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48章 【形迹可疑】

  第四十八章【形迹可疑】

  三月中旬的时候,金陵城下了一场雨,意味着2001年第一场春雨的到来。

  随后的日子,这天气就一天一天的转暖了。

  陈诺又开始逃课。

  他经常性的在学校出现一下,晃一圈,然后就消失。

  有时候则是一个上午不出现,到了下午才来点个卯。

  因为老孙的关系,班主任吴老师知道陈诺在打工,所以对他格外的宽容。

  当然,其中也有一个原因,期中考试的时候,陈诺再次抄了一个不错的成绩。

  成绩过得去,家境又特殊。这两个原因叠加在一起,就足够让老师对陈诺的逃课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反正八中也不是什么重点学校。像陈诺这样的学生,本身家境就有些可怜,没像其他那些混子一样学坏,还能有个不错的成绩,打工……那就打工吧。

  考不上大学,总要有个出路的。

  但落在孙可可和李颖婉的眼里,就觉得陈诺最近的形迹非常可疑了。

  上课的时候,孙可可经常偷偷看陈诺,发现他总是抱着个本子在那儿写写画画。

  自己几次在课间凑过去试图偷瞄,却被他防的严严实实。

  孙可可总觉得这个少年似乎在暗中计划着什么,准备着什么。

  孙校花甚至有两次也逃了课,直接跑去了磊哥的车行去找陈诺。

  结果两次都扑了个空。

  虽然磊哥当着孙校花的面飙演技,说是他派陈诺出去办事儿了。

  但孙可可总有些怀疑……

  主要是,这个光头磊哥对陈诺的态度实在太客气了。

  根本就不像是老板对小伙计的那种姿态呀。

  但孙可可又没法子多问什么。

  磊哥看着很忙碌。原本的车行,规模扩大了一倍多,隔壁的铺子也让他盘了下来,把两个铺子打通了。

  店里还摆了很多崭新的电动车。

  孙可可去的两次,刚好遇到在弄优惠营销活动,生意还挺火。

  姑娘家腼腆,眼看磊哥忙的不亦乐乎,也不好多占用人家时间,只能失望的走了。

  孙可可的想法是一回事。

  而李颖婉的想法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长腿妹子把这位陈诺欧巴,当成了那种隐藏在俗世之中的超级英雄了……这也难怪,妹子之前的那场遭遇,陈诺从天而降的场面,实在是印象太过深刻。

  在李颖婉看来,这位超级英雄欧巴,可能是在策划某个秘密行动……说不定是打败大魔王拯救世界的那种。

  好吧,其实这个年纪,中二不仅仅是少年,有时候少女也会中二的。

  ·

  啪啪啪。

  正在客厅陪着陈小叶看动画片的孙可可,扭头看向大门。

  陈诺从厨房里钻出来,卷着袖子,甩着湿漉漉的手过去开门。

  孙可可一看,有些意外。

  门缝里,门外站着的分明是一颗光头。

  磊哥的形象实在是太有辨识度了。

  “怎么这么晚过来了?”陈诺笑了笑。

  磊哥嘿嘿笑了下,从怀里摸出一个牛皮纸文件袋,鼓鼓囊囊的一叠,塞给了陈诺:“下午刚拿到,我怕你要的急,就先送来了。”

  陈诺接过信封,捏在手里没打开,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这话说的!不辛苦不辛苦!”磊哥偷偷往门里看了一眼,刚好看见了孙校花坐在客厅,顿时就打消了进门的想法。

  瞧瞧,要么说磊哥这人懂事儿呢。

  陈诺读懂了磊哥眼神里的那一丝笑意,没解释,反而直接迈步出了门,反手把门也虚掩上了。

  “东西已经都准备好了,都是找的专业的人过手的,按照你的清单准备的。今天已经发送出去,到时候你到了地方,直接签收就行。”

  “嗯。”陈诺稳稳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磊哥一眼:“最近店里没事吧?那个李青山……”

  “没,那个老小子没什么动静……我听说上回,水里泡了一下子,老小子回去就生了场病,肺炎,差点没死了。哈哈哈!他那个岁数,活该他了。最近老实着呢。”

  陈诺点头:“要是有事,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磊哥嘿嘿笑了几声,然后找了话头,直接走了。

  陈诺转身进屋,就看见客厅里孙校花抬头看着自己。

  “我怎么觉得,你有事儿瞒着我。”

  陈诺笑了:“这话说的,什么叫瞒啊。”

  走过来,坐在了客厅沙发上,把陈小叶抓过来了放在自己腿上抱着,轻轻刮了一下小姑娘的鼻子。

  陈小叶有些痒痒,哈哈一笑。

  陈诺又把她放下,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看着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跑开,陈诺扭头望着孙校花:“嗯,倒是有个事儿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孙校花有些意外。

  “我过段时间,要去外地一趟,去个三四天吧。”

  “啊?”孙校花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去外地做什么?去哪儿啊?你又要逃课吗?”

