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79章 【怎么能不讲信用呢!】

    【问过编辑了,本月没有双倍活动,所以月票别留了,投了吧】

    ·

    第七十九章【怎么能不讲信用呢!】

    浮生脚步蹒跚,一路晃晃悠悠。穿街过巷,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平房门口,歇了口气,从口袋里摸了摸,掏出把有些生锈的钥匙来,这钥匙看着就有年头了,上面还栓了根红绳,只是已经被磨的半黑不红的样子。

    开锁,进门。

    门内是个破败的小院子,不大,也就十来平米,采光也不太好,与其说是个院子,倒不如说是个天井。

    浮生转身把门关了,站在院子里喘了会儿气,终于立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老了老了……赚钱不易,真的拿命去拼啊。”

    浮生同志吐了会儿气,也干脆不坐起来了,反正五月的天气,地上也没那么凉,抖抖索索摸了摸口袋,摸出一包红塔山来,弹出一支点燃,抽了几口,望着院子里那口已经盖上了铁盖子的小水井,发了会儿呆。

    作为行走在黑暗地下世界的一员……嗯,曾经吧。

    这个地方,是他的“安全屋”。

    又摸了摸口袋,幸好,手机没撞坏,拿起来拨了个号码。

    “喂……嗯嗯,我没事,就是和你说一声,报个平安。今天一切都还好。

    好着呢好着呢,别瞎操心啊。

    啥?板栗烧肉啊……

    害,我又不在家你弄那个干嘛……行行行,好。你弄你弄,吃不完的下冰箱,我过两天回去还能吃上几口。

    嗯,对对,收锅的时候加半勺糖,别多放啊,你今年年初体检的时候不是血糖有点高嘛。

    好,好,知道了。”

    挂上电话,浮生看了一眼手里的烟,烟灰已经老长了,随手弹在地上,又望着院子里的那口井出了会子神。

    不知不觉,就仿佛眼神看见了院子里,多年前,那个小男孩站在墙根扎马步的样子。

    画面里,还有个头发稀少的老头子,靠着个竹摇椅,半躺着,一手捧个搪瓷茶缸,一手捏着根竹棍,眯着眼睛听着半导体收音机。

    哦对了,记忆中,墙角还摆了个自行车,车后座上,栓了个黄色的木头箱子。

    那是老头平日走街串巷卖冰棍的家伙。

    男人想着想着,低声笑了笑,念叨了一句。

    “浮生……何必言啊。”

    ·

    每一个少年,小时候都有过梦。

    练着绝世的武艺。腰间有剑,心中有火。

    出门,便是江湖。

    ·

    陈诺又在吃面。

    这次不是拉面了——条件不允许。

    在这个破修车厂里翻了半天,翻出了一桶泡面来,找了暖水瓶泡了,又寻了本杂志盖着泡了几分钟。

    忙活了一晚上,陈阎罗吃下第一口面的时候,惬意的吐了口气。

    地上四个人,并排趟一切。

    挺好,一家子就要整整齐齐嘛。

    陈阎罗在惬意的吐气儿,而地上的四个人在吐血。

    那吐的,一口血一个泡泡,一口血一个泡泡,其中一个看着就快断气了。

    陈诺也不搭理,慢慢悠悠吃完了面,还就着汤喝了两口,放下塑料叉子,捧着面桶走到四人面前,蹲下,拍了拍第一个。

    “来,你们四个人,谁是老大?”

    “我,是老大。”左边第一个低声道。

    然后其他三个连续回答。

    “我是老二。”

    “老三。”

    “老四。”

    陈诺笑了笑。

    害,得亏就四个,要来个老五,我还真有点含糊。

    “委托人是谁,肯说不?”陈诺盯着老大。

    老大摇头:“不知道,真不知道!”

    顿了顿,他咽了口血沫子:“你也知道章鱼的网站,那么你不是外行,委托人的身份是受保护的,我们哪儿能知道呢?”

