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93章 【陈阎罗巧言编往事,鹿女皇真情唤情郎】

    

    第九十三章【陈阎罗巧言编往事,鹿女皇真情唤情郎】

    在鹿女皇醒来喊了老公的四个小时后……

    鹿依依,啊呸!

    鹿细细,终于再次睡着了。

    毕竟身上还带着伤,强行爆发了一波后,女皇身上的伤势作用,再加上精神力不济,虽然心中依然是惶恐不安,甚至迷茫,外加多少疑问层出不穷的浮上心头。

    但陈诺就一句话:

    “我现在给你解释了也都是白说,你这个病啊,每次发作完了,睡一觉就好,醒来就恢复记忆了,所以呢,你乖乖的睡一觉,醒来了啥都好说。”

    解释啥?没解释!

    编故事不累嘛?

    终于,鹿细细可怜巴巴的看着陈诺,看了有四个小时后,开始扛不住了。头一点一点的,终于在点了不知道多少下后,脑袋一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陈诺没敢太心急,等了几分钟,等鹿细细的呼吸平稳后……

    他长出了口气,先是用念力感知了一下鹿细细。

    这个女人的精神力越发混乱了,意识之中,东一团西一团,精神力的能量仿佛被砸碎的玻璃。

    隐隐的能感知到,若干团的碎片之间已经产生了联系,就如同一根根丝线——在缓缓的粘合,缓缓的靠拢。

    但是这个过程很慢很慢。

    陈诺判断……

    算了!不敢判断了!

    之前判断人家还要很久才能醒来,结果摸了一下屁股,就变成了老公。

    还是别判断了。

    又等了会儿,陈诺开始行动!

    干啥呢?

    废话,不怕后果吗??

    刚才是情急之下承认了老公的事儿……不承认能行嘛?

    摸了人家屁股,不承认老公,那岂不是等死么?刀都架在脖子上了。

    但后果很严重的!

    鹿女皇真的清醒了咋办?万一人家记得这一茬儿呢?

    记得自己骗她喊老公。

    万一还记得……自己知道人家身上某个地方长了个红痣。

    那可就闹大了!真当星空女皇是菩萨心肠不敢杀人么?

    赶紧送走!!

    陈诺先是小心翼翼的释放出了一点点念力,将睡熟的鹿细细一点一点的裹在了念力之中,然后一点点的牵引对方的精神力,让她陷入更深层次的睡眠。

    这个过程,陈诺累出了一头汗。

    做完了这一切,陈诺抱起鹿细细就出门了!

    半个小时后,陈诺摸着黑,来到了牛首山。

    就是晚上鹿女皇揍郭老板那个地方,重新来到了那片吟龙湖的湖边。

    找了个干净的草地上,把女皇放下。

    “呐,鹿细细啊,我已经算是很善良了啊。今晚真的算是我救了你一命啊!

    不是我不管你啊,实在是这事情闹得有点大了,我要是让你在我家里继续待着……你醒来后,实在没法收场。只能把你放回来这里了啊。”

    陈诺看着睡在草坪上安安静静的鹿细细。

    女人睡得很沉,睫毛不时的轻轻颤动了一下,也不知道梦中梦到了什么。

    她身子微微蜷缩了起来,看上去有点可怜。

    牛首山不是什么真正的深山老林,这年头山里也没野兽了。

    况且……女皇是睡着了又不是昏迷,也不怕遇到危险,醒来之后……什么野兽也好,坏人也罢,都不够她一顿宵夜的。

    陈诺心中安慰着自己,静静的离开。

    这下……应该是没事了吧。

    陈阎罗心中松了口气。



    一边往山外走,一边心里这么想着。

    鹿细细虽然在自己家里醒来,但是并不知道自己家的具体地址。

    也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对她来说,那就是一个陌生的室内。

    只看室内,根本没看过室外,也不知道到底室外有什么参照物……

    她应该是找不到自己的。

    心中想了这些念头,就这么一路走出了牛首山,来到了稍微有些人烟的地方。

    站在马路边上,陈诺忽然有点心乱如麻的感觉。

    停住了脚步,从口袋里摸出烟来点了一支。

    抽了两口就掐灭了。

    妈蛋,越抽心里越烦。

    那个女人……不会有事吧?

