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85章 【带劲】

    第八十五章【带劲】

    陈诺一大早起来的时候,妹妹也醒了,然后小丫头扁着嘴,鼓着包子脸,委委屈屈的问爸爸去哪儿了。

    呃……要不然我给她唱个小星星?

    好说歹说哄好了妹妹,无非就是一些老掉牙的理由:去外地工作出差啊什么的。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啊之类的。

    害。

    其实陈诺是真的手下留情了。

    顾康那种人渣,换他上辈子的脾气,直接埋了。

    但这次不行。

    顾康是小叶子的爸爸,叶子对这个父亲还是多少有些感情的。

    这个又和姚蔚山不同。

    姚蔚山只是孙可可在医学层面的父亲。

    从小没见过孙可可,没抱过孙可可,没抚养过孙可可,没教育过孙可可。

    除了贡献了个DNA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存在感。

    干掉姚蔚山,陈诺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哪怕是面对孙可可的时候,心里也并不会觉得别扭。

    可顾康,不好杀。

    ·

    陈小叶毕竟是小孩子,又很懂事。陈诺哄了会儿后,就乖乖不哭了,起床洗漱。

    为了让孩子分分心,陈诺决定带她出去吃早饭,顺便带着她一起去练拳。

    ·

    城墙根的小树林边上,陈诺拉着妹妹慢悠悠的晃着过来。

    陈小叶手里捧着个蒸饭包油条当早饭。

    这是金陵城的传统早饭,早晨的时候满大街的车站路口只要是卖早点的都不会缺了这口。

    一个圆的木桶,用棉布盖着,桶里是蒸透透的雪白的糯米饭。抓出来一把丢在木板子上压平了铺匀了,再用一根油条折了放在上面,还可以根据口味,洒上点调料。

    口重的可以撒点榨菜,酸豇豆。喜欢甜口的就直加上一勺白糖。

    然后用白纱布裹着一卷,就像拧毛巾那么拧上两把,就裹瓷实了。

    咬上一口,糯米饭的糯软和油条的香脆,牙齿从外层的软糯咬到里面的香脆,嚼起来是又香又扎实。

    陈小叶是典型的小孩子口味,喜欢甜的。手里捧着的蒸饭里包的就是半根油条加半勺白砂糖。

    小姑娘吃的腮帮子都鼓了,还在努力的啃着。

    陈诺牵着妹妹的小手,溜达到墙根的地方,就看见老蒋在那儿指点张林生摆功架子。

    老蒋其实老远就看到了陈诺过来了,但根本没搭理,眼角都不带瞟他的。

    这个劣徒,当初拜师最起劲。结果练拳后就最会偷懒。昨天早上干脆就没来。

    咋的,自己不过来赶紧摆正点态度,还要我这个当师傅的主动跟你打招呼呢?

    陈诺看着老蒋绷着脸在那儿指点浩南哥,就知道老蒋不高兴了。

    张林生偷偷对陈诺挤了挤眼睛,冲着老蒋努努嘴。

    陈诺一笑,直接拍了拍妹妹的肩膀。

    陈小叶立刻甜甜一笑,脆生生喊了一嗓子:“蒋伯伯~”

    哎哟呵!

    老蒋绷不住了,掉过头来,一张老脸上笑得见牙不见眼,眯着眼睛就这么瞧着陈小叶一溜小跑过来,还蹲下来主动抱了抱孩子,生怕撞疼了小叶子。

    陈小叶努力提起手里的塑料袋:“蒋伯伯,我和我哥给你带了早饭,蒸饭包油条,可好吃了!”

    老蒋这个半辈子无儿无女的老孤头,这下可是心中一朵花都绽开了。接过陈小叶手里的东西打开,也不管是甜的是咸的,一口咬下去,还没嚼上两口,就赶紧摸着孩子的脑袋:“好吃好吃,叶子带的东西特别好吃!”

    哼,这陈小狗家里,也就是叶子这么个丫头是好人!

    老蒋撇了陈诺一眼——真没眼看他。

    “扎马步去!”

    陈诺笑嘻嘻的走到张林生的身边,松松垮垮的扎了个马步。

    老蒋一看就来气,捡起棍子上去就要往陈诺腿上敲,又瞧见陈小叶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

    “蒋伯伯……你要打我哥哥嘛?”

    “不打不打!”老蒋赶紧就把个自己盘了七八年的檀木棍给扔城墙埂子上去了,一点都不带心疼的!

    扭头笑眯眯的对陈小叶道:“看见没,蒋伯伯不打人的!小叶子别害怕哈。”

    算了算了!

    老蒋心中叹了口气,这陈小狗不想练武,就随他胡闹吧。

    只要他隔三岔五的把小叶子带来让自己瞧瞧就成了。

    啥武功不武功的。

    要让小五十岁了还无儿无女的老蒋,用他一身的武艺换个小叶子这样的亲闺女,这老头只怕眼皮都不带眨的!当场就能换了!

