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80章 【卧槽?】



【上架后我决定把更新时间换一下。
以后每天还是两更。
下午两点左右一章,晚上九点左右一章。
请大家周知】
·
第八十章【卧槽?】
陈诺觉得自己可能无意中打开了一条赚钱之路。
本来有个计划是打算接下来用【千斤顶】这个账户玩钓鱼,勾出幕后委托人的。
但现在倒是有些犹豫了。
要不干脆直接等任务失败,然后幕后委托人再委托杀手来办事。
到时候再抢一把?
咦,是条路子啊。
或者玩的更浪一点。
自己直接开个帖子,悬赏任务来暗杀自己!
然后来一个抢一个,来两个抢一双!
要是能引来个黄金账号的大佬,抢一票就够十年了。
好吧,陈阎罗口嗨的。
其实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还没有恢复到巅峰期,真引来个黄金大佬,跪的一定是自己。
不说别人,比如星空女皇。别看陈阎罗在网站上跟人怼的硬气。
真要是本人站在陈诺面前,他保证掉头就跑!有多快跑多快!
姜英子的事情,钓鱼幕后委托人先不着急,晾几天。
反正三十天内,不会有新的委托,同时,时间拖的越久,着急的是对方。
且再熬几天。
·
五月四日,青年节。
一早的时候,陈诺先去了趟磊哥的车行,把妹妹陈小叶接了。
几天不见小叶子居然胖了一点,显然磊哥喂养的不错呀。
长假还没结束... ...

第80章卧槽 (第1/11页),。,磊哥店里搞了个打折促销活动,生意贼好。
光头磊满面油光的,指挥着店里的伙计把电动车搬出去。
最近他还跟厂家谈了个新的价格,供货量也提了上来。黑车的买卖越做越少了。
嗯,因为做电动车,回收的不是偷来的黑车。
是特么的电瓶!
带小叶子吃了顿生煎包,陈诺拉着妹妹悠哉游哉的回家。
半路上孙可可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已经从奶奶家回来了,让陈诺中午去家里吃饭。
陈诺想了想大过节的,不好意思空着手,就去超市里提了两瓶洋河酒。
结果上门就被老孙数落了一通。
“你打工不容易,都是逃着课赚来的钱。你来吃饭就吃饭,买这么贵的酒干什么?”
老孙把酒就放在了门口的鞋柜上:“一会走的时候带回去,去超市退了。”
陈诺根本不理他,直接就拿出一瓶来,三两下就把包装盒撕开了。
“哎!你这孩子……”老孙没来得及阻止。
陈诺晃了晃手里的酒瓶子:“拆开了,没得退。喝了吧老孙,咱俩分一瓶。”
老孙叹了口气:“你还是个学生,喝个什么酒!喝果汁!”
·
酒毕竟还是开了喝掉了。
老孙的脾气,哪里能敌得过陈诺这么狗的人?
开始的绝不喝,到陈诺劝老孙喝一口,然后到陈诺倒小半杯陪一口,再到两人连干三杯……
不知不觉,一瓶酒已经下去大半了。
老孙酒量一般,最后红着脸带着酒气:“下不为例啊!”
不过毕竟还是顾着点的,当陈诺在饭桌上嬉皮笑脸的摸香烟的时... ...

第80章卧槽 (第2/11页),。候,老孙狠狠的瞪了过去,制止了陈诺。
但酒还是拦不住的。
华国的传统,男孩子喝酒,其实长辈是不怎么反感的,尤其陈诺虽然才十八,但其实已经独立门户自己生活。
喝酒这个事情,老孙半推半就,捏着鼻子也就认了。
菜是杨晓艺做的,这位师母,怎么说呢。
人品么,陈诺是很看不起的。
但菜做的是真不错。
一个盘子青椒炒猪肝,一盘子红烧鳊鱼,一盘子花菜炒肉片。一锅冬瓜排骨汤,又炸了一盘花生米给两个男人下酒。
都是家常菜,孙家也基本不把陈诺当外人了。
老孙被陈诺不停的劝酒,劝着劝着酒喝多了,还有点上脸。
一旁的孙可可就细心的给小叶子夹菜,时不时的偷眼去瞧自己的爹妈,再偷眼去瞧陈诺。
姑娘家心中颇有几分羞涩,总觉得今天这顿饭,这个场面,有那么些微妙。
就像……
就像过节时候女婿上门拜见老丈人?
孙可可脸羞的通红,但是眼神儿却是看着陈诺,满是甜蜜。
老孙差不多有小半斤下去的时候,已经完全上头了,长叹了几口气,含糊不清的抓着陈诺的胳膊,低声到:“小子,你争点气啊,一定争点气啊……”
“嗯,老孙,我很努力的工作赚钱的。”
“害……学业我也不指望你了,你啊,心思不在那个。”老孙一摆手,滋溜又是一小口酒,吐着气:“但你一定得走正道!赚明白钱!明白么?不然,不然……”
老孙看了看自己的女儿,低声道:“不然以后……我怎么放心把可可交给你。”
“爸!”孙... ...

