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52章 【牛头】

  【萤火虫写了,蜂鸟写了,顺序就轮到牛头了……你们不是一直都在猜牛头的身份嘛。

  来了~】

  ·

  第五十二章【牛头】

  上辈子。

  2021年,12月23日。

  枫叶国西海岸,小镇。

  一栋木结构的房子。

  花园和草坪显然是平日里精心修整过的。临近圣诞节还有一天,院子里已经挂上了一些彩球彩带,还有一棵圣诞树摆放在院子里,已经修剪了一半。

  靠近屋檐下,一个玻璃暖房里,隔断了室外的寒气,一盆盆花花草草,欣欣向荣的生长着。

  屋内,一个采光极好的房间,中式的桌案,卷云角的桌边,一方雪白的宣纸铺在案面上,两侧按着铜质的虎头镇纸。

  一个女人站在桌前,手里拿着电话。

  “……他最后的留言……全体静默……下辈子见吧,牛头。”

  “好的,我正在执行任务,不说了。”

  女人平静回答,轻轻按下挂断。

  “所以……他死了么?”女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还是这么喜欢叫我牛头么……好讨厌这个名字。”

  仿佛那个人的死讯,并没有给她带来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女人从容的收起电话。

  抬手,纤细的手指捏着一根松香墨,在一方水纹荷花端砚上轻轻研磨。

  她的每一分动作,轻柔,细致,有条不紊。

  片刻后,她放下墨,伸手轻轻捉起笔山上架着的一支狼毫。

  饱蘸墨汁,提笔在宣纸上开写。

  温暖的房间里,女人精致的脸孔表情沉静,一身红色的长衣,却更加映衬出她脸庞上病态的苍白。

  尤其是一头雪白的长发,更显诡异。

  轻抖手腕,笔走游龙:

  春风不惜红颜在,

  何叹岁月笑白鬓。

  写罢,女人放下笔,静静的看了几秒钟,吐了口气,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其实,我明白的,你这种人的心态。”

  白发女人口中缓缓道,她抬起头来,看着房间里,沙发上坐着的一个中年人。

  中年人约摸五十岁上下,原本一张还算威严的四方脸,此刻脸上却满是恐惧,身子无力的靠在沙发上,似乎想动弹,却只能无力的瘫在那儿。

  女人细细的在宣纸上吹了吹,继续道:“你这种人呢,做了好大的事情,然后把钱一卷,跑来这里,当作是世外桃源,仿佛做下了的那些孽就与你无关了。

  每天呢,摆弄摆弄花草,再附庸风雅的弄些文玩古董。

  写写字,作作画。

  魔老成佛么。

  可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呢。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佛,可是这么容易成的?

  那些被你坑的家破人亡的,那些被你害的妻离子散的,那些被你卷走了大半辈子积蓄的,那些被你骗的卖房卖地的……

  你说放下屠刀,那些被你荼毒的生灵,可能这么一笔勾销?”

  说到这里,女人淡淡一笑,自嘲道:“当然,我也不是什么正义的使者。杀你,是有人花钱买你的命。不多,一百万。活儿很小,别人看不上,我主动接下的。”

  “我,我可以给你更多!”中年人咬牙,涨红着脸,身子拼命挣扎,却始终无法做出一个动作。

  “我知道,你有钱,你从国内的那个骗局里,卷走了几亿。但是呢……不行啊。若是今天来的人不是我,也许你花个几千万,能求个活路。”

  女人抬头看着中年人,淡淡道:“但在我这,不行。”

  顿了顿,女人接着笑道:

  “阎罗让你死,我就负责勾魂。走下黄泉路记着我,我是阎罗帐下的勾魂使。”

  说罢,女人拿起桌案上摆着的一把枪,轻轻转上消音器。

  扑扑!

  两枪!

  一枪额头,一枪胸口。

  中年男人不动了。

  女人静静的走到沙发前,静静的看着男人的尸体。

  几秒钟后,她抬起枪来,对着男人的尸体。

  扑扑扑扑……

  一口气将弹夹打空!

  收起了枪,女人又静静的看着尸体,看了会儿,转身离开。

  她的脚步很轻,开门出屋,在院子里看了一眼暖房里的花。

  “哼,经不得风雨的美丽。”

  女人缓缓走到路边,上了一辆停在那儿的汽车。

  面色沉静的发动了汽车,一路行驶。随着汽车的行驶,远处的海岸线越发的清晰。

  脑子里一遍遍在回想昔年第一次坐在那个家伙面前的对话。

  “你叫什么名字?”