    虽然是星空女皇,但……她是个傻子啊。

    上辈子了解她,本来这个人平日做事情就疯疯傻傻的,平日里全靠有个小奶糖跟在身边给她当保姆。

    现在受了伤,还失去了记忆——鬼知道这个失忆会持续多久啊。

    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万一她伤势更重了怎么办?

    万一……遇到坏人……

    嗯……遇到坏人不怕,她打得过。

    可万一遇到骗子怎么办?

    想起自己临走的时候,鹿细细躺在草坪上,身子可怜巴巴的蜷缩成一团的样子。

    “呃……我就回去看一眼,就偷偷的看一眼。”

    仿佛是安慰自己一样,陈诺扭头重新进山!

    出来的时候走的慢。

    回去的时候走的疾。

    陈诺进了山,就不再掩饰自己的身形,全力施展之下,人在山间一路狂奔,快如奔马!

    不多片刻,就来到了那片吟龙湖边的草地,来到了自己放下鹿细细的地方。

    可是……

    “卧槽?人呢?!”

    面前空空如也,草地上一处,鹿细细本来躺着地方,青草上还有方才压过躺过的痕迹。

    但是人没了呀!

    陈诺有些心中焦急起来。

    不会被野兽叼走了吧?

    嗯,不能够!牛首山没危险的野兽,什么豺狼虎豹,早几十年前就绝迹了。

    这里距离刚开发出来的大学城也就不到四五公里的样子,都2001年了,要有什么大型野兽,那才叫玄幻故事。

    那……是来人了给带走了?

    陈诺检查了一遍,草地上没有走过的痕迹,没有脚印……

    陈诺有点急了。

    他在湖边找了很久,最后甚至跳进湖里潜下水去搜索了一遍。

    没有任何发现。

    “鹿依依!!鹿依依!!!”

    陈诺忍不住放声大喊。

    在湖边和林子里转悠了有快一个小时的时间,实在是没找到。

    陈诺只能安慰自己:鹿细细可能是自己醒了,然后离开了。

    或许……醒来恢复记忆了?

    但愿?

    其实心里还有点担心,也有那么一丝丝的自责。

    强行压了下去,陈诺决定回家。

    毕竟家里还躺着一个呢。不回去不行啊!

    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路边的【拉面郭】。已经关门了。

    郭·坦克手·老板,应该带着四小姐跑路了吧。

    进了小区,来到楼下,老远就看见一个妖娆的身影站在那儿,一脸无辜和一脸惶恐的样子原地转着圈子。

    陈阎罗当场就呆住了!

    后背一湿,一身冷汗!!

    鹿细细也看见了陈诺,眼神很复杂的投了过来,然后撇了撇嘴,仿佛喊了一声“老公……”

    陈诺的脸色变了变,瞬间就完成了反应,大步迎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鹿细细的双肩。

    “你跑到哪里去了啊!我半夜醒来发现你人没了!吓的我到处找你!!”

    “……呃?”

    ·

    鹿细细明显愣了一下,委委屈屈道:“我,我也不知道,我醒来后,看见我在一个湖边,我很害怕,我就自己跑回来了。”

    “先上楼回家。”陈诺长长的松了口气。

    心中滋味复杂,陈诺更有些无奈。

    带着鹿细细上楼回到家里,进门就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然后才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你是怎么找回来的?”

    鹿细细眨巴着眼睛:“我也不知道……我在湖边醒来,心里很害怕,然后,然后我就哭了会儿,然后我就找你的气息,找啊找啊,就找到回来了。”

    气息?

    陈诺心中一动,就明白了。

    得,女皇记住自己的念动力。

    掌控者级的强者,恐怖如斯嘛。

    人是平安的找到了,也没出岔子。

    可问题是……

    她没事!

    那陈阎罗就有事了啊!

    自己家被人家摸到了啊!

    能找回来一次,就等于被鹿细细记住自己的住处了!下次想把人家甩掉,就没这么容易了呀。

    这个【老公局】,咋收场嘛?

