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84章 【王老虎借酒收人,光头磊深夜认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十四章【王老虎借酒收人,光头磊深夜认亲】

    陈阎罗在笑。

    笑的很和气的样子。

    “顾叔叔,你看啊,我给你算算。

    你刚从监狱里出来,总要有些接风宴什么的。你是混社会的人,这些应酬少不了。虽然吃饭喝酒有人请客,但你香烟总要散出去两条的吧。

    喝个大酒什么的,唱个K啥的,也是料想中一定有的。

    若是唱K的时候看中个妹子,带出去酒店。

    顾叔叔你是社会人,得有个脸面,总不能连开房的钱都让朋友给你出了吧。

    这么一算的话,三千,你花不了多久的。”

    顾康有点犯傻了。

    这小子……说的这些话倒是上路。

    但特么他这个人,是个什么路数?

    陈诺丢下顾康转身就进了里屋,不多会儿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叠钞票。

    顾康顿时眼睛一亮,盯着陈诺手里厚厚的一叠红彤彤的钞票。

    陈诺仿佛笑了笑,点了三千块钱来,放在了顾康面前。

    顾康眼神变了变,一把收起来,折好就放进了上衣口袋。

    但那双眼睛还盯着陈诺的手里。

    少年的手里,还剩下不少!

    “你……倒是挺有钱啊。”顾康舔了舔嘴唇。

    “三千是肯定不够的。”陈诺又点了一千出来,放在了桌上。

    “……”顾康看了陈诺一眼,笑道:“好,你倒是上路!这钱,就当你之前上我弟弟家闹事,还打了我弟弟的赔偿了。”

    说完,伸出爪子就要去拿钱。

    陈诺却一把按住了他的手背。

    顾康皱眉:“什么意思?”

    “你办件事情,这多出来的一千,你就拿走。”

    “什么事?”

    陈诺看了一眼时间。

    “今天星期五,一会儿小叶子放学了。”陈诺叹了口气:“你陪我去接她,然后陪她一起吃顿晚饭——以一个当爹的身份。”

    顾康不说话了。

    “你好好做完这件事情,这一千块,你拿走。”

    吃顿饭?

    顾康看着陈诺:“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陈诺点头:“陪孩子吃顿饭,这是你一个当爹的,欠她的。”

    “成。”顾康点头,陈诺立刻松开了手,顾康一把就把钱拿走,折好也塞进口袋。

    “说好了,晚饭的钱你出啊。”

    顾康哼了一声。

    陈诺仔细盯着这个男人看了一眼,心中叹了口气。

    ·

    陈小叶已经上中班了。

    周末的时候,幼儿园放学,门口拥挤了很多的家长。

    陈小叶所在的班级,在两个老师的带领下,孩子们排着队走到了外面来。

    陈小叶排第一个。

    小姑娘心中雀跃着,眼睛巴巴的在门口拥挤的人群里寻找着。她心中反复盘算一个念头:待会一定要让哥哥瞧见,自己今天列队站在了队伍的第一名。

    这可是光荣的【小排头】呢。

    每次放学,老师会让这一周表现最好的小朋友排队站在第一个,这可是荣誉。

    小孩子心中转着这些幼稚的念头,然后忽然就看见了人群中,那个穿着蓝白色相间运动外套的身影。

    “哥!!”

    丫头脆生生的叫了一嗓子。

    陈诺走了过去,弯腰抱住了妹妹,和老师打了个招呼,然后拉着陈小叶的手走到路边。

    “叶子,你看看,那是谁来了?”陈诺声音很温柔,然后朝着路边一指。

    路边的消防栓旁,顾康站在那儿,手里夹着根香烟,一脸的不耐烦,不停的看看左右。

    陈诺指过去的时候,顾康才把手里的烟头猛吸了两口,扔掉踩灭走了过来。

    陈小叶傻了!