  “鱼鼐棠。”

  “酸菜鱼的鱼嘛?”

  “……是的。”

  “大白兔奶糖的奶糖?”

  “不是,是鼐!大鼎的意思,古代天子用的礼器,九鼎知道嘛?”

  “……不知道啊,哪个字?写给我看看。”

  “…………”提笔……

  “哦,这个鼐啊。糖呢?”

  “海棠的棠!!”

  “……哦,鼐棠……NT,咦,以后就叫你牛头吧!”

  “还不如奶糖好听呢!不要啊……”

  “不,你要!阎罗帐下,怎么能没有一个牛头呢。”

  “那马面是谁?”

  “不知道,以后遇到合适的再说。”

  ·

  那个家伙……那个家伙……死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缓缓的缩紧,脸上却缓缓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来。

  “心中自有青山在,何必随人看桃花。

  可青山已不在,哪里还有眷恋。”

  说着,放开了握着方向盘的手,拿起手机来,发送了最后一条消息。

  “牛头……下线。”

  在这个冬日的下午,一辆汽车冲出了海岸线,银色的车身在半空中仿佛划出一条奇异的弧线,撞出沙滩,飞入了那层层叠浪之中!

  ·

  再回到这个时空。

  2001年,3月26日。

  老孙起身,把客人送到了门口。

  刘打工人身边还有一个穿西装的,神色沉稳,颇有几分气势。

  “那么孙主任,今天我们就告辞了,我们提出的条件,您可以再考虑一下。”

  老孙矜持的笑了笑,开门送客。

  刚关上房门走回客厅,又听见拍门声。

  老孙转身去开门,就看见……

  眉清目秀的小猪崽子。

  老孙心里着实有点腻歪。

  陈诺笑眯眯的样子……罢了,伸手不打笑脸人。

  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夹克衫的男人。

  “干嘛?”

  “来给您配玻璃。”

  “……”老孙咬了咬后槽牙,还是放他进来了。

  身后是玻璃店的老板,进门问了几句,直奔老孙的主卧。

  “就这里?”指着糊着报纸的窗户。

  “对对对,你抓点紧啊,总不能一直顶着个窟窿过日子。”

  “放心,明天就给你送来。包装包好!”

  玻璃店老板量完尺寸,陈诺掏钱付账。

  老孙在一旁冷眼看着,没想客气一下的意思。

  该他的!

  前天晚上,玻璃被人砸了后,老孙冲到了窗户口,刚好看见了这个小猪仔子逃跑的背影!

  这叫什么,这叫捉奸捉……呸!!这叫人赃俱获!

  送走了玻璃店老板,老孙面色阴沉,正要说点什么。陈诺却先开口了。

  “刚才我上来的时候遇到了刘打……嗯,刘老师?”

  老孙想了一下:“嗯,他和教育公司的赵总来,找我谈点事情。”

  “学校的?”陈诺走到沙发前坐下,习惯性的就伸手去拿摆在茶几上的烟盒,然后这个动作被老孙睁大了眼睛瞪了回去。

  “习惯了习惯了。”陈诺笑了笑,赶紧跳开话题:“教育公司找你续约?”

  “你怎么知道?”

  “猜的啊。”

  其实不难猜的。

  八中这个学期结束就彻底改制了,从公立学校转为民办私立。那个教育公司集团图谋很大,规划做的也不小。

  改制后的私立学校,什么最重要?

  当然是师资力量啊。

  八中这个破学校,把校史往前翻二十年,升学率最高的时候,都是老孙当初当班主任的那几年。

  老孙也是全校唯一的一个还在职的拿过优秀教师奖的人。

  继续公立学校的话,或许各种狗屁倒灶的事情,老孙可能会不受重视。

  但民营企业私立学校,资本家要的是利润。改制之后全盘接管学校,老孙这种麾下的第一号能打的王牌,怎么可能拱手推出去?

  肯定是来找老孙谈续约的。

  “他们想让你带班?”

  “带毕业班,班主任,年级组长,兼教研主任。”

  “待遇肯定涨了吧?”

  “嗯,比原来……嗨!你这个小子!钱的事儿,你问这么多干嘛?”

  陈诺看着老孙,心想,口气别这么硬啊老孙同志,你还欠着我二十万呢。

  不过看着老孙的样子,好像刚才没谈拢啊。

  “你没签?”