第80章卧槽 (第3/11页),。可可听见了这话,害羞的低呼了一声。
杨晓艺也皱眉:“老孙,你喝多了!”
“没有。”老孙苦笑:“拦不住啊……害,拦不住的。这个小子,鬼一样精灵的。咱家的女儿,性子又是个一根筋的,就这么被这小子勾着了,我能怎么办,怎么办啊……”
说着,老孙忽然一怕桌子,啪的一声,瞪眼看着小男女两人:“我告诉你们啊!毕业之前!不许谈恋爱!!!”
孙可可涨红了脸不好意思说话。
陈诺夹起一粒花生米丢进嘴里,笑眯眯道:“嗯,那毕业后呢?”
“毕业后……毕业后……”老孙摇头:“毕业后,可可上大学了,我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成!”陈诺端起酒杯,敬了老孙一个,正色道:“老孙,我答应你,可可毕业前,我们,发乎情,止乎礼!”
老孙愣愣的看着陈诺,端起杯子来喝完了,才摇头:“你看看,你们看看!这小子哪是个人啊!人精一个!”
杨晓艺脸色并不是那么好看:“老孙!你喝多了啊!话这么多!孩子年纪还小,扯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以后的事情现在说的清么?”
陈诺听出味道了,微笑看了一眼杨晓艺。
老孙是真的喝多了,根本不管不顾,直接指着自己的老婆就道:“你不懂,你是真的不懂,你还没看明白呢。”
他又盯着面前的酒杯,低声道:“我看明白了,我都看明白了啊。这个小子,有点意思的。
你看小叶子,被他见着了,发现受委屈。这孩子直接就把妹妹带回去了。他自己一个人过着还紧紧巴巴的,却见不得妹妹受委屈,就肯养着妹妹。
这叫什么?这就叫品性!
???... ...

第80章卧槽 (第4/11页),。我原来还担心着他,年轻气盛的,别出去街面上瞎混。
结果倒好,跑去磊老板那儿打工去了。
那个磊老板看着凶,其实不是坏人啊。
现在走的也是正道,做的正经的电动车经销商。
陈诺跟着他上班,挺好的,是条正道!
这么大个年纪,养着妹妹,自己打着工赚钱,路子没走歪了。
就不容易!”
说着,老孙把杯子再次端起来,人也直接站了起来。
陈诺眼看杯子其实空的,赶紧拿起酒瓶子给老孙满上。
老孙一口又闷了。
“我们老孙家,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家!只要孩子品性好,肯上进,我就不嫌弃!”
说完,老孙放下酒杯,兹溜一下,滑桌子地下去了……
得,老孙彻底喝翻了。
陈诺挠挠头,自己这个未来老丈人,酒量一般啊。
杨晓艺其实是有些不快的,但终究没有说什么,起身去搀扶自己丈夫。
陈诺上前帮忙,合力把老孙抬进了卧室里躺着。
陈小叶坐在那儿有些担心,轻轻拉了拉孙可可。
“可可姐姐……你爸爸为什么对我哥大声说话啊,他是不喜欢我哥嘛?”
孙可可羞红了脸,却捏了一下小叶子的脸蛋:“才不是呢,我爸那么说话,是喜欢你哥的。”
·
老孙既然躺下了,那这顿饭也就吃到头了。
陈诺也懒得留下看杨晓艺的脸色。显然这个女人对自己是很不满意的。
也难怪,望女成龙么。
老孙是好人,可是他老婆就未必是了。这女人现实的很,陈诺眼看不会考... ...