    说着,旁边的老二忽然道:“老大,不用怂了,这人没想留我们活的。”

    陈诺眯着眼睛看那个老二。

    老二吐了口气,冷冷道:“朝了相了,你能留我们?”

    “也对。”陈诺点头:“不骗你们,你们活不了,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老二眼珠子转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厉色:“你要是能找到委托人……你肯定会去找委托人的麻烦对吧?弄他的时候,帮我们兄弟四个捅几刀!”

    “为啥?”

    “坑人啊!!这个任务我们都以为简单!对方也没说,有你这样的高手坐镇啊!你一个人就放倒了我们四个……这种手段,要早知道,我们来送死么?那委托人不是坑死我们嘛?”

    “……也对。”陈诺笑了:“行,答应你了。”

    “行,那没话了!身在这个江湖,杀过人,临了被人杀,公平!”

    这老二倒是颇有几分气度,说完,闭目等死。

    ·

    晚上浮生没有回酒店,他躲在小院子里,坐在一个狭窄阴暗的屋子里,房间里没开灯,就这么对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依然是笨拙的双手,一指禅的打字手法。

    【浮生何必言】留言:我受伤了,暂时行动不便。

    过了会儿,委托人回话了。

    【委托人】:任务提前完成,可以下班了。

    浮生愣了几秒钟。

    下班了?

    又过了几秒,委托人又发来一条留言。

    【委托人】留言:有个地址你去一下XX路XX号XX修车厂。里面四具尸体,你帮忙处理下。

    【浮生何必言】留言:这次的对家?你给解决了?

    【委托人】留言:嗯。你处理下,我再加两万。

    好么,有钱啊,那就好说。

    浮生何必言吐了口气。

    ·

    陈诺就蹲在房顶上,旁边一棵歪脖子树,一片树枝落下,刚好藏身。

    夜晚的修车厂里,静悄悄。

    却忽然有一只鸟飞到了屋顶,然后蹦蹦跳跳,最后落在了地上,跳几步后,展翅飞走。

    陈诺眯起眼睛来,收敛了全身的气息。

    这是一只画眉。

    城市里有野生的画眉,可有点新鲜了。

    过得片刻,一个身影翻墙跃了进来,落在地上的时候悄无声息。

    浮生一身黑衣,身后还背着个包袱,蹑手蹑脚的沿着墙根走进了停车场。

    然后他就看见了摆在房间里,并排的四条尸体。

    浮生吐了口气,吹了一声口哨,一只画眉鸟从天而落,直接就落在了他的手上。

    浮生掏出食儿来喂了,同时口中继续吹口哨,长短不同,音调高低不同。

    几声后,画眉鸟停止了进食,啾啾叫唤了几声后,飞走了。

    浮生仿佛松了口气。

    他把四条尸体挨个搬到了下停车场边的下水道旁,弄了个坑,然后甩下包袱,开始掏东西。

    也不知道他拿出了什么瓶瓶罐罐的,往尸体上倒了些,很快就开始冒烟了……

    陈诺蹲在房顶树梢后看着。

    嚯嚯?化尸粉吗?

    这么老派传统的做法呀?

    心中笑了笑,陈阎罗悄悄离开。

    ·

    回到酒店中,陈诺先是打了个电话给李颖婉。
    小丫头吓傻了已经,战战兢兢的,好像还哭过。

    不过幸好没什么事儿,母女两人都只是蹭破了点皮。

    倒是姜英子,被浮生在最后时刻拽进了车轱辘下躲藏的时候,磕破了膝盖,稍微摔的有点重。

    但命保住了就好。

    重点外商出了这档子事儿,警方也出动了。

    事情蹊跷了起来。

    那辆面包车忽然失控撞人,但是现场却找不到肇事者,事后根据车牌一查,这司机找着了。

    原来这司机就把面包车停在街对面路边,然后跑去了一家大保健。

    事发的时候,有人可以证明司机绝对不在场——一个钟还没结束呢!

    车辆勘察后,得出的结论是……汽车发动意外失控,不知道怎么特么就忽然蹦了起来!

