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61章 【姜英子的恐惧】

  第六十一章【姜英子的恐惧】

  陈诺在皱眉。

  “你确定你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嘛?”

  “我确定。”

  “你刚才说的这些话,意思有多荒诞可笑,你自己明白么?”

  “我很明白。”姜英子深深吸了口气,身子弯在那儿,可嘴里说的话,却仿佛咬牙切齿一般:“让她跟着您!我知道甚至可能是我们高攀了!为奴为婢也好,当牛做马也罢!这是我们李家的心意,请您务必接受!”

  陈诺叹了口气。

  他仔细的看着面前这个对自己鞠躬的女人,忽然之间,仿佛明白了点什么。

  他玩味一般的摩挲着手里的酒杯,轻轻道:“是最近,又遇到了什么麻烦么?”

  姜英子面色微微有些变化,却摇头道:“并没有。这是我们李家唯一拿得出手的报答恩情的方法了。”

  陈诺笑了。

  “报恩么。”

  他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过去,把姜英子扶了起来。

  姜英子似乎还想挣扎,但陈诺的动作却不容置疑,几乎是强行的把姜英子从地上拽了起来。

  “其实,你不必这样的。”陈诺摇头,又看了一眼在一旁,脸上表情无措的李颖婉,终于还是没说什么。

  陈诺走回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你的谢意,我感受到了。”

  讲完这句,陈诺转身大步就往门口走。

  “陈诺先生!”

  “欧巴!!”

  姜英子和李颖婉两人在身后同时开口。

  李颖婉脸上除了无措之外,还有几分惶恐,更带着几分委屈。

  可姜英子却用力抓住了女儿的手,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女儿欲言又止的意图。

  “陈诺先生,我是很认真的提出这样的请求!请您务必认真的考虑接受我们李家的谢意!”

  说着,女人又是一低头。

  陈诺嘴角扯了一下,大步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母女两人的时候,李颖婉的眼睛红了,看着自己的母亲,有些伤心的样子。

  甭管自己有多喜欢那个男孩。

  甭管自己心里有多愿意和那个男孩在一起。

  甚至以后都跟着这个男孩,这种事情在李颖婉的心里,是千肯万肯的。

  但是!

  天底下没有哪个女孩,愿意看着自己的母亲当着别人的面,把自己当个货物或者工具一样,拱手送给人家的。

  甚至于“当牛做马”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李颖婉是喜欢陈诺。

  但这种喜欢,是女孩对少年的那种喜爱。

  若是两人能像正常情侣那样在一起的话,将来正式在一起,谈婚论嫁,母亲长辈祝福,并且把自己托付给男方——那种方式自然没问题。

  可现在不是呀。

  现在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把自己像送个货物一样送给人家!

  “欧妈……”女孩声音颤抖,哭了出来。

  “你闭嘴!”姜英子狠狠的瞪了女儿一眼,然后终究也有些心软,沉声道:“你忘记了今天白天,我和你说的那些话嘛!!”

  女孩身子一哆嗦。

  ·

  姜英子其实原本就是个性子有些偏执的人。

  可以说,李颖婉的性格里的偏执的部分,大部分倒是遗传自母亲。

  而这辈子,姜英子在经历了自己的丈夫惨死。

  一家人被仇人,如同狗一样的拖出自的家里,带去郊外的偏僻地方。她其实很清楚一点:如果那天晚上没有这个神奇的少年从天而降。

  那么自己和两个孩子,那天晚上的命运,就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活是肯定活不成的!

  甚至于,自己和女儿,哪怕是死,都会遭受一番非人的凌辱。‘

  而自己的儿子,也肯定会被对方残忍杀死。

  李家一门,都会被灭门,斩草除根!

  丈夫惨死,姜英子失去了人生中几十年来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依靠。

  那晚,自己和孩子三人,被人像狗一样毫无尊严的拖走,仿佛在对方的脚下如同野草一般可以肆意践踏,肆意处置……

  让姜英子心中深深的恐惧!

  哪怕是被救了之后的这几个月,其实她没有一天不恐惧的!

  于是,原本就有些偏执的性格,就变得彻底极端了起来!

  李颖婉是小孩子,想事情没头没尾的。

  但姜英子是成年人,她仔细的想过这件事情。

  陈诺到底那晚为什么会从天而降,到底为什么会出手救了自己一家人,陈诺到底是什么人……这一切,她虽然想不明白。

  但有一点,姜英子却是很清楚的抓住了重点。

  这个少年,忽然出现,拯救自己一家母子母女三人——可其实他只是为了女儿李颖婉一个人来的!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认识女儿,为什么会出手。

  但是他是确确实实的,为了女儿来的!

  这一点,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姜英子也活了四十年,她自信自己的眼睛没有瞎!

  而且这几个月来,姜英子其实过的并不太好,她始终感受到无处不在的压力,如履薄冰。

  李家是出身于草莽之中。

  自己的丈夫李东赫也好,还有河正宰也罢,都不是什么有大背景的人,都是出生于草莽。能打出这份家业,靠的拼,靠的是狠!

  可自己一个女人有什么??

  做航运这种事情,虽然借助了本国经济腾飞的那十几年的黄金期的风口……但是起家的时候,谁不带着一些半黑半灰的色彩?

  丈夫李东赫死了,河正宰死了……那么后来的公司,就完全是一种主弱臣强的状态!

  自己一个寡妇,又没有什么大的本事,苦心积虑的维持着一个架子,维持的非常辛苦。

  虽然看似现在还算安稳……但其实姜英子总觉得,这些不过是空中楼台,沙滩的城堡。

  风一吹,水一冲,就会土崩瓦解。

  丈夫活着的时候,河正宰都敢勾结外人,谋害自家,还把丈夫活活害死了。

  那么以后呢?

