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91章 【穷寇莫追鹿女皇中圈套,巧施妙计陈阎罗智退敌】

    

    【两合一大章!

    我今天要出门和家人去买年货顺便带女儿逛街,白天没空码字,所以昨晚熬夜把今天的先写出来了。

    想着,就不钓你们胃口了,就不分成两章,中午一章晚上一章的发了。

    就这么早上发出来吧。

    明天见~】

    `

    第九十一章【穷寇莫追鹿女皇中圈套,巧施妙计陈阎罗智退敌】

    牛首山。

    这地方也算是JN区的一处名声之地。十多年后这里建成了国家级的森林公园。

    然而在2001年的时候,还没有挂牌。

    从五十年代开始开采铁矿后,原本形成犄角之势的东西两座山峰,西峰几乎被削平。使得这个牛头仿佛变成了一个单独犄角。

    不过在二十多年持续不断的恢复植被后,2001年的牛首山已经颇有几分后世国家级森林公园的气势了。

    山势陡而不高,树木葱郁茂密。

    夜半时分,山里仿佛一片寂静,只有这五月的初夏时节,树丛之中偶尔传来虫鸣。

    忽然之间,就听见轰的一声,如闷雷一般的声音打破了山中的寂静!

    一道影子从远而近激荡射来,一头扎进了山林之中,重重砸在林子里,激荡起泥土纷飞!

    老郭从地上爬起来,站在一个泥土坑里,身上脸上全是灰土,用力咳嗽了几声,抬起头来看着来处。

    鹿细细的身影不急不缓的落在地上:“你还是不肯投降么?跟我回去就好了啊。”

    “忒!”老郭吐了口吐沫,他身形虽然狼狈,但是却并没有受伤,深吸了两口气,喝道:“老子好容易跑出了那个鬼地方,在这天地间逍遥自在,要你来多事!”

    鹿细细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低声道:“那个,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也不想的。但是我受了委托,是一定要抓你回去的。”

    “雪域给了你多少好处?”

    “一条矿脉。”

    “哈哈哈!”老郭又怒又笑:“倒是大方!这一门就没几个好东西!当年我为他们出生入死,也没曾见他们对我这么大方过!我叛出后,却视我为耻,居然出这么大的代价来抓我?”

    鹿细细想了想:“你还是乖乖投降吧,也少吃点苦头。”

    “不自由,毋宁死!”

    老郭气势刚烈,大吼一声,身子从地上弹了起来冲向鹿细细。

    他双拳如风,到了鹿细细面前,一口气的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拳头下仿佛带着风雷之声!

    鹿细细娇柔的身段就仿佛在这狂风暴雨之下东倒西歪,看似连连后退,但是老郭一口气疯狂的攻击,却没有一下能打到实处的。

    眼看老郭一口气用尽,气势终于落下了一点,鹿细细那原本娇娇柔柔的眸子里,陡然闪过一丝精光来,忽然抬起右手手掌,就迎面挡下了老郭的一拳。

    手指抓住老郭的拳头,老郭眉头一拧,用力之下,居然纹丝不动。

    “投降吧。”

    “滚!”

    “……”

    星空女皇的眸子一冷,忽然手掌之上就自动浮现出一团火焰来!

    老郭手落入火焰之中,顿时沿着袖子一起燃烧起来,但是他脸色却不变,吐了口气,手臂上居然浮现出一层仿佛玉石之色的皮肤来,只是眼睛怒气更甚,大吼一声,虽然拳头依然被对方抓住,却连连往前冲,把鹿细细带的一路后退,身子撞在一棵大树上,那棵大树轰然断裂!

    两人去势不减,一口气就这么冲出去了几十步,最后鹿细细身子撞在了山壁之上,顿时灰土石屑纷飞。

    鹿细细皱眉,低声道:“你再不投降,我可要出重手了啊。我,我本不想伤你的。”

    老郭面色狰狞,一只手被对方抓住,抬起另外一只拳又砸了过去。

    鹿细细一歪头,老郭的拳头擂在了鹿细细身后的石头上,山壁顿时被爆开了一个碗口大的坑。

    星空女皇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怒色。

    就听见一声闷响,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老郭身子陡然就弹了开去,往后跌出七八步。

    不等老郭站稳,鹿细细凌空一抓,身侧的一株树上,一截两米多长的树冠就自动断裂,飞到了鹿细细的手里。

    她一手抓住,凌空一步迈步,身子在半空之中,就把手里的树冠抽了下去!

