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56章 【怕!】

  【抱歉抱歉,我人在外面,想起忘记设置定时发布了,紧赶慢赶的赶回来更新。

  晚了点,各位,对不住啊。下次一定注意。】

  ·

  第五十六章【怕!】

  李青山这辈子也不是没见过能打的。

  年轻的时候他刚混社会的时候,曾经跟过一个很有名的老大,沙船在江上采砂出身。

  那个老大是学散打出身,一身的本事。李青山曾经亲眼看见,在一次另外一个沙船的船老大发生冲突的时候,自家老大一个人冲进人堆里去,一场混战,他一个人放倒了对面七八条汉子。

  那个老大一顿能吃八两水饺加两瓶啤酒,说话嗓门大,身材健壮的如同个牛犊子。

  然而,那又如何?

  三年后,他被人砍死在沙船上,十几把刀砍在身上,砍的连个人样子都没了。尸体被人绑了块石头扔江里去了。

  他四十岁的时候,跟人跑去缅甸做翡翠生意。

  那时候有个老板,身边带了个非常能打的高手——那真的是高手!

  李青山亲眼看见,那个高手能飞檐走壁,一套拳法打的虎虎生风。一掌能劈断碗口粗的那么根木棍子。

  在缅甸的矿山里,跟人起了冲突后,那个高手一个人把对面十几个拿刀的人打的七零八落,就像赶鸭子一样。

  然而,那又如何?

  两年后,那个老板被人堵在了一个矿里,而那个高手,被两把双筒猎枪顶着身子,打成了蜂窝煤!

  李青山从来就觉得,如今这个世道,“能打”根本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本事——小道而已!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好,一枪撂倒!

  如今这个世道,讲的是势力,是人脉,是硬实力,还有脑子。

  一个人单枪匹马再能打,在真正的上等人眼里,他不过就是一把可以利用的刀。

  今晚之前,李青山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哪怕那天被这个小子扔下河,李青山也只觉得自己是被打了个出其不意。但真的要做好了准备,他堂堂身价亿万的李堂主,还干不过一个走单帮的?

  用人堆,也能堆死你!!

  然而,这次,李青山发现,自己错了。

  ·

  这家遮风堂是李青山两年前开的新店。四层楼的买卖,有五千平的面积,吃喝玩乐一条龙。

  场子里,除去那些拿工资的服务员不提,再撇去那些做皮肉生意的姑娘不讲。

  真正跟着李青山混饭吃的人里,能打的当然有,有蹲过大佬的,有好勇斗狠的,有伤过人的……当然了,那种摇旗呐喊的更多。

  但怎么说,这些人加在一起,假假也有三四十条汉子的。

  结果呢?

  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就在李青山楼顶的那个自己最大的休息厅里。五十多岁的李青山,觉得自己今天是见鬼了。

  不是感叹的话。

  是真的见道鬼了。有那么一会儿功夫,李青山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可能根本就不是人,真的就是一个鬼。

  二十多个汉子,拿着刀拿着棍,还关着门堵在一个屋子里。

  居然连这个少年的一片衣角都没摸到!

  没有血肉横飞,没有血流成河。

  甚至此刻偌大的一个房间里,安静的如同鬼屋一样!

  房间里明明灯火辉煌,可这个小子就如同一个鬼魂一样,在人群之中轻轻游走,不论是拿刀拿棍的,哪怕是舞的密不透风的,这个小子就仿佛全身没二两重,脚下仿佛不沾地,就这么飘着在人群之中穿梭。

  凡是他走过的地方,伸手摸着谁一下,那人立刻当即就躺在地上!能喘气,但就是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李青山留的后手也根本没派上用场,抓着孙可可完全没起到任何作用。那个用刀横在姑娘脖子上的家伙,连举刀或者开口威胁的机会都没有。陈诺直接飘了过去,在那人的身上轻轻摸了一下,拿刀的家伙当场就躺下了。

  几分钟后,偌大的房间里,还坐着或者站着的,就只有三个人。

  陈诺站在李青山面前,孙可可则坐在墙角地上——校花姑娘已经傻了,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惊的。

  李青山这辈子就没像现在这么怕过!

  几十年来,走南闯北。南边的山里钻过,背过黄金掏过翡翠。北边的雪林子趟过,和老毛子那儿都用罐头换过拖拉机。

  见过刀,见过枪,见过死人,见过血。

  但就因为见识广,此刻才更怕!

  李青山意识到,眼前这个人,要弄死自己,只怕不必捏死个蚂蚁要难多少。

  顶层的大休息厅里,横七竖八躺着二十多个手下,没一个还能动弹。

  李青山面对着眼前这个少年,仿佛不是面对一个人,而是面对一条远古巨兽,一条能吃人的恶鬼。

  他其实还有底牌。

  底牌就是此刻怀里的一把枪。

  但李青山此刻,感觉到手心全是汗,额头和后背上也全是汗。摸进外衣里的那只手,已经握住了枪,但死活就是没勇气掏出来!

