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70章 【缘分啊!】

  第七十章【缘分啊!】

  姜英子第二天就醒来了。

  没有再接触毒素,高烧也退去了,只是整个人还有些虚弱无力——一切看上去就如同一场重感冒一样。

  招商部门的一位副主任甚至还上门来拜访探望了一下,并把那位区医院的副主任医生也带来了,再次给姜英子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告辞。

  这事情,就这么看似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陈诺和李颖婉达成了一个协议:下毒被谋害的事情,没有告诉姜英子。

  否则的话,以这个女人的极端性子和偏执狂一样的想法,如果知道自己再次被人暗害的话,恐惧之余,只怕更要强行把女儿绑了送到陈诺的床上去了。

  嗯,就让她以为自己得了重感冒吧。

  留下李颖婉妹子在酒店里好好的扮演孝顺女儿,陈诺去学校扮演乖学生了。

  长腿妹子心中暗恨:又去找那个孙胖子了!

  到底有什么好的!

  大就那么重要嘛?

  ·

  陈诺当然不是乖学生。

  只是最近这两天,也该去学校好好的哄哄孙可可了。

  小姑娘被老孙强压着补课,补得心态炸裂。

  加上这两天又看不到陈诺,这不今天陈诺刚来学校,孙校花瞅着他的时候,就眼泪汪汪的。

  陈阎罗有些心疼了。

  孙可可居然瘦了一点啊!!!

  怎么可以!!!

  胖点才对啊!!!

  瘦的下巴都尖了一点!!

  陈诺心中暗暗腹诽老孙同志,太不懂事了!

  不过随后上体育课的时候,小姑娘把外套一脱,跟着队伍跑步的时候……

  陈阎罗放心了。

  还好还好,没瘦没瘦。

  ·

  孙可可今天心情大好。

  陈诺终于来学校了,两人这两天都没怎么见面,而电话也打不通。

  在孙可可的心中,陈诺这个小子哪儿哪儿都好,长的也那么好看,又会说话,又会逗自己开心,有时候还那么温柔。

  就一条不好,一天到晚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

  嗯,还有一条,就是那个李蚂蚱。

  但只要那个李蚂蚱没来学校,那就是晴空万里了!

  陈诺今天罕见的一整天都在学校,而孙可可终于可以一个人霸占这个家伙,旁边没有那个碍眼的大长腿。

  体育课上了一半,体育老师照例扔了几个排球篮球给学生,就再次放羊了。

  学上们一哄而散,玩玩闹闹起来。

  陈诺在草坪上找了一个最厚实最柔软的地方靠着,春天的阳光晒得人暖洋洋,也懒洋洋的。

  孙校花在旁边坐着,身子就差要偎进陈诺怀里了……也就还顾忌着这是在学校。

  自从初吻那次之后,孙可可心中已经把陈诺当成自己的男盆友了。

  抱都抱了,亲都亲了,那不是男盆友,还能是啥?耍流氓嘛?

  孙校花心中理直气壮的。

  女孩靠在陈诺身边,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手里拔着青草,一根一根的捻来捻去,捻的满手都是青草汁,就顺手往陈诺的校服上擦。

  两个青春年少的人就这么靠着,远远看去,倒是画面美好。

  陈诺心中也舒坦,躺着躺着,就有点犯困……

  就在这个时候,孙可可忽然凑了过来,低声笑道:“我爸今天不在家,出差去了。”

  嗯?!

  陈诺一个激灵,立刻坐了起来,看着孙可可。

  内什么,你要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

  “老孙哪儿去了?”陈诺神色很沉着的问道。

  孙可可三言两语说了一下。

  明白了。

  教育公司组织出差了,公司下属的几个学校的负责人被召集去一起开会,老孙作为几个月后内定的学校教研工作负责人,也被叫去出席,商讨明年升学和教务工作改制的事情。

  去吴州,就是观闲街金鸡湖的那个吴州。

  这一走就是三天。

  陈诺眼珠子转了转:“那……”

  “我晚上要去蒋老师家补语文课,讲作文。”

  陈诺点了点头。他现在已经基本清楚孙校花补课的情况了。

  这个补语文课的蒋老师,也是本校的,带高三毕业班的。教学水平还行,不算好也不算坏,但为人还挺好的,人品不差,和老孙算是朋友。

  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学期他们升上高三后,这位蒋老师就要带他们的语文课了。

  而学校内定的班主任,正是陈阎罗的老丈人。

  嗯,老孙光荣回归,老吴荣退二线,继续养他的腿去。

  所以老孙从这个学期开始,已经请了那位蒋老师,给孙校花补语文课,也算是先熟悉一下,下个学期就可以无缝对接,教学进度也跟得上。

  可惜了啊!