    老郭还没站稳,就被这跟人手臂粗的树枝直接抽在了身子上,分叉的树枝树叶断裂,而老郭整个人更是被抽的飞了起来!

    鹿细细反手又是一甩树冠,老郭再次跌了下去。

    就听见空气中传来刷刷刷刷刷的声音不绝,老郭已经竭尽全力的躲闪和抵抗,但是鹿细细手里的树冠却仿佛一条长了眼睛的鞭子,不停的把老郭抽的东倒西歪。就像个陀螺一样被抽的转来转去。

    眼看老郭身上的衣服都碎裂掉了,脸上身上,满是一条条被树枝抽出来的血痕,看上去无比的狼狈。

    咔嚓一声,抽了十几下后,鹿细细手里的树枝终于断裂!

    鹿细细随手就把手里的半截树枝丢向老郭,老郭眼睛瞪圆,眼看半截树枝扎向自己,大吼一声,双臂伸出用力去抓,就听见一阵骨节爆裂的声音,老郭抱着那截树枝,人被带出了七八米远,才勉强站住。

    但是双臂之上,原本玉石颜色的肌肤已经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

    “你不是我对手的。你实力很好,天赋也很好,但是我是掌控者。你距离这个境界还差了一步。”

    鹿细细一步步走来,低声道:“你投降吧,我不想让你受重伤……我抓你回去,不过就是让你娶了雪域家的女人,又不会死。”

    “我娶你妹啊!”老郭大怒。

    “啊?……我,我没有妹妹啊。”

    鹿细细皱眉,但随即醒悟过来对方是在骂人,星空女皇眉头一挑,手掌凌空一抓,一条火线就出现在她的掌心,然后甩去了老郭身上。

    刷的一下,老郭全身被火焰甩上了,顿时烧成了一个火人。

    老郭大吼,全身肌肤都变成了玉石之色来,死死的抵抗。

    “雪域家的秘术,是抵抗不了我的火焰的。”鹿细细摇头:“你现在是在白白浪费你的力量,而且继续烧下去,还会伤了你的根基。”

    老郭不说话,却忽然身子飞跃起来,带着身上的一团火焰,掉头就跑。

    眼看老郭跑出了有两百米的样子。

    牛首山的两片山峰之中,环着一个天然的山顶湖,这湖名叫吟龙湖,方圆也就是一两公里的样子。

    老郭跑到了湖边,一头就扎进了湖水里去。

    人到了水里,身上的火才尽数熄灭。只是原本玉石颜色的肌肤,却已经彻底消退,身上脸上,也出现了几处灼伤。

    鹿细细追了过来,眼看老郭身子泡在水里,星空女皇在湖边就停下了脚步,皱眉,抿了抿嘴:“你,你上来啊。”

    老郭站在水里,横声道:“你下来啊!”

    “……你上来!”

    “你下来!”

    暗处,躲藏在树林里,坐在一处茂密的树冠里的某个无良如狗的家伙,听到这番对白,差点就笑出声了,赶紧又闭上嘴巴。

    陈诺方才在面馆里假装被老郭弄晕后,听两人聊天,又无意中吃了个大瓜,心中暗爽不已……

    这个老女人虽然可怕,但既然不是来找自己麻烦,陈阎罗自然就不担心了。

    虽然老郭有隐藏身份这种事情,让陈诺也有些意外……

    但现在刀没砍在自己身上,他就乐得看戏。

    两人在店里说僵了后,自然就是要开打的。

    不过两人终究是有所顾忌,不敢再闹市区里大打出手,于是老郭跑,鹿细细追,追逐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就跑到了牛首山这里来了。

    陈阎罗这么狗的人,自然是不会放过看这场热闹吃这个瓜的呀!

