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65章 【算个啥】

  第六十五章【算个啥】

  张林生傻眼了。

  尤其是那句“你是不是男人啊”,这样的话,对一个年纪十八岁,血气方刚的小子来说,实在是太具杀伤力了。

  虽然心中也是忐忑的,虽然也是紧张的,虽然也是……

  可张林生毕竟也是带把儿的,脑子上涌去一股热血,他有所反应了。

  他的反应就是,直接啃了上去!

  然后……

  “啊!哎呀!!”

  两人痛呼着弹开。

  十八岁的张林生打过架也斗过狠。

  但亲姑娘真的是这辈子头一遭。何况刚才又被一激,发了狠。

  一口啃下去,因为啃的太凶了,直接撞在了这个女人的嘴唇上。

  牙齿磕嘴唇,差点没磕出血来。

  女人捂着嘴往后缩,张林生也是。

  随后女人抬头看张林生,没好气的笑道:“你是狼崽子吗?这么狠,要一口吃了我呀!”

  张林生又是疼,又是讪讪的,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要不要凑过去继续呢?

  “那个,嗯,对不起啊。”

  女人看着张林生,忽然眼珠一转:“你不会没亲过女人吧?”

  呃……这就有点打脸了。

  虽然是事实,但你别说出来啊。

  张林生瞬间脸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讲话。

  女人哈哈哈哈哈笑了起来,笑得张林生越发心虚的时候。女人忽然又有些得意,然后主动凑了过来,双手捧住了张林生的脸。

  吧唧一口。

  红红的嘴唇用力亲在了张林生的嘴巴上。

  可怜浩南哥顿时就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

  如同一个锤子砸在天灵盖上,脑子里钟鼓齐鸣,心中礼花绽放,一时间连魂儿都要飞出脑门去了。

  就觉得自己的嘴巴接触在一个温软香甜的所在,那柔软又芬芳的气息,叫十八岁的少年郎全身激动的发抖,却感觉都一股子燥热从内心的最深处,一下就被勾了起来。

  心中鬼使神差的一个念头:原来女人的嘴唇,是这个滋味!

  就在张林生沉迷其中的时候,女人却又退开了。

  双手依然捧着张林生的脸,只是一双眼睛静静的瞧着他。

  张林生口干舌燥,心中有些遗憾,有些不舍,有些失望的看着她。

  “噗,果然是个雏儿啊。”女人仿佛很开心的样子,然后拍了拍他的脸蛋:“你晚上那么酷,那个王哥都被你吓走了。现在看来,又觉得你还挺可爱的。”

  张林生的眼睛里开始出现小火苗——这个眼神被女人看在眼里,她却反而往后更退了退,嘻嘻一笑。然后起身站了起来。

  她进房间里去,拿了个抱枕出来和一盒烟,才重新坐在了张林生的身边。

  怀里抱着个抱枕,身子轻轻的靠在张林生的肩膀上——没靠实,就这么虚靠着,但两人却贴的挺近。

  女人从烟盒里摸出两支烟,先给张林生点了根,然后自己也点了根,默默的抽了两口后,才笑道:“你傻了么?一直这么看着我干嘛。”

  张林生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你挺好看的。”

  “哈哈哈哈。”女人笑了笑,然后看着他温言道:“你叫什么名字?”

  “浩……嗯,张林生。”

  女人狐疑:“不会是假名吧?我记得今晚他叫你浩南?”

  “呃,那是外号,我真叫张林生。”

  “多大了?”

  “……二十。”不知道为什么,张林生虚报了两岁,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才十八。

  “二十啊,那和我老家的弟弟差不多大呢。”

  张林生张了张嘴。

  他其实很想问女人多大。

  他看不太出来……眼前的这个小霞,正处于一个女性最有魅力的年纪。

  看着言行举止妩媚成熟,但偶尔又会流露出一丝丝年轻少女的感觉。这种状态,看着时而女人,时而女孩。

  “那,你叫什么名字?今晚我在那儿,听别的女孩叫你小霞?”

  女人笑了吗,想了一下,低声道:“你不懂,在那个地方上班,都是给自己取个上班用的名字,嗯,我真名叫曲晓玲。”

  说着她拉过张林生的手,用手指在张林生的手心上虚写了三个字。

  “就是这三个字啦。”

  张林生只觉得手心痒痒的,痒到了心里。

  之后两人又聊了会儿,曲晓玲就这么偎依着他,跟他说了不少事情。

  曲晓玲来金陵都快四年了。没什么文化,初中上完就不念书了。在老家待了几年,觉着烦闷,就出来打工,一直在KTV这种地方上班,已经换了三个场子了。

  最早一开始,是去做服务员。但做着做着,看当陪酒小姐赚的多,自己又缺钱,再加上被其他人一怂恿,也就跟着做了。

  老家有父母,有个果园,不大,饿不死也赚不到钱。有个二十岁的弟弟,在家乡混着,也没念书了,打打零工,但都做不长。

  曲晓玲最大的愿望就是多赚钱,然后攒出来给自己的弟弟在老家买个房子——这样弟弟才能娶媳妇。

  说到这里的时候,曲晓玲看着张林生:“你不会瞧不起我吧?”

