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90章 【你想不想打人啊!】

正文 第九十章 【你想不想打人啊!】

第九十章【你想不想打人啊!】

陈诺是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在广场上蹲在地上画圈圈。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她讲完电话后,委委屈屈的离开的。

陈阎罗松了口气。

其实他没跑。

声东击西的一个偷袭后,陈诺抓起了老蒋就躲在了附近……甚至都没跑远,就直接躲进了旁边的那个小二楼里。

然后收敛下了全身的气息,并且屏蔽了老蒋的气息。

之前跑出去的时候,已经发了短信给李颖婉“快走”了。

姜英子母子迅速离开后,陈诺现在并不担心星空女皇这个女人会去追杀姜英子。

以上辈子对鹿细细这个女人的了解程度嘛……

陈诺很清楚一点,这个女人一旦发现了“芳心纵火犯”,那么肯定会把追杀自己放在第一位的。

至于任务?她才不会在意呢。

而且……这是真的倒霉啊!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就跑来了金陵。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突发奇想的在金陵接了个任务——然后还就接到了刺杀姜英子的任务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用了五个马甲!

话说,今天接任务的时候,这个女人看见自己用【芳心纵火犯】也进入了聊天组的时候,肯定当时笑得嘴都歪掉了吧!

这不是老鼠掉进了猫窝子里了嘛!

偷偷看着这个女人上车离开,陈诺松了口气。

擦了擦额头得汗珠。

他听到了鹿细细打电话。

任务取消?

赶紧打开笔记本看了一眼……

果然,刺杀姜英子的那个任务里,五个马甲全部退出了聊天组!

原本的七人聊天组里,就剩下了自己的【芳心纵火犯】和【委托人】了。

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老蒋。陈诺叹了口气。

老头子可太惨了,这个口锅,可真不是我故意让你背的呀。

老蒋身上的伤不轻,陈诺收拾了一下东西,驾着老蒋重新走出了小旅馆,拦了辆车,回家!

路上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个疑问。

鹿细细这个女人,跑来华夏金陵城,干什么?

·

到家的时候,李颖婉已经发了十几条短信过来。

陈诺简单的回复了一条,稳住了长腿妹子,让她和姜英子今晚先别回酒店,换个地方住着,然后就把手机一扔,给老蒋找药。

老蒋伤的挺惨,但其实还好不算太重。

陈诺大体检查了一下后就确定了,肺腑之中有些受损,大概是强行提气硬扛星空女皇这种黄金大佬,导致的内伤。

还有就是一些皮肉上的硬伤和骨关节扭伤了。

家里有些常备的药物,不够的,又搜了搜老蒋随身带的一个包。

老蒋这种老派的江湖人出来行走,总是会带着些储备伤药的——果然找着了。

给老蒋用了药,一些伤处还裹上了纱布,然后又用一根筷子撬开了老蒋的牙关,把老蒋自己带的那些瓶瓶罐罐的药物里,挑了一瓶子陈诺能辨认出来的,确定是温养内伤的药,才用水化开了喂了些。

其他的那些瓶瓶罐罐,陈诺辨认不出来的,可不敢给他用!

万一是化尸粉呢!!

·

就这么忙了一个多小时。

老蒋一直没醒过来,中间倒是说了两句梦话。

老头子说的是。

“我特么……不是……芳心……纵火……你……认错……人……”

好吧,陈诺把老头子扶着躺好。

又拼着耗费念力,引导了一下老头子的内息,按照本门的内息运转路线,收拢了一下老蒋身子里几乎被打崩了的内息,然后陈诺才满头大汗的走出了房间。

在客厅沙发上一坐,开始静下心来思考。

一个黄金级的大佬……陈诺重生以来,并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这么快的遇到这么强的对手。

鹿细细那个女人的实力,绝对是已经达到了【掌控者级】了。

上辈子的历史,这个女人就是站在地下世界金字塔顶端的几个人之一!