    ·

    陈诺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的想了会儿,然后起身,拿起扫帚进了房间,开始收拾两人之前激战的残局。

    地上的碎玻璃什么的收拾起来,然后四分五裂的床也不用能了,搬出来先扔到了门口。

    鹿细细看着陈诺无声的打扫房间,女人心中有些内疚。

    她站在门口,看着陈诺,忽然低声说了句话。

    “那个……做我老公,一定很辛苦你了吧。”

    陈诺叹了口气。

    辛苦倒没啥辛苦的……就是有送命的危险。

    “来来来,我们说会儿话吧。”陈诺干脆拉着鹿细细回到客厅,给她倒了杯水。

    “你现在还记得啥?”

    鹿细细想了想,摇头。

    陈诺皱眉:“
什么都不记得了?”

    “醒来之前的事情,一点都想不起来了。”鹿细细摇头。

    显然,鹿细细是时间事件性的失忆。对于今晚醒来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忘记了。

    对于自己的个人的历史,经历,人际关系,忘了个一干二净。

    但是一些基本的常识,比如说,怎么开电视,怎么吃东西,还是没忘的。

    眼看天都快亮了。

    鹿细细忽然肚子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然后红着一张脸,娇艳欲滴的看着自家老公……

    陈诺一拍脑袋。

    得,自己其实也饿啊。

    晚上先是吃小龙虾,一份小龙虾没吃一半就看见星空女皇狠揍浮生老同志。

    然后回家后,去郭老板那儿吃面,一碗面没吃两口,就被郭老板“弄晕”了,然后就是跟上去吃瓜。

    可吃瓜它不抵饱啊!

    忙活了大半夜,到现在其实也饿了。

    起身去厨房,烧了半锅水,然后煮了点挂面,里面打了俩鸡蛋,盛出两碗来端回到桌上。

    “过来吃点吧。”陈阎罗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鹿细细有些畏畏缩缩的走过来,接过陈诺递来的筷子。

    第一口面条下去,鹿细细仿佛眯了一下眼睛:“好吃的。”

    陈诺没言语,先喝了口面汤,然后大口开动。

    “那个,我能问你个事情嘛?老公?”

    “……能。”陈阎罗眼珠转了转。

    这声老公,还真有点不适应。

    鹿细细欲言又止:“我们两人……好像都不是普通人吧?”

    “呃?”

    鹿细细指着房间的方向,似乎有些迟疑不好意思多问,但又实在忍不住:“晚上我们在里面打架……我虽然对自己以前的事情不记得了,但……普通人打不成那样吧?”

    陈诺不说话。

    鹿细细继续问道:“我在湖边醒来,但是我发现自己很快就能给感应到你的气息,那种力量……我不知道怎么形容。

    还有,我一路找回来的时候,走的很快,我想正常人,应该做不到这些吧?”

    “……”陈诺想了想,慢慢嚼下口中的面条和鸡蛋,看了一眼鹿细细。

    “你能和我说说么?”

    别急,小鹿同志,在编着呢。

    两分钟后,陈阎罗放下了手里的碗筷,仿佛缅怀往事一般,点了根烟。

    “哎……说来,都是命。”陈阎罗语气沧桑,开始讲述。

    “你从小生活在一个传统的古武家庭,你父亲是一位古武高手。当年,你家收养了个天赋异禀的男孩,那就是我了。

    从小呢,咱俩算是青梅竹马的长大。

    这可惜啊……一切都是命。咱俩好了不到半年,你父亲一场大病……就……

    哎!就撒手人寰了。

    咱俩呢,就这么在一起生活了。

    你说的没错,我们确实不是普通人。

    你我都是古武传人!”

    鹿细细瞪着一双大眼,忽然有些疑惑:“可是……咱俩……什么时候好的?”

    “有好几年了吧。”

    “不对吧!老公啊,你看上去没多大啊!而且我……我感觉自己可能年纪比你大吧?好几年?好几年前,你应该还没成年吧?”鹿细细皱眉,又有些不好意思:“老公……你看上去,应该很年轻吧?我们年纪差别很大么?”

    陈阎罗心中怦怦跳,压下心虚,一脸镇定,幽幽叹了口气,沉声道:

    “年纪从来就不是问题……两个相爱的人走到一起,何必在乎那些世俗的眼光呢?”

