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47章 【你抽他呀!】

  第四十七章【你抽他呀!】

  周一周二,陈诺连着两天没去学校。。

  中间孙可可打来几次电话,但陈诺的手机关掉了。

  孙可可和李颖婉都跑去了陈诺家敲门,但都无人应答。

  直到周三早晨,看见陈诺走进教室里的时候,孙可可有点恍神。

  这家伙看上去病歪歪的,脸色刷白,就好像大病了一场。

  在教室里坐下,陈诺又不是传来几声咳嗽。

  这咳嗽声就让孙校花有点揪心,原本昨天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打通,心里积的那点子幽怨,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长腿妹子更是直接,原本坐在那儿抱着本书正念念有词,一看陈诺进来,直接把书本一扔,扭过身子去,盯着陈诺仔细打量了会儿:“欧巴,你是不是生病了?”

  长腿妹子一着急,说的是高丽语。

  陈诺直接一挑眉:“听不懂。”

  李颖婉委委屈屈的一嘟嘴,用生硬的华语又问了一遍。

  “感冒着凉而已。”顿了顿,陈诺想了一下:“你这两天没什么事儿吧?”

  “……没有啊。”李颖婉只要陈诺肯和自己说话就特别开心:“我有很努力的在练习呢!”

  “……嗯,家里有没有和你联系?”陈诺问道。

  “有啊,哥哥有打电话,抱怨学习太辛苦。妈妈也总喜欢唠叨……”

  看着长腿妹子叽叽喳喳,陈诺点了点头……看来深渊的事儿,应该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你怎么了?”罗青皱眉看着这个同桌:“就好像在窑子里泡了一个月才出来一样,这虚的。”

  陈诺挑眉笑了下:“说的好像你进过窑子是的。”

  罗青脸一红,没吭声。

  陈诺看在眼里……哟?有故事呀?

  课间的时候,孙校花走到了陈诺面前来,只是小姑娘用力抿着嘴,虽然还有些绷着……但终究还是没绷住,低声道:“你,你这两天到哪里去了?怎么电话都打不通。”

  陈诺抬头笑了笑,咳嗽了几声才回答:“生病了啊,在家睡觉。”

  “……我去过你家,敲门都没人应。”

  “嗯,睡得太沉了吧,吃了感冒药,那个东西吃多了嗜睡。”陈诺若无其事的回答。

  孙校花端详着少年:“那你现在好点了没?我看你脸色还不太好。”

  说着,居然也不顾害羞,红着脸,伸出小手来,在陈诺额头上摸了摸。

  陈诺先是一愣,握住姑娘的手拿开,笑道:“没事,我不发烧。”

  孙校花抽回小手,又看陈诺穿着的校服外套拉链敞开着,里面就一件单薄的T恤,忍不住就抱怨道:“你怎么穿的这么少,这两天又降温,你连个毛衣都不穿怎么行。”

  还要多抱怨几句,上课铃却响了。

  陈诺看着孙可可恋恋不舍的离开,刚松了口气,就看见坐在前面的李颖婉扭过身子正瞧着自己,小脸绷紧了,撇着嘴角,一脸不乐意。

  看,看什么看!绕口令背好了没?再看让你背报菜名练贯口去!

  陈诺确实有点虚弱,这里面的原因比较复杂。大体来说,算是1V5完成团灭对手,爆种后的后遗症。

  ——陈阎罗的实力,其实远没有恢复到上辈子的巅峰状态。能团灭深渊的五人组,纯粹是爆种了。

  而这两天没上课,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在家里躺着的。

  连着两天,陈诺其实都是暗中在妹妹的幼儿园附近潜伏着。

  对手既然找到了自己,那么理论来说,不论是老孙一家,还是李颖婉,就不再是首要目标了。

  如果要继续报复的话,那么目标一定就是自己。

  所以,陈诺连着两天,都盯着自己的妹妹。故意送了叶子去幼儿园,然后在附近藏着观察了两天。

  一切无事后,陈诺略微放宽了点心。

  那个船长,看来是被自己唬住了。

  中午的时候,陈诺没去吃午饭,就趴在桌上睡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李颖婉跑到了面前来。

  “欧巴。”

  陈诺抬头。

  长腿妹子脸上红红的,大概是跑的有点着急,有些气喘,身上挂了个单肩包。从里面摸出了一个保温桶来。

  “欧巴,参鸡汤!你快喝吧。”

  “啊?”

  李颖婉笑眯眯的坐在了陈诺身边罗青的座位上。打开保温桶。

  保温桶有两层,上面一层是内嵌的一只小碗,里面摆了些红红白白的泡菜。取下小碗,第二层的桶里则是浓浓的参鸡汤。

  一揭开,鸡汤特有的鲜香味就扑鼻而来。

  保温桶里盛不下一整只鸡,只有两只鸡腿。李颖婉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小碗来,用筷子夹出一只鸡腿,又倒了些汤。双手把碗捧到陈诺面前,小脸上满是期待。

  “欧巴,你喝一点。妈妈说,感冒就要多喝鸡汤的。”

  陈诺接过碗,又接过了李颖婉递过来的筷子。想了想,没客气。毕竟是萤火虫,两辈子的纠葛,喝她一碗鸡汤算个啥嘛。

  嗯,鸡肉炖的不算很烂,但味道还行。虽然南高丽的参鸡汤,那种加了高丽参的一股子味道,陈诺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一口,但鸡汤的鲜美,还是让他一口气喝了半碗。

  此刻是午饭时间,教室里人不多。但剩下的几个学生还是忍不住在周围指指点点,还有的一幅看好戏的表情。

  李颖婉忽然没有察觉——当然,以长腿妹子的性格,就算察觉到了她也不在乎。

  陈诺边啃着一只鸡腿,边看着李颖婉脸上的笑容,问道:“鸡汤谁做的?”