    小姑娘站在那儿,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仿佛无比的熟悉,而此刻又有些陌生。

    顾康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叶子啊……”

    陈小叶足足愣了有五秒中。

    小姑娘的眼睛里迅速充满了泪水,然后嘴角一抽一抽的,只是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陈诺轻轻摸了摸妹妹的脑袋,低声道:“不认识了么?”

    陈小叶忽然深吸了口气!

    小孩子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尖叫了一声。

    “爸爸!!!!!”

    一声喊完,当场就哇的一下,大哭了起来。

    小丫头忽然就一头扎进了顾康的怀里,小小的身子,脑袋只能到顾康的腰间,双手死死的抱住了父亲的大腿,放声痛哭!

    丫头哭的极是伤心,仿佛把前些日子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恐惧,所有的思念,一股脑全部发泄了出来!

    小丫头这一哭,就停不下来了。

    顾康压着不耐烦蹲下来,扯开小丫头:“好了好了啊,别哭,不要哭啊!叶子!别哭!”

    陈诺站在一旁,冷冷道:“能不哭么?你这个当爹的不在身边。孩子在你弟弟家,受了多少委屈,你可知道?”

    顾康脸上有些不自然。

    陈诺叹了口气,蹲下去轻轻拍了拍陈小叶。

    “爸爸!!!

    叔叔打我……5555

    婶婶不让我吃饭……55555

    我尿床了,婶婶把我关在厕所里。

    还用冷水泼我……555

    爸爸!

    爸爸!!

    爸爸你到哪里去了呀!!

    爸爸!!妈妈呢!!

    妈妈呢!!我要妈妈!!

    你们为什么不来找我呀!!”

    说到后面,小丫头泣不成声,双手死死拉住顾康的衣角。

    顾康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身上的衣服被小丫头蹭上了鼻涕和眼泪,按着性子,把陈小叶抱了起来,低声道:“别哭了!别哭了啊!”

    陈诺在旁边看着小叶子,低声道:“叶子不哭了,你爸爸和哥哥一起,带你去吃饭,好不好?我们一起陪着你去吃好吃的。”

    ·

    晚饭去了麦当劳。

    买了陈小叶最喜欢的儿童餐,还有麦乐鸡,加了一大杯果汁。

    陈小叶在路上的时候终于渐渐不哭了,但她明显特别在意顾康,一路上就死死划拉着顾康的衣服不撒手。

    小孩子其实懂得不多,但就是本能的抓住父亲的衣服不放。

    仿佛……生怕自己的这个爸爸,忽然又消失了。

    顾康其实有些心不在焉的。

    陈小叶一直絮絮叨叨的,小孩子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仿佛要把自己这几个月来所有的事情,看到的,听到的,遭遇到的,自己认为有趣的,全部一股脑儿说给自己的爸爸听。

    顾康其实早就走神了,但是陈小叶却一直在说。

    陈诺在旁边,拿着纸巾给小叶子擦了擦嘴巴,然后给她喝果汁。

    ·

    其实,陈诺平日对这个妹妹也是极好的。小叶子对陈诺也是很有感情的。

    但……血浓于水,爸爸终究是爸爸。

    父母的缺位,是无论陈诺如何补,也补不了的一个缺口。

    陈小叶五岁了,四岁之前都是跟父母在一起。

    在她的记忆里,父亲抱过自己,亲过自己,对自己笑过,听自己唱儿歌,给自己讲故事……

    哪怕顾康再怎么不是人……但是之前的那个家庭,在最初的时候,还是有过幸福的时光的。

    否则的话……欧秀华也不会嫁给他,也不会给他生孩子。

    毕竟最初的时候,也肯定有过一段美好的。

    陈小叶生下来的时候,顾康也曾经一度像全天下所有的父亲那样视若珍宝。

    陈小叶很小的时候,顾康也曾经抱过女儿,也曾经拉着女儿蹒跚走路,也曾经看着女儿牙牙学语。

    也曾经把女儿亲亲抱抱举高高。

    也曾经把女儿扛在肩膀上让孩子骑着自己的脖子欢笑……

    这一切,或多或少,其实也都有过。

    虽然后来,这人沾染了上了赌,人性渐渐磨灭掉了……

    顾康变得越来越不是人。

    但陈小叶,但孩子,却是记得父亲的!