  老孙出差这么好的机会,结果孙校花晚上还要补课。

  没了单独相处的机会呢。

  ……其实不补课也不方便,孙校花不还有个妈么。

  不过呢,在陈诺的心中,实在不大看得起杨晓艺这种女人。

  从来陈诺心里就当她不存在!

  “我们好久都没有在一起逛街了。之前还说一起看电影呢。”

  孙校花嘟囔着嘴。

  可怜的呀。

  明明是一个学校同班的同学,弄的好似牛郎织女似的。

  陈诺看着孙校花的脸蛋。

  罢了,毕竟啃过人家了。

  “晚上我陪你。”

  “啊?我还要补课啊。”

  “没事,你看我的就好了。”

  ·

  放学后,陈诺让孙校花先回家去吃饭和拿书本。自己则跑出去了一趟。

  半个小时后,陈诺敲响了孙校花的家门。

  孙可可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一看陈诺来了,立刻拉着他出门就走。

  杨晓艺在家里还想叮嘱两句注意安全呢,一句话没说完,门都关上了。

  其实也没啥叮嘱的。

  那位蒋老师住的特别近。

  老孙家住504,蒋老师家住302。

  一栋楼上下。

  ·

  蒋老师大名蒋纲。四十多五十不到的样子。

  长了一张和和气气的老好人的脸。

  孙可可敲门的时候,是晚饭刚过的点,七点钟。

  蒋老师家客厅里已经坐了还有两个学生。

  一个是陈诺和孙可可的同伴同学,至今还没有名字的工具人班长,嗯,就是李颖婉的同桌。

  还有一个是另一个高二年级的女生,叫杜晓燕。

  嗯,就是修罗场1.0的发生之前,陈诺打篮球时候,给他送纯净水的那个妹子。

  这个妹子模样还行,谈不上漂亮,但颇有几分少女的娇俏可爱。遗憾的是……

  陈诺扫了一眼。

  太瘦!

  蒋纲老师打开门的时候,先看见孙可可,很亲热熟悉的喊了一句:“可可来了啊。”

  随后看见了站在孙可可身后的陈诺。

  嚯?认识啊!

  学校里的大红人啊。

  虽然本人在学校没啥出名的事儿……但同一个学校的老师都知道这个小子。

  胆儿真肥!在老孙的眼皮底下泡人家女儿。

  在学校里就差跟孙可可出双入对了。不少老师都知道这个事儿。

  老孙自己是左压右压,都管不住。

  害!

  按照蒋纲的想法,老孙也就是个书生气太重了!什么管不住压不住?

  抓回家里,一顿棍子,打了就老实了!

  老孙那套教育子女的方式,蒋纲是不认同的。

  棍棒底下出孝子嘛。

  可蒋老师意外的是……孙可可来补课,这个小子跟着干嘛来了?

  孙可可先进门,陈诺也跟着溜了进来,进门就点头哈腰:“蒋老师好!”

  “你是陈诺吧?你怎么来了?”

  蒋老师皱眉。

  “这不是听说可可在您这儿补课,我跟着来拜会您一下。”少年笑眯眯的模样:“也顺便祝您端午节快乐。”

  端午?

  这才四月,端午还远着呢。

  要说近……清明节倒是刚过去不久。

  这不是瞪眼胡说八道嘛!

  “陈诺同学,你直说来意吧。”蒋老师不想跟这个小子嬉皮笑脸。

  陈诺先把孙可可推去了桌边。

  班长和杜晓燕都好奇的看向这里,

陈诺就当没看到,对孙可可使了个眼色,女孩先坐下了。

  “蒋老师,能去厨房说两句么?”陈诺很客气。

  “……”蒋纲也有点好奇了:“行吧。”

  两人先后去了厨房。陈诺跟在后面,还顺手把门掩上了。

  在厨房里,陈诺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信封来。

  “蒋老师,明年您就要接我们班了。您看,我也想好好学习的。我听可可说,您教她补课,水平特别高,您看,能不能让我也跟着您学习?”

  说着,信封就放在了旁边的灶台上。

  蒋纲愣住了。

  补课?

  高中部的老师,谁不知道陈诺这个家伙是出名的总逃课啊!

  他会想好好学习?

  他……

  他特么是来盯着他的小媳妇的吧!!

