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86章 【上辈子的恩怨】

第八十六章【上辈子的恩怨】

磊哥也难啊。

本来靠着眼睛亮会来事,外加一颗大光头的辨识度强行一路突起,本可以成为陈阎罗身边的一员金牌捧哏。

没成想来了个张林生,靠着不要脸的抱了两次诺爷,然后连消带打的差点就要奔着女主去了。

把个磊哥挤的最近好久都没露脸。

害!组CP这种事儿,我光头磊也成啊!CP名字想一个先!

这不,诺爷半夜打电话,说要办个人。

还得照着四千块的KPI打。

把个磊哥愁的。

后来几个电话下来,找了身边几个打架经验最丰富的人动手。

揍那个顾康之前还顺手认了个妹子。

好悬这个顾康没医保!

好悬!

要是有医保能报销的话,报销的部分不算KPI,那这四千块的医药费能给顾康直接打到半身不遂!

最后打完,看着顾康一大早一个人一瘸一拐跑去医院。

一打听,连CT加门诊加医药费加石膏板什么的……四千零六块,高高的。

派了一个手下在医院盯着,磊哥忙活了一天一夜了,终究是有些累,回家睡觉去了。

·

张林生下午跑去了一趟金陵城的丹凤街手机市场。里面转了两圈,挑中了一个二手的诺基亚。摊主开价四百,咬牙还到三百五。

这手机估计是偷来的,没发票没包装。按键有些不灵光,但勉强还能用。

插上一张手机卡,张林生心情有些激动。

毕竟人生第一台手机,虽然是个二手的,机身拐角的地方还磨掉了色,但张林生捂在手里却宝贝的不行。

一个月偷偷摸摸的打工,晚上谎称学校补课,跑去超市仓库里上货,有时候第二天一早还要起来去跟老蒋学拳。

其实挺辛苦的。

那点工资的钞票,换成了手里的这个小盒子,张林生第一时间,就拨通了自己最最熟悉的那个号码。

电话铃声响了有七八下,张林生倒是一点都不着急。

过了会儿,通了。

“……喂……谁啊?”有气无力加一副没睡醒的声音。

曲晓玲显然还没睡醒——她上的那个班工作性质,基本等于昼伏夜出,每天晚上下班回去都后半夜了,洗洗弄弄什么的有时候又磨蹭点时间,一般都是天亮才睡。

此刻下午三点多,这个女人还没起床呢。

张林生有些紧张,看了一眼时间,小心翼翼道:“是我。呃,那个,你还没睡醒吧,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曲晓玲腾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端着手机,满是热情的笑道:“浩南哥啊,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啊?欸?这是个手机号打来的啊……这是你的手机号嘛?”

“嗯,啊,是啊,这是我的手机号。”

一个多月了,张林生终于底气十足的说出了这句很早就想说的话:“那个,你把我号码存一下吧,以后有事就打这个电话找我。”

曲晓玲开开心心的“欸”了一声,然后又道:“浩南哥啊,一会儿你有事嘛?”

“呃,倒是没什么事情。”

“那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我今晚休息。”

“啊?吃饭啊。”张林生有些激动,又有些心虚:“你今晚不上班了?”

“这两天肚子疼,笨蛋,不能喝酒,所以就休息了。”曲晓玲在电话里笑道。

张林生“哦”了一声:“好啊,那晚上你想吃什么。”

“火锅吧。”

好吧,挂了电话后,其实少年心里是有一丁点失落的。

嗯,你们懂的。

把手机揣进怀里,走去路边取自行车,中途还被人撞了一下,但想着晚上约会的浩南哥也没在意。

可来到路边掏车钥匙的时候,一摸口袋。

坏了!

手机没了!

张林生当场汗就下来了,心中勃然大怒!

丢了?口袋太浅,从口袋里滑出去了?不能够!

对了,刚才有人撞了自己一下!

