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74章 【1盘饺子】

  第七十四章【一盘饺子】

  陈诺在吃面。

  大碗的红烧牛肉拉面,加肉,加蛋。面拉成毛细。

  几个蒜瓣被剥好了,手心里攥两个,手指间捏着一个。

  一口面,一口汤,再咬上一口蒜。

  晚上十点多的这个时候,楼下只有这家叫【拉面郭】的小店还在开着门。

  外面开始起风了,一阵阵的暖风吹着,戴着一丝丝的潮湿的味道。

  这天气,可能又要下雨了吧。

  金陵城到了四月底的时候,已经开始要进入梅雨季节了。那种空气里湿漉漉的感觉,总让人鼻子发痒。

  陈诺吃完了面,把汤喝掉一半,舒服的叹了口气。

  “老板,下次多放点肉啊。”陈诺笑眯眯的付了钱。

  “我给你放头牛进去好不好?”老板不爽的翻了个白眼:“知道不知道牛肉一直在涨价啊!”

  陈诺笑了笑,递过一支烟,老板接过没抽,看了一眼:“哟,中华啊。”

  夹在了耳朵上,摆摆手:“快走快走,我要打烊了。”

  和大部分来南方开拉面馆的回族不同,这老板是个汉人,中年男人,相貌生的很是憨厚,据说年轻时候在西北当过兵。

  陈诺走出面馆,双手插着兜,走在夜晚的道路上。

  距离摩托车借出去已经有两天了。

  张林生那个家伙,却诡异的没有出现在学校里,他逃课了。

  陈诺也没多想……浩南哥这种学生逃课,那岂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今晚刚从蒋老师家回来。张林生同学依然没有出现,陈诺略微心中有些好奇起来。

  嗯……总会卷了自己的摩托车跑路了吧?

  刚想到这里,陈诺走到了小区门口,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很艳俗的女人,从车上踉踉跄跄的下来,扭头还和车里的一个男人挥了挥手。

  “张哥,谢谢你送我啊!下会见了哦。”

  隔着三五米远,陈诺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香水气味——陈诺一直很不喜欢香水这种东西。

  没搭理,直接擦身而过,陈诺迈步往小区里。

  走了几步,听见身后传来脚步,那个女人踉踉跄跄的,一边走一边掏着包。

  陈诺其实认得这个女人,就住自己对门的。

  他【回到】这个世界的前几天就碰到过一次了。

  从装束,打扮,言行举止以及谈吐,还有后来陆续的几次在小区门口偶遇,都是不同的男人,三更半夜的送回来……

  用脚后跟也能猜出这个女人是做哪行职业的了。

  开始的时候,这个女人对陈诺还偶尔点头打招呼,大概是陈阎罗的皮囊生的好看,一个齿白唇红的少年郎,总是容易引人好感的。

  但后来,陈诺每次都冷冷淡淡的不做回应,女人也就懒得搭理了。

  哼,长的帅了不起啊!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楼。

  到了同一层的时候,陈诺掏钥匙开门,那个女人则手忙脚乱之中,包掉在地上了,里面的香烟,打火机,还有一个手机都掉出来。

  陈诺清楚的听见女人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

  没搭理,陈诺开了自家门,直接进门把门带上了。

  ·

  进厨房用水壶接了水放在炉子上,又摸出一个红富士冰糖心的苹果洗了洗,也懒得削皮,就这么直接啃了一口。

  陈诺正要进房间,就听见门被拍响了。

  过去开门,门外站着那个艳俗的女人。

  容貌还行,看着年纪也不算大,但那个浓妆艳抹的样子,就很俗气。

  陈诺皱眉:“有事么?”

  “小帅哥,我就住在你对门啊。”女人双颊上戴着一丝醉态,但大体还算清醒的。

  “有事么?”陈诺淡淡道。

  “我钥匙丢了,打不开门。我很着急上厕所,能不能借用一下你家的洗手间啊?”

  陈诺眼神往下落,看见女人双腿有些焦急的绞在一起。

  “……进来吧。”

  陈诺侧身让开。

  女人一下就窜了进去,一头冲进了房间里的卫生间的位置。

  陈诺坐在客厅,随手打开了电视机。

  看了几分钟,觉得不对了。

  上个厕所需要这么久的?