    她是记得那个,高高大大,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仿佛比天还高的男人。

    她是记得,那个在自己摔跤的时候把自己拉起来男人。在自己生病的时候,温柔的摸着自己额头的男人。

    她是记得,那个每次晚上害怕的时候,都会信誓旦旦,说会保护自己,赶跑大灰狼,打走大老虎的男人。

    记忆里,那个男人,叫……爸爸!

    ·

    顾康当然不是个好父亲。现在不是。

    曾经其实也未必算得上。

    但是那些美好的片段,却也是有过的。

    大部分父亲,不管好的坏的,都是有过的。

    所以在孩子的心中,爸爸,永远都是爸爸。

    是个自己又爱,又仰慕,又畏惧他威严,同时又期待他保护的男人。

    ·

    对于陈小叶来说,之前在顾家受到的那些虐待的时候。

    小孩子在恐惧,在害怕,在难受之余……‘

    其实她小小的脑袋里,最最弄不明白的问题就是:

    为什么自己受这些欺负的时候,爸爸妈妈不在?

    为什么那些人打自己的时候。

    那个说过会帮自己赶走大灰狼的爸爸,他不来保护自己?

    ·

    陈诺看着陈小叶,前所有未的兴高采烈的样子,前所未有的精神头。

    他心中是有些感慨的。

    哪怕是被自己从顾家救出来后,陈小叶在陈诺面前,最开始的时候,都是展现出了一种非常让人心疼的“乖巧”和“懂事”。

    可是呢?

    四五岁的孩子,哪有这么乖巧懂事的?

    那种懂事和乖巧哪来的?

    被虐待出来的!

    被呵斥,被体罚,被怒骂,被用棍子抽大腿,被饿饭……

    这么强行的塑造出来的所谓乖巧懂事!

    那种乖巧,其实,真正表达的孩子的意思是:

    我乖乖听话,求求你别打我。

    ·

    直到跟着陈诺过了有一个月后,陈小叶身上的那种乖巧,才渐渐的淡化掉了。

    孩子开始敢于和陈诺撒娇,敢于展现出了一些孩子的天性,甚至偶尔还会小小的,小小的调皮一点点。

    孩子才真的心中接受了陈诺,接受了一个事实:这个哥真的不会打自己,不会欺负自己。

    这个哥哥,是自己的保护者。

    但有一条!

    哪怕到了如今,陈小叶在陈诺面前,却从来没有过一次,敢发脾气!也从来不敢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

    可是……四五岁的孩子,哪里有不皮,不乱发脾气的?

    陈小叶,依然不敢。

    这就是,她心中的那一丝阴影。

    因为,小孩子虽然还不太懂。

    但是她心中本能的有一个简单的差别:哥哥,不是爸爸妈妈。

    ·

    陈小叶的精力终于发泄完毕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陈诺已经带着她和顾康回到了家中。陈小叶歪在沙发上睡着了,但是手却依然死死抓着顾康的衣服。

    顾康的脸色越来越不自然,越来越不自在。

    他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墙壁上的挂钟。

    陈小叶终于睡着了后,陈诺过去,轻轻把小孩子的手掌松开,然后把妹妹抱起来,走进房间里放到床上,又拉过一条毯子给她盖上。

    转身出来的时候,发现顾康已经站了起来。

    “行了吧?你要我做的我做完了,我可要走了啊!”顾康心中有些烦躁。

    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种烦躁的成分:有一部分是被孩子那些无穷无尽的幼稚的孩子气的话弄得不耐烦。

    而更多的,是交杂着愧疚,逃避,焦虑。

    顾康只想快快的离开这里!

    仿佛离开这里后,自己就可以不用面对这些了,也可以不用面对自己内心深处,还残留的那一丝愧疚,和难堪。

    这一丝难堪,让他忍不住想发火。

    ·

    “你要走了?”