张林生立刻扭头朝着来处跑,跑了几步,就看见刚才撞自己的一个小子正低头往拐角走,身边还有两个同伙汇合在了一起。

张林生脑子里热血上头,就觉得满腔怒火。

自己这一个月辛辛苦苦熬夜打工,就为了这个手机!就为了曲晓玲能不会因为自己没手机看不起自己!这一个月自己甚至为了掩饰,还故意和曲晓玲少了些来往,就怕那个女人找自己要号码……

好不容易等到解脱的一天!

你们特么的居然偷老子!!!

少年这一火起来,顿时就压不下去,噌噌的上了头。

几个大步猛追过去,一下就冲到了那人的身后,一把就去扯那个人的胳膊。

“还我手机!!!!”

啪!

这一扯,用力大了,那人在前面原本手插在裤兜里,一下膀子被扯了出来,这么一带,就看见他手里带出一个手机来,直接就抛到了半空。

“我的诺基亚!”

张林生顾不上这人了,直接就冲了过去,一把接住了。那硬邦邦的长方形的手感,让张林生心中顿时有了踏实。

“小子你找死是吧!”

后面带着骂声,拳风已到。

张林生本能的侧开了一步,脚下步伐看似不急不缓,却仿佛圆转自如,这一拳,擦着浩南哥的肩膀就过去了。

张林生此刻心思没在这上面,还念着手里的手机——就反而是这么失神的状态下,不知道怎们的,身体自然而然,就按照这些日子以来,日日夜夜的那种呼吸节奏,还有每天的功架子的那行云流水的肌肉记忆。

身体做出了一个正常的反应!

侧身,吸气,一贴,微吐,一靠,一吸,肩膀膀微微一扛,长吐。

呼吸节奏跟着动作来。

就听见……砰!!

这条并不宽阔的街道边,就看见一条人影直挺挺的飞了起来——仿佛中了一个上勾拳,整个人的双脚起了距离地面足足有二三十公分高,然后重重的跌在地上!

摔在了路边停靠的自行车上,顿时哗啦啦倒下了一大片。

“……”

张林生也回过神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场面。

这是……

我打的?

剩下两个也傻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略一犹豫,还是露出凶狠之色来,上前左右围攻张林生。

其中一个,手指间还亮出了刀片!

张林生其实是有点紧张的。

打架归打架,但其实他没经历过动刀的场面。

顿时连连躲闪,但是一个不留神,嗤的一下,衣服就被刀片划开了条口子。

卧槽!

我上个月才买的佐丹奴!

张林生顿时大怒,心疼之下,身体再次做出了自然的动作。

沉肩,迈步,前跨。

让开对方的手臂,然后贴上去,用肩膀顶住对方的肩膀,腾出的右手,握拳,一拳就砸在了那人的腹部!

砰!

一个人影往后跌出去,落地后,余势未了,又是连续了两个后滚翻,才最后撞在了路边的房子墙壁上。

张林生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拳头。

我……力气这么大了?

啊,好疼!

仔细一看,自己的手臂上,被刀片划出了一条口子,刚才激动中没察觉到,现在再看,已经鲜血流淌。

张林生眼看最后那个人打了个呼哨,街角又转出了好几个人来。

少年不敢多留,转身跑去自己自行车那儿,推了车翻上去,蹬起来就跑!

一口气骑出了两条街,身后没有人追了,张林生才停下了车在路边,咧嘴捂了捂受伤的手背。

妈的,现在的小偷真是猖狂。

不过……刚才,真是我打的?

两个人呢,两个成年人,被我一下一个,都打飞了?

我……我这是忽然变厉害了?

难道……是老蒋教的拳,真的是很厉害的武功?

带着一脑门子遐想,张林生骑车离开。

·

老蒋教的拳当然是不假的,但毕竟只是入门的功架子。而且学的内息也只是吐纳调整气息的入门法子。更何况,真正打人的法子,老蒋根本没教。

浩南哥忽然这么生猛,自然是陈阎罗的那次手笔了。

即便是入门的吐息功夫,一个晚上陈诺强行用念力引导着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周身,给张林生强行形成了记忆,等于这些日子来,张林生每天白天晚上,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身体稍微剧烈运动一点,身体的记忆就会自然而然的按照吐纳的节奏来运转。

此外。

张林生从一个生锈机械舞,一下变成了筋络畅通的天赋强人。

那是因为陈诺那晚,用念力引导气息,把浩南哥的筋络筋脉,全给他冲开了!

