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8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起晚了】

    ·

    第八十三章【够花吗?】

    翌日。

    清晨的时候,老蒋穿着练功夫对襟褂子,踩着布鞋,先是给张林生打了一套拳。

    张林生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瞧着。

    老蒋一套拳打完后,吐了口气,看这个傻徒弟:“行了,别愣着了,现在开始纠正你的功架子,把昨天打的给我练一遍,动作还记得嘛?”

    张林生其实想说:不怎么记得。

    好吧,终究不敢这么说的。

    这个蒋老师在学校教语文课的时候还算是儒雅随和。

    但是教拳的时候,是真的会拿着根棍子打人的!

    真打呀!

    老蒋教了半辈子书,哪里看不出学生的脸色?心里就是一叹,脸上没展现出来,继续道:“来,先从第一式开始。”

    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小树林外。

    “陈诺那个狗……咳咳,那个小子今天怎么没来?”

    “我不知道啊蒋老师,我没有手机。”

    ·

    ZzzzzZZZzzzzZZZZZ

    陈阎罗躺在家中的床上,睡的口水横流。

    今天凌晨才回到家中的陈诺,觉得自己的精神力耗尽,到家后连衣服都没换,直接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就此睡着。

    睡梦中……

    好像忘记了什么?

    嗯,不管了,好困,继续睡……

    ·

    片刻之后……

    老蒋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林生!

    浩南哥凭借着记忆,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把功架子打了出来。

    这是一趟入门的拳法,动作比较简单,没什么繁杂的地方,但强调了几个基本的动作,下腰沉肩踢腿……

    张林生一套功架子打完,其实动作错了好些地方……

    但是老蒋看傻了呀!

    完全没有昨天那种生锈的机械舞的感觉!

    虽然还远远谈不上行云流水,但至少看着流畅了许多。那原本很多像是生锈的了关节和很多仿佛卡碟一样的动作,一下子就变得柔和了起来!

    看上去,虽然动作有几个错的离谱,是张林生临时凭借记忆瞎拼凑出来的。

    但是整体看来,已经有了三分模样了。

    老蒋感动了。

    这孩子……不会是昨晚回去练了一个通宵吧?

    笨点不要紧,棒槌也没事!

    有这个毅力和恒心,总能练出点名堂的吧!

    毕竟当了半辈子教师,老蒋忽然心中生出了一点感动来。

    当老师的最喜欢什么学生?就是这种心思简单又肯勤力下苦工的呀!

    老蒋脸上的笑容都亲切了三分,等张林生打完了拳,笑眯眯道:“来,有几个动作不太对,我给你调调。”

    ·

    快到中午的时候,陈诺醒了。

    翻身在床上坐了起来,脑子还有点懵。

    嗯,自己有好久没有这么放肆的昏睡一场了。精神力耗尽的滋味,也有很多很多年没有体会过了。

    好吧,也就是自己现在实力没有恢复到巅峰,否则的话也不至于给浩南哥走了几遍气息就累成这样啊。

    不过……沉睡的感觉还是真的挺舒服的。

    起身,刷牙洗脸。

    看了眼时间,反正上午已经旷课了。

    那也不必着急,干脆就不去了。

    嗯……要不……下午也不去了?

    洗漱完毕,陈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十八岁的少年,嘴唇上和下巴已经长出了一点柔软的胡须绒毛,很软,也不密。

    重生之后的这具身体,在一点一点的长大。

    正想着。

    门被拍响了。

    啪啪啪。啪啪啪……

    陈诺皱眉。

    来人拍门拍的很急促,甚至有点没什么礼貌。

    走过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中年人。

    头发很短,消瘦,眼睛有些浮肿。

    身上有酒气和烟味很浓重。

    个头不高,穿着一件看上去就很廉价的西装,眼神很放肆的看着嗔怒打量,然后越过陈诺看向房间里。

    “陈诺?”

    陈诺扬眉:“嗯?你谁啊?”

    “顾康。”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几年前我们见过一次。”

    顾康?

    陈诺略一思索,就想起了这个名字。

    顾家的啊!

    陈诺冷漠的笑了笑:“想起来了,顾康是吧?怎么,你出来了?”

    顾康看着面前的少年,显然对方对自己毫无一丝的敬意……浑然不像一个半大孩子面对成年人时候该有的那种拘谨。

    “我女儿顾小叶呢?”

    ·

    顾康,顾家人,也是陈诺的母亲欧秀华的后来改嫁的男人。

    也是拖累欧秀华,让她挪用公款给自己填平赌债,最后事发双双入狱的家伙。

    讽刺的是,欧秀华因为是挪用公款的实际行为人,反而判的比这个顾康还要更重一些。

    ·

    “怎么,不让我进去么?进去说吧。”顾康脸上有些痞痞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原来就是这么个人,还是在里面蹲了两年染上的。

    陈诺笑了笑,侧身让开了路。

    顾康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房间里,看了一眼家中的摆设,家具,电视,沙发,空调……

    似乎思索了一下,然后大咧咧的就坐在了沙发上,看着陈诺:“看来你日子过的不错啊,这电视机是新款的嘛,还有DVD机。哟,这空调柜机可不便宜吧。”

    顾康直接摸出一盒红金陵来,就这么自己点了,吸了两口。

    “真想不到啊……前几年还要你妈偷偷从我家里拿钱来,接济你和你奶奶。话说,我算是够可以的了吧。你妈妈每年都偷偷拿钱来给你,我明明知道,但也没拦着,算是很够意思了吧。”

    顾康说到这里,挑眉道:“怎么,一声顾叔叔也不会喊了?一杯水也不给我倒?”