  张林生没说话,但用力摇了摇头。

  曲晓玲的样子,松了口气,然后用一种带着开心的笑容,深深的看了一眼张林生。

  这个放心又开心的笑容,让张林生心中一甜。

  随后曲晓玲又问起今晚在停车场发生的事情。

  “那个王哥,他为什么那么怕你啊?你到底什么人啊?”

  呃,这个问题,张林生是真的回答不上来了。

  他沉默了下来……其实少年就是自卑,如果扒掉“浩南哥”这个伪装色的话,其实骨子里自卑的张林生,在女孩面前是不太会说话的。

  他就是那种性格的人:为了掩饰自卑,在很多人面前会极尽轻狂嚣张。但是在真的自己在意的人面前单独相处的时候,却反而不太会说话了。

  看着少年沉默,曲晓玲却可能误解了他的意思了。

  “好吧好吧……神神秘秘的,不想说就算了。”她故意叹了口气,又好奇道:“欸?你家不会是在本地很有势力吧?所以那个王哥才怕你?啊不对不对!你妈妈罗阿姨还在场子里上班呢,你家要真有势力也不会至于。”

  曲晓玲兴奋了起来:“你不会是道上混的对吧?你肯定很有名对不对?”

  “呃……算是吧。”张林生含糊其辞。

  他隐隐的有些虚荣心,在面对曲晓玲的时候。

  心中想着:这也……不算撒谎吧。

  好歹也是八中浩南哥不是。

  曲晓玲立刻兴奋了起来,她坐了起来,看着张林生:“那,以后我被人欺负了,你会保护我吗?”

  这个问题,张林生回答的就很干脆了,少年挺起胸膛,很果断就道:“当然的!这个肯定的啊!”

  曲晓玲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然后横了他一眼,故意道:“就怕你今天出了这个门,就把我忘记了。”

  “不会的。”张林生赶紧又道:“我肯定不会的。”

  “为啥啊?我可有点不信。”

  “嗯……”张林生想了想,笨拙的道:“那个……我妈还在跟你一起地方上班呢,我总要去接我妈的,总会经常见到你的。”

  “那你不去场子接你妈,你就不见我了?”曲晓玲笑的有些媚态。

  张林生语塞,一肚子的话,却不知道怎么说,有些焦急的样子。

  “哈哈哈哈。”曲晓玲笑了,忽然凑了过去,在张林生的脸上亲了一下。“好了好了,逗你的啦。”

  张林生呆了一下,被亲了之后,又有些心中冒火的样子,吞了下口水,喉结上下动了动。

  曲晓玲却用力推了他一把:“别动坏心思啊……我们今天才刚认识,已经给你很多甜头了。”

  “呃……”少年讪讪的红了脸。

  “以后……以后我们认识久了,再说……再说嘛。”曲晓玲撒娇。

  “那……我以后可以找你么?”张林生问。

  在得到曲晓玲的肯定后,张林生犹豫了一下:“那我以后叫你……晓玲姐?”

  “切!什么姐姐弟弟的。”曲晓玲有些不屑,用一种看透了的语气,很不以为然的语气:“别学那些人,认什么哥哥妹妹,姐姐弟弟的,都是乱来的。”

  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干哥干妹,迟早乱睡!干姐干弟,都是演戏!”

  张林生呆了呆。

  曲晓玲却立刻追问道:“那你平时有没有认什么姐姐啊,妹妹啊什么的?”

  “没有,肯定没有!”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张林生的脑子里仿佛飘过了孙校花的样子,想起自己当初在学校操场堵孙校花,想认她当妹妹的那档子事儿。

  但也就一秒钟,这个白月光就被她扔到脑后了。

  身边的这个女人,香喷喷的,丝薄的睡衣,那白花花肉乎乎的大腿,那小蛮腰,那小翘臀,那胸前若隐若现的一团雪白……

  在性感面前,可爱……

  什么白月光,没有白月光。

  “嗯,那我以后就叫你晓玲,还是玲玲?”

  “都行,名字么,就是个称呼。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曲晓玲仿佛很洒脱。

  “那……我能问问你多大么?”

  “我?我二十二啊。”曲晓玲笑道:“你不会嫌弃我比你大两岁吧?”