用句武侠小说里的老话来形容。

任督二脉打通了!

然后?

然后就特么飞龙在天了呀!

·

陈诺在登录章鱼怪的网站。

用【千斤顶】的那个账户。

暗杀姜英子的任务时间,三十天快到了。

陈诺其实并没有闲着,最近他也尝试了两次,用这个号发私信给委托人。

试图钓鱼套出委托人的情况。

他甚至也准备好了一些计策。

但意外出现了。

很多天来,这个委托人,根本就不回复!

一条都没有回复。

就仿佛这人从来都不上号一样。

难道是识破我了?

饶是陈小狗诡计多端,但对方不接招也是有力气无处使啊。

不会真的被识破了吧?

也罢。

陈诺干脆不去想了。

既然如此,那就过两天,再来一次!

委托方找了人再来刺杀姜英子……

自己再次创收?想一想还挺开心?

嗯,这次还可以再雇老蒋当个靶子虚晃一枪嘛。

大不了,这次不坑他就是了。

又看了一眼任务的状态,还是未完成中。

嗯……

如果是被对方察觉的话,

对方应该是要取消任务,然后重新做新的委托啊。

难道是察觉了,但是故意拖着我?

不像。

·

金陵城的一家顶级的酒店。

顶层的豪华套房里。

座位市中心最高的几栋建筑之一,顶层的豪华套房以拥有无敌视野而闻名。

远处的长江江畔,市区内的玄武湖,尽收眼底。

加上夜晚,居高临下看着城中的车河……仿佛就有一种整个城市被踩在脚下的感觉。

一个苗条的身影站在窗前,仿佛呆呆的看着窗外好久。

身上裹着一件睡袍,一张原本很漂亮的鹅蛋脸,却被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遮住了小半。

睡袍下丰腴而夸张的弧线起伏,仿佛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

终于……

房间里摆在桌上的一支电话响了。

女人走过去抓起来,原本脸上还带着三分迷迷糊糊,仿佛还没有从刚才的出神中清醒过来。

“乖徒儿啊。”

电话一接通,女人就笑眯眯的撅起了嘴来:“为师不在家里,你有没有偷吃我放在冰箱里的冰激凌啊?小朋友不可以吃太多甜的,你正在换牙的嘛。”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传来了清脆的声音:“老师,你可能记错了,你出门之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已经把冰箱里所有的零食都吃光了——还有家里所有的酒。”

“啊?有嘛?”

“是的!如果不是我阻拦者你,你最后差点把我们吃饭的筷子啃掉了。”

“……”女人愣了愣,然后哈哈一笑,摆手:“我们不要纠缠这种无聊的话题了,你有什么最新的消息要告诉我的?”

“那边已经答应了我的报价。”电话里,声音带着一丝骄傲:“这次我可是把他们的家底都敲诈出来了。”

“所以……我们可以大赚一笔了?”

“老师,前提是你要好好完成这个委托,别再出意外状况了。”

女人仿佛根本就忽略掉了这句话,藏在黑框眼镜后的眸子里,陡然就放出了老财迷一样的光芒:“

很多很多钱呀!!可以买很多酒了!”

女人一脸幸福的样子,用力抱着电话,哈哈大笑,笑得有些傻:“小奶糖啊,这次赚到了钱,我带你去拉斯维加斯好好玩几天吧!我们可以去赌钱呢,还可以看到很多很多好看的妹子跳钢管舞!”

“……(* ̄︿ ̄)

老师,对一个9岁未成年的小孩子说这种奇怪的话,真的合适嘛!”

“嗯?”女人愣了一下,才笑道:“哈哈哈哈,很多时候我总是会忽略你的年纪嘛。”

“以后请不要再说那种话了!老师!我读过的心理学的书告诉我,我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在建立三观中!你是我的老师,却总是跟我说一些很奇怪的话,会影响我人格的正常成长的!我可不想我长大以后变成像您一样的性格!”