第80章卧槽 (第5/11页),。大学,也没心思继续学业。杨晓艺对女儿以后交这样的男朋友,必定是不怎么满意的。
不过……管她怎么想。
陈诺起身告辞,带着小叶子离开了老孙家后,下楼的时候路过三楼,想起老蒋也住这儿啊。
大过节的,过来看了班主任,那么语文老师也不好落下的。
于是下楼去超市转了转,不知道老蒋是不是抽烟喝酒,就买了盒茶叶——每次见面补课的时候,老蒋都是端着个搪瓷茶缸子的。
拉着小叶子重新上了三楼,来到老蒋家门口敲门。
啪啪啪。
门开,里面站着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
圆脸,五官相貌,看着就很喜庆。只是脸上有些雀斑,看着略有一点显老。
面皮不算白,而隐隐的有一点点病容。
这就是老蒋的老婆了。
陈诺早听说老蒋的老婆有常年的慢性病,这么看来倒是符合了传说。
其实每次来老蒋家补课的时候,他老婆都是在房间里待着,从来不出屋门,也从来不来客厅的,所以陈诺基本没见过眼前这位,只是偶尔去补课的时候,打过两个照面,话都没讲过一句。
“师母好,我是蒋老师的学生。”陈诺的姿态摆的很正:“这不是过节么,来拜见一下蒋老师。”
女人愣了下神儿,看了少年一眼,又瞧了瞧陈诺身边的小叶子,很和气的笑了笑:“记得记得,你平时常来家里补课的对吧,进来吧。”
引着兄妹俩进门,老蒋媳妇让两人坐下,又倒了水。
陈诺把茶叶送上,老蒋媳妇推脱了两下,又说了几句客气话。
老蒋家的格局和老孙家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家具的摆设更老... ...

第80章卧槽 (第6/11页),。派一些——显然老蒋家的经济条件比老孙要略差一点。


“你蒋老师去药店买药了。”
“呃,师母,是蒋老师还是您,身体不适了?”陈诺小心的问候着。
“害,别师母师母的,叫着太客气了。”女人很和善:“是你蒋老师,前几天搬东西的时候扭着腰了,去药店买几张膏药回来。”
顿了下,女人继续道:“真的,你别叫师母,我姓宋,叫宋巧云,你就叫我宋阿姨好了。”
陈诺从善如流,当下就改了口。
宋巧云性子很和善,相貌也喜庆——除了脸色黄了点。
尤其是她很喜欢小叶子,起身就去拿了糖来给小叶子吃。
陈诺眼睛四处转悠,看见厨房里炉子上炖着个砂锅,里面咕嘟咕嘟的煮着东西,隐隐的还传来药味。
“宋阿姨,您这是煮中药呢?”
“嗯,我身体不太好,平日都是要用中药调理的。”宋巧云笑道:“你们蒋老师平时晚上上课的时候不敢煮,怕药味冲着了你们,所以我就白天煮了喝的。”
陈诺心中一动……这两口子,人都还挺不坏的。
宋巧云看上去,仿佛就是那种最最典型的华夏式的和善的家庭妇女,随后又打开电视机:“你们看电视,喝茶喝茶,老蒋他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药店不远,就几步路的。”
这下陈诺反而不好走了,只好带着叶子继续安坐,幸好小孩子精神力很容易就被转移,宋巧云选了个有动画片的频道,小叶子很快就看入迷了。
陈诺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宋巧云闲话家常。
宋巧云性子其实很开朗,就笑道:“其实我听说过你的名字,陈诺对吧?就是胆子很大,跟老孙家的女儿搞对... ...

第80章卧槽 (第7/11页),。象的那个?”
“呃……”陈诺笑了笑没说话。
“害,要我说,十七八的姑娘怎么就不能搞对象了,在我们那个年代,十七八都能结婚了。嗯,城里不让,乡下谁管这个。”宋巧云笑道:“老孙那人,书生气的很,拦什么拦嘛,我看你这年轻人就不错。”
害,陈诺心想,老孙要有这心态多好……
越看眼前这位宋阿姨,就越亲切了。
就在这个时候……
当!当!当……
墙壁上的挂钟响了。
准点报时,下午一点,响了十三下。
就在挂钟响完了十三下的时候……
瞬间,陈阎罗陡然觉得气氛不对!!!
就看身边这个宋巧云,原本好好的和和气气笑眯眯的坐着,陡然之间,身子一僵!
DUANG的一下,整个人直挺挺的从椅子上绷着站了起来!
站的笔直!就跟个僵尸一样!
扭头,一脸木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陈诺,又看着小叶子。
“呔!何方妖怪?!”
“???”
卧槽?
陈诺傻了!
再看宋阿姨,人家直接起范儿了!
甩袖踢腿昂首!
口中吟唱:
“杭州美景盖世无双!西湖岸奇花异草四了季的清香”
嚯!
好嗓子!好唱腔!
太平歌词!《白蛇传》啊!
宋阿姨一口气唱完,忽然就绕到了饭桌旁去了。
抓起桌上原本是给陈诺喝茶的水杯,做醒子在桌上一拍!
啪!
一个玻璃杯好... ...

