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64章 【那1夜】

  第六十四章【那一夜】

  这个叫小霞的女人家里,很乱。

  一个两居室的老式房子。

  客厅很小,一张四人的小餐桌,勉强再摆个沙发,就满满当当了。

  餐桌上还扔着包,门口地上是乱七八糟的皮鞋高跟鞋。沙发上还有脏衣服。

  餐桌上有吃剩的饭菜,也没打扫,就这么扔在那儿。

  张林生没经验,实在没想到,这个看上去香香甜甜的女孩,家里居然乱成这种鬼样子——若是他再年长十年,有了经验后,就会知道,其实单身女孩的家里,大多都是很乱的。

  “你别愣着啊!先坐!”

  张林生愣了一下,自己衣服潮湿的,不好意思坐人家的沙发,怕弄脏,就坐在了木凳子上。

  勉强坐了半个屁股。

  女孩麻利的跑进屋子里,然后翻出了一个男士夹克和休闲裤来。

  “你穿这个吧,我给我爸买的,还没带回去,新的。我家里只有这一套男人衣服。”

  衣服扔在了张林生的怀里。

  然后扔下一句:“你去我房间里换,我要赶紧洗澡,都淋透了。”

  嗯,这话看着没毛病的。

  张林生穿着外套,春雨虽然绵密,因为骑车,而且一路女人还撑着自己的风衣挡着,所以张林生是外套湿了,但是绵密的春雨并没有穿透外衣,里面的还干着的。

  但女孩不同了,她身上就一条晚上上班穿的红色深V露背裙。早就湿透了。

  说完,女孩直接进了洗手间,门一关,很快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张林生十八岁的年纪,这辈子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

  坐在那儿,先愣了会儿神。

  听见洗手间里悉悉索索和哗啦啦的水声,少年心跳的节拍又有点混乱的意思。

  脑子里止不住的都是今晚在KTV里看见的,这个女人穿着那件窄紧身,又单薄又贴身的红裙子,那个背影曲线……

  用力摇摇头,张林生抓起衣服走进房间。

  路过洗手间门口的时候,他脚下慢了半分……但少年其实终究还是只是少年,还不是LSP的年纪,没有做出那种趴在门板上偷听的下贱事。

  两个房间,一个锁着门,一个是开着的。

  张林生进去,在门口墙上找到了电灯开关,打开后,就愣住了。

  房间里更乱!

  床上的被子没有叠,乱七八糟的窝在那儿,原本是一个双人床,但床上还有换下来的衣服没收拾,就那么散乱的丢在床边。

  衣柜旁摆了个椅子,上面还有包,椅背上挂了条袜子。

  一个梳妆台,有点老,镜子上裂了条缝,用玻璃胶粘上了,看着就像多了道疤。桌面上堆满了化妆品,还有散落的口红扔在那儿。

  地上还有两个纳物箱,里面也是堆满了衣服。

  一句话,这个小小的房间很乱,很满,能插脚的地方都不多。

  而且房间里带着一股子香气。

  床头柜上是烟盒,烟灰缸满满当当的,还有一筒拆开的薯片。

  张林生飞快的脱掉外套和裤子,换上了。

  然后不敢多看,走出房门,重新坐回到客厅。

  女人还在洗澡,水声哗啦啦。

  张林生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

  不过,今晚父亲大夜班,母亲也没回去。

  少年心中安慰着自己……

  其实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该走,但又有那么一点点不想走。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也其实并没有期盼着点什么。

  就是想……再等等。

  嗯,至少要等主人出来,跟人打个招呼再走吧。

  张林生心里这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

  陈诺觉得房间里有些气闷,起身去把窗户打开了。

  看了一眼时间,扭头道:“走吧,送你回去。你让司机来接你么?”

  “我……今晚不回去可以么?”少女羞红了脸,抬起头来可怜巴巴的看着陈诺。

  嘶!

  陈阎罗的心跳也漏了半拍,然后故意笑了笑:“怎么?这是要献身吗?”

