着急接,不慌不忙的关了水龙头,然后在桌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把至今握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这才拿出手机。

    “喂?”陈阎罗的声音很稳。

    “小子,听出我是谁了吧?”

    “嗯,顾康。”陈诺语气很平静。

    “叶子呢,我带出来吃饭了。”顾康的语气很得意:“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陈诺沉默了三秒钟,轻轻叹了口气:“顾康啊顾康……让我怎么说你呢。”

    顿了顿,陈诺仿佛笑了一下:“行了,骂你不是人的话,我不想说了。你就说你想要什么吧。”

    “一只手的数!”顾康狮子大开口。

    陈诺笑了。

    五万?

    明知道顾康是故意说了夸张的数字——这个年代,五万就算一笔很不小的钱了。别说一个才十八岁的高中生,就算是一般的普通老百姓工薪阶层家里,一家的存款都未必有这个数字。

    顾康其实也不知道陈诺到底有多少钱,但先报个大数,等陈诺还价。

    可……

    “行!五万,我给你。”陈诺回答的很干脆。

    “啊?”

    “啊什么?你要五万,我给你五万。”陈诺稳稳道:“说吧,你在那儿,我过去,亲手把钱送到你手上!”

    顾康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很快就传来了他的声音。

    “遮风堂!你知道吧?来遮风堂找我!到了地方报你的名字,自然有人带你上来见我!小子,别耍花样啊!遮风堂这个地方,你听说过吧?”

    遮风堂?

    陈诺忍不住笑了一下。

    然后点了点头:“嗯,遮风堂,我知道……看来,顾叔叔是抱住大腿了啊。”

    “行了,别废话了!给你一个小时,能到不?”

    “用不着,半个小时我准到。”

    电话挂了。

    陈诺收起电话,然后走出了厨房。

    客厅里……

    一片狼藉!

    顾康的弟弟,躺在地上,鼻青脸肿,嘴里一口牙都掉了小半。

    此刻趴在地上,抬起头来,看着陈诺走了出来,嘴里含着一口血沫子,哀求道:“陈诺!我,我真的不知道顾康在哪儿啊……”

    陈诺点了点头:“嗯,不问你了,我已经知道了。”

    ·

    顾康放下电话,看一眼王老虎:“半个小时,人就到。”

    王老虎放心了。

    鹿细细看着这两个人,眉头一扬,就冲着顾康道:“你手里的电话,能借我用用嘛?”

    “啊?”

    鹿细细皱眉:“我出门没跟我老公说呢,我担心他回家我不在会着急,你电话借我用一下,我要打给我老公。”

    王老虎笑眯眯道:“用我的用我的!”说就掏出了个最新款的摩托罗拉。

    鹿细细根本不看这个总瞄自己的男人,就盯着顾康。

    顾康下意识的就把手机递了过去。


    鹿细细借过,回想了一下今天陈诺出门前,给自己留了张纸条,上面写了他的手机号的。

    嗯,鹿细细背的很熟。

    按键,拨号码……

    ·

    陈诺的脚步从顾康的弟弟脑袋上跨了过去,然后走到门口,出了顾家的门。

    刚下楼走了两步台阶。

    手机又响了。

    拿起电话来一看来电显示……

    居然又是顾康?

    又打来做什么?还想涨价么?

    哼!

    陈诺皱眉,按了接听。

    “喂。”

    “老公啊~~~~”

    卧槽!!

    陈阎罗原本满心的杀气纵横!一听话筒里居然传来了鹿女皇的声音。

    我的个天!

    饶是一身的修为,一个小小的手机在爪子里好悬就没拿稳,差点就掉在了地上!

    “喂?!!!”

    “老公~~”

    陈诺黑人问号脸:“姑姑?”

    “老公啊,对不起啊,我从家里出来了~你回家没有啊?我……我这里有点事情,你能来接我一下嘛?”

