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58章 【人生的方向】

  第五十八章【人生的方向】

  片刻后,陈诺松开了妹子,但一只手还搂着孙可可的腰。

  “你。你……你刚才亲,亲了我……”女孩羞不可抑,声音仿佛蚊子哼。

  陈诺盯着孙可可的眼睛:“嗯,刚才,是我做的。今晚,是迫不得已,但也是我自己心里确实想这么做的。”

  顿了顿,陈诺低声道:“这辈子,刚才这是我第一次亲一个姑娘。”

  “……我我我我,我也是……我也是第一次。”女孩惶恐的低声道。

  “我知道。”陈诺温柔的拉起了孙可可的手,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好了,下面我要做的事情……你以后可能不理解,但我想说的是,我是为了保护你。”

  说着,陈诺用平日里很少见的那种温柔的嗓音,低声道:“可可。这辈子对我来说,才刚刚开始不久。我之前对别人说过,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要去帮几个人,把这些人从噩梦里拽出去。

  可是我偏偏遇到了你。

  那么……我也想,除了帮别人驱除噩梦之外,总也要有点子自己的梦吧。

  你不用说,我都知道,我全部都知道的。

  你的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你的简简单单的生活,简简单单的世界,简简单单的日子,简简单单的喜欢。

  我会尽我的能力,保护着这些东西的。”

  女孩眼睛里满是羞涩,又满是狂喜,又满是疑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低声道:“你说的什么,我,我听不明白……”

  “不必明白,这些事情,我不想让它困扰你。”

  陈诺想了想,从怀里摸了摸,然后摸出了一个东西来,摊开手掌送到了孙可可面前。

  这是一枚银质的,小小的风铃,枣核大小,非常小巧精致。

  这是陈诺到加德满都的第一天买的。

  “本来是想送你的生日礼物,但你生日那晚十二点我跑掉后,嗯……第二天没好意思去你家参加你的生日宴会。”

  孙可可忍不住低笑了一声。

  陈诺苦笑道:“刚把老孙的玻璃砸了,我也实在不敢再去参加她女儿的生日宴啊。这东西呢,就没来得及给你。”

  说着,陈诺举起手,轻轻一抖,铃铛上拴着一根细细的绳子,被陈诺指尖挂着,铃铛就垂了下来,发出叮铃铃清脆而微弱的声音。

  陈诺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低了嗓音,低沉的声音道:“可可,你看着它。”

  这声音里,仿佛带着磁性一样,隐隐的,虽然温柔,却隐隐的有一种叫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孙可可就觉得心中一抖,下意识的眼神就聚焦在了陈诺手下的那个垂着的铃铛上。

  陈诺的声音,此刻落入孙可可的耳朵里,仿佛忽远忽近,明明是那么清晰,但却总有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

  “今晚的事情,你会忘记。

  你只会记得,你放学后,来车行找我,然后我们一起,在这里散步,然后吃了烧烤。

  我拉着你的手,带着你骑了摩托车兜风,然后,我在街头,亲吻了你。

  你很害羞,但是你很高兴。

  我们一起喝了酒。

  你喝完酒后,你就睡着了。

  这些,就是今晚发生的一切……

  当你明早醒来后,你也只会记得这一切。”

  陈诺说着,风铃在他的指尖轻轻摇摆,然后他的另外一只手,静静的绕过了女孩的秀发,在她的后脖子上轻轻的抚摸。

  孙可可眼皮越来越沉,终于,闭上了眼睛,就倒在了陈诺的怀里。

  陈诺接住了孙可可,然后将风铃挂在了她的脖子上,起身来,留下了一张钞票在桌上,将女孩轻轻的横抱起来,缓缓迈步离开。

  “你的那个简简单单的小世界,我会尽力保护着的。”

  ·

  老孙有些不耐烦的抬头看墙上的钟。

  已经快八点半了。

  老孙一直给女儿有个规定,哪怕是出去和同学玩,但是晚上九点之前必须回家。

  平日里女儿就是个乖乖女,也很少出门。

  最近倒是跑的勤。不用问,多数都是跑去跟陈诺那个家伙见面去了。

  老孙心中又是不爽,又是无奈。

  在客厅里来回踱步走了几圈,眼看着八点四十了。

  老孙拿起电话就要打给女儿。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拍响了。

  一开门,就看见陈诺那个小子站在门外,一手架着自己的女儿。

  老孙当时脸色就有些变化。

  “可可怎么了?”

  陈诺把孙可可扶着交给了老孙,这一次出乎老孙意料的,说话没有半点不正经,也没有平日里那种懒散的样子。

  “放学她去磊哥那儿找我玩,就一起吃了饭。也怪我,带着她吃了烧烤,然后她喝了一杯啤酒。”

  “啊?喝酒了?”老孙有些担心。

  “没喝多,就一杯啤酒。”陈诺正色道:“对不起,是我做事没考虑周全,怪我怪我。”

  态度出奇的恭顺。

  老孙看着女儿,仔细的看了两眼后,确定女儿的衣服是整整齐齐的,就先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深深的看了陈诺一眼,沉声道:“年轻人以后哪怕在一起玩,也要知道分寸!”

  “我明白。”陈诺老老实实点头。

  把孙可可交给了老孙,陈诺没有多留,就告辞离开了。

  ·

  张林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路回家的,总之就是失魂落魄。

  他甚至不知道今晚在遮风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最后看见陈诺带着孙可可出来,骑着摩托车走,还对自己挥了挥手。

  就这么……解决了?