  刚想到这里,女人从里面出来了。

  陈诺抬头看了一眼:嗯?

  进去的时候浓妆艳抹,出来的时候,妆卸掉了,素面朝天的样子。

  模样么,不能算好看,但也不丑。看上去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女孩。

  眼睛有些漂亮,但颧骨略高了点。

  勉勉强强可以打个七十分吧。

  “抱歉啊,借你家洗手间卸了个妆。”女人……嗯,准确的说应该是个女孩,卸掉妆容后,看上去年轻了很多:“我最近脸上有点过敏,不卸妆的话,明天怕是要起疹子了。”

  陈诺点点头。

  “那个,能再帮我个忙吗?”

  陈诺不说话,静静的看着这个女孩。

  “我钥匙丢了,我室友还没回来,我能借你家的电话打给我的室友吗?”

  “你没手机么?”

  女孩无奈的拿出一只红色的摩托罗拉:“没电了。”

  “……打吧。”陈诺一指电视机旁桌上的电话。

  女孩嘻嘻一笑,过去拿起电话拨号码。

  “喂!曲晓玲!!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钥匙丢了啊!可能丢在更衣室了!你还在公司吗?快帮我找找!!什么……你还要多久啊!?卧槽!这帮客人这么烦人啊?你赶紧应付好了回来啊,我现在没钥匙都进不了家门啊!”

  电话挂了后,女孩讪讪道:“我室友还要点时间才能回来,我能不能在你这而等她?”

  陈诺不说话。

  “帮个忙嘛小帅哥。”女孩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坐在了沙发上,摸出香烟来递了一根:“都是邻居,不要这么冷漠嘛。”

  陈诺看着递过来的七星,摇头:“我不抽混合型的。”

  “那我抽了啊。”女孩大大咧咧的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摆在了自己面前,打火,点着,喷了口烟。

  “小帅哥啊,我们是邻居,却从来都没怎么说话呢。”

  “你想说什么?”

  “很多啊!”女孩夸张的笑着,摆手:“认识一下嘛,你叫什么名字啊?”

  “金城武。”

  看,这就是压根不想好好聊天的意思了。

  女孩被噎了一下,也没着恼,嘻嘻一笑:“什么金城武啊!我还张柏芝呢。”

  嗯,2001年,张柏芝已经大红大紫了,演了喜剧之王,又演过星语星愿,正是这个年代最红的玉女明星。

  不过这个玉女么……

  嗯,话说陈老师应该已经开始学摄影了吧。

  陈诺看了这个女孩一眼:“不,你不配。你长得不好看。”

  “……”

  女孩愣了好几秒钟,才努力把这句话消化掉:“你平时都是这么跟人说话的嘛?”

  “一般不会。”陈诺淡淡道:“如果晚上有不速之客上门打扰我休息,那就不同了。”

  说着,陈诺的目光看着自家的大门。

  意思是:你可以走了。

  不过,陈诺低估了这个女孩的面皮。

  女孩摆摆手:“行行行,那我不说话好了吧。”

  于是沉默了下来。

  陈诺叹了口气,坐了会儿,水烧好了,走进厨房里灌暖水瓶。

  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孩歪在沙发上,居然睡着了。

  皱了皱眉,陈诺走过去,把电视机关掉了,然后拿起一本书,坐在沙发的另外一边翻看了起来。

  片刻后……

  门外传来了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

  似乎有人说话,还有人猛砸门……不是陈诺家的门,是对面的门。

  隔着门,可以听见外面传来声音。

  “开门开门开门!别他妈躲了!!老子知道你下班回家了!!”

  “再不开门就砸了啊!”

  “卧槽!装死是吧?”

  “他妈的,泼油漆!草!”

  陈诺皱眉,站了起来,扭头看那个女孩。

  女孩依然闭着眼睛,但是微微颤抖的睫毛,却出卖了她——其实已经醒了。

  “你不出去看看么?好像是砸你家的门啊。”

  女孩睁开眼睛,有些哀求的看着陈诺,低声道:“嘘!我在你这儿躲躲,一会儿他们就走了,可以嘛?求求你了!”