  老孙叹了口气。

  其实,怎么会不想签呢。老孙这个人,是真心喜欢在学校里教书育人的。何况人家还主动提高了待遇。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的,要吃饭的呀。

  心动是肯定心动的。

  但……

  陈诺明白了,还是上次高利贷的那档子事。

  老孙这人爱惜羽毛的很,那件事情影响很坏,到现在学校里都有闲话,老孙是抹不开脸回去教书。

  “好了,你个没长大的孩子,打听这么多干嘛。”老孙摆摆手:“今天别逃课,好好去学校!”

  没长大的孩子?

  陈诺笑眯眯的看着老孙。

  老孙同志,如果我胆子大点,你女儿都能休产假了。

  陈诺起身告辞,离开了孙家。

  不过没去学校,而是溜达去了周围的电脑房玩了会儿星际,然后踩着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回到学校教室。

  “陈诺,星期六学校组织去春游。你要不要把小叶子也带上呀?”

  孙可可一看陈诺回来,第一时间就凑了过来。

  春游?

  这个词儿听着就很陌生了。大概有二十多年没听过这个词了。

  陈诺想了想,周六反正也无事,点了头。

  ·

  对于少年人来说,学生时代仅有的几件值得开心的事情里,每年的春游秋游,大概是为数不多可以排在前面的了。

  陈诺记得上辈子小时候,对于学校组织的春游秋游的记忆:

  人挤人的大巴车。

  一路上欢歌笑语。

  排着队进入那些人满为患的景区。

  塞满了一书包的各种零食还有汽水。

  当然了,最开心的是,如果在大巴车上,能和自己心仪的女生刚好坐在一起……

  ·

  春游的地方叫琅琊山。不是五壮士的那个狼牙山。当然这个地方和《琅琊榜》以及吐血都那么帅的梅长苏也没任何关系。

  其实这个琅琊山也挺有名,《醉翁亭记》都知道吧。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

  See?这不就又多水了一行字?都不用写美食。

  这个琅琊山在滁州,大徽省。距离金陵市不算太远,车程一个多小时。

  八中改制之前,不算有钱的学校,但也没有太抠门。

  从公交公司租了几辆公交车,载着高一高二两个年纪几百个学生就出发了。

  至于高三的……什么春游,没有春游!

  备战高考刷题,它不香嘛?

  坐在大巴车上,陈诺心中松了口气。

  好悬。

  刚才差点又修罗场了。

  找座位的时候,陈诺坐在一个双人座位上,然后……李泡菜妹子,和孙白菜妹子两人就过来看着陈诺不说话。

  陈诺笑眯眯的把小叶子抱着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好吧,两个妹子互相看了一眼。

  李颖婉的动作最干脆,哼了一声,转身下车了。

  人家资本家的女儿,有小车跟随的,如果不是想跟陈诺坐一起,才懒得坐大巴车。

  孙可可也哼了一声,坐在了陈诺的前排。

  老孙同志在车厢的最前面点名。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嗯,春游老孙也参加了。因为班主任吴老师说是去年冬天摔伤的腿又发作了,不方便参加春游——其实老吴就是偷懒了。

  带着几十个孩子出去春游……对学生来说是很爽的事情。

  对老师来说,那简直就是噩梦了。

  几十个半大的孩子,有腿有脚,能跑能闹,各有想法,跑出去玩就撒了欢的野。约束起来太费心力。能给你头都吵炸了。

  那哪儿是出去旅游啊,简直找罪受。

  不去!

  吴老师年纪大了,可以摆摆资格,找个腿疼的理由不去。年级里的任课老师,凡是年轻的资历浅的,全部都得来。

  当临时看管。

  所以老孙来了,他的资历不浅,但老孙为人热心啊。何况自家女儿也在呢。

  一路欢歌笑语的,也不知道半路上谁先起的头,学生们就唱上歌了。

  总之,中二的很。

  人不中二枉少年么。

  切,陈阎罗鄙视的很。

  几分钟后。

  陈小叶咔咔咔的啃着一个孙可可给的苹果,看着自己的哥哥跟着大家一起在唱着:“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老孙有点不自在。这个小猪崽子,为啥唱这个歌的时候总鬼鬼祟祟的瞄自己?

  片刻后,心太软唱完换了下一首。

  “我了你现在很受伤,很受伤,很受伤……”

  嗯,又看我?

  啥意思嘛?

  ·

  【今日两更完毕。邦邦邦,请推荐票月票打赏三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