  李颖婉笑眯眯的:“我打了电话,问了公司里的司机大叔,在附近找了一家南高丽料理店,我请他开车带我去买的。”

  陈诺叹了口气,笑道:“你亲自跑去的?”

  “对呀。”

  ……傻孩子,既然有司机的话,直接让司机买了送到学校里来不就行了。

  不过看着长腿妹子的笑脸,陈诺没说什么,一口气把剩下的半碗也喝光了。

  又拿着筷子挑了几片泡菜嚼了嚼。嗯,虽然南高丽的泡菜也就那样,但生病的时候,没啥胃口,吃两口还是挺开胃的。

  陈诺喝完鸡汤,李颖婉把保温桶收了,又贤惠的拿出一包纸巾来塞给了陈诺,然后甜甜一笑:“欧巴,晚上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呀。晚上吃海鲜豆腐汤好不好?”

  两辈子的交情,陈诺懒得矫情客气,就点了点头,又想了一下,大大咧咧列道:“再加个蟹子拌饭吧,忽然想吃这个了。哦对了,再弄个凉面。”

  周围围观的同学听见这位大言不惭……嚯?

  这特么……还点上菜了?!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吃软饭嘛?

  几个男生暗中恰柠檬……长的帅就可以为所欲为嘛?!

  这么蹬鼻子上脸的?

  高丽妹子你抽他呀!

  “好的呢!!”

  李颖婉捏紧拳头,开开心心笑道:“海鲜豆腐汤,蟹子拌饭,还有凉面!我一定会准备好的!”

  说完,李颖婉起身拿起包,又对着陈诺习惯性的一鞠躬,转身迈着大长腿就跑了出去。

  有男生看着陈诺一边打饱嗝一边伸懒腰的样子。

  Tui,表脸!

  长腿妹子刚走不久,孙校花就进了教室。

  她手里提着一个纸袋子,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走到了陈诺面前,把纸袋轻轻放在桌上。

  “嗯……那个,你把这个穿上好不好。”

  嗯?

  陈诺抬头看着孙校花,女孩有些腼腆,又仿佛做贼一样,害羞的看了看周围的同学。

  “这是啥?”

  “毛衣。”

  孙校花打开了纸袋,拎出一件衣服来。

  嗯,藏青色的羊毛衫,那种老式的鸡心领。摸着手感还挺软呼。

  新的,标牌还没剪掉。

  不过……

  这样式,这款式……

  “可可啊,你把你爸的毛衣拿出来,老孙他知道吗?”

  孙可可脸红红的:“我爸在家睡觉呢,哎呀你快穿上吧!天气这么冷,你生病还穿这么少……你放心吧,我爸衣柜那么多衣服,少一件他不会注意到的。”

  陈诺还在犹豫……不是怕老孙,而是这毛衣的样子实在有点丑。

  ——这渣男居然还挑上了!

  孙校花脸上红晕更甚,嘟着嘴:“别人的鸡汤你就喝……”

  “我穿!!”

  陈诺毫不犹豫,立刻麻溜的脱下校服,拎起毛衣就往身上套。

  ·

  老孙晌午才起床——这些日子在家休假,倒是整个人闲散了。昨晚看一本书看发了性子,居然就看到天亮了才睡下——反正不用上班。

  中午起来的时候,家里没人。老孙晃晃悠悠的打了个哈欠,穿着拖鞋先去客厅喝了杯水,想起下午有事要出门见人谈点事情,于是进洗手间里洗澡。

  洗完了,老孙一手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回卧室穿衣服。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片刻后。

  “欸?我那件新买的毛衣呢?”

  ·

  “小姐,那家店里说蟹子断货了,没有办法准备蟹子拌饭。”

  “断货?那就去买啊!为客人准备需要的食材,难道不是一家饭店应该做的最基本的事情吗!

  ……什么?他们最近都没有采购?

  那你就开车亲自去海鲜市场买,买最新鲜的蟹子回来!

  ……没有蟹子?那就买整只的蟹回来啊。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天晚上的晚餐必须有蟹子拌饭!”

  李颖婉板着脸,看着点头哈腰的司机一溜烟上车疾驰而去,这才勉强吐了口气。

  太过分了!欧巴第一次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只是一份小小的蟹子拌饭,怎么可以做不到!

  必须做到呀!

  用力捏紧了小拳头,李颖婉暗下决心。

  回到了教室里的时候,长腿妹子敏锐的看见了陈诺的外衣下,明显多了一件毛衣!

  李颖婉反应极快,立刻目光就飘向了孙可可。

  孙可可咬了咬牙,勇敢的看了回去。

  两个女孩的目光接触了一下,又同时扭过头去。

  陈诺坐在最后一排,用力揉自己的太阳穴。

  嗯……我要不要想办法给刘打工人送点礼……

  然后把张林生转到我们班来?

  ·

  【新的一周冲榜了,来点月票推荐票吧,打赏也来一点,多少无所谓,但冲榜需要这些数据。

  邦邦邦!

  晚上还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