    反正事不关己,就算被发现了,他也不担心的——以他的本事,跑总能跑掉的。

    鹿细细和老郭这一场大打出手,老郭从头到尾被压着打……但这也已经让陈诺有些惊讶了!

    鹿细细是什么人,那是章鱼网的黄金大佬,公认的掌控者级的顶级高手。

    像老蒋那种高手,在鹿细细面前都走不过几个照面就被打的趴在地上了。

    这个老郭虽然一直处于下风很是狼狈,但是却勉强一路支撑着,居然没有彻底垮掉,显然实力已经是站在了掌控者等级的门槛外,就差临门一脚了。

    陈诺心中做了个大概的估算。

    按照实力的对比,自己现在的水准,差不多也就是站在掌控者境界的门外一步之遥,和这位郭老板其实差不太多。

    若是今晚换了自己和星空女皇对阵,此刻怕是差不多的局面。

    差临门一脚,终究是差了一步!

    不是掌控者,不是就是不是!

    更何况,老女人就算是在掌控者的行列里,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别说老郭不是掌控者,就算他真的踏进了那一步,也打不过鹿细细。

    星空女皇,常年排名黑暗世界强者行列前五——岂是说着玩的?

    不过……此刻陈诺却忍不住笑了。

    因为老郭无意之中,拿住了老女人的一个弱点。

    老郭身子泡在水里,鹿细细明明只要往前跑两步跳进水里就能抓住老郭,但是却始终驻足在岸边。

    因为,陈诺知道老女人的一个秘密。

    她有严重的恐水症!

    陈诺知道,老女人上辈子就怕水。

    她是绝对不肯下水的。

    她极其怕水,尤其恐惧那种跳进水里后,让水淹没自己的耳鼻的那种感觉。

    至于淹死,是肯定不会的。

    哪怕不会游泳,以掌控者的实力,在水里也能轻而易举的分开水来,或者让自己用别的办法取得氧气……

    但,依然还是怕的!

    ·

    这个世界千奇百怪,有人怕猫,有人怕狗。

    怕猫的人是打不过猫么?自然不是。

    那是一种源自内心伸出的心理上的恐惧。

    ·

    “你上来啊!”

    “你下来啊!“

    “你上来!”

    “你下来!”

    陈诺听两人这番没营养的互相叫嚣,听的抱着肚子在树冠里无声狂笑。

    老郭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咦?你这个女人,你怕不是不会游泳吧?”

    鹿细细有些心虚:“不,不会游泳怎么了!”

    “哈哈!那你就别想抓住我了!”

    老郭说着,一头就扎进了水里,然后飞快的游了出去。

    鹿细细原地用力跺了跺脚,左右看了看,忽然就看见身边不远处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飞快的跑过去,一掌落下,大树就齐根断裂!

    鹿细细双手抱住树干,用力一丢!

    树上的某人:卧槽?!!

    这棵有人腰身粗的大树,就被她当作标枪一样砸向了湖中的老郭。

    坐在树上的陈狗,心中一片MMP,只能用力抱住树冠,随着大树一起在半空呼啸而过,然后轰的一声砸进了水里!

    ·

    轰的一声,一棵树就这被砸进了水里。

    老郭原本一边游一边还叫嚣,眼看一棵大树当头落下。

    老郭只来得及骂了一句娘,顿时眼前一黑,就被树冠压到了水下去了。

    水里,陈诺抱着树冠,屏住呼吸,心中不停的骂着老女人,却不敢露出水面来,只能扭头松手,一个孟子朝着水深的地方扎了下去。

    陈阎罗的念力操控之下,水流被他轻易的分开,整个人在水中比鱼还灵活,速度极快,就扎到了湖底。

    然后小心翼翼的往侧面游,想着是绕开点距离,寻个别的地方上岸。

    可人在湖底,陈诺忽然心中一动!

    他发现在自己的前面大约十米的距离,湖底下仿佛有一块黑漆漆的岩石,似乎动了一下……

    卧槽?