    张林生的一套功架子已经打的似模似样了。原本硬邦邦的身子板,打起来行云流水,居然还隐隐的带出几分刚柔并济的味道。

    尤其是打拳的时候,气息绵长,悠而不绝。居然十足就是老蒋传授的那套呼吸的功法。

    一趟拳打完,浩南哥气息稳定,只是额头略起了一点汗而已。

    老蒋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些天练下来,老蒋都觉得自己可能看走眼了。这个张林生,是个可塑之才啊。

    悟性差了点,但是身体条件是真的好。

    身子骨,筋络筋脉,都是上上的材料嘛。

    嗯……就是人笨了点。

    张林生其实也觉得自己最近变化有点大。

    打拳的感觉越来越舒展,自己每次打完一套拳,配合着呼吸的功法。一趟打完后,就觉得身子骨从内到外的那么舒坦,就好像全身汗毛孔都绽开在呼吸。

    就一个词:通透!

    而且这些日子,感觉身体也仿佛越来越好。上下好几层楼一口气,气都不怎么喘。

    前两天体育课测了个1500米,张林生全程健步如飞,跑完了之后,游刃有余,仿佛身子里还有使不完的力气。呼吸也不像别的同学那样喘的跟大狼狗是的。

    他越来越觉得,这老蒋教的拳,可能还真的是有点门道。

    有了陈小叶在,老蒋压根没有心思监督两个徒弟练功了。

    看了会儿,老头就拉着陈小叶出去溜达了。

    上午小树林外开始有人摆摊。

    老蒋笑眯眯的摸出几块钱来,给小叶子买了个花花绿绿的蝴蝶风筝,让丫头抓着然后一路疯跑。

    老蒋在后面撵着,一面还笑着喊:“慢点慢点,别摔着了。”

    没有老蒋监督,陈诺直接马步不扎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倒是张林生,仿佛练功练出味道了,居然很自觉的继续扎着马步。

    陈诺看着他点了点头:“很努力嘛,小子。”

    张林生翻了个白眼。

    过了会儿,浩南哥仿佛想起了什么,道:“昨天老蒋和我说了个事儿,本来要和你一起讲的,但你昨天没来啊。”

    “什么事儿?”

    “就是拜师入门的事。”

    陈诺看着张林生,等他继续说完。

    “老蒋说了,拜师是拜师,之前只是记名弟子,教我们点功架子没问题。但说我练的还行,愿意收我入门。所以这一入门,就要正式一点了。嗯,还得把名分给定了。”

    “明白了,就是要弄个拜师礼呗。是吃一顿,还是端茶那一套啊?”

    “老蒋说,吃饭就免了,说要拜拜祖师爷,上个香什么的。嗯,你说的端茶也提了。”

    陈诺点头:“那就拜呗。”

    张林生忽然有些兴奋,看着陈诺:“欸,你说,那以后咱俩就是师兄弟了吧!我是大师兄,你是我师弟?”

    陈诺笑了:“想什么好事儿呢。我是师兄,你是师弟。”

    “可我年纪比你大啊,我高三你高二。”张琳生摇头。

    “我比你入门早啊。而且还是我引你入门的。”

    “……”

    因为是周末,老少几个都不用去学校,倒是在小树林里练到了上午才回。

    老蒋照例带孩子们回家吃饭。

    宋巧云做了饭菜在家早等着了。普通的家常菜,一碗臭豆腐,一碗红烧排骨,一个西红柿蛋汤。

    眼看陈小叶来了,宋巧云立刻麻溜的给孩子加弄了个蒸鸡蛋来。

    这老两口眼馋陈小叶,已经喜欢到了毫不掩饰的地步了。

    吃饭的时候一碗蒸鸡蛋就只放在陈小叶的面前,
陈诺眼馋想吃口,勺子才伸出去就被宋巧云一筷子抽在手背上:“多大个人了,还跟妹妹抢吃的?”

    饭后宋巧云吃了药,然后一个人回屋待着去了。其实吃了药就基本能压住不会犯病……只是会有些头昏脑胀的。

    陈小叶也进屋跟着宋巧云一起睡午觉,宋阿姨还给小叶子讲故事哄睡——陈诺看着有些眼热。

    就这位宋阿姨的那扎实的曲艺本事,这就相当于给小叶子一个人开了个专场啊。

    这些日子小叶子跟宋阿姨在一起待的多,老听宋阿姨给她唱歌听。

    结果前两天在幼儿园里活动,老师让小朋友唱儿歌,陈小叶同学开口就是一段“桃叶尖上尖,柳叶就遮瞒了天。”

