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45章 【太难了吧】

  第四十五章【太难了吧】

  深夜。

  姜英子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神情恍惚,精神状态已经萎靡之极。

  房间里还有那个穿着皮衣的女人,只是此刻皱眉瞧着安德森。

  安德森则神情冷峻。

  “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安德森冷笑道:“原本独立的两个案件,居然这么联系到了一起……”

  “按照姜英子的说法,那个少年……”

  皮衣女人沉声道。

  安德森目光森然。

  一个少年,单枪匹马,从河正宰,还有一群黑色会的打手之中,救出了她们一家……

  河正宰不说。

  那个金家兄弟的资料,安德森仔细看过了,尤其是那个金家的弟弟,是军中退役的精英。手下的那些打手,在普通人里也都是能打能拼的。

  一个少年……

  “我记得你刚离开华国,不是么?”皮衣女人挑了挑眉毛,然后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看了一眼姜英子:“这个女人,要处理掉么?”

  安德森没说话。

  他只觉得心中激动,隐隐觉得自己一定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4号掘金人(李东赫)被人害死!凶手已经被铲除!关键人物:一个神秘而且实力很不错的少年!

  11号掘金人(姚蔚山)意外死亡。看似是普通的意外,但实际上11号掘金人的社会关系里,有一个曾经引起过安德森注意的线:老孙夫妻。也是姚蔚山死前当晚最后见过的人。

  那个孙胜利就职于那所中学。

  而李东赫死后,他的女儿现在居然也跑去了华国金陵市,就读于那所中学!

  这一下,把线索串联起来,两边忽然就扯上了诡异的关系。

  “这肯定不是巧合。”安德森摇头:“我感觉到了敌意!是针对“深渊”的敌意!”

  说着,他拿起了卫星电话,很快拨通。

  “……事情已经查出了重要线索,我需要尽快回华国!我认为这是一起针对我们的恶意的行动!……嗯,我需要一些人手!”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什么,安德森忽然激动起来:“……不要再这么保守了!我们在东亚已经死了两个掘金人!难道你以为这是什么巧合吗?这怎么可能是巧合!!这是一个宣战的讯号!这是针对深渊的宣战!我需要外勤人员配合……

  好!我会从霓虹国把人调过来。

  如果在华国找到幕后之人的话,我需要行动的授权!”

  放下电话后,安德森看了一眼皮衣女,又瞧了瞧已经陷入昏迷的姜英子:“你处理一下吧。”

  “真的不杀么?”皮衣女冷冷问道。

  “在物色到新的掘金人之前,留着她,或许还有用。你处理的干净一点,别留下疑点。”

  皮衣女叹了口气,收起了匕首,走到姜英子面前弯下腰,双手抚住了姜英子的两侧太阳穴。

  另外一边,安德森已经拿起了电话:“准备飞机,我们今晚就出发!”

  ·

  早晨的时候,姜英子醒来,觉得头疼欲裂,那种昏昏沉沉如同宿醉一般的感觉,让努力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

  自己身在客厅,家里安安静静空空荡荡。

  姜英子茫然的看了看周围。

  然后意识一点一点的回归。

  昨晚……自己很晚才从公司离开,然后司机把自己送到家……

  然后……

  嗯,是了,自己进门,倒了杯水喝……然后,就……

  在沙发上睡着了?

  脑子里回忆到这里的时候,又开始隐隐的头疼。

  姜英子发了会儿呆。

  “我难道是感冒了?”

  挣扎着起来,踉踉跄跄的去翻家中的药箱去了。

  ·

  陈诺正抱着小叶子在逛街。

  已经是三月份的天气,越来越多的姑娘们打扮的清凉起来,不顾初春的寒气还没有散去,就迫不及待的将青春奔放的曲线展露出来。

  陈诺带着小叶子在步行街上溜达了一圈,给妹妹买了一件毛茸茸的仿佛小熊一样的棉质卫衣,套上后,卫衣的帽子上还有两个毛茸茸的熊耳朵。

  这一下,原本就堪称是萌物的小叶子,更是憨态十足。

  原本就生的明眸皓齿,颜值极其可爱的小女孩,更是仿佛得了一个杀伤力加成buf。

  陈诺带着妹子一路逛着,路上不少年轻的妹子看见如此萌萌可爱的陈小叶,不少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呼,甚至就跑来就想和小叶子亲近一番,还有的拉着小叶子就要亲亲捏捏。

  不多会儿,小叶子的口袋里就被塞了些糖果巧克力这类零食。

  还有的妹子蹲下来拉着小叶子,试图逗这个小姑娘说话。

  “小姑娘,旁边这个是你哥哥吗?”