  李颖婉沉默了会儿,低声道:“妈妈今天问了我许多问题,问我……我……我来这里这么久,和你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你怎么回答的?”

  “我……我说我在练绕口令。”

  “……”

  尽管这个气氛有点违和,但陈诺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妈妈下午和我说了很多很多……今晚,今晚我如果回去的话,她肯定又要说很多话。我不想听那些话,可以么欧巴?”

  李颖婉的脸上红的就要渗出血了,低声如蚊子哼哼:“我,我今晚就住你这里,可以么。”

  陈诺叹了口气。

  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她低头沉默,但是又很倔强的脸。

  仿佛和上辈子那个萤火虫,渐渐重合。

  终于还是有些心软。

  陈诺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睡觉前把电视机关了,你今晚睡叶子的房间。”

  砰。

  陈诺的房门关上了。

  ·

  那仿佛永远都不会停的水声,终于停了。

  张林生顿时身子一激灵,坐直了背。

  可眼巴巴的看着洗手间的门,却又等了会儿没人出来,里面传来了电吹风的声音。

  少年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又有些自嘲:我失望个什么呢。

  等什么,不知道,但好像,还是那样,想再等等。

  嗯……等她出来了,我打个招呼,就走了。

  嗯,打个招呼就走。

  摸出烟盒来,发现已经抽完了,随手捏扁了扔进垃圾桶。

  心里有些焦躁,又没有了烟。

  忽然想起了房间里床头柜上有个烟盒。

  嗯……我偷偷进去拿一根出来抽,应该没事吧。

  鬼使神差的,少年起身,轻手轻脚走进房间里,从床头柜的烟盒里摸了一根烟,拿在手里,转身出门的时候,脚踢在了床角上,疼的少年一哆嗦,,身子顿时弓了起来,但强忍着没有喊出声。

  一瘸一拐的走向客厅,刚走到洗手间门口,门开了。

  女人推开门,就看见站在洗手间门口,身子弓着,姿势奇怪的少年,先是一愣,面色就很古怪:“你……在干什么?”

  呃……

  张林生汗都出来了。

  想了想,举起手里的烟,干巴巴的说道:“我烟抽完了,从你床头上拿了一根。”

  女人忍着笑,审视着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你真的不是在门口偷听我洗澡?”

  “没有!”张林生赶紧大声回答,脸也有些红。

  嗯……原来并不是一直那么酷,还有点孩子气。

  女人心中暗笑。

  回到客厅,女人翻出一个打火机,扔给张林生:“抽吧。”

  呃……

  张林生犹豫了一下……

  心想:那就……抽完烟再走?

  女人随手打开了电视机,找了个正在播放电视剧的台,又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两听可乐来,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包薯片,用牙咬着撕开。

  女人走到沙发上:“坐啊,站着干什么,坐下吧,看电视啊。”

  张林生面红耳赤,用抽烟掩饰着,讪讪的坐在了女人的身边。

  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女人身上的睡衣。

  嗯……丝绸面料的,看着就很轻薄的感觉。

  虽然上身的衣领掩的严严实实……

  但近在咫尺,女人身上的那股子特有的香气,

止不住的钻进张林生的鼻子里。

  女人忽然换了个姿势,睡衣的下摆滑开……

  一条白生生的大腿就露了出来。

  少年呼吸一滞,一口烟呛在了肺里……

  “咳咳咳咳咳咳……”

  眼看少年咳的上气不接下气。女人哈哈一笑,轻轻给他拍了拍。

  “怎么抽个烟还咳上了。”

  又给他喝了两口可乐,把气儿顺了下去。

  张林生只觉得屁股下仿佛有个钉子,坐立不安的,眼睛使劲盯着电视机屏幕,但是却总是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去看那条白花花肉乎乎的大腿……

  过了会儿。

  “好看么?”女人忽然扭头看张林生。

  “……啊!我我……”

  “这个电视好看么?”

  浩南哥暗暗松了口气,低声道:“一般。”

  “我也觉得没意思,那我换个台了?”