  呃,虽然立刻果断摇头了。但张林生心中却想:不是大两岁……那是大四岁了呀。

  又坐了会儿,两人随意说了几句闲话后,曲晓玲开始打哈欠。

  张林生虽然不太明白,有些懵懵懂懂的,但心里却清楚一个事情:今晚看来不会再有什么像之前那样让人上头的情况发生了。

  想了想,他虽然不舍,还是低声道:“那个,不早了,你要不睡觉吧,我赶紧回去了。”

  “嗯,好的吧。”曲晓玲起身,送张林生到门口,却又忽然叫住了他:“你等下。”

  她跑回了房间里,拿了一管口红出来,走到张林生面前,拉起他的手,用口红在他的手上写了一串号码。

  “这是我手机号,你记住了别弄没了呀!”曲晓玲笑道:“回头你把你的手机号发短信告诉我。”

  张林生没好意思说自己其实没手机,含含糊糊的点了下头,认真看了手上的号码,心中默念了几遍,牢牢记住。

  出了曲晓玲的家,房门关上后,张林生仿佛怅然若失。

  他一路下楼,心中还在默默背诵手机号码。

  曲晓玲站在窗户口,看着少年出了楼道,然后开自行车,骑车离去。

  她嘴角扯出一丝微笑来。

  “真是个雏儿啊,又好玩,又傻乎乎的呢。”

  一边骑车一边往家赶的张林生,心中却在反复的思索一个难题。

  女大三抱金砖……女大四怎么算啊?

  ·

  前半夜的时候,李颖婉还试图挣扎,挣扎不开了就哀求陈诺,后来哀求也不行了,女孩脾气上来了,甚至还骂了陈诺几句。

  结果陈诺也不客气,直接从自己的衣柜里翻出一双袜子,塞她嘴里了。

  李颖婉顿时老实了。

  好吧,陈诺毕竟还是心软的,也没有真的彻底不做人。

  塞的袜子是新的,没穿过的。

  后半夜的时候,李颖婉睡着了。

  毕竟闹了半夜,加上晚上还喝了酒。

  听着女孩的呼吸渐渐深沉,陈诺舒了口气。

  ·

  李颖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墙上的挂钟显示已经是十点多快十一点了。

  女孩顿时一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

  这一弹才发现,原来身上的被子和绳子已经解开了。

  赶紧下床出了房间,就看见陈诺坐在客厅沙发上抱着一本小说在看。

  “醒了?”

  “嗯……欧巴……”李颖婉犹犹豫豫的。

  “行了,醒了就赶紧洗漱,然后回去吧。”陈诺起身,伸了个懒腰。

  李颖婉委委屈屈:“我就那么没有魅力么。昨晚你那么对我……”

  “行了行了,别扭扭捏捏的,洗漱,然后回去!我这儿没给你弄早饭。”陈诺挥手。

  “可是,我妈妈那里……”李颖婉过去抓住陈诺的胳膊摇晃:“我不想回南高丽,她真的会把我送给财阀的。我不要被送给财阀呀。”

  “财阀多好啊!没准还是个大长腿欧巴呢。你们国家的电视剧不都这么演嘛。”

  “欧巴!!!”李颖婉鼓起腮帮子瞪圆眼睛。

  “好了好了!你就回去跟你妈说,昨晚我们已经在一起了,都这么大孩子了,对父母撒谎这种基本技能还用人教?”

  陈小狗又开始不说人话了。

  李颖婉有些担忧:“可是,妈妈很精明的,我怕骗不过她呀。”

  “嗯……”陈诺想了想。

  确实,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想在这方面骗一个经验丰富的已婚妇女,确实有点不保险。

  想了想,陈诺转身,在房间里翻出一把木尺来。

  “李颖婉你过来。”

  “咦,欧巴你干什么?这个尺子你拿来做什么呀。”

  “你过来,我教一招绝技。”

  “哈?”

  萤火虫一脸萌萌憨憨的样子靠了过来,被陈诺一把抓住按在了沙发上,尺子就抽在了姑娘翘翘的屁股上。UU看书 www.uukanshu.com

  Pia!

  “呀!!!”李颖婉尖叫一声,痛道:“陈诺!你干什么啊!!不是说叫我绝技的嘛?”

  “对呀,苦肉计!”

  Pia!

  “啊!!还打我!!啊!!!!你又打!啊!!!”

  陈诺按着李颖婉,在她屁股上一口气抽了七八尺。最后放开李颖婉的时候,长腿妹子已经疼的脸都涨红了。

  李颖婉跳起来,却立刻疼的抽了口气:“你打我干什么。”

  陈诺审视着妹子,李颖婉疼的有些走路不那么利索了。

  “行了,这下应该能骗过你妈了。”

  “哈?”

  “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我说行就行。啊对了,最好再加一个。”陈诺想了想:“你平时痛经过没有?对了,就是痛经的感觉,你找找,见你妈的时候,你就回想你痛经时候的感觉,然后做出来,虚着点……”

  李颖婉一脸哀怨,又满头雾水的走了。

  好吧,陈小狗对于打李颖婉屁股,是毫无心理压力的。

  反正上辈子,教萤火虫徒手格斗的时候,暴揍她是家常便饭。

  打屁股算个啥。

  算个啥嘛!·

  ·

  哄走了萤火虫,陈诺也下楼出门了。

  走到楼下,就看见自己的崭新的自行车被不知道哪个王八蛋给从屋檐下挪到雨中了!

  “卧槽!谁这么难缺德啊!”

  ·

  【车速想要飙,全看推荐票。】

  【过弯要飘移。月票投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