    这特么的是个人!

    陈诺顿时不动了,赶紧俯下身子。

    ·

    老郭用力挣扎出树冠下,然后浮出水面来,大口喘气,对着岸上的星空女皇破口大骂起来。

    鹿细细听了几句,脸上露出怒气来,看了一眼水面上漂浮的那棵大树,忽然就咬牙腾空而起,一个起落,就落在了水中的树干上!

    老郭掉头就游!

    鹿细细哼了一声,单手一引,树冠上就有十多根树枝自动断裂,然后仿佛就变成了十多枚锐利的木剑,凌空激荡射向了老郭!

    老郭大骂一句,一掌拍在水上,激荡起一团水花来,含着劲气,终于将那十多枚树枝挡下。

    不少水花飞溅在了鹿细细的身上脸上,星空女皇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忐忑……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水中一个庞大的身影轰的一声破水而出!

    直接就从鹿细细脚下的树冠下冲出来!

    那树冠被直接一头撞断,鹿细细哎呀一声,身子就落在了水里!

    她双手拼命乱抓,一把抱住了剩下的半截树干,顿时整个人都慌了,死死的抱住,再也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那个庞大的身影,已经一掌打了过来!

    其实这一掌虽然快,但以星空女皇的实力,反手去挡的话,也绝对打不中她。

    但鹿细细此刻人在水中,整个心里就是一团慌乱,双手只是本能的死死抱住树干,哪里肯松手?

    眼看一掌打过来,鹿细细先是一呆,然后这个女人,居然就咬牙闭眼缩头缩脑的,扭过头去,挺起后背,居然就结结实实硬抗着挨了一下!

    一声闷响,鹿细细被打的整个人都贴在了树干上,后背上的衣服都裂了开来,一抬头,一口血雾就喷到了半空!

    那树干居然也被这一掌的力道,带的再次断裂!

    鹿细细落水,手脚并用拼命的划拉,终于抓住一块碎裂的树干来,身子勉强的漂浮在水面,口中鲜血流淌,只是死死抱着树干,却不敢再动弹了。

    那个庞大的身影已经一把将老郭从水里捞了起来。

    这人就站在另外断裂掉的半截树干上,看着水中的鹿细细,用粗壮的嗓门低吼道:“贱人!敢伤我老公!”

    说着,一把将老郭拉进怀里,闷雷般的嗓子低声道:“老公,老公,你没事吧?”

    老郭咳嗽了几声,吐了口血:“没事……”

    鹿细细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庞大的身影。

    这人,居然是个女人!

    身高目测最多一米六,但腰围却怕是有一米八!

    ……这哪里是个人,分明就是一座肉山!

    鹿细细气息虚弱,抱着树干吗,低声道:“你,你是谁?啊,你刚才打我这一掌,是雪域一门的功法!我认得出来!你……”

    鹿细细忽然想起了什么——呃?160公斤?

    “啊!……你是那个雪域门的五小姐?你为什么要打我啊!我是来帮你抓这个人回去给你当丈夫的啊!”

    “呸!他原本就是我丈夫!何必要你抓!!”对方大怒:“还有,我不是五妹!我是老四!四小姐!!”

    “……????”鹿细细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

    四小姐?

    ·

    “他们家六个姑娘!我喜欢的是老四!!可他们偏偏让我娶老五!!”

    ·

    脑子里想起了在面馆里的那句话。鹿细细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肉山一样的四小姐,然后又看了看这位四小姐怀里的郭某人。

    不是……

    你不是嫌弃那个五小姐太胖,体重160公斤,所以跑掉的嘛?

    这个四小姐看上去……就算没有一百六公斤,也有一百五十八公斤了啊!!

    ·

    “我丈夫不愿娶我五妹,只喜欢我!哼,
当初我就跟着他一起私奔了出来!听家里的人告诉我,说门主请了高手来抓我老公回去!就是你这个贱人!敢伤我老公,我打死你!”