    “呃?”——这话无法反驳啊!

    想了想,鹿细细还是疑惑:“可好几年前……你还是个孩子吧?老公?难道你那么小,我们俩就……好上了?”

    陈诺仿佛怅然的叹了口气,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烟,心中鼓励自己:稳住,别慌!

    “你我之间的故事,太过曲折了,哎!只能说,一切都是造物弄人!一言难尽的……往事休提!”

    鹿细细不干了!

    一把抓住了陈诺的胳膊:“老公,你说嘛!我想听!你说给我听好不好?”

    “……”陈诺看了鹿细细一眼:“真想听?”

    “想!”

    “一定要听?”

    “要!”

    “……好吧。”

    陈阎罗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

    妈的,后世写网文的那帮人都没老子这么累啊!

    那帮人编的不好了最多有读者寄刀片。

    自己这要是编的不好了,随时有性命危险啊!

    “那是在十年前……

    那一年,春暖花开。那一年,山花烂漫。

    一个十岁的少年,被恶人追着,误入了山中。

    一个美丽的少女和自己的长辈,在山中结庐而居,每日就是养养蜜蜂,采采花蜜。

    少年慌不择路,闯入了山中,惊扰了在采蜜的少女……

    一见之下,两人就此结下了一世解不开的缘分……”

    ……

    半个小时后。

    “……少女眼看那个男孩实在太过可怜,无家可归。虽然帮男孩打跑了恶人,但终究一时心软,还是收留男孩

    从此男孩就留在了山中陪着少女……

    少女收留了男孩,不但教他武功,还教了他很多很多事情……”

    说到这里,陈阎罗深情款款的看着鹿女皇。

    “没错!在我们两人结婚之前,其实你我是师徒的名分!

    只是一直以来,你不喜欢我叫你师父。

    所以,在结婚之前,其实多年来,我一直都是叫你姑姑的。

    而你,一直都是叫我……过……啊不,诺儿!

    姑姑~~”

    姑姑????

    鹿细细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看着陈阎罗。

    沉默了片刻。

    “老公啊……我们两人成亲之前,是师徒的关系嘛?”

    “是的。”

    “那……我们这一派叫什么名字?”

    “嗯……我们的武功,来自于五行之说里的木字诀,所以我们这一派,叫古木派!

    在嫁给我之前,你在江湖上有个名字……因为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武功高强,加上你又姓鹿。

    所以别人都叫你……小鹿女。”

    古木派……

    小鹿女……

    姑姑……

    诺儿……

    鹿细细听傻了呀!!

    陈阎罗心中暗暗念叨……金庸大大在天之灵……

    啊不对,现在是2001年,在这个时间线上,金庸大大还没去世。

    ·

    鹿细细心中乱七八糟,只觉得自己的这位老公说的这个故事,太过凄美,又太过离奇。

    心中第一个感觉就是:荒诞!

    仿佛很难接受。

    但是……转念一想。

    却又偏偏有一种无法描述的熟悉感!

    熟悉!

    非常非常的熟悉!

    ·

    陈诺心理活动:幸好我上辈子就认识你,知道你是个武侠迷!

    ·

    终于,鹿细细幽幽的叹了口气,盯着陈诺的一双眸子里,一点一点的,浮现出了一股子柔情来。

    她忽然轻轻伸手,捉住了陈诺的手,在掌心细细摩梭。

    “诺儿……这些年,可真的苦了你了。”

    “姑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一切就都是值得的。UU看书www.uukanshu.com”

    鹿细细的一颗少女心,一下就被激活了!

    犹犹豫豫的想了一下,才低声道:“那……我们又是怎么离开了山里,来到了这里居住呢?还有,你父亲……啊不,是咱爸,他的病……”

    陈诺后背又出了一层汗!

    “呃,因为在山里住着,忽然接到了我家中传来的消息,我这个父亲重病,所以我们才一起离开了山里来到了这里啊。”

    嗯,得赶紧把老蒋送走!

    万一老蒋醒来,看见这个女人……这个把他差点打废了的女人,老蒋还不活活吓死?

    而且,老蒋一醒,一切就要翻船!

    ·

    【来点推荐票吧,各位看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