    陈诺静静的看着顾康。

    “事情我做完了,当然要走了。”顾康皱眉道。

    “里面躺着的,是你的女儿,你的亲女儿。”

    陈诺叹了口气:“你在里面,欧秀华在里面。而孩子在外面吃了很多苦很多委屈……你不应该好好的对她,照顾她,补偿她么?”

    顾康忽然就火了,怒道:“小子!你他妈的在教我做人嘛??你多大年纪,毛都没长齐,你他妈的懂个屁!”

    陈诺摇头:“如果你不是叶子的父亲,我都不会和你这么说话。”

    顿了顿。

    陈诺深深吸了口气,仿佛也在压制着心中的情绪,沉声道:“顾康,我就和你说一遍,最后一遍。”

    他指着里面房间的方向:“你若是还有一点心,你可以留下来,好好陪陪你女儿。哪怕陪她过个周末。

    今晚我可以睡沙发,你睡我的房间。

    让小丫头身边有个父亲,

陪她开开心心的过个周末也好。”

    “过什么周末!老子有多少事情要忙你知道么?

    妈的,今晚我还有一个重要的朋友找我有事呢!

    行了!你别 BB了,小子!

    老子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你不是给钱了么?

    叶子以后就跟着你了,你不是就想要这个嘛?

    老子拿钱了,这就走!

    以后各不相干!”

    陈诺看着顾康已经在拉门。

    他最后又问了一句。

    “那么……你以后,可以有时间的时候,来看看你女儿陪陪她嘛?她对你这个当爸爸的有多依恋,你今晚看到了。”

    顾康听了,冷笑一声,恶声恶气的低喝道:“装模做样的小崽子!”

    说完,他拉开门,直接走了。

    门是被甩上的。

    陈诺上前一步,用手按住了门,然后把门轻轻合上,生怕声音太大,吵醒了里屋的孩子。

    回到客厅里,陈诺走到阳台点了根烟。

    吸了两口。

    嗯。

    顾康,我给你过你机会了,也给过你路走了。

    我,对得起妹妹了。

    ·

    讲真。

    若是顾康找上门来的时候,能展现出一个真心关心女儿的父亲的样子,哪怕能展现出想好好补偿女儿,照顾女儿的态度。

    陈诺都会愿意,让小叶子回去跟着她的父亲生活。

    毕竟,人家是父女。是亲生父女。是真正的家人。

    哪怕自己不舍。

    从道义上,也该这么做的。前提是,假设顾康是一个洗心革面的好父亲!

    可下午顾康上门来是为了勒索点钱。

    陈诺就失望了。

    但他还是给了顾康一丝机会。

    他安排了顾康去接陈小叶,安排了父女两见面,吃一顿饭。

    如果这一次见面,顾康能表现出迷途知返,能够在看到女儿后,唤醒内心的良知……

    陈诺也愿意给这个男人一个机会。

    不是他心软。

    也不是阎罗大人妇人之仁。

    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妹妹。

    陈诺是真心疼爱小叶子的,真心把她当妹妹,真心希望她好!

    他愿意绕点弯子,只要有一丝可能,他也想给妹妹补上“父爱”这个缺失。

    但很遗憾。

    顾康,没有抓住这个机会。

    陈诺抽完了一支烟,拿起了电话。

    “磊哥?”

    “这么晚了,啥事儿,您说!”

    陈诺看着窗外的夜色,淡淡道:“你帮我办件事儿,有点急,今晚就办!”

    ·

    顾康走出了陈诺家。

    走到了路边的时候,这个男人用力深呼吸了几下,然后才终于驱散了心中的烦躁。

    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急匆匆的打了个出租车。

    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一家KTV的的大门口。

    顾康付钱下车,走进KTV大门,对点头哈腰的迎宾报了个房间号。然后就跟着指引一路走进去。

    前面的迎宾妹子穿着旗袍,开叉到了大腿根,一路走着,顾康的眼珠子就忍不住的往那儿瞟。

    脑子里,那个哭哭啼啼的小丫头的,就此被抛到了脑后了。

    到了一个包间的门口,迎宾打开房门,顾康脸上立刻堆出了笑容来走了进去。

    “勇哥!我来了啊!”