  蒋老师有点为难。

  他在家里开这个小补习班,其实是这个年代的一个特色……很多学校的任课老师,都在业余时间,在自家带学生补课。

  恰饭嘛。

  八中的待遇不算高,毕竟不是重点学校,老师的收入也很一般的。

  何况……蒋纲老师家里还有些特殊情况,一直要用钱的。

  带陈诺不是不能带……可问题是……这小子摆明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而且,老孙万一知道了问起来,岂不是尴尬。

  正纠结着,陈诺却非常机灵的,忽然就扭头对厨房外的客厅方向喊了一声:“欸?可可!对了,有个话我忘记问你了。”

  说着,陈诺对蒋老师点了下头,直接拉开门出了厨房,就把蒋老师自己留在了厨房里。

  蒋老师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桌上的信封,一下就明白了这个少年的用意。

  这个小子,做事情很通透呀。

  伸手在信封上按了一下。

  嗯,不薄!手感上就能感觉出来,厚度比其他几个学生家给的都要多。

  唉……这可咋办。

  ·

  片刻后,蒋老师从厨房里出来,走到客厅桌前。

  “开始上课吧。”蒋老师缓缓道:“今天开始陈诺同学也和你们一起在这里补课。”说着看了一眼陈诺:“你的语文书和练习册都带了么?”

  “没事,我可以和可可合用一本。”陈诺笑道。

  ……好吧!果然不是来学习的。

  蒋老师有些无奈。

  要是摸着良心的话呢……

  本不想答应的,可他给的实在太多了呀。

  `

  一堂小课上下来,陈诺发现这位蒋老师其实还是有点货的。

  他讲课的风格绵密扎实,而且肚子里也有东西,出口成章,教学过程里也会循循善诱,其实是个不错的老师。

  “举这个字的几种意思,都清楚了吧?一是往上托,比如举起。二是行为,比如举止举动。三是发起,比如举办举行。四是提出,比如列举和举例。五是推选,比如选举推举。六是全部的意思,比如举国上下,举世闻名。”

  蒋老师说完,看着面前四个学生:“现在每人说个词语,带举字的,然后把在这个词里举字的意思说明。”

  工具人班长:“举手投足,这里举是往上抬的动作的意思。”

  杜晓燕:“举一反三,这里举的意思是提出。”

  孙可可:“举重若轻,嗯,也是往上抬的动作的意思。”

  到陈诺了,沉吟了一下:“举案齐眉!”

  蒋老师翻了白眼。

  你说就说,看孙可可干什么!

  ·

  “相这个字的几个不同的意思和用法……一是……二是……三是……下面每个人说一个……讲明白意思。”

  工具人班长:“相提并论,意思是……”

  杜晓燕:“不相上下,意思是……”

  孙可可:“另眼相看……意思……”

  陈诺看孙可可:“相敬如宾……”

  蒋老师:“……”

  ·

  “白这个字的意思,有颜色,明亮,形容纯洁……等多种意思……陈诺!你敢说白首偕老你就给我出去!!!”

  ·

  一节课没上完,UU看书 www.uukanshu.com蒋老师终于明白,为啥最近一段时间老孙总是忍不住用手捂心脏了。

  老蒋安慰自己:收了钱的收了钱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响了。

  蒋老师过去开门,里面的几个年轻人就瞧见门口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面貌粗犷,穿着一件夹克衫,但是衣服上有些机油的痕迹。

  “蒋老师,不好意思,给您舔麻烦了!”

  中年汉子把一个塑料袋递了过来,里面是一些水果。

  然后转身,把他身后站着的一个少年用力推进了门。

  “跟老师好好学!!!听见没!敢不听话我揍死你!”

  中年人对自己儿子横眉瞪眼,然后又对老师点头客客气气:“就拜托您了,老师!他要是能考上个大专,我就心满意足了!”

  中年人又对自己儿子狠狠的训斥了两句,告辞离开。

  蒋老师叹了口气,对门口这个少年说:“进来吧,害,别愣着了,进去坐。”

  ·

  张林生原本低着头走进大门的,一进门,抬头就看见客厅桌前围坐着四个年轻人。

  第一眼就看见了那张他最讨厌的笑眯眯的脸!

  卧槽!!!

  我特么和这个B成同学了?!

  浩南哥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

  【邦邦邦,求推荐票啦。周日晚上十二点上架,大家到时候来捧场啊!首订就拜托你们了。

  还有就是预求一下1号的月票,新书上架第一个月,要争一下新书月票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