而且从来都是公认站的最稳的一个。

按照时间线,章鱼怪的网站,会在两年后升级改版,然后推出了几个榜单。

其中最著名的是【地下世界战力榜】和【任务积分指数榜】。

后一个【积分榜】主要是用来计算章鱼怪的网站里,对常年使用网站进行接受委托的各路地下世界的妖魔鬼怪的完成任务的比率,成功率,信用度……进行了一套积分的计算。

用具体的数据化的体现,排出实力最强,完成任务的信用度最高,尤其是完成高难度任务最高,成绩最好的那批强者。

而前一个【战力榜】,没有具体数据——这个榜比较唯心:完全是按照强者的实力进行排名,至于这个强者的实力到底够不够强,那就只能根据以往的表现出的战力来衡量了。

在那个任务积分榜上,星空女皇几乎很少能排进前五十的!

这个女人脑子真的很奇怪,做事情常常乱七八糟的。所以在完成任务的成功率还有积分上,总是很落后。

但是,在那个【战力榜】上,这个女人,从来就没有跌出过前五!

哪怕是她有一段时间深居简出不怎么出现,也从来没有跌出过前五!

这是个啥意思呢?

你可以想象成:一个大家公认的功力很强文笔很好很厉害的大神,但是就特么的不好好写书,总是断更烂尾然后成绩一塌糊涂。

但提着它,大家都会觉得:这个B确实很强很能写,但就是特么的不好好写!

比如某个写【凡人智慧】的,比如某个写【万古长夜】的,比如某个…总喜欢拿年轻时候帅照来骗粉丝的死胖子。

·

让陈阎罗有些并不想承认的一条是:哪怕是上辈子,自己实力最巅峰的时候,他都没赢过鹿细细。

也不是真打不过,而是……

算了不提不提。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辈子以陈诺现在的水平,对上星空女皇。

就一个两字:

必跪!!

上辈子,到了后期的时候,星空女皇那个女人已经传说突破了掌控者的天花板,实力已经晋升到了传说中的领主级了!

虽然没人能证实,但不知道为啥大家就都这么传。

而且连巫师那个老阴比,有次在章鱼怪的网站里都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

时钟的指针到了晚上十点十五分的时候,陈诺起身又进屋看了看老蒋。

老蒋还没醒。

但气息已经顺了。

在陈诺的帮助调和内息下,老蒋多年练功的底子起到了作用,睡梦之中,内息自然运行,开始缓慢的一点点的恢复。

这种内功运转,叫【搬运大周天】,运转一次,没有12个时辰下不来,也就是二十四小时。

二十四小时内,老蒋醒不了。

陈诺决定,等时间快到之前,再出去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他一放,自己再悄悄走人。

哎……自己以后不能再坑老蒋了,老头也挺不容易的。

嗯……短期内不吭坑他了。

看了一眼时间,陈诺想起晚上晚饭还没吃完……一盆小龙虾就吃了小半个。

而且那玩意儿,它不抵饱啊。

于是穿上外套出门下楼。

嗯,这个点,【拉面郭】应该还没打烊呢。

·

不大的店面里,晚上十点多已经没生意了。

老郭已经挨个把凳子翻了上来摆在了桌面上,然后捡起放在门口的一把笤帚,正要扫地的时候,陈诺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店里来。

“老郭,一碗红烧拉面,大碗,加肉加蛋!”

陈诺走进店门,找了个座位坐下。

老板看了一眼陈诺:“……要关门了。”

陈诺笑眯眯的拿出一百块钱拍桌上:“再加个葱爆羊肉。”

老板走过去拿起了钱:“发工资了?吃的这么大方?”

陈诺摆摆手:“面拉细,少放香菜。”

老板走到后面厨房去操弄,一会儿功夫里面就听见了扯拉面,然后不时在案子上啪啪的声音。

陈诺从桌上小碗里抓起两瓣子蒜,先在手里搓了搓,然后剥开,再用力一吹,吹去了蒜皮……

一边剥蒜,其实脑子里还在想着事情。

忽然!

陈诺手里的动作停住了!

依然低着头,没抬起来。但是捏着一瓣蒜的手却顿住了!

手指微微的有些用力,指甲都掐进蒜瓣里了!

