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66章 【出事的姜英子】

  (晚了点,开会开到晚上才回。】

  ·

  第六十六章【出事的姜英子】

  陈诺气的大骂。

  自行车别的地方还好说。

  座垫经过了一晚上雨水的侵泡,已经彻底湿透了,皮座垫下的海绵已经吸饱了水,擦是擦不干的。若是坐上去骑的话,只怕裤子都会被弄潮湿。

  想了想,陈诺干脆转身上楼跑了一趟,再次下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了个塑料袋。

  用塑料袋套在了座垫上,然后口一扎。

  这么坐着骑,有塑料袋隔着水,就没问题了。

  话说二十年后,好像已经很少有人这么做了。

  但在这个年代,人们都还用这种土办法来对付雨水的浸泡。

  ·

  陈诺骑着车去了趟磊哥那儿。他的摩托车放磊哥那儿换排气管,顺便保养一下。

  磊哥把保养的好好的摩托车推了出来,本来还打算和陈诺说说店铺账目的事儿。但陈诺一摆手,表示自己完全没兴趣听。

  “说了钱是借你的就是借你的。我不要股份。这买卖也是你自己的产业,和我没关系。你赚到钱了,把借你的还我就完了——其他的别想那么多。我对这些没兴趣。”

  说完,陈诺跨上摩托车一溜烟走了。

  磊哥在原地挠了挠脑袋。

  这位小爷,看来不是装样子,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这点产业啊,并没有想插足的念头。

  心中的最后一点疑虑,也就消散了。

  ·

  今天陈阎罗到底跑出来有啥事儿呢?

  当然不是去学校。

  他今天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办理。

  开家长会!

  去小叶子的幼儿园。

  ·

  骑车摩托车来到幼儿园,进去后,陈诺其实有点迷。

  两辈子为人,上天入地的事儿都做过。但是对陈阎罗来说,开家长会还真的是头一遭——以家长的身份。

  到来的家长基本都是孩子的妈。

  幼儿园的教室里,坐满了一大票少妇。

  陈诺就坐在一群少妇中间,其实是有点尴尬的。

  其中偶尔也有一两个男家长,但是看着和陈诺年纪也差的挺大,所以也没什么话说。

  倒是一帮少妇大姐姐们,对教室里坐着的这个齿白唇红的少年,颇有点好奇。

  有性格外向的就和陈诺寒暄了几句,打听到了陈诺是以兄长的身份来开家长会,就都很意外。

  有的就问父母在哪儿,陈诺想了一下,没说叶子的父母都在坐牢——怕对叶子影响不好。

  就干脆说父母都不在了。

  没明说,反正就说不在了……至于怎么理解,随她们了。

  这一下,反而激发了不少同情,一片惋惜之中,倒是对陈诺这个长兄为父的好哥哥,就多了几分好感。

  还有几个热心的大姐姐,主动留了电话给陈诺,表示,一个大男孩带孩子生活肯定会遇到很多麻烦,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可以联系自己。

  陈诺很真诚的一一谢过。

  幼儿园的家长会走流程,并不复杂。老师介绍了一下孩子的教育情况,然后和家长叮嘱了一下孩子打疫苗的事儿。

  最后分了点时间,挨个单独和家长聊几句。

  排队排到陈诺这儿的时候,老师表示小叶子小朋友在幼儿园里表现挺好,乖巧可爱,长的也好看,老师和其他小朋友都很喜欢。

  唯独一点……

  “这个学期,孩子的精神状态明显和上个学期不同,感觉孩子开朗活泼了很多。不过呢……似乎你们在家里生活的时候要注意一点,小叶子现在感觉有点早熟,平日里,一些不适合的电视,就不要给她看了。”

  害。

  能不早熟么。

  别的小朋友还在唱“小燕子穿花衣。”

  小叶子同学已经在唱“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了。

  听了老师的话,陈诺决定回去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家里电视机遥控器锁起来。

  家长会结束,陈诺带着妹妹离开了幼儿园。

  今天约好了晚上去老孙家吃饭的。

  可结果才回到学校,到了教职工宿舍楼下,陈诺的手机就响了。

  是李颖婉打来的。

  陈诺接通后,笑道:“怎么了,把你妈骗过去了没?”

  电话那头,传来了李颖婉哭泣的声音。

  “欧巴!你快来啊!妈妈出事了!!”

