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71章 【朋友】

  第七十一章【朋友】

  浩南哥心里哪个腻歪啊!

  自己从八中赫赫有名走路带风的浩南哥,沦落到今天都被家长强压着来老师补课的地步了!可不都是因为这个王八蛋嘛?

  你们谁特么见过铜锣湾扛把子浩南哥会上补习班的?!

  这本来吧,浩南哥的学习成绩就一个字:烂!

  平日里精力都用在胡闹上了。带着他的山寨铜锣湾小团体瞎混,哪有心思好好学习。

  可最近,他不是落单了嘛。

  为什么原因大家都懂的。

  结果这一落单,没人带他玩儿了,浩南哥又不是那种上课喜欢看小说的人。

  结果这一没事,上课的时候,反而有那么几次。

  浩南哥闲极无聊,居然听进去了!

  然后呢。

  这次期中考试,他居然从班级第四十八名,一下变成了班级第三十七名!

  本来家里的爹娘老子都对这个逼放弃了,准备高中毕业后找个地方给他打工去。

  结果一看,哟呵?

  看上去好像还能抢救一下?

  于是就有了补课这档子事。

  若是能考个大专,再怎么差,也总比顶着个高中学历强吧。找工作也稍微好一点。

  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可怜天下父母心吧。

  ·

  张林生自打坐下来就一路低着头不吭声。

  倒是陈诺对浩南哥态度极好的样子。

  “浩南哥你也来补课呀?”

  “浩南哥你吃过晚饭没呀?”

  “浩南哥这题是要做名词解释的。”

  “浩南哥我教你怎么把鲁迅画成杜甫吧?”

  张浩南眼角乱跳:“………………………………”

  还是蒋老师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一声,沉声道:“陈诺,专心点!别老是逗别的同学说话。”

  陈诺嬉皮笑脸的点点头。

  旁边孙可可和班长还有杜晓燕,就只能忍着笑。

  ·

  晚上大约九点的时候补课结束。五个学生收拾好东西跟蒋老师告辞。

  蒋老师端着个茶杯在门口送大家离开,还分别一个个叮嘱。

  “杜晓燕啊,你要多背背名词解释。”

  “可可啊,阅读理解的题回去好好做啊。”

  “张林生啊,你底子薄,古诗词和文言文的背诵下点功夫,能拉起来不少分的。”

  然后看向陈诺的时候……

  蒋老师其实内心想说的是:你特么明天最好别来了……

  不过毕竟口袋里还装着个信封呢。

  老蒋拍了拍陈诺的肩膀:“陈诺啊……”

  “欸!蒋老师您说,我该注意点什么?”

  “……路上注意安全。”

  “……”

  一边被忽略的班长心中默默流泪:特么的没名字的工具人就这么没存在感嘛……

  ·

  几个孩子一起出门,因为同学都在,孙可可直接上楼回家,姑娘脸嫩,也没好意思跟陈诺在说啥。

  陈诺和其他三个同学下楼,其他俩各自取了自行车。

  班长跟杜晓燕一路。

  陈诺看了看张林生:“浩南哥,你往哪儿走啊?咱俩同路不?”

  “……不同!”

  “欸,都没说往哪儿走你就说不同路,浩南哥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你说呢?!

  “这样可不好啊,上次你劈叉拉伤了大胯,还是我抱你去医务室的呀。”

  我谢谢你了啊!

  张林生闷头就往路边走,陈诺笑眯眯的一路同行。

  其实张林生心中对陈诺的感官有点复杂:以前是单纯的讨厌。

  但现在呢,不知道为啥,对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家伙,总有一点从内心深处隐隐的忌惮,甚至是……害怕?

  他也不知道自己心中的那股子忌惮是哪里来的。

  仿佛总有个声音提醒自己:别招惹这个家伙,惹不起,惹不起……

  浩南哥没骑自行车,就这么步行着沿着路边溜达。

  嗯……自行车给他爹骑走了。

  为啥呢?

  人家家里原本三辆自行车的,一家三口嘛。

  因为某个贱人的原因,就剩一辆了。

  张家是会过日子的,这段时间就先克服着,谁需要用车了今天车就给谁骑。

  张爸说了,先克服一段时间,车行里下个月会有一批新车,而且还能便宜不少,等到了再买。

  张林生走了几步,看陈诺没跟上来,心中松了口气。

  可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发动机轰鸣的声音,还有排气管突突突突突……

  一扭头,就看见一辆巨拉风的黑色雅马哈公路赛摩托车缓缓沿着街边开过来。

  赛车手的黑色皮衣外套,黑色的头盔,上面还拉了火焰图腾。

  对这个年代的少年来说,这特么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装逼】啊!!

  张林生眼睛里刚流露出一丝艳羡,就看见这个摩托车骑手摘下了头盔笑着看着自己:

  “咋样啊,上车吧,我带你一段。”

  ·

  浩南哥坐在摩托车后座上。

  耳旁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好吧,这个年代,这个年纪的少年郎,尤其是像张林生这样看港片长大的孩子,其实是无法拒绝一辆拉风的公路赛摩托车的诱惑的。

  毕竟么什么《天若有情》啊,《烈火战车》啊……

  这个年代的男孩子,谁没有幻想过自己穿着一件很屌的牛仔衫,骑着一辆拉风的摩托车穿街而过……

  嗯,如果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婚纱的吴倩莲,那就简直是人生梦想了!