    算是……走火了?

    这个结论得出来,连官方都看不下去了……这让他们怎么对外商交代?

    而姜英子隐隐的猜测到了什么,只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女人很聪明,从女儿这两天古怪的态度,还有今晚发生的这档事,就明白了。

    一定是陈诺在保护了自己!

    那个少年的神奇,姜英子很清楚,那么就不能把警察招惹到他的身上去。

    外商不知情,事故又蹊跷,官方就只能挠头了。

    当无头公案处理吧!

    不过顺带的,把那家大保健的场子给扫掉了!

    ·

    陈诺交代了李颖婉,挂掉电话后,把电话卡扔了,

    反正都是从手机市场买来的黑卡,不具名的——这个年代买手机卡还没有实名制。

    又告诉了李颖婉,事情自己已经解决了,同时交代了李颖婉,这两天暂时别和自己联系后,陈诺挂掉了电话。

    面前的桌上,摆着一个黑色的章鱼U盘——那四兄弟哪儿缴获来的。

    这个U盘居然是从老二身上搜出来的。

    显然,那四个兄弟,老二才是真正的核心首领。

    嗯,从临死前的气度来看,也确实是有个首领的样子。

    陈诺打开电脑,插进U盘,登录章鱼网站。

    ID:千斤顶

    嗯,
不愧是修车四兄弟,这名字,般配!

    陈诺先看了账户余额。

    八十八万美元。

    这波不亏,五十万雇了【浮生何必言】,回来八十八万。一进一出净赚小四十万了。

    点开任务。

    果然,是接了暗杀姜英子的任务,酬劳五十万,走的是章鱼网站的官方交易系统。

    钱就压在网站,现在拿不到。

    任务期限30天,还有二十多天的样子。

    私信箱里,照例是清空的。

    不过上面有一个临时联系人【委托人】。

    陈诺想了想,开始打字。

    【千斤顶】留言:任务棘手,目标人物有高手保护,难度比预期要高。

    片刻后,【委托人】回复:什么意思?

    【千斤顶】留言:加钱!

    【委托人】留言:不合规矩。

    【千斤顶】留言:那你取消委托,找别人吧。

    过了会儿,委托人回复了。

    【委托人】留言:你有把握吗?

    陈诺笑了,打字输入:钱到位,自然有把握。

    又过了几秒钟。

    【委托人】留言:已经发布的任务无法修改标的价格。你完成任务后,直接站内转给你。

    陈诺继续笑。

    【千斤顶】留言:你当我傻么?完成任务了你不认账怎么办?

    【委托人】留言:你说怎么办?

    【千斤顶】留言:先付一半!

    过了会儿,叮的一声,美妙的系统提示音。

    “【系统提示】:您的账户收到转入250000美元,该转账为匿名转账。当前账户余额1130000。”

    陈诺叹了口气。

    多好的赞助商啊!!

    一百一十三万美元,按照这个年代的汇率,过一千万华夏币了。

    章鱼怪的网站果然是刷钱利器!

    轻轻一点,把这一百一十三万的余额,全部转给了【芳心纵火犯】。

    这时候,【委托人】又留言:我核实过消息,今天晚上任务目标确实遭受了一场车祸,但人没死!希望你收到了预付,能更用心的做事完成任务!

    陈诺眼睛一眯。

    消息挺快啊……

    姜英子身边显然有人盯着的。

    随手用【千斤顶】留言:放心,言而有信!

    ·

    退出登录拔下U盘,换上【芳心纵火犯】的U盘重新登录。

    上线就收到了转账信息,113万。

    然后是【浮生何必言】的留言:已经处理好了,现在可以结束任务了,合作愉快!