  陈诺皱眉。

  门外开始传来动静了。

  “泼!就泼这里!妈的泼大点!你他妈不会写字啊!写大点!”

  陈诺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在女孩惊恐的眼神里,迈步走向门口,打开了大门。

  门外,几个一看就是混社会的男人拥在过道上,手里是油漆桶,还有刷子。

  墙壁上已经用猩红色的油漆,刷了几个大字。

  “欠债还……”

  那个钱字还没写完。

  对门的大门上,已经被泼了油漆,墙壁上也是……

  有些油漆已经溅到了陈诺家这边的墙壁上了。

  陈诺静静的看着门外的几个人。

  “看什么看!”一个为首的汉子扭头对陈诺,面色凶狠:“跟你没关系,别他妈瞎看啊!”

  陈诺看着这个家伙。

  叹了口气,陈诺举起手里的手机。

  “报警电话是多少来着?哦,1……1……”

  一边说,一边手里按着号码。

  “卧槽?小子你干什么!别给自己找事啊!”这个男人瞪眼喝道。

  陈诺皱眉:“我没找事啊,大晚上的你们这么闹不让人睡觉,到底谁找事情啊……大哥,混黑色会也要讲道理吧。”

  “我讲你马……”身边一个同伴恶狠狠的要冲上来,被这个为首的拉住了。

  看着陈诺手机的手机已经拨了两个数字。

  这个为首的冷笑:“好,多管闲事是吧?小子,你会后悔的。”

  大概是不想节外生枝惹麻烦,这人一挥手:“走了走了!”

  临走的时候,还指着陈诺,狠狠的冷笑了几声。

  等人都下楼后,陈诺关门回家,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战战兢兢的女孩。

  “谢,谢谢你啊……”女孩身子发抖。

  陈诺走过去,倒水,喝了两口。

  女孩已经站起来跟了过来。

  “我……我欠了他们一笔钱。”

  “我最近手头紧,家里又有人生病。”

  “我其实也不想惹麻烦的,但是没办法。”

  “我……”

  女孩絮絮叨叨说了这些,不等她继续说下去,陈诺放下水杯,看着女孩:

  “我没问,也没想知道。”

  女孩闭嘴了。

  陈诺直接回到沙发上,拿起书继续翻。

  女孩似乎有些无措,但终究是没地方去,也不敢出门,咬着牙硬着头皮坐在沙发行。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后,门外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音。

  “卧槽!!这他妈怎么回事啊!”

  女孩一听这个声音,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跑去开门。

  门外,曲晓玲站在走廊上,气呼呼的看着门上和墙壁上的油漆。

  “曲晓玲,你终于回来了。”

  “我是回来了!可家里怎么回事啊!你又惹了什么麻烦啊?”

  “哎!回去说回去说。”

  女孩一边拉扯着曲晓玲,一边回头看站在门口的陈诺:“谢谢你啊,小帅哥……啊,金城武。”

  “……”陈诺没说话,把门关上了。

  先洗了个澡,然后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准备回房睡觉。

  可门再次被拍响了。

  陈诺过去开门,就看见这个女孩站在门外,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一盘饺子热气腾腾。

  “猪肉白菜馅的……不是我包的,是超市买的。”女孩有些支支吾吾:“就当谢谢今晚的事情了,我看你家里也没别人,晚上饿了肯定也没东西吃,就当我请你吃宵夜了。”

  女孩抬起脸看陈诺。

  本想拒绝的,但女孩脸上的表情很真诚,眼神也带着一丝淡淡的紧张和讨好。

  “……谢谢。”

  接过盘子,陈诺点了一下头。

  “我叫……我叫张丽娜。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嘛?”