    陈诺没搭理他的话,直接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

    “

什么时候出来的?”

    “……三天前。”

    陈诺故意嗅了嗅鼻子:“看来你这三天过的不错啊,这满身烟气酒气的。嗯,头发倒是不油,脸也挺干净,看来是洗过了……是不是一出来,就找了狐朋狗友花天酒地,然后大保健去了?醉生梦死了三天?”

    少年放肆的言辞,让顾康有些下不来台——因为陈诺完全说中了!

    顾康脸色有些难堪,瞪眼道:“陈诺!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呢!”

    “你知道不知道,你女儿小叶子,在你弟弟家里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你从里面出来,要是第一时间,跑去幼儿园门口等着,去见见你女儿,我都当你还算有点良心。

    你倒好啊,出来后先去花天酒地了三天。

    怎么,玩累了,跑来我这儿找小叶子?”

    陈诺说到这里,故意一拍脑袋:“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去过你弟弟家了对吧?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那个人渣弟弟,还有你那个老不死的妈,是不是告诉了你,小叶子给我带回来了?”

    顾康呆住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明明认识,却无比陌生的少年。

    其实以前见过。但以前见的时候,这个少年一直坑着头,闷声闷气的,似乎有些怯懦,有些内向,还不怎么敢说话。

    可此刻,这个家伙居然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说着这些讽刺的话?

    并不是那种少年人莽撞激动的怒气勃发。

    而是那种,游刃有余的,居高临下的那种满不在乎的嘲弄。

    顾康掩饰着心中的心虚,抽了几口烟,冷笑道:“看来是长大了啊小子,胆子也大了,这么跟我说话了啊?当年从你妈手里拿钱的时候,那个战战兢兢的样子,就没了是吧?”

    陈诺一挑眉。

    “我也不和你废话,我女儿呢?”

    陈诺细细的看着顾康:“你想干什么呢?”

    “干什么?我女儿啊,我当然要带走。”

    “带回哪儿去啊?顾家吗?你弟弟和你弟媳虐待你女儿,你知道么?”

    “什么虐待,你不要乱说话啊。小孩子不听话,教训几下怎么了?你小小年纪管着别人家事情干什么。”

    不听话,教训几下?

    陈诺笑了。

    “你从里面出来,你有能力照顾小叶子吗?还是你打算出去花天酒地,喝酒大保健的时候,把你女儿扔家里?或者继续交给你的人渣弟弟?还是交给你那个老不死的妈?”

    “嗨!小子,你嘴巴放干净点啊!”顾康火了。

    陈诺语气很平和:“行了,别废话了,直接说你想干嘛吧。”

    顾康瞪眼,眼珠子转了转:“小子,你在我弟弟家闹的事儿,我都听家里人说了!你甭跟我来这个!我弟弟是个上班的人,老子可不是!你跟我玩邪头那套,可没用。”

    陈诺不耐烦的摆手:“你就说吧,想干嘛,废话那么多。”

    “我是小叶的爹。”顾康笑了,他认为眼前这个少年应该是软了:“法律承认的,现在她妈还在里面,可我出来了!我就是孩子唯一的并且合法的监护人!

    这是法,法律你懂不懂?”

    “嗯,懂,你接着说。”陈诺笑了笑。

    “懂就好!我只要现在打个电话,派出所都得管这个事儿!我要把我女儿从你这里带走,谁都不能拦着!这就是法!”

    “行了别废话了,你说吧,想要干嘛。”

    顾康笑了。

    他觉得自己占了上风了。

    家里人还说这个小子又横又狠……一个小仔子而已么,还能翻了天去?

    真的狠人,顾康在里面蹲着的时候,可见过的!

    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了不起的。

    “三千。”

    顾康笑道:“三千,我这就走。小叶子继续在你这儿住着。我也不来接她了,不给你找麻烦……咱们一切啊,照旧!”

    哎……

    陈诺心中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为了这个。

    话说这顾家,真的一家子都不是人的东西。

    自己那个便宜母亲欧秀华,当初是眼睛瞎了么看上这种男人?

    陈诺点了点头:“三千是吧。”

    “三千。”顾康笑道:“我看你应该是不差钱吧?家里过的还挺好!这空调柜机可不便宜吧?怎么着?当初你奶奶活着的时候,日子过的紧紧巴巴的,还要你妈偷偷从我这里拿钱来接济你?

    怎们日子忽然就好起来?

    哦,你奶奶去世了,所以她的退休金和存款,你都给花了是吧?

    看你现在过的这样,不差钱吧。

    三千,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你应该拿的出来。”

    其实顾康来的路上,心里打算要的是一千。

    但进门口,发现少年家里的摆设都还挺好的。

    临时涨了价。

    陈诺点了点头,却忽然笑了一下。

    “顾叔叔,三千……够么?”

    “……哈?”

    ·

    【你们太牛了吧!百盟达成!昨天晚上上架第三天,一百名盟主成就达成。

    感恩不尽!

    今天我多写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