  更何况自己家已经是孤儿寡母的。

  更何况公司里,没有了丈夫李东赫,没有了河正宰,这两个公司从创业期就在的领袖。

  自己一个女人能不能真的镇住场面不说。

  孤儿寡母的,手里握着这么一份不大也绝对不小的财富和产业。

  没人打主意嘛?

  现在没有,那以后呢?

  现在是很多人还没有来得及展现出恶意而已。

  丈夫被警方确定死亡,自己出面主持公司之后,其实已经有不少财团或者势力,隐约的对自己透露出一些试图吞并的意图。

  就如同三岁的孩子,手里拿着亿万财富当街而过。这实在太危险了。

  姜英子很怕!

  华国有句老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她怕以后,说不定哪天,李家因为又被哪个势力看中了,谋夺了,然后自己母子母女三人,再一个晚上被人从自己的家里,像野狗一样拖出去,然后任人欺辱和虐杀!

  那样的事情,有过第一次,难保不会有第二次。

  没有了河正宰,难道就没有别人?

  没有了车家兄弟两人,以后难道就没有别人了?

  丈夫被查出来,

是被人杀了后,用水泥封在了铁罐子里扔进了海里。

  姜英子做了几次噩梦。

  她梦见了自己的儿子,也被人用水泥封进了铁罐子里!

  姜英子怕,她怕极了。

  姜英子不是没想过,把公司卖掉。

  可卖掉又如何?

  孤儿寡母手里拿着亿万家财,难道不怕有恶狼上门么?

  至于抛弃家业,一文不取的跑掉……那种想法就不必提了。

  人性的天性弱点,就是会死死试图守护自己的得之不易的东西。

  自己丈夫为这个家业,连命都丢了,姜英子会白白的扔掉亿万家产?

  何况,她还有个儿子!

  难道让自己的儿子,从一个前途光明的富家子弟,一下变回到草根阶级?

  是个人,都不会愿意的。

  那么,就只能给自己的儿子找一个保护伞!

  俗称的,抱大腿。

  在接手公司后,姜英子已经若有若无的感觉到了外界不少势力对自家产业的觊觎。

  但是这些觊觎,在前些日子,河正宰的尸体被打捞上来,并被警方正式证实死亡后,一下就全缩了回去。

  这是什么呢?

  这就是威慑力。

  那些觊觎自家产业的势力,不是不贪婪了,而是一时间摸不清情况。河正宰的惨死,让那些人暂时收回了贪婪的目光。

  但这种克制,不会太过长久的。

  一旦长时间下去,李家孤儿寡母暴露出其实没有什么根基和跟脚依靠的软弱事实,那么那些恶狼,难保它们不会一拥而上,将李家的财富和产业夺走。

  顺便,也会把孤儿寡母三人,撕成碎片,斩草除根。

  为了李家。

  准确的说,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为了自己的儿子将来掌握李家的产业财富,能有一个坚强的依靠。

  姜英子决定出此下策。

  反正……南高丽也是那种重男轻女思维极其严重的国度。

  牺牲一个女儿,能换取自己儿子执掌李家,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成长起来。

  姜英子觉得,值得!

  ·

  笼统的概括一下,姜英子有这样的想法:一半是她根据事实的忧虑吗,一半则是因为家中大变后性格极端,有了被害妄想症的焦虑。

  看似荒唐,但其实,道理就是这个道理。

  ·

  “不要怪我心狠!今天白天,我已经把话和你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说的很透彻!

  这个男人对你有感情,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感情从何而来,但是那天晚上他救我们的时候,分明是冲着你来的!他说要为你驱散噩梦!

  我们家现在就是浮萍,你父亲死后,我一个女人执掌家业太过艰辛和危险了。

  你哥哥还年轻,要等到他成长起来,至少还有个十年!

  我们家不能没有个强援,不能没有个依靠。

  左右,至少这个男人是对你有情的,而你也喜欢他。

  难道这不正好嘛?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李颖婉!

  如果你不能变成他的人……或者你不想这样的话。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也可以!

  那就乖乖的跟我回南高丽!

  我会尽快找人安排,想办法去靠上一家财阀!

  到时候,还是会把你送出去!

  我们家出身不好听,那些财阀,你嫁进去绝无可能!最多也就是当个情人,然后给你哥哥撑起一个保护伞,让他能慢慢成长。

  难道你愿意嘛?

  至少这个少年,他是看重你的。你也是喜欢他的。”

  “……可你也不用把我像送个货物一样的送出去啊!!”李颖婉大声道:“难道我就不能和他好好在一起,以后,哪怕我嫁给他也好啊。为什么要说出什么为奴婢,做牛马,这样的话?”

  少女感觉到自己的尊严,被自己的母亲亲手践踏掉了。

  姜英子叹了口气,但语气很决绝。

  “傻孩子啊。

  他虽然对你有一份连我都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情分。但是,他分明是根本打算和你在一起。

  否则的话,在那天晚上之后,他就不会拂衣而去,连个名字和身份还有联系方式都不留给你。

  要不是你聪明,记住了那几个你根本不认识的华文的图案,你都根本找不到他的——他根本就没有你想的那样的打算。

  所以,只我们有求于他呀。

  只能贴上去,哪怕是放弃尊严,死缠烂打,不顾一切的贴上去!用这种办法死死的抓住他!

  为了你哥哥!”

  ·

  【周一了,很认真的求一下推荐票,需要冲个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