女人,也就是星空女皇,支支吾吾了几声后,笑道:“小奶糖不要这么说嘛,我自己就是九岁的时候已经偷偷的喝酒了呀……咦?话说上次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偷偷在你的生日蛋糕里掺了一点点朗姆酒,你不是吃的很开心的嘛?”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余鼐棠的声音陡然爆发了,奶凶奶凶的!

“鹿细细!!!!!!!!!“

星空女皇赶紧把话筒拉远了一点。

但里面还是传来了小女孩咆哮的声音。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如果以后再敢这样做,我就不当你的徒弟了!我宁愿去找巫师那个家伙去给他当徒弟!!!我告诉你,巫师那个家伙承诺说如果我愿意喊他一声老师的话,就把他的那个修士会里所有的藏书都送给我的!”

星空女皇有些气势虚弱:“那个……可是你是我最聪明的弟子呀。”

“再聪明我也才九岁!!你偷偷给我喝酒会影响我的智力发育的!!鹿细细你这个疯婆子!!”

啪!

电话被粗暴的挂断了!

星空女皇目瞪口呆的看着手里的电话,喃喃道:“这是,发脾气了?哎呀呀,有些难办了,小奶糖生气了,该用什么来哄好呢?要不去把哈利波特还没出版的文稿偷来给送给她看?”

这时候,电话再次响了。

星空女皇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眉开眼笑接通:“小奶糖,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生我气的,你是我最聪明的徒弟呀。”

“……ε=(o`ω′)ノ我是就太生气了,只挂你一次电话不够,打过来再挂你一次!”

砰!

再次挂断。

星空女皇拿着电话:(ㄒoㄒ)~~

“哎,有点发愁啊。”星空女皇瘫在床上,干脆四仰八叉躺着,丝毫不顾忌宽大的睡袍已经敞开了不少春光泄露。

“赶紧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回家吧。

希望金陵的这个小家伙不要让我失望啊……如这个新徒弟够聪明的话……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把小奶糖干脆卖给巫师那个家伙呢?

他的修士会里的那些藏书,我也想要的呀……

呃,可是又舍不得呀。

小奶糖多可爱啊,抱起来香喷喷的,舍不得呀……”

·

星空女皇。

真名不详。年纪不详。能力不详。

实力等级,掌控者。

全世界游走在地下世界的人,都没有不知道这个名字的。

这个女人最出名的并不是她的那一系列辉煌惊人的战绩。也并不是她曾经一个人的单挑过一整个A级组织——而且还不只一次。

而是……

“这个老女人特么的脑子有问题!”

——按照上辈子的时间线,几年后,赫赫有名的陈阎罗会在章鱼怪的网站上公开实名DISS过星空女皇。(没人知道两人的恩怨是如何产生,以及阎罗大人为什么会公开DISS女皇)

然后,对于同级别的顶尖大佬陈阎罗的实名DISS。

当时星空女皇做的回应很惊人: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渣男,又小又硬不起来还好意思说我!”

卧!!

槽!!

上辈子的那个时候,陈阎罗看到网站上这个女人居然留下这么一句公开回复后,整个人都傻了!!

这特么的什么骚操作!!!

妈惹法克的这个疯女人!

这是极限一换一,自爆也要把自己一波带走啊!!

这特么是同归于尽嘛??

老子很大的好不好!

老子很强的好不好!!

这个女人为了毁我就胡说八道啊!!

全地下世界的人不要信这个疯子的鬼话啊!!

我特么根本就没有跟这个女人滚过床单啊!!!!

她是在胡编乱造来黑我啊啊!!!!

然而……

没用。

当一个顶尖大佬,还是女性,用一种暧昧的语气公开爆料这种事情的时候……

那么她爆料的内容就已经天然会得到“顶尖大佬”实力的信用加成!

哪怕是造谣,大家也是信的!

于是……在上辈子,直到陈阎罗最后挂掉重生去……

地下世界,都一直流传着【阎罗大人是星空女皇的前男友,而且又小又软】的传说……

所以,这是陈诺提起这个女人就有无数怨念的原因之一。

·

【今天仍然,两更,一万字!明天见~】

·

·

稳住别浪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