    走进门的顾康,满是讨好的喊了这么一句。

    包间里已经坐满了人,三五个男人,但是小姐倒是坐了七八个。

    沙发最当中,一个脸色凶悍的男人,左拥右抱,一个人占了两个小姐,大大咧咧坐在那儿不动。

    而包间里其他的几个男人,也都只是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顾康就收回了目光。

    只有其中一个站了起来,迎了过来拍了拍顾康的肩膀:“你他妈也太慢了,跟你说了十点!”

    “打不到车啊。”顾康陪着笑:“勇哥,对不住啊。”

    眼神往在座的,尤其是中间的那个左拥右抱的男人瞟:“那个,勇哥,您给介绍介绍。”

    “来!”勇哥一歪头,走到了沙发正中央前面,笑嘻嘻道:“老大,我一个朋友,我带来见见您。”

    “嗯。”

    勇哥拉过顾康:“顾康,来见见我大哥!我王哥!外号王老虎!满金陵城你打听去!你上哪儿,报我王哥的名,都是这个!”

    说着,一挑大拇指。

    顾康赶紧点头哈腰,然后掏出香烟来。

    王老虎看了一眼顾康手里十块钱一包的红金陵……

    他仿佛笑了笑,挡住了对方递过来的烟,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包中华扔了过去,语气仿佛很随意:“抽这个吧。”

    顾康有些尴尬。

    勇哥拉了一下他:“来来来,喝酒!你敬我老大一杯!”

    说着,勇哥也对这个王老虎陪笑道:“大哥,这是我在里面蹲着的时候认识的朋友,跟我一个号子的。

    人还挺机灵的,懂眼色,会来事儿,我今天带来给你见见。”

    顾康已经拿了个杯子满满倒了一杯,端着,陪着笑:“王哥,我敬您一个。”

    王老虎点点头:“行吧,你是小勇的朋友,我给你这个面子。”

    说着,端起自己的杯子。

    顾康立刻凑过酒杯,和王老虎碰了一下。

    碰杯的时候,顾康的酒杯口,刻意压着低了一寸,杯口几乎就是贴着王老虎的杯底,轻轻磕了一下。

    王老虎笑了笑,点头,浅浅的喝了一口。

    顾康见状,赶紧一仰脖,把自己的这杯直接闷了。

    “小勇,你朋友还行。坐下一起喝吧!那个谁,给他叫个妹子!”

    顾康坐在了沙发的最边上的位置,然后又一路端着杯子,和房间里每个男人都打了招呼碰了一下,一个个敬酒。

    倒是挺会来事。

    最后小勇和顾康坐在了一起,低声道:“兄弟,我对你可真不错了啊!我王哥可真的是个人物!遮风堂李堂主知道么?我王哥是李堂主手下的一号大将!”

    “知道知道!我一定好好表现!勇哥,我谢谢你!”

    一号大将未必是真的。

    但顾康明白,勇哥这么说,那么这个王老虎,肯定至少也是李堂主面前身边的人。

    两人聊着,经理进来,带来了几个妹子。顾康眯着眼扫了一遍,挑了个最顺眼的坐下。

    一阵香风扑面,顾康顺手就搂了过去,笑嘻嘻道:“妹子,怎么称呼啊?”

    “人家叫珊珊。”

    “哟,多大年纪啊?”

    “讨厌死了,一上来就问人家年纪……大哥,我敬你一杯啊。”

    ……

    那个哭哭啼啼的小丫头的形象,早就在脑子里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了。

    ·

    一顿酒就喝到了夜里一点才散场。

    散场的时候,勇哥对顾康使了个眼色,又用力踢了一脚。

    顾康忍着肉疼,看着进来拿着账单的经理:“这儿这儿!给我给我!”