  “……嗯。”

  “小姑娘,你几岁了啊?”

  小叶子憨憨的竖起手指数了数,奶声奶气回答:“……五岁了。”

  周围妹子顿时觉得萌化了!

  “小姑娘,你妈妈在哪里啊?”

  小叶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站在姑娘堆里的哥哥,回忆了一下哥哥教的话,一脸天真无辜的回答:“哥哥说……妈妈去了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

  “……啊??~~~”妹子们一阵叹息,母性大发,看向这个萌物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深深的怜悯。

  于是小叶子的口袋很快被零食塞满了!

  陈诺在妹子堆里挤来挤去,被妹子们蹭蹭挨挨,满鼻幽香,只觉得香风阵阵,周围放眼看去……嗯……

  大的大,白的白,长的长,翘的翘……

  本来只打算出来逛会儿就回去的,结果在步行街足足溜达了一个上午。

  而且连午饭都省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姑娘,把一袋KFC里刚买的鸡翅和汉堡塞进了陈小叶的怀里。

  终于带着陈小叶离开,两人走过一条街。

  “哥,我们回家吗?”

  “不。”陈诺笑着把小叶子抱了起来:“下午我们去另外一条商业街好不好?”

  “好啊。”

  ·

  晚饭之前,陈诺带着陈小叶踏上归途,回到家门口楼下的时候,就看见远远的一只长腿妹子。

  陈诺叹了口气,拉着陈小叶的手走了过去。

  李颖婉原本正在那儿原地徘徊,口中念念有词,忽然抬起头看见了陈诺走来,脸上顿时露出欢快的笑容来,几步跑到了面前。

  “欧巴!”

  然后李颖婉蹲下,去拉陈小叶的手:“欧巴,这就是你的妹妹吗?我听同学说你有个妹妹!好可爱呀!!!”

  陈小叶似乎有些害怕,往后缩了缩——眼前这个小姐姐说的话,小丫头听不懂。

  李颖婉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换了华语,虽然强调有些生硬,但语气确实温柔到了极点:“你好,我叫,李颖婉。”

  陈诺想了想,揉了揉叶子的头,温言道:“别怕,这是哥哥的朋友。”

  陈小叶从陈诺的后面露出半个脑袋,终于胆子大了一些。

  “我叫,叫,陈小叶。”

  “我今年十六。”

  “我……今年……虚五。”

  “我属牛。”

  “我属鼠。”

  “我信关二哥。”

  “我信观音老母。”

  李颖婉开心的指着陈诺:“我叫他欧巴。”

  陈小叶小心翼翼的看着哥哥:“这……我们家户主。”

  陈诺捂脸……

  这两天不该给孩子看春晚小品集锦的。

  ·

  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妹子上楼回家。陈诺在厨房里准备晚饭,就把李颖婉扔在客厅和小叶子练华语。

  煮了点挂面,切了几根青菜,等面锅里水开了后,扔进去抄了一下,连面带青菜捞进碗里,然后滴上几滴香油,洒了点细盐。

  又在蒸锅里蒸了两根香肠。

  这就算是晚饭了。

  饭桌上,陈小叶规规矩矩的坐好,一手筷子一手捧着碗,听话懂事。

  反而是李颖婉,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学校里对她献殷勤的男生,说母亲姜英子打电话过来的絮叨,说自己哥哥准备考汉城大学……

  终于……

  “欧巴,你说的那个,我已经练好了!”李颖婉忽然坐直了身子,郑重其事的一欠身:“请你现在审核吧!拜托了!”

  陈诺捏着筷子,正夹起一片香肠:“呃?这么快?”