    陈诺:“……你……”

    “对不起啊老公,我又没听你的话乱跑了呢~”鹿细细的声音很娇柔,却仿佛压低了声音:“老公啊,我遇到了几个人……好像是坏人呢!有一个总盯着我看,好讨厌的!你快来接我好不好?人家心里好紧张的……”

    大姐!我特么更紧张好不好!!

    陈诺心中一万个问号!

    就问陈阎罗,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

    不是!鹿细细怎么会和顾康在一块儿呢?!!

    等等!

    鹿细细跟顾康在一块儿……岂不是说,她和小叶子也在一块儿?

    卧槽啊!!!

    陈阎罗一身白毛汗!

    杀气?没有杀气!

    哪儿来的特么的杀气!

    “姑姑啊……那个……你没事……”陈阎罗说了一半,摇头:“不对……是,他们没事吧?”

    “没事,挺好的。”鹿细细接着电话,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王老虎等人。

    王老虎脸色有点难堪。

    不是,这个美女,你要和你老公说悄悄话,说我们是坏人,你能不能躲着点啊?

    虽然你好像是压低了声音……但特么我们就坐在旁边!又不是聋子啊!

    鹿细细飞快的对电话里说了一句:“老公啊,那你来接我么?”

    “接!我这就去!!”陈诺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团岩浆有没有!

    沸腾了有没有?

    深深吸了口气,陈阎罗非常郑重的叮嘱自己的老婆。

    “姑姑啊!在我去之前,你可千万别乱来啊!千千万万别乱来,好不好?”

    “嗷,我尽量吧~”

    “行!你等着我,我很快就到!”

    啪,电话挂断了。

    鹿细细捧着电话,然后随手扔还给了顾康。

    咦……好像哪里不对啊?

    我刚才是不是忘记了告诉老公,我在哪里了?

    我刚才说了没啊?

    ·

    陈诺傻了。

    站在楼梯间,愣了三秒钟后,猛然反应过来,一溜烟疯狂的往楼下冲!

    不行!

    得快啊!!

    晚了,恐怕会死人的啊!!

    ·

    毕竟是开的大买卖。

    一桌子好饭菜很快就端上来了。

    休息厅里就有大的圆餐桌,王老虎笑眯眯的招呼众人上桌吃饭。

    送菜的一个王老虎的手下,对他丢了个眼色,然后又看了看桌上的一扎鲜榨的西瓜汁。

    王老虎会意。

    坐在桌上,直接就拿起杯子给鹿细细倒了一杯。

    鹿细细看着王老虎。

    “妹子啊!初次见面,你看这都是缘分不是?”王老虎笑眯眯的:“刚才你电话里说的那些……嗨,误会了!大哥我不是坏人啊!来来来,天气这么热,先喝杯饮料解解暑!

    你看啊,大哥我敞亮人!我绝不会做灌女人酒那种事,放心吧!这顿饭,你就喝饮料就行。”

    鹿细细眨巴着眼睛。

    “可是……我就喜欢喝酒啊。”

    “啊?”

    王老虎一愣,心中大喜!

    卧槽?

    还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早知道,就不让手下在西瓜汁里下药了啊!

    喜欢喝酒?

    那太好了啊!

    “美女!想喝啥酒?啤的红的白的洋的?咱这里什么酒都有!想喝哪个?”

    鹿细细眼睛里放着光。

    “那……都来点?”

    ·

    身为星空女皇这个疯女人最聪明的弟子,九岁萝莉鱼鼐棠小妹妹,其实一直以来待在自己老师身边,最重要的事情有两件。

    一是看着老师别做傻事。

    第二条则是……

    别让她喝酒!

    别让她喝酒!UU看书www.uukanshu.com

    别让她喝酒!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今天大年三十,祝你们合家安康,幸福美满!】

    【今天就一章啦,大年三十的,我晚上得吃年夜饭和家人一起过年。所以今晚肯定没更新了。

    大过年的,生产队的驴,也要休息的不是?

    明天大年初一,也是晚上更新,白天我要和家人出去烧香。】

    ·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