  陈诺想了想:

  “吴彦祖。”

  “…………”

  关上门后,陈诺把这盘饺子放在餐桌上,盯着看了两秒钟。

  没碰,转身进了卧室。

  ·

  天亮的时候,陈诺起床,洗漱完毕,出门去学校。

  打开门,就看见张丽娜蹲在墙角,手里拿着一个大刷子,用力擦门和墙壁。

  旁边一盆水,还有洗涤剂之类的东西。

  “早啊。”女孩仰起脸有些讨好的对陈诺笑了笑,她额头上满是汗珠子。

  “早。”

  “你放心,我这就擦干净!你家的门上溅的,我也会擦干净的!”

  “嗯,辛苦了。”陈诺点了点头,下楼离开。

  “喂!吴彦祖!”

  陈诺听该脚步,抬头看楼上。

  “那个……饺子好吃么?”

  “……还行,不过下次别弄了,我不喜欢吃饺子的。”

  陈诺迈步准备继续走。

  “喂,吴彦祖。”

  “还有事儿么?”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这种人,但昨晚……谢谢你,也对不起了。”女孩说话的时候,用力捏着手里的刷子。

  “……嗯,过去了。”

  陈诺点点头,一溜烟下楼离开。

  这一天,倒也没什么事情,学校里一切如常。

  老孙出差已经回来了,孙可可偷偷摸摸的和陈诺近亲。

  李颖婉继续请假,在照顾姜英子。

  张林生……依然逃课没来学校。

  下午放学后,陈诺回到家里,晚上准备出门去陪孙可可上补习班。

  老蒋那儿估计还在瞒着老孙吧。

  正洗了把脸,门被敲响了。

  陈诺过去开门,门外站着两个中年男人。

  其中一个晃了晃一个戴着国徽的证件:“你好,小同志,能和你说几句话么?”

  陈诺皱眉。

  “我们是警察,来核实一些情况,别紧张,就是一个正常的摸排。”

  “请进。”

  让两个民警进了家门来到客厅。

  警察很习惯性的观察了一下家里的摆设,然后收回了目光。

  “是这样的……你认识住在你对门的邻居么?”

  “不算认识,但见过几次。”陈诺很正常的回答。

  “能具体说说么?别紧张,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一个警察拿起笔记本开始记录。

  “嗯,应该是住着两个女孩吧,年纪不大。具体的就不知道了。平时也没打交道。”

  一个民警继续记录。

  另外一个站了起来,仿佛很随意的在客厅走了几步,忽然看见了餐桌上摆着的那一盘凉透了的饺子。

  民警盯着盘子看了一眼:“这个盘子,样式好像是对门家里的吧……”

  陈诺立刻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缓缓道:“哦,这盘饺子是昨晚对面的女孩送来的。”

  “哦?你不是和她们没打过交道么?”

  陈诺想了想:“昨晚有人上门捣乱,几个男的……”

  “嗯,具体说说。”

  “没什么复杂的,就是感觉是上门讨债,然后又吵又闹的,还泼油漆什么的,就跟演电影一样。”陈诺道:“我出门看了一眼,我家的门都沾上油漆了,那些人还吓唬我,我说我要报警了,他们才走的。然后晚上对门女孩就来道歉,大概是觉得给我这个邻居添麻烦了吧,就送了我这盘饺子。”

  “你没吃啊?”民警仿佛很随意的问道。

  “哦,我不喜欢吃饺子。”陈诺摇头。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其中一个民警把记录本上写好后,递给陈诺:“你看一下,我记录的内容和你说的有没有出入,如果没问题的话,麻烦你在下面签个字。顺便问一下,可以看一下你的证件么?”

  陈诺点头,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学生证。

  “能说一下,今天白天你在哪里么?”

  “在学校上课,你们来之前,我刚放学回到家里。”

  “哦,那就没事了。”

  警察的态度立刻松弛了很多。

  送两个警察出门,陈诺忽然问了一句:“能问一下,那个张丽娜出了什么事情嘛?”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仿佛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缓缓道:“死了。”

  另外一个,在同时,小心的打量着陈诺的表情。

  陈诺愣住了。

  “涉及案情,我们就不便多透露什么。不过你认识死者,告诉你也无妨,还请你不要往外多透露什么。”

  交代完后,两个警察告辞离去。

  陈诺关上房门,回到客厅。

  看着桌上的那盘凉透的饺子。

  嗯……死了……

  死了。

  陈诺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