第80章卧槽 (第8/11页),。悬没拍碎了!
然后指着已经目瞪口呆的陈阎罗兄妹。
“列位看官!
上文书咱们说到那赵子龙单枪匹马在长坂坡杀了个七进七出,怀抱幼主阿(e)斗,但见那曹阿满雄兵八十万,拦住了(liao)去处!曹操惜才,要子龙下马受降!许诺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只要你赵子龙今日降了我,今后是高官得做,骏马任骑!
好个赵子龙,提枪策马,遥指着曹操大喝一声:
老贼(ze二声)!你休要胡言!!”
嚯!!字正腔圆!!
这特么是刘兰芳附体了?!
陈诺傻了呀!!
卧槽!
卧了个大槽啊!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房门被推开了,老蒋几步冲了进来,一把将宋巧云拦腰抱住,然后飞快的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瓷瓶来,拧开送到了宋巧云鼻子前,让她嗅了嗅。
宋巧云嗅了几口后,忽然之间,身上的劲儿就泄了,原本直卜楞登的身板,也软和了下来,被老蒋架着坐在了椅子上,低头低声也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但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老蒋擦了擦汗珠子,稍微松了口气。
回头看陈诺,老蒋脸色有些难看,挤出一丝笑容来:“让你们见笑了……”
·
重新给陈诺倒了杯水,坐下来说了会儿话。
“老蒋……你媳妇她……”
老蒋叹了口气,摆摆手:“好些年了,老毛病。”说着,指着自己的脑袋:“这里出了点儿岔子。”
几句话说下去,陈诺听明白了。
老蒋的这位媳妇宋巧云,之前是曲艺团的,好些年前就离开单位了在... ...

第80章卧槽 (第9/11页),。家养着——就因为脑子坏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大多数时候都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但就是每天都要发病一回。
而且每次发病都是下午一点左右开始,然后持续一个多小时。
时间一到,自己就好,恢复成正常人一样。
这毛病好些年了,也不知道看了多少医生,都治不好。
老蒋也舍不得把自己老婆送精神病院,就自己一直在家照顾着。
幸好当老师,每天下午一点到两三点之间,他都故意把课调开了,加上学校就在跟前,每天中午都会回家照顾老婆个把小时的,等她恢复了,再重新回学校。
这一晃,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本来能,已经找着了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
现在每天都吃药压着。
每天中午一点之前,准时把药吃了,就能不犯病。
可这不是刚才陈诺刚好上门来了,结果家里就宋巧云一个人,她忙着招待诚陈诺,泡茶聊天的,把吃药的事儿给忘了那么几分钟。
就这么几分钟,发病了。
“也怪我,我去药店买东西,把时间给忽略了,早点去或者晚点去都行,害……”老蒋叹了口气:“让你们见笑了。”
陈诺立刻摇头,笑道:“没没没!我还白听了一段白蛇传呢!要我说师母这唱腔够地道的啊!改天我可要上门来!请师母务必给我唱个全本的。”
老蒋闻言,有些感激的看了陈诺一眼。
这孩子……性子通透!
难怪老孙嘴巴上说烦他,其实喜欢的很。
老蒋苦笑:“你师母原来本行就是说相声的,太平歌词也练过,白蛇传是她唱的最好的一本了... ...

第80章卧槽 (第10/11页),。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就在这个时候,宋巧云忽然听见了抬起头来。
“白蛇?是那蛇妖来了吗!徒儿!快拿佛祖给我的金钵来!”
老蒋哭笑不得,上去又摸药瓶子给她嗅了嗅。
陈诺眼看不合适,赶紧起身告辞。
老蒋松开宋巧云,送他到门口:“其实没事儿,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而且她也就有时候中午发病这么一小会儿,过去就行,我啊,有时候就当听她唱戏过戏瘾了。”
陈诺笑了笑:“您是真想得开!害,老孙的脾气,就是太倔,他要是像您这么随和,早就不是孙主任,没准就是孙校长了。”
“啥?孙?是那孙猴子来了吗?”
完了!
屋子里宋巧云陡然脸色一变,用力摆手。
“快去请如来佛祖!”
·
陈诺离开了。
不过门合上之前,他的目光往屋子里穿过,刚好看见了阳台……
衣架上挂着一只画眉鸟笼子……
·
·
【还有月票嘛?别留着了,投吧投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