  ·

  陈诺赶到李颖婉住的酒店的时候,只用了半个小时。

  他把妹妹放在了老孙家里,借口磊哥店里有急事需要去干活,溜了。

  李颖婉在八中上学,一直住在本区的一家高档酒店。反正是资本家的女儿么,家里有钱,在这家酒店开了一个套房长包房。

  姜英子这次来,也住在这里陪女儿一起。

  陈诺赶到的时候,套房里刚好有人出来。

  李颖婉和姜英子的秘书,正在送人离开。

  陈诺一问才知道,是区医院的医生。

  姜英子今天上午去在金陵投资的工厂视察了一下,中午回来后,洗了个澡,就休息了会儿。

  母女两人因为昨晚的事情,今天本来话就少。李颖婉也没和母亲多说什么。

  可结果姜英子洗完澡躺下后,居然就睡着了……李颖婉也没多想。

  可不成想,姜英子这一睡,越睡越沉,睡了足足两个多小时都没起来,李颖婉觉得有点不对,就去母亲的房间看了,发现姜英子已经陷入了昏迷,而且身体也发烧了。

  以为是生病了,立刻就叫了秘书来。

  秘书联系了区里负责招商的部门。

  姜英子是重点外商,投资大金主,招商的部门也很重视,立刻把区医院的医生找了来上门给姜英子检查。

  区医院一开始没当回事,只以为是正常的感冒发烧,派了一位呼吸内科的副主任——一般的情况,也绝对够用了。

  检查了之后,初步的判断,就当是感冒发烧了。

  医生给姜英子打了退烧针,又留了些药,就准备告辞的时候,陈诺到了。

  那位医生叮嘱秘书,要关注病人的体温变化,最好每个小时都测一下体温,如果烧退了就没事。如果一直不退的话,就再和医院联系。

  李颖婉是小孩性子,发现母亲病了,开始六神无主,就给陈诺打了电话。

  陈诺真的来的时候,医生已经看过了,李颖婉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倒也没太慌张了,毕竟医生说了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可能是刚来金陵,最近舟车劳顿,身体疲劳,又引发了水土不服。

  再加上从李颖婉这里得知,昨晚姜英子喝了酒。就更好像佐证了医生的判断。

  秘书送医生下楼,陈诺跟李颖婉回房间。

  陈诺原本想礼貌性的看一眼姜英子就走的。

  可跟着李颖婉进了姜英子的房间,走到床前的时候,忽然觉得不对了!

  姜英子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盖着毯子。看着仿佛是睡着了,但其实呼吸粗重,而且有些紊乱。

  脸色也有些红……发烧烧的。

  这些都没什么,可陈诺一站到姜英子的床前,忽然就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的奇怪的气味。

  一股子若有若无的,仿佛像是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

  这味道很淡,若是不仔细闻的话,就会被忽略掉。

  陈诺皱眉,看李颖婉:“房间里喷消毒水了?”

  “没有啊。”李颖婉摇头。

  陈诺眼睛眯了起来,仔细看了看床上的姜英子,脑子里飞快的确定了一下姜英子的症状,和自己记忆里的一个东西印证了一下。

  “你确定没喷?”

  “确定啊。酒店没有人喷,秘书也没做过。”

  陈诺的脸色变了!

  他第一时间,扭头看了看房间的窗户,故意走到窗前,仿佛是开窗透气一般的,借着开窗的时候,眼神飞快的往远处扫去。

  几秒钟后,陈诺转身回来,直接走进了房间里的洗手间。

  从洗脸池的台子上,找了一根酒店里洗漱用品配的棉签。

  陈诺开始在浴室里四处搜寻起来。

  片刻后,他走进了浴室的淋浴间里,眼神扫了一圈后,摘下了淋浴的喷头,拧开后,用棉签在里面刮了刮,然后凑近了嗅了两下。

  陈诺的脸色越发难看,然后用一张纸巾把棉签包好了才走洗手间。

  叫过李颖婉:“你去做一个事情,UU看书 www.uukanshu.com让酒店送一个老式的口含式的体温计来。”

  李颖婉有些茫然:“口含式的体温计?欧巴,你刚才到底在找什么?”

  “先别问这么多,快去!要快。”

  李颖婉毕竟是信任陈诺的,听到这样的话,就先压下了心中的疑惑,飞快的跑出去交代秘书去办理了。

  不多片刻,秘书带回了体温计。

  陈诺亲手把口含式的体温计塞进了姜英子的口中舌下。几分钟后取出,看了看上面的体温刻度。

  李颖婉已经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惶恐:“欧巴,我妈妈她怎么了?”

  陈诺叹了口气:“中毒了。她被人下毒了。”

  ·

  【说一下,明天早上的一章,要挪到明天晚上发。

  也就是说明天早上不更,明天晚上会发两章。

  其实我这几天一直在开省里的两会,我是省政协委员。

  每天开会从早开到晚,每天都是抽时间码字更新,我同时还要分出时间来写会议的发言稿之类的。省级的两会,发言稿都是要提前一天写出来然后上交先审核的,所以,前面过去的这几天更新其实挺艰难。

  前面几天,一个字没跟你们提,因为我能搞得定就不说了。

  但明天因为有个会,早晨很早就要出发,我今晚不能熬夜码字了,不然起不来,所以明天早上的更新今晚来不及写,只能挪到明天晚上更两章了。

  就这样。

  明天两会就结束了。这也是我春节前最后一个会议了。终于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码字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