·

夜晚的大街边上,面馆招牌前昏黄的灯光,站着一个人。

鹿·女皇·细细,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哒的走进了店铺里,然后仿佛很随意一般,就坐在了门口第一张桌子前。

柔软的带着卷儿的头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了个头绳扎了起来,不正不歪很随意的一个马尾。

那很容易就能勾起男人心火的身段儿,很随意的裹了件外套。

就这么坐在了距离陈诺不到两米的位置上。

那双眸子,在店里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陈阎罗身上!

陈诺没动。

连心跳的节奏都没变化。

手指在方才的略一僵硬后,很快的就继续自如的剥蒜,刚才指甲掐进了蒜瓣里的动作,也仿佛自然而然的继续——继续掐了进去,然后把蒜瓣掐去了一个头。

少年似乎很自然的扭头对里屋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嗓子

“老板,你碗里的蒜要换了啊!都放多久了,有的都干瘪了啊!”

没有像老蒋那样的炸毛。

陈诺自然而然的剥蒜,然后抬起头来,主动的看了鹿细细一眼。

少年的脸上露出了那种仿佛很自然的惊讶……然后就是一丝腼腆。

低头。

然后又抬头。

仿佛忍不住一样,又偷偷瞧了瞧鹿细细。

然后就是有些手足无措。

少年又坐直了身子,扭了扭屁股。

再借机看鹿细细。

一切,就仿佛是一个意外偶遇到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美女的普通少年。

惊艳,想看,不好意思看,又偷看。

鹿细细的目光瞧着少年。

陈诺咳嗽了一声,低下头去。

“喂。”

“啊?”

鹿细细看着少年有些无措的表情,仿佛笑了一下:“我是不是很好看呀?”

“……呃,嗯。”少年脸红。

鹿细细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你也挺好看的。”

“……呃,嗯。”少年羞涩一笑,越发脸红。

鹿细细:“这家的面好吃嘛?”

“还行,就是老板小气了点,肉很少。”

“好可爱的小子啊~”鹿细细眯眼笑了笑:“吃完了面,赶紧回家哦。”

“啊?嗷。”

陈诺努力表演着一个羞涩老实的美少年。

这时候,老板出来了。

一手捧着面碗放在了陈诺面前。

“葱没了,葱爆羊肉做不了,你吃完了面就回去吧。”

老板说完,又去柜台把零钱找了,放在了陈诺的面前。

陈诺拿起来,一把塞进口袋里。

老郭也没走开,就坐在了陈诺的旁边,拿起遥控器,啪的一下打开了电视机,随便挑了个台,然后摸出一盒“蓝州”,发了陈诺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

夜晚的面馆里,三个人,就这么气氛诡异的坐着。

陈诺低头吃面,一筷子一筷子的挑着,即没有故意吃的很快,也没有吃的很慢。

老郭抽着烟,看着电视,默默无语。

鹿细细坐在门口的座位上,仿佛很无聊的样子,从筷桶里抽出两根来摆弄着玩儿。

老郭一根烟抽完了,横了陈诺一眼。

“怎么今天吃这么慢?”

陈诺抬起头来不满道:“催什么催啊,狼吞虎咽对消化不好,不懂吗?”

老郭审视了一眼少年,轻轻叹了口气:“快吃吧,吃完了我要打烊。”

终于……

鹿细细轻轻叹了口气。

“老板啊,你就不问问我要吃什么吗?”

老板扭头看了鹿细细一眼,摇头:“你不是来吃面的,我问个甚?”

鹿细细似乎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我付钱也不行吗?可是……我看你的客人,好像吃的很香呢!”

说着,一指陈诺。

陈诺抬起头来,脸上做出那种很自然的有很茫然的表情。

老板转过身来,盯着鹿细细看了一眼,轻轻道:“就不能等会儿再说么?让我的客人吃完了走了再说?不能等等?”

“我赶飞机啊。”鹿细细叹了口气:“时间不早了呢。”

“……好!”老板说着,忽然扭过身,伸手就往陈诺的脖子后面摸了过去……

陈阎罗没动!更没躲闪!