    把个幼儿园老师都听傻了。

    还好宋阿姨是有分寸的,给孩子唱这曲《探清水河》,只唱了第一段。

    就唱到了“姑娘万字叫大莲”就打住了。后边的那些荤词儿,什么“奴好比貂蝉思吕布,又好比阎婆惜坐楼想张三”这种,自然是完全没教没唱的。

    ·

    一老一少回房间睡觉不提。

    老蒋让两个徒弟收拾好了桌子坐到跟前来,就把入门的事儿讲了一遍。

    陈诺是无可无不可的。他其实就是想让老蒋教浩南哥,目的达到了就行。拜进门的事情,其实陈阎罗是无所谓的。

    张林生倒是有点激动的——这个事情听着就有点像武侠里的样子啊。

    “行吧,现在也不是老时代了,这拜礼也不用太繁杂,咱们一切从简吧。”

    老蒋说完,引着两人到了家里另外一间里屋,来到了一个摆放了牌位的桌子跟前。

    拿起准备好的香,一人给了一束。

    上香,磕头。

    然后出来到了客厅,老蒋又指了指桌上的茶碗。

    陈诺和张林生轮流给老蒋端了茶,然后客客气气的改口喊了一声“师父”。

    张林生喊的明明白白,陈小狗喊的含含糊糊。

    老蒋也没在意。

    看着面前两个徒弟,老蒋心中也有些开心起来。

    自己这一门,到自己这里原本以为要断了传承的。

    没想到临老了,居然又收了俩。

    虽然依着妻子的意思,不能教真功夫,只能教些强身健体的皮毛。

    但……毕竟是收徒了啊。

    意义上就不同了。

    老蒋沉吟了两句,还想说两句谆谆教导的话,但自己当了半辈子老师,仿佛该说的话平日里都说完了。

    思索了一下,才看着两个徒弟:“以后要勤力一些,知道么。”

    “是,师父。”

    “好的嘞!”

    这尼玛一听就能听出来哪句话是谁说的!

    老蒋有些闹心,横了陈诺一眼,心想老子其实只想收张林生的。

    你这个小狗东西,要不是喜欢你家小叶子,早给你逐出师门了,你就是小叶子的一个搭头而已。

    “陈诺,你年纪最小,以后要尊敬师长,明白了么。”老蒋点了点头:“叫一声你师兄吧。”

    张林生扭头看陈诺:“……大师兄。”

    老蒋:“???”

    陈诺笑眯眯的样子:“好说好说,二师弟。”

    张林生:…………

    “陈诺,别闹,你年纪小,怎么让林生喊你师兄呢。”老蒋皱眉。

    “可我入门早啊。”陈诺笑道。

    “……你真要当师兄?”

    “当然啊。”“

    “行吧。”老蒋哼了一声:“你要讨个大,也随你。不过你进了我门,也不是大徒弟,你是老二。”

    “啥?”

    “我早年还没来金陵城的时候,在老家收过一个记名的弟子,算起他才是你们的大师兄。”

    陈诺愣了一下,反应极快,立刻对张林生道:“二师兄,以后我就是你三师弟了!”

    张林生:………………

    老蒋:“陈诺,你搞什么,你不是要当师兄么。”

    “不不,我忽然觉得我学艺不精,还是当个老幺好了。”

    “你入门早。”

    “可是张林生年纪比我大啊。”

    ·

    下午的时候,陈诺带陈小叶回家路上,接到了磊哥的电话。

    “事儿办好了?”

    “办好了。”磊哥在电话里说的很仔细:“按照你吩咐的,一分钱都不带少的!我还让人一路跟着医院去看了的,四千块,只多不少。账单都瞧过了。”

    “嗯。行。”

    陈诺挂了电话,看了一眼小叶子,没言语。

    ·

    四千块,一分不带少的。

    这是医药费。

    陈诺让磊哥办的要求:

    收拾顾康那个王八蛋,照着四千块医药费打!

    磊哥当时听了这个要求,还有些含糊。

    这特么……打人还有先制定医药费KPI的?

    诺爷到底是年轻人,玩的是新鲜啊!

    跟着诺爷混,就是长见识啊!

    ·

    周日的时候学校没啥人。

    门房的秦大爷原本抱着膀子端了把椅子坐在门口晒太阳的。

    忽然就瞧见一辆高档轿车开了过来。

    这汽车什么牌子,老秦也不认识,就看见汽车到了校门口,从副驾驶上跳下来一个人:刘打工人。

    “老秦,快开门!车里是公司的赵总!”

    刘大工人挥手。

    老秦赶紧过来把学校的大铁门打开了。然后看着汽车缓缓驶进校园里。

    倒也没开远,就停在了校门口里边。

    车停下,UU看书 www.uukanshu.com那个赵总先从车后排下来,然后一溜小跑,就跑到了另外一侧车门,很绅士的拉开门,还抬起一只手挡在车顶。

    老秦远远的,就看见车里钻出个女人来。

    老秦年纪有些大了眼神不太好,就没太看清长相。

    就觉得那个赵总,一路点头哈腰的陪着。

    而那个女人的背影……

    俩字:带劲!

    ·

    【久违的邦邦邦!求票,推荐票月票都行,有啥来啥吧。】

    ·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