  ·

  摩托车停到了本地最大的那家KTV的门口空地上,两个少年人下车。

  “你大晚上的来这儿干嘛?”陈诺有些好奇。

  张林生本不想搭理这个家伙,但坐了人家的摩托车,总不好意思再冷着脸了。

  犹豫了一下:“我妈在这里当清洁工,我来接她下班。”

  “哦……”

  好吧,其实张林生没说实话,张妈今天没上班。

  “你妈几点下班啊?”

  “呃……还有一会儿。”张林生犹豫了一下。

  其实还有很久。

  这会儿才十点都不到。

  而KTV里的小姐们下班,怎么也都是十二点后了。

  陈诺点点头,居然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来:“来,咱们去台阶上坐,我陪你等会儿。”

  “……我有烟。”张林生自己摸出一盒希尔顿。

  陈诺笑眯眯的:“抽我的抽我的……”

  浩南哥看了一眼人家手里拿着的软中华,从心的没吭声了。

  两个少年就坐在夜总会门口台阶的最边上,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陈诺的态度非常好。

  一来呢,自己和浩南哥其实没仇的,而且……人家几次都被自己坑了当拯救自己修罗场的工具人……这是恩义啊!

  二来呢,上次孙可可被李青山绑架的事儿,浩南哥怎么说也是帮了忙的。这个人情,陈诺是承的。

  所以,陈阎罗就想对这个少年稍微好点,亲近一点。

  虽然把人家记忆给催眠屏蔽了,但是欠的人情总要还的嘛。

  就这么主动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张林生说话。

  其实逗这个有点怕自己的家伙讲话,也挺有意思的。

  过了会儿,陈诺注意到张林生总是偷偷瞄自己的摩托车,笑了。

  “喜欢车?”

  “嗯。”

  “天若有情?还是烈火战车?”

  “天若有情啊!华仔多帅啊!”张林生来了点精神。

  陈诺想了想:“会骑么?”

  “……会一点,我骑过我叔叔的摩托,就是不太熟练。”

  陈阎罗笑了。

  直接把钥匙和头盔塞了过去:“去试试!”

  卧槽?

  张林生傻了!

  这么大方的嘛?

  这辆摩托车,雅马哈公路赛啊!怎么也要一两万吧?

  他肯让自己骑?不怕自己给他摔了?

  “怕啥!去!兜一圈!”

  张林生颤颤巍巍接过,心中有点害怕,但终究无法抵挡公路赛的诱惑。

  一咬牙,起身接过头盔和钥匙,大步走了过去。

  跨上去,戴头盔,发动……

  突突突一溜烟开走了。

  陈诺笑眯眯的坐在原地看着。

  两分钟后,张林生开了回来,刚拉开面罩,就听见陈诺大声道:“这才骑多久啊!根本不够过瘾的!没事你接着骑!我车油箱是满的!”

  张林生觉得自己心中激动的都快爆开了!

  爽!太特么爽啊呀!

  于是心也一横!陈诺都这么大方了,自己还怕个啥!

  上车,接着兜风!

  一圈,两圈,三圈……

  浩南哥骑着仿佛个小野兽一般的雅马哈公路赛,在附近的街道兜了好几圈,越兜越是过瘾!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骑回了夜总会大门口,就看见陈诺站在那儿伸懒腰。

  浩南哥是个心里有数的人,下车,停好了,走过来把头盔摘下连同钥匙要还给陈诺。

  “谢谢你让我骑你的摩托。”浩南哥有点不好意思:“这车肯定很贵吧。”

  呃,这个问题让陈阎罗咋回答呢?

  说……其实是人赞助的?

  看着张林生:“喜欢么?”

  “当然喜欢啊!卧槽,太爽了,巨过瘾!”

  陈诺笑了,没伸手接头盔:“喜欢就拿去玩两天。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你说什么?!”

  张林生心中含糊了!

  这……

  这特么就借给自己玩了?!

  雅马哈公路赛啊!一两万的东西!

  这家伙,这么豪横的嘛?!

  张林生激动的脸都红了,声音有点发抖:“你……你不怕我给你摔坏了?”

  陈诺想了想:“刚才看你骑了几圈,还行,挺熟练的。嗯……不过玩归玩,安全还是要注意的。”

  说着,拍了拍张林生的肩膀,笑道:“车,随便撞!人没事就行了。”

  讲完,陈阎罗摆摆手就要走,才走了两步,忽然站住,一拍自己的脑袋。

  “害,差点忘记了!装逼要么不装,要装就要装全套!来,全套装逼装备,我都留给你了。”

  说着,陈诺直接把皮衣和皮手套都脱了下来,不由分手就塞进了张林生手里。

  张林生满脑子雾水:“那个,陈,陈诺啊,你咋忽然对我这么大方啊……咱俩之前的误会……”

  “你都说了是误会啊。”陈诺笑眯眯道:“误会解开了,以后就是朋友了啊。”

  “朋友?”

  “对啊。今儿起,咱俩就是朋友了。”陈诺笑着,摆摆手:“车留给你了啊!玩的时候注意安全!”

  说完,陈诺大摇大摆的走了,留着原地的张林生一个人发呆。

  看着陈诺的背影,张林生就觉得心中有些发热。

  朋友……

  ·

  完了!

  两情相悦了……

  ·

  【求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