任凭老郭的手摸在了自己的后脖子上,然后努力翻了个白眼,陈阎罗一声不吭的,脑袋往桌上一倒。

砰!

仿佛就失去了知觉。

鹿细细笑了。

“你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做事很有意思呢。”

老板盯着这个女人。

鹿细细轻轻叹气:“好几年前,我就听说过你呢。”

“你听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不不不,可有意思了!”

鹿细细的眼睛里放着光……嗯,吃瓜群众的那种八卦之火!

“当时都说,雪域一门出了个天赋特别好的家伙,是入赘的身份,但是天赋就是好,把雪域一门自个儿家的那些年轻的男丁都比了下去。

还听说,老门主把压箱底的本事都传给了这个人。

你们雪域门三年一次大比,那个入赘的女婿,打服了所有人,然后成了那一代的门子。我听说,那人姓郭。”

“行了别说了!是我!你说的那人就是我!”老板用夹着烟的手轻轻一摆。

“可你后来为什么跑了呢?”鹿细细的眼睛里满是八卦之火:“你们那一支,几个流派的大比,本来你的老丈人是把你培养成给门内出去争脸面的扛旗人,可是你居然在大比之前跑掉了呀。

不仅跑掉了,你还打伤了门里七八个同门。

你们雪域一门,因为你跑了,还打伤了自家好几个人。

结果实力大损,那次大比输的一塌糊涂,连矿脉都输出去了好几条。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人家把你收进门,还把女儿嫁给你,还传了你一身的本事啊。

哎呀呀呀。

这个做法就有点过分了呀。

要不是听说你做的这么恶劣,我也不能接这个委托来把你抓回去呢。”

老板听到这里,脸色已经变了好几变了。

终于啪的一下一拍桌子。

一脸悲愤!

“你懂个屁啊!!”老郭满脸委屈:“他们逼我结婚啊!!”

“可是……你本来就是个入赘的啊。”

“那也没说让我娶那个女人啊!!”老郭很憋屈:“他们家六个姑娘!我喜欢的是老四!!可他们偏偏让我娶老五!!”

“啊?”鹿细细瞪大了眼睛,呆呆问道:“那个五姑娘,有啥不能娶的吗?”

“你懂个屁!!五姑娘那是能娶的吗!!你知道她啥样子嘛?

就他们指派给我的那个让我娶的媳妇,体重一百六!!”

鹿细细有些茫然:“一百六……也还好吧……”

“公斤!!!”

老郭一脸悲愤:“老子天赋异禀,从小拜进雪域门里!天赋同辈无敌!别人学十年才能小成的本事,UU看书www.uukanshu.com我一年半就能精通!

入门不到三年,带我的师傅就不是我的对手!

门主看我天赋好,就把我收进了内门去!

十年时间,我给雪域门创下了多大的名头,在外夺取了多少好处!!

入赘入赘,你当我愿意嘛?

老子行走江湖,同辈无敌!

别说同辈了!那些年我遇到的对手,不管是老的少的,国内的国外的,没一个配做我对手的!

去西伯利亚跟老毛子抢东西,我一个人挑翻他们一队人!

有个外号叫什么‘爆裂战车’的团队,牛逼不?那几年风生水起的,眼看都要评A级了!

老子一个人杀进他们的营地去,把他们老大的骨头捏断了七八根!

用他妈你的脑子想想!

我当年都走到了那个位置了!

鲜衣怒马快意恩仇,前途一片大好!

这个时候,有人上来抓着你的脖子,让你去娶一个你从小到大连见都没见过几面的一个女人。

还他妈是一个160公斤的。

胳膊比我腰都粗!饭量顶我十个!

长的跟特么泰森和鲁智深生出来是的!!

你他妈肯不肯啊!

你他妈跑不跑啊!

你他妈想不想打人啊!!”

老郭眼睛都红了,悲愤!

·

卧槽!

陈诺趴在哪儿,要不是修为了得,此刻就要笑喷出来了!

·

【五千字,写的慢了点~求月票,明天继续~】

·

跳舞

还在找"稳住别浪"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