  “……嗯。”

  女人拿起薯片给少年。

  “你吃啊。”

  呃……张林生再次纠结了。

  犹豫了一秒钟。

  好吧……那……我,吃完薯片再走?

  女人换了个台,正在播放一个不知道谁演的小品。

  看了几分钟后,不知道是哪句话把女人逗乐了,她忽然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仿佛很自然的,伸手按住了张林生的肩膀,仿佛笑的乐不可支。

  张琳上感觉到自己血上头了!

  因为这个姿势,女人的衣领开了点,露出了一团雪白……

  咕嘟。

  嘴巴里的一块薯片,没嚼,硬生生吞了下去。

  ·

  啪啪啪。

  陈诺的房门被拍响。

  陈诺叹了口气。

  起身开门。

  李颖婉站在门外,双手抱着膀子,垂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欧巴,我能进去么。”

  “不睡觉了?”

  “我……我心里害怕。”

  “怕黑?怕一个人?还是怕打雷?”

  陈诺肚子里暗笑,然后故意叹了口气,让开了身子。

  少女眼神里有些复杂,犹豫了一下,咬牙进门。

  陈诺的房间很小,连个椅子都没有,女孩犹豫了一下,坐在了床边上。

  刚坐下,陈诺一句话,让女孩跳了起来。

  “这些,都是你妈教你的?”

  “啊!!不不不……嗯嗯嗯……”

  “是不是啊?”

  “啊……”

  女孩纠结着,眼睛又红了,可是,萤火虫毕竟是萤火虫,她毕竟是那个性格倔强甚至偏执的女孩。

  被陈诺的话一激,女孩心中的委屈,却反而被一股子劲给替代了。

  “是又怎么样!难道我不好看吗?欧巴!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呃……”

  “我不是小孩子了!难道我不好看么?你不想睡我么?”

  陈诺一愣。

  上辈子的那个身影,再次跟眼前的少女重合了。

  上辈子的那个晚上,这个女孩,也是坐在自己面前,用那种奇特又冷漠的语气问自己:“我不好看么?为什么你不想睡我?”

  沉默了会儿,陈诺走了过去。

  ·

  一个小品演完了。

  女人忽然拿起遥控器,啪的一下关掉了电视机。

  张林生有些意外。

  女人扭过身子,UU看书 www.uukanshu.com带着笑,看着面前的这个大男孩。

  “我暗示的够多了吧?小帅哥。我这么晚把你叫上来,又穿着睡衣坐在你身边,我刚才还故意把腿露出来,又借着笑,往你身上靠……小帅哥,你是不是男人啊?这都还没点动作?”

  张林生:(lll¬ω¬)

  ·

  陈诺俯下了身子,李颖婉的身躯在哆嗦,轻轻嗯了一声,就往后仰倒了下去,少女双手用力捏紧,放在自己的身边,紧紧闭上眼睛。仿佛害怕,又仿佛期待着什么。

  耳朵里听见陈诺的呼吸越来越近,听见陈诺的手在悉悉索索的不知道做什么。

  女孩鼓起勇气微微睁开眼睛,然后就……

  欸?!

  忽然眼前一黑,然后一团被子从两边卷了起来,把少女裹在了里面。

  陈诺动作非常快,把床上的被单两边卷起来,然后把女孩的身子拨了一下,李颖婉就直接轱辘一滚。

  整个人就像个烙饼卷大葱里面的大葱,被结结实实的卷进了一床被子里。

  陈诺动作十分麻利,也不管女孩的惊呼和叫嚷,飞快的从抽屉里拿出一根备用的窗帘绳,就把被子扎了起来。

  一圈,两圈,齐活!

  伸手帮李颖婉把盖在头上的部分拉开,少女露出脸来,才尖叫着:“呀!!!你干什么呀!!欧巴!!!”

  “别叫!今晚你就老实这么睡吧!再乱叫乱动,我就把你扔到窗外用绳子吊着……我说到做到哦!”

  `

  【邦邦邦,求票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