    陈诺笑了笑,动作还挺麻利的。

    【委托人】留言:很好。

    【浮生何必言】留言:那么请你付钱吧,说好的还有额外的十二万。帮你抓杀手的十万,还有处理尸体的两万。请直接转账。

    【委托人】留言:好的,现在转,请注意查收。

    ·

    浮生坐在电脑前,看到最新的留言后,舒了口气。

    可以了,收完了钱,还能赶上回家吃宵夜,板栗烧肉,还挺下饭的。

    叮,系统提示音。

    “系统提示:您的账户收到转入12美元,该转账为匿名转账,账户余额10012美元。”

    卧槽?!

    浮生傻了!

    愣了足足五秒钟,用力擦擦眼睛。

    说的是十二万,不是十二块啊!!

    疯狂打字!

    一指禅都顾不上了,啪啪输入:钱不对啊!是十二万!不是十二块!你是不是少输了几个零啊?

    【委托人】留言:没错,我说的十二万,也没说什么货币啊。

    【浮生何必言】留言:那也不能是十二块吧!

    【委托人】留言:货币单位是河内盾。十二万河内盾换算成美元是11.67元。我给你四舍五入凑了个整。

    四舍五入凑整?

    我特么谢谢你啊!

    凭啥就河内盾啊!!!

    凭啥啊!!!

    ┗|`O′|┛

    浮生气的好悬没内息紊乱走火入魔,打字骂街了!

    【浮生何必言】留言:你这人怎么不讲信用呢!!什么特么的河内盾!

    发送了过去后,忽然发现……

    “系统提示:消息发送失败,联系人不存在。”

    卧槽!!

    赶紧看任务状态。

    【任务完成】。

    “系统提示:您的账户转入500000美元,该转账为站内官方转入,目前账户余额510012元。”

    浮生愣在当场几秒钟,心中又是恼火,又是庆幸。

    还好还好,官方的信用是足够的,任务完成,五十万美元自动入账了。

    五十万……毕竟还是到手了。

    妈的十二万被这个王八蛋坑了啊!

    河内盾?

    你特么怎么不说津巴布韦币呢!!

    运了会儿气,浮生缓缓的收拾心情。

    还好,五十万美元是实实在在的拿到了。

    也算是安慰了。

    抽了根烟,拿起电话来拨通:

    “工作做完了,我一会儿就回家。嗯,嗯,钱也到手了,放心吧。今晚吃点好的,我路上去买只烧鸡,我去看看小区外那家卤菜店关门了没。”

    ·

    陈阎罗转完了账,就退出登录了。

    十二万……怎么可能真的给。

    四个杀手都是陈阎罗自己干掉的。

    这个浮生就是陈诺雇来的一个放在明处的靶子,吸引杀手注意力的。

    给十二美元不错了。

    换算成华夏币有差不多一百了。

    去买点排骨回去炖个汤,它不香吗?

    不过……这个浮生,也是真的有点意思嘛……

    ·

    HK。

    妮薇儿扎着马尾辫,坐在酒店的房间里,面前的桌上摆着乱七八糟的各种资料文件,散落一大片。

    女孩起身,走到了窗前,然后深呼吸了几下,才勉强把烦躁的心情压了下去。

    她在HK待了有快一周了。

    父亲生前是不列颠的贵族,而HK之前是不列颠的殖民地,所以德文希尔家,在HK也还是有老朋友的。

    托了父亲生前的老朋友,查了快一周了,结果……

    全HK的七百万人口里,叫“chenyang”的有一千四百一十三人。

    这个“yang”包括了阳,杨,央,仰……等各种字。

    全部一千四百一十三人。

    其中男性的,九百七十六人。

    是男性,同时年纪又在十五到二十五岁之间的:一百四十三人。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这一百四十三人的资料,就放在妮薇儿的桌上。

    根本就没有那个讨厌的家伙呀!!

    “男人果然都是骗子!!”

    女孩愤怒的嘀咕着。

    愤怒的抓起手机来:“给我订机票,我要去加德满都!”

    ·

    【月票榜第二啦,还有保底月票没投的嘛?

    求月票,继续浪~

    问过编辑了,本月没有双倍活动,所以,投了吧!】

    ·

    ·

    喜欢稳住别浪请大家收藏:()稳住别浪读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