  “出差。”

  陈诺撒谎眼皮都不带眨的:“磊哥店里进一批车,和厂家谈的买卖,我跟着去出差,也算是学学流程和以后怎么做事。”

  “……”

  孙可可欲言又止。

  心里觉得这个事情有点不妥。但若是仔细去想,却不知道到底不妥在什么地方。

  陈诺平日里就忙着打工逃学,看着就似乎并不打算考大学的样子了。而且他现在还要养活一个妹妹。

  按这条来说,现在把心思多放在工作上,倒也没什么错。

  但……但总觉得就是哪里不对。

  陈诺缓缓道:“刚好我出去出差那几天,跨过一个周末,小叶子幼儿园周末不上课,你能帮我照顾她两天么?”

  “你哪天走?”

  “下周五。”

  “啊?”姑娘心中算了算日子,犹豫了一下:“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三四天吧,我周五去,过一个周末,后面一周的周二左右就回来了。”

  孙可可放心了,她吐了口气,脸红红的:“好,我……我回家和我爸说一声,应该没问题,下周五我去接叶子回家。”

  其实孙可可同学有句话藏在心中没说。

  周二回来……那应该能赶上。

  因为那天周三,

是三月二十五日——孙校花同学的生日。

  嗯,按照金陵这边的算法,过完这个生日,孙校花就满十八岁了。

  少女想到这里,脸上有些火烧,却忽然看见了桌上的那个牛皮纸文件袋:“这是什么?”

  “哦,客户厂家的资料。”陈诺一摆手,直接拿起文件袋转身就进了里屋,片刻后,出来后,招呼孙可可:“来,吃饭吧,吃过晚饭我送你回去。”

  ·

  2001年3月20日

  傍晚四点左右。

  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

  2001年的加德满都,一幅破败和脏乱差的样子。

  街道狭窄,建筑低矮……在这个年代,除了旅游风景区的那些神庙之外,其实整个加德满都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贫民窟一样。

  当然,20年后稍微好一点,但其实也差不多。

  狭窄的街道上,行人很多,大部分本地人都穿的以褐色和灰色为主。破破烂烂的机动车摩托车在拥挤狭窄的街道上穿梭,不停的发出嘀嘀嘀的声音。

  空气里充斥着刺鼻的尾气,还有灰尘。

  不少当地人,都是用类似围巾一样的布,遮着脸孔和口鼻。

  穿着脏兮兮的孩子,在街道上奔跑嬉戏,还有的干脆就光着脚。

  就这么个地方,二十年后,居然有些网络上装文艺逼的人,把它宣称为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

  就这么个破地方,大街小巷到处可见随手扔的垃圾堆,狭窄的街道,破破烂烂的房子,路口上电线杆子的电线架的如同蜂窝一样。

  居民穿着脏兮兮,八十年代的华国县城都比它强的不止一点半点。

  小巷子里还有神色可疑的人,随时给你兜售某种叶子……

  这他么叫全球幸福指数最高之一?

  都是一群搞旅游营销号的家伙弄的广告软文,哄那些没脑子的文艺青年去穷游朝圣的。

  ·

  一家叫做卡萨曼达普的旅馆门前。

  褐色红砖的楼体是典型的英式殖民时代的风格。四层的楼房看上去已经很破败的。旅馆门前地上的手工毯已经被踩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狭窄的大堂,一个边角镶铜的木制柜台桌后,穿着明显不合身制服的前台正懒洋洋的发着呆。,

  叮铃铃一声,大门被推开。

  一个身影晃晃悠悠走到前台来。

  “入住,我有预定。”

  标准的英式英语。

  前台抬起头来,懒洋洋的看了一眼这位客人。

  中等身材,短发,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外套,脸上裹着围巾。

  客人缓缓摘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露出被挡住了口鼻。

  脸上还带拉了些一路走来的灰尘,明显眼睛以下部位肌肤颜色和上面不同。

  陈诺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护照和一叠美金放在了柜台上。

  “给我一个房间,要有24小时的热水。还有,送一份晚饭给我,不要当地的食物,弄点面包就行,西式的。”

  2001年的加德满都,如果一定要做一个类似的比方的话,其实很像阿三国。

  嗯,脏乱差也几乎是一个模子的。

  食物也是。

  在这个年代,你若是敢吃本地的食物,那就等着拉肚子拉到脱水吧。

  前台服务员懒洋洋的办理了手续,然后把一把钥匙扔在了桌上。

  陈诺想了想,拿出十美元放在了桌上:“我有一些东西,是邮寄到这里给我的,你帮我查一下,如果送到了,请帮忙送到我房间里来。”

  绿油油的美钞,顿时让服务员精神了起来。

  ·

  【求票,来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