    四小姐勃然大怒,探出手去抓鹿细细的头发,鹿细细人在水中,扭头躲闪,四小姐眼里闪过一丝狠色来,抬手又是一掌,这次却是打在了鹿细细的肩膀上。

    鹿细细再次吐血,眼神也开始涣散,口中低声道:“你们……你们……”

    “我们什么!你打我老公,我就算不杀你,废掉你的本事,也是可以的!”

    说着,四小姐忽然深吸了口气,伸出手指去,屈指朝着鹿细细的额头眉心弹去。

    这一弹,她的动作看似并不用力,甚至还有些动作轻柔的样子。

    鹿细细眼睛里却露出一丝惊疑,本能的感觉到对方这一指点了过来的时候,这个四小姐身上爆发出一团极为强大的精神力的波动!

    她勉力松开了左手,抬手就去抵挡,眼看四小姐的手指已经快到鹿细细的面前了。

    鹿细细扭头躲闪,同时手轻轻挡了一下,这一弹,就弹在了鹿细细的脑后……

    无声无息的一指,弹在鹿细细的脑后,鹿细细顿时就觉得仿佛一根尖锐的针刺进了自己的脑子深处,痛哼了一声,双手一松,整个人就滑进了水里。

    四小姐打手一捞,一把抓住了鹿细细的头发,就把她从水里拽了起来。

    再看鹿细细,双目紧闭,已经晕了过去。

    岸上。

    四小姐把老郭放下,先抱着老郭给他揉肩抹背。

    “老公啊,你怎么样啊!你没事吧?”

    老郭被四小姐那只巨掌拍在身后,邦邦作响,赶紧咳嗽几声,一把抓住四小姐的手:“别拍,别拍了!再拍几下我怕是要给你拍死了。”

    “老公,你疼不疼啊。”

    “废话,被打伤了哪有不疼的。”

    “呃,老公,我带了伤药,我这就给你。”

    “哎呀老公啊,我躲在水里,药都被泡坏了,哎呀呀,我可太蠢了……怎么办。”

    地上的鹿细细一动不动,但是眼皮轻轻的颤抖了几下。

    老郭心中叹了口气,低声道:“先把这个赏金猎人解决了。”

    “要不,杀了吧!”

    老郭哼了一声,略一思索,就低声道:“……也好!这女人本事很大,我都不是对手!也不知道家里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个高手。今天既然已经结仇了,那就杀了吧,免得以后麻烦。”

    四小姐点头,脸上露出杀气,就举步朝着鹿细细走过去。

    刚走了一步……

    嗤!

    一道劲风扑面!

    四小姐脸色一变,抬起手来要挡,却听见老郭低声喝道:“挡不得!闪!”

    四小姐赶紧侧头,就听见嗖的一声,一道劲风从耳畔划过,然后身后的一棵大树上波的一声炸开,多了个透明窟窿!

    老郭顿时色变,提气大声喝道:“什么人!哼!原来还有同伙!!”

    黑暗之中,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这声音中气十足,却仿佛是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

    “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两位,既然已经脱险,走了就是!何必再伤人性命呢!”

    四小姐冷笑:“装神弄鬼!你出来说话啊!”

    话音刚落,就听见黑暗之中嗤嗤嗤几声,老郭只来得及叫了一声“趴下”,但是这次四小姐终究是反应慢了点,就感觉到自己的两个肩膀和两个双腿的膝盖部位,同时一疼!

    噗通一下,当场就跪在了地上!

    这一跪,虽然没受什么大伤,但却是狼狈之极。

    四小姐勃然大怒,正要开骂,就听见丈夫低声道:“别说话!是个高手!”

    老郭挣扎着站了起来,缓了缓气儿,对黑暗中道:“是什么人,哪一路的朋友?出来谈谈吧!”

    黑暗中一片寂静。

    “老公……”旁边四小姐却低声道:“我听说,这牛首山是佛门圣地,还是个什么什么宗的开宗的发源地……会不会是……”

    老郭一听,脸色也是惊疑不定。

    几十步外。

    陈诺一身湿漉漉的坐在个石头后面,手里用个大树叶卷成个话筒模样。

    听见了四小姐对老郭说的话,陈诺心中一动。

    深吸了口气,探出个脑袋,继续用树叶话筒,拿腔拿调的开口: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两位施主~多造杀孽无益啊!还是听老衲一句劝,就此罢手离去吧!”