  没有想象中的那种下龙潭入虎穴惊天动地的大打出手,遮风堂里一切都看着安安静静。

  张林生回到家的时候,还因为回来晚了,被父亲训斥了两句,不过随后就被母亲拉开了。

  少年人也没有心思顶嘴,今晚发生的事情,当时能硬着头皮演那么一出,已经超水平发挥了。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觉得自己整个人身子都是虚软的。

  一半是后怕,还有一半……是难受。

  五十万也好,李青山也罢,什么要人的一只手……那样的地方,那样的场面,那样的人,还有那样的事情……‘

  这一场,距离八中浩南哥的生活和世界,也都太遥远了。

  遥远的仿佛是电影里的故事。

  还有陈诺最后出现,那么举重若轻的姿态。

  仿佛那个家伙,距离自己太远太远,也太高太高了。

  高到了自己需要竭尽全力仰起头来,才能看到。

  孙可可……

  唉。

  再想这些,似乎就没什么意义了。

  张林生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有几分怅然若失的伤感,也有几分劫后余生般的解脱。

  心情低落的张林生,在书架上翻了好几盘磁带,翻了半天,却发现没有一首歌能唱出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郁闷的把东西一扔,重新仰倒躺在了床上。

  就在这个时候,窗户啪嗒一声。

  张林生起身,仿佛是心中有预感一样,就看见陈诺在窗台外,瞧着自己,面带微笑。

  张林生吓了一跳,赶紧跳了起来,

跑过去打开窗户,让陈诺翻了进来。

  “你……你怎么找我家来了?”张林生有些害怕。

  “还挺难,我问了两个同学,才打听到你的住处。”陈诺看了一眼房间的门。

  门关着的。

  “你……你找我做什么?我……”张林生忽然心中一动:“今晚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陈诺的神色很和气——不管如何,今晚张林生所做的一切,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算是帮了忙的。

  “我也是一个意思,今晚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过……忘记吧。”

  “你放心,我不会说的!你……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唉算了算了,不问不问……不该我问的。”

  陈诺拍了拍张林生的肩膀:“忘了吧,相信我,你睡一觉,醒来之后,压根就不会记得今晚发生的事情。”

  “嗯……啊?你说啥?”张林生点了下头,然后又抬头看陈诺。

  就看见面前陈诺嘴角的笑容,带着一丝古怪。

  几秒钟后,张林生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过去。

  而陈诺无声无息的从窗户翻了出去,窗户也静静的合上。

  一切,静悄悄。

  ·

  不列颠,伦敦。

  威斯敏斯特公学。

  窗户外就能看见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午后略带些慵懒的阳光照射进来,加上这原本就属于教区的古老的仿佛城堡一般的建筑,更显得有些枯燥阴沉。

  妮薇儿坐在走廊上,静静的等待,然后房门打开,一个穿着蓝色毛衣神色古板的中年女人走了出来。

  “好了,你可以进去了。”

  妮薇儿起身,点了点头:“谢谢,洛兰女士。”

  她身上穿着威斯敏斯特公学的特有的深色套装校服,而这套衣服,也按照传统,女士的套装的条边是玫瑰粉的——这是为了纪念这所古老贵族学校的创始人,伊丽莎白一世女王陛下。

  (之前写蜂鸟妹子的学校是伊顿公学,有误,我忘记了那是家男校,没有女生的。所以从这里开始改过成威斯敏斯特公学。)

  走进这扇沉重的木门,里面的房间其实并不宽大,甚至还有些局促。大概是那些厚实而满是沉稳风格的英伦老式的书柜,占据了太多的面积。

  妮薇儿进门后,先稳稳的鞠躬,然后走到了桌前。

  “午安,校长先生。”

  “德文希尔小姐,下午好。”

  校长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女孩,然后叹了了口气:“所以,你决定退学了?”

  “是的。”

  “虽然我并不认为这是个正确的选择……毕竟你之前只是休学,而现在选择了退学。嗯,我可以问问原因么?”

  妮薇儿想了想:“我想,继续留在学校里,并不能让我追寻到我人生的方向。”

  校长沉吟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少女:“你的病情才刚稳固下来,我原来以为你会回到学校里完成你的学业……妮薇儿,我和你的祖父曾经是好朋友,你的父亲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校友,我真的不希望德文希尔家族出现一个从威斯敏斯特公学退学的学生。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但在我看来,追求人生的方向,比一切都重要。”妮薇儿摇头:“请您不要再劝说我了。”

  “好吧。”校长叹了口气,随即老头子仿佛笑了笑:“不管如何,你能重新走回到阳光下,总是一件好事情。顺便问一下,你已经找到了你人生的方向了么?既然不在学校的话,那它是在……”

  “在该在的地方。”妮薇儿浅浅一笑。

  校长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愿上帝保佑你。”

  几分钟后,妮薇儿走出了校长办公室,她穿梭在走廊,却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走进了一间盥洗室。

  站在洗手台前,妮薇儿拧开铜色的水龙头,双手捧了水泼在自己的脸上,然后长长的出了口气。

  妮薇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上的那件古老的深色套装校服,此刻却越看越不顺眼,轻轻解开了领口的第一个扣子,年轻的女孩才稍微舒了口气。

  “我一直都不喜欢这件校服。”妮薇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低声自语。

  几秒钟后,少女的口中,居然用另外一种奇特的语调,带着嘲弄的味道。

  “别忘记了,我们一家都穿过这个学校的校服啊……

  我的……

  妹妹!”

  妮薇儿冷冷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深深吸了口气:“我们说好的,白天,是我的时间。”

  “好吧,如你所愿,我可爱的小南瓜。”

  镜子里的妮薇儿,对自己挤了一下眼睛。

  ·

  【邦邦邦,求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