    拿过来先看了一眼。

    一千二。

    心中有些滴血。

    好在不是什么真正的高档的地方,否则的话,只怕价格还要翻几倍。

    顾康出了血,咬牙数钱付了。

    这个时候,王老虎才站了起来,走过来拍了一下顾康的肩膀,点了点头。

    然后扭头对那个小勇道:“他不错,明天你带他去公司见我。”

    “好好好!”

    说完,王老虎直接走了,身边几个跟班也嘻嘻哈哈的跟着离开。

    同去的,还有几个妹子。

    那个勇哥临走前对顾康丢了一句:“行了,明天下午我给你打电话!你电话别关啊!”

    ·

    送走了王老虎等人,顾康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了。

    心中其实骂了几句。

    回头看着今晚那个陪自己的叫珊珊的妹子:“去换衣服去。”

    晚上坐在一起的时候,已经谈好价格了其实。

    ·

    出了KTV,就近找了个便宜的酒店,花了98块钱开了个最普通的标间。

    顾康搂着珊珊坐电梯上了楼,进了房间里,嘴巴就往上凑。

    珊珊推开他:“先洗澡啊!”

    顾康嘿嘿笑着,进了洗手间里,快速的脱了衣服打开淋浴房的喷头……

    心中带着火,这个澡就洗的飞快,前后不到十分钟就好了。

    也没穿衣服,就把一条大浴巾往腰间一围,正拿梳子梳头。

    其实还有点肉疼今晚的花费。

    不过转念一想……

    陈诺那个小子好像还有点钱。

    嗯,过些日子找个由头再上门一趟!

    孩子的抚养权在自己手里!他想要留着小叶子,就得乖乖给钱的!

    想着想着……

    就听见洗手间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他隐约听见珊珊过去开门,然后忽然就传来一声低呼。

    “哎……”

    砰!

    洗手间门被一脚踹开了!

    涌进来两三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仿佛提小鸡一样的掐着顾康的脖子就给他拽了出来到房间,直接扔在床上!

    顾康看着面前,三五个身材魁梧的小伙子,几乎把个小小的标间都塞满了,又看着不远处,房门被紧闭。

    心中就一个念头:

    卧槽,仙人跳?!

    ·

    几个小伙子分开,从后面走出来一个满脸横肉的大光头来!

    光头故意笑眯眯的,一脸狞笑,一根小拇指在自己的脑袋顶上轻轻的挠着。

    走到顾康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小子!就是你啊,睡我妹妹?带我妹妹来开房?”

    顾康心中咯噔一下:果然,仙人跳!

    刚想到这里,那个珊珊跳了起来:“不是,大哥!我不认识你啊,我……不是你妹妹啊。”

    “啥?”

    大光头扭过头去,打量这个珊珊。

    顾康也心中一动,多了一丝指望:不是?那……是认错人了?

    珊珊有些害怕,可还是哭丧着脸:“大哥你是不是找错房间了?我不是你妹妹啊。”

    光头认真的看着珊珊,眼珠转了转:“你叫丽丽对不对。”

    “啊?我叫珊……”

    没说完,啪!

    一个耳光直接把珊珊打坐下了!

    “你叫啥?说我听听。”光头看着她。

    珊珊福至心灵,赶紧道:“是是!您说的对!我叫丽丽!”

    光头点头:“那你是我妹妹不?”

    丽丽:“我不……”

    啪!

    又一个耳光!

    丽丽捂着脸,立刻点头:“哥,我就是你妹妹!!”

    光头笑了,掏出一百块钱来扔女孩身上:“妹妹,回去买点药膏抹脸上。”

    说完,UU看书 www.uukanshu.com光头笑眯眯的重新走到床边,看着顾康。

    “来,我们现在算算,你带我妹妹开房间的事儿,这个账怎么算啊。”

    顾康傻了呀!!

    这尼玛……

    这尼玛仙人跳,还带临场策反强拉演员的?!!

    我进去蹲了一年多,现在江湖规矩已经变成这样了嘛?!!

    ·

    【这章七千。今天两更又是一万。继续当日万的强者!

    求月票,推荐票!

    明天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