    声音远远传了出去,陈诺还用了一点念力,将声波引开,听起来就仿佛四面八方同时在响一样!

    老郭犹豫了一下:“是牛首山的哪位高僧在这里?请留个名字吧!”

    陈小狗想了想,叹息道:“老衲方外之人,不问世事。今日不过在山中静修,被几位惊动。这位施主,还请速退吧。”

    老郭心中疑惑,但终究自己已经受伤,又吃不准黑暗中这个高僧的深浅,还是不想再招惹是非,就此吐了口气:“好!我就听这位高僧的一句劝!”

    说着一拉四小姐:“走!”

    ·

    陈诺眼看着老郭和四小姐在黑暗中离开。

    他没有立刻出来,而是在原地又等了十几分钟,确定两人真的走了没有回头,这才松了口气。

    老郭啊老郭,不是我骗你。实在是在你家店吃了那么多顿拉面,真不想再亲手揍你一顿把你打成猪头啊。

    嗯,吓唬走了,也好。

    ·

    陈诺走到了鹿细细身边,先蹲下去看了看。

    这位星空女皇已经晕的昏天黑地,完全没有一点意识了。

    陈阎罗皱眉,伸手探了一下呼吸。就觉得鹿细细呼吸急促而混乱,忽长忽短的。

    心中有些疑惑,释放出一丝念力去感知。

    顿时就觉得鹿细细的精神力混乱,就仿佛绞在一起的线团,而且仿佛被一股不知道什么力量,轰的四分五散的。

    只怕这种深度的昏迷,要很久很久才能醒来。

    而且鹿细细气息虚弱,明显伤的很重。

    “傻女人啊……那个四小姐若是在平地上,你吹口气就能弄死她……她打你,你怎么不挡啊……居然用自己的后背来硬扛,这不是傻是什么。”

    陈诺摇头,想了想,弯腰把鹿细细扛了起来,扛在肩膀上,然后从老郭两口子离开的相反的方向离去。

    `

    一个小时后。

    家中客厅。

    陈诺看着被自己扔在地上的星空女皇。

    呃……

    他忍不住抓了抓头发。

    今天这事儿,弄的有点大啊。

    害!

    毕竟上辈子和这个女人那么多恩怨纠缠的……

    伤这么重,总不能看着她死吧。

    先把今晚老蒋用的那个温养内伤的伤药拿了出来,倒水化了小半碗,给鹿细细喂了下去。

    然后……

    “呃,真不是我占你便宜啊!你在湖里泡了好久了,身上都湿透了啊!而且那个野外的湖水不知道多脏啊,肯定是不行的……”

    说着,陈诺拿出了一套自己的干净的长袖T恤来。

    先是心中默念了几遍……好吧,他其实也不知道要念什么。

    然后凝起神来,深处双手去,就去解鹿细细衣服的胸前扣子……

    几秒钟后……

    “咝!!!!”

    强压着心中的狂跳,伸手把面前这个雪白丰腴又温软的身子抱了起来,走到了洗手间里,打开淋雨的花洒,对着鹿细细就冲洗了起来。

    ·

    片刻后,把人用浴巾裹着抱了出来,然后再给她换上衣服。

    陈诺觉得自己的心中人神交战了三百回合!!

    用心压下心中的乱七八糟的念头,然后又找来了伤药……

    害,自己这不是糊涂了嘛。

    刚才给她穿衣服之前就该先上药的啊。

    呃……

    陈诺再次伸手去解鹿细细的扣子。

    然后……

    “嘶!!!”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

    十几分钟后,伤药换好了,衣服也重新穿上了。

    陈诺平复了一下心情。

    横着把女人抱了起来,走进房间里,放在了叶子的床上。

    害!