  “我很用心练的!”李颖婉一张俏脸绷紧,很严肃道:“既然是欧巴认为重要的事情,我就算不吃饭不睡觉也要练好它!”

  “…………”陈诺叹了口气:“那你说来听听吧。”

  长腿妹子大喜,轻轻咳嗽了一声,又深呼吸了几下。

  “霸白表并奔北破……炮并并派北变泡……”

  嗯,音调虽然有些瑕疵,但总体还算顺畅,而且一口气出来的,没打磕巴。

  旁边陈小叶听了会儿,放下筷子,拉了拉陈诺的衣袖:“哥……她背的好像不对啊。”

  李颖婉瞪圆了眼睛:“Mo??怎么会不对呢,我可是很认真的练习的。”

  陈诺乐了,拍了拍妹子的脑袋:“叶子,给她说个正确的。”

  陈小叶乖乖的放下了筷子,还用纸巾擦了擦小嘴,然后深深吸了口气。

  “八了百了标了兵了奔了北了坡,炮了兵了并了排了北了边了跑……”

  “等!等等!等一下!!”李颖婉呆住了:“你,你们,你们都是这么念的吗?”

  陈小叶好奇的看着李颖婉:“哥哥,都是这么教的啊。”

  李颖婉看陈诺。

  陈诺摊开手:“没骗你啊,我们这里小孩子都是这么念的,来,叶子,给姐姐再念一段。”

  “小了白了兔,白了又了白,两了只了耳了朵了竖了起了来……”

  ……李颖婉心态炸裂了。

  这!这么难的吗?!

  (五岁,五岁的孩子都是这么念的?华语也太可怕了呀!这样的话……欧巴说的练好华语的标准,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达到?)

  晚上直到离开陈诺家的时候,李颖婉整个人是失魂落魄的。

  陈诺笑眯眯的送长腿妹子下楼,看着司机把车开来,目送长腿妹子上车离去。

  这下……应该……能安生一段时间了吧。

  陈诺转身欲上楼。

  忽然,他眼神微微一变。

  ·

  对面大约二十米外,另外一栋住宅楼的楼顶天台上。

  一个穿着黑风衣的身影,脸上挂着耳麦,手里拿着望远镜。

  望远镜的视界里:陈诺走进了单元楼的门洞……

  窥视的人又挪动了一下,看了一眼对面陈诺家的方向:客厅里,陈小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阿尔法汇报,李颖婉离开,目标人物上楼,没有异常。”

  “阿尔法,继续监视,暂时不用管李颖婉,我们的目标是这个年轻人。”

  安德森坐在一辆商务车里,静静的看着身边的皮衣女放下了耳麦。

  “你确定,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这个叫陈诺的,就是在南高丽出现过的少年?”身后,皮衣女皱眉道:“可能我们盯错了人?”

  “不,姜英子说的很清楚,而且李颖婉的行为轨迹也能说明问题!我的判断,这个叫陈诺的,就是在南高丽帮我们的4号掘金人报仇的那个少年。”安德森语气很复杂:“我更怀疑,他和姚蔚山的死也有关系!孙胜利夫妻是姚蔚山死前最后见过的人,而这个叫陈诺的少年,又和孙家的关系密切……我不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深深了吸了口气,安德森缓缓道:“准备一下,我们的调查行动,今晚升级为抓捕行动!不管他为什么要帮我们4号掘金人复仇,也不管11号掘金人的死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先抓回来!总能问清楚的!”

  “好吧,‘医生’在后门,‘猎豹’在六点钟方向的街道。现在动手么?”皮衣女看了一眼手里的一个类似PAD一样的东西。

  “阿尔法负责狙击,我们负责正面强攻……让医生和猎豹准备好随时待命,如果目标人物逃匿的话。五分钟后,动手!

  皮衣女点头,拿起耳麦:“阿尔法,五分钟后动手,准备好你的枪。”

  “兹兹……”

  耳麦先是一阵杂音,然后,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年轻的嗓音,语气温和而平缓。

  “抱歉,你说的那个阿尔法,现在可能没法和你通话。”

  皮衣女和安德森都听见了耳麦里的声音,两人同时霍然变色!

  ·

  【邦邦邦

  晚上还有。】

  ·