  仿佛冥冥之中,心底里有个意识在告诉自己:掏出来也没用!

  陈诺站住了,他笑眯眯的看着李青山。

  “你怀里有把枪?”

  李青山咬着后槽牙,不说话。

  “掏出来吧。”陈诺的语气很诚恳:“你也算是混出来的一号人物,自然有股子心气在,若是今天不让你把枪掏出来,你是怎么都不甘心的。来,掏吧。”

  李青山眼角乱跳。

  终于,毕竟也是混了几十年赤手空拳打出偌大家业的枭雄,李青山心中被激到了极点,那份压在心头的恐惧,压了又压,却反而压出了一股子凶悍气来!

  此刻的李青山,仿佛不是五十多岁的李青山。此刻的李青山,眼睛死死盯着面前这个戴着摩托车头盔的家伙,可脑子里闪过的画面,全是自己二十多岁的时候,跟着沙船老板在人堆里打的血肉横飞的场面,全是自己三十多岁在缅甸的矿山林子里,跟人抢矿石,血流成河的场面!

  终于,枪,还是掏出来了!

  嘡!!!!!

  一声枪响!

  这一枪,带着李青山的全部的心气,带着他几十年压下来的凶狠,带着他半辈子残留下来全部的那么一点子血勇!

  打出了这一枪,李青山仿佛全身的气力都被抽空了,顿时身子就软在了沙发上。

  脑子里,一片空白!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右手微微抬起,举在身前,两根手指搓在一起。

  陈诺眼睛看着李青山,然后缓缓往前一步,微微一弯腰,两根手指送到茶几前,轻轻一送。

  叮的一声。

  一枚黄橙橙的子弹,被他轻轻扔在了李青山面前的烟灰缸里!

  “…………”

  李青山面如死灰,一张老脸上,连恐惧的表情都已经做不出来了。

  整个人完全虚脱。

  噗通,李青山跪在了地上,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抽了去。

  陈诺轻轻一笑,语气很平和:

  “服了么?”

  “……服了!”

  ·

  陈诺点头,语气依然平缓:“我给你开枪的机会,也让你打了一枪。接下来的事儿,该了结了。”

  “没什么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李青山摇头,面无表情。

  “好。”陈诺点头:“道上的事情我不管,你和光头磊的事儿我也不提,但该怎么做,你不是傻子,知道怎么做。至于别的……想了想,好像也不必说了。你这种人,都不是蠢人。”

  “是,以后你就是天,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李青山眼神空洞而呆滞。

  “好。”陈诺点头,走到了李青山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江湖枭雄,淡淡一笑:“打我这一枪,不能白打。”

  说着,少年弯腰,在李青山的两条腿上轻轻各拍了一下。

  “下半辈子,坐轮椅吧。”

  ·

  李青山瘫了。

  外面的人,没人知道这天晚上在这位赫赫有名的李堂主的大本营遮风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诺带着孙可可走后十多分钟,屋子里趟了一地的人,才慢慢的开始有人能动弹爬起来坐起来。原本如同泥雕一样身子,也慢慢恢复可以动弹。

  随后手下人就看见自家老大,跪在那儿,直挺挺的跪着,双手撑着地,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上,双目呆滞,一言不发。

  李青山当晚被人送进了医院,UU看书 www.uukanshu.com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从内到外检查了一个遍,拍了CT查了所有能查的东西……

  连特么肾上有两个囊肿,还有前列腺肿大都查出来了,但其他却怎么都瞧不出有问题!

  他的两条腿,就是动不得了!!

  一丁点知觉都没有!

  还有赶来的其他分店的手下,要大张旗鼓的搞点动作。而李青山本人则沉默了片刻后,挥手让手下人都散了去。

  随后下令,遮风堂的三家店,全部歇业一个月,关于今晚的事儿,所有人都闭嘴封口,一个字都不许往外说。

  ·

  陈诺横抱着孙可可走出遮风堂后门的时候,张林生就在马路对面的一棵梧桐树后偷偷看着。

  张林生没走。但他也确实没胆子再进遮风堂里看。思前想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念头,就在马路对面的一棵梧桐树一直站着。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心中又急又怕,在原地转着圈,几次鼓起勇气想过去,但是走到马路边,却又缩回了脚。

  终于,当陈诺背着孙可可的身影从那条遮风堂后门所在的小巷子里出来的时候,张林生松了口气。

  吐完了气,心中却更是震撼!

  他……他怎么做到的?!

  ·

  陈诺坐上摩托车,把孙可可抱在胸前坐着。一手扶着车头,一手把少女搂在怀里,然后发动摩托车离开。

  离开之前,他扭过头去,对着马路对面的张林生,轻轻的摆了摆手。

  ·

  【周末快乐,邦邦邦求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