    这下倒好。

    家里两个房间,一个躺着浮生何必言,一个躺着星空女皇。

    检查了一下鹿细细换下的衣服,里面有手机……但是早就泡坏了。

    其他的,一个钱包,里面有些现金,不多。陈诺毫不客气的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先进自己的房间,检查了一下老蒋,一切安好。

    然后走进叶子的房间。

    看着床上的鹿细细。

    这个女人躺着,脑袋歪着,身子略微侧着。刚才放下的时候就是这个姿势。

    陈诺想了想,先用念力感知了一下对方。

    鹿细细的精神力还是一团乱麻,而且零零散散乱七八糟的。

    恢复的也很缓慢。

    按照这个速度的话,只怕她要睡上至少两三天,才能醒来了。

    哎,这个女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怕水了。

    堂堂的星空女皇,居然今晚差点就栽了,说出去,谁会相信呢?

    不过这个秘密,陈诺上辈子就知道了。

    上辈子,两人曾经一起在南极去做一件事情,然后遇上了。

    结果乘坐的破冰船出现了故障,差点冻死在冰海上。

    当时两人一起出去破冰,结果海面冰层断裂,两人一起掉进了海里。

    本来对阎罗大人和星空女皇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别说是掉进海里了,就算是在海里泡上几个小时都没问题的。

    可没想到,这个女人掉进水里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发疯一样的恐惧的乱划拉。

    结果还把陈诺也死死拽上了,整个人就像个大章鱼一样死死的抓住陈诺,差点没把陈诺也带着一起沉到深海里!

    就那次,陈诺挣扎之中,不小心摸了鹿细细的屁股几下。

    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女人从自己身上撕开,然后拽着她一路游上去。

    可这个女人居然恩将仇报啊!

    上岸后,想起了自己在水下摸她屁股的事情,居然一脚就把陈阎罗踹进冰川里去了!

    不可理喻!!

    想到这里……

    想起两人上辈子的那许许多多恩怨和纠缠……

    陈阎罗哼了一声。

    过分啊!摸了你屁股,你就踹我?

    老子可是救你命的啊。

    低头看躺在那儿的鹿细细,心中想起还有许许多多的恩怨。

    对了!还有那个什么又短又软的污蔑!!

    怒气涌起来了!

    上去就伸出爪子去,一下就搭在了女人挺翘丰满惊人的臀部曲线上……

    薄薄的短裤之下,那丰润又充满弹力的手感……

    陈诺手指缩了缩,狠狠的实实在在的抓了两把!

    “哼,我又摸了,你再踹我啊。”

    陈诺撇嘴。

    忽然之间,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床上的这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就这么忽闪忽闪的,看着陈诺。

    四目相交。

    “呃……嘶!!!!”

    刷!

    陈阎罗的冷汗当场就下来了!

    ·

    鹿细细在做梦。

    她也不知道梦里是什么情景。

    就感觉到一片黑暗。

    隐约中,仿佛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一直在说话。

    一直在喊。

    说的好像是什么……

    ……

    “老公啊,你怎么样啊!你没事吧?”

    “老公,你疼不疼啊。”

    “老公,我带了伤药,我这就给你。”

    “哎呀老公啊,我躲在水里,药都被泡坏了,哎呀呀,我可太蠢了……怎么办。”

    ……

    然后鹿细细就感觉到脑子里猛的一疼。

    那种撕裂的头疼,让她顿时就从昏迷之中醒来了!

    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男人的脸孔近在咫尺的看着自己。

    呃……让鹿细细顿时面红耳赤的是,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这个男人手,还摸在自己的屁股上,手指很有力,又捏又抓的……

    脑子里一片空白。

    头又疼,又昏昏沉沉的,一丝一毫的念头都没有。

    仿佛下意识的,就只记得那个梦境之中的声音。

    鹿细细开口,娇柔而有些嘶哑的嗓音,鬼使神差的,就低低的叫了这么一声:

    “……老公~?”

    “……啥???”

    ·

    【今天就这么多了,两章合一,字数和页数你们看了就知道。

    我要出